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0)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0)

“微臣在!”

“為大將軍修築彰功台,舉國慶賀三日,大赦天下!”

“微臣領旨!”

旬日之後,龐涓凱旋歸來,魏惠王效迎三十里,邀龐涓共登王輦,大梁民眾夾道迎接,人山人海,直將龐涓簇擁至新近落成的慶功台前。

台前,鼓樂喧天。魏惠王端坐于台,龐涓偕三軍眾將行至台前,叩道:“末將叩見陛下,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魏惠王看著威風凜凜的龐涓,不無滿意地抬手道:“愛卿平身!”

龐涓朗聲道:“謝陛下!”

“大將軍聽旨!”

“末將在!”

“大將軍力挽狂瀾,力退強敵,功蓋日月,賞黃金五百,錦緞百匹,奴仆五十名!”

“謝陛下隆恩!”

魏惠王審視一眼立功受賞名單:“其余將士,寡人准允大將軍所請,轉批相府,依軍功大小,各有封賞!”

眾將軍叩首:“謝陛下隆恩!”

魏惠王再次頒旨:“上卿陳軫陷害忠良,草菅人命,其罪當誅。鑒于此賊已畏罪潛逃,為正法紀,准允司徒所奏,誅滅陳軫全家,凌遲其家宰戚光、護院丁三,處沒陳軫所有家財,上交國庫,府第轉賞大將軍龐涓!”

龐涓叩道:“謝陛下隆恩!”

當夜,龐涓來到刑獄,走進那間關押過他和孫賓的死牢,看到戚光、丁三各戴枷鎖,色如死灰。

龐涓掃一眼戚光,冷笑一聲:“嘿,這不是戚爺嗎?”

戚光平素仗著陳軫的勢耀武揚威,此時淪入這步境地,知道生路已斷。然而,奴才就是奴才,看到龐涓,明知求也無用,戚光仍是兩膝一軟,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自打耳光:“龐大將軍,小人該死,小人該死!”

龐涓冷冷地望著他,等他打得累了,這才說道:“嗯,你是該死!”

戚光急了,向前爬幾步,跪在龐涓腳下:“大將軍,大人不記小人過,您大人大量,高抬貴手,饒過小人吧,小人願為大將軍當牛做馬,以報再生之恩!”

龐涓輕歎一聲:“唉,真沒想到啊,時過境遷,連戚爺也肯跪地求饒,嘖嘖嘖!”轉對白虎,“白兄弟,戚爺既然下跪了,龐某就不能不賞面子。凌遲那日,脖頸以上的三百刀不要刮了,留他一個囫圇腦袋,免得祭我阿大時,嚇壞他老人家!”

戚光頹然倒地。

龐涓冷笑一聲,一腳將他踢到牆角,目光望向丁三:“姓丁的,人家戚爺都下跪了,你為何不跪?”

因有戚光的前例,丁三知道求也無用,干脆充了漢子,硬住脖子叫道:“姓龐的,今日落你手里,丁爺就沒有打算活著出去。要殺就殺,何必廢話?”

龐涓點了點頭,冷冷說道:“嗯,說出這句話,算你有種!”轉對白虎,“白兄弟,這是一條漢子,骨頭硬,皮厚,將戚爺脖頸之上的三百刀轉給他吧。三千六百刀外加三百刀,共是三千九百刀。記住,刮完之後再剜心,剜心時,他的心一定要跳,在下要他的心活祭先父!”

田辟疆領著殘兵敗將潰入齊境,不無狼狽地逃回臨淄。正在進膳的齊威王驚聞噩耗,將一口米飯噎在嗓子眼兒里,憋得滿臉紫漲。辟疆急前一步,又是捶胸,又是敲背,見威王仍然緩不過氣來,急得跪地大哭。

太醫聞訊趕來,一陣急救,方使威王緩過氣來,順口吐道:“龐——涓——”

辟疆上前正欲攙扶威王,卻被他一把推開。威王顧不上龍體康安,急急走回宮中。相國鄒忌、上大夫田嬰等幾個朝中重臣早已聞訊趕到宮外,站在那兒候旨覲見。

威王果然宣召。幾人叩見,威王直將兩眼怪怪地望著他們,大半日竟無一言出口。鄒忌等無法起身,只得五體投地,兩臀朝天,與威王對耗。

門外的光影移動尺許,威王終于長歎一聲,頹然說道:“唉,寡人十多年的心血,就這樣毀于一旦!”

聽到此話,鄒忌他們哪里還敢吭聲,只將屁股翹得更高,大氣也不敢出。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9)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