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1)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1)

威王擺了擺手:“諸位愛卿,你們——起來吧!”

幾人這才謝過恩,惶惶起身,款步走至各自的幾案前坐下,將目光一齊投向威王。

威王環視眾臣一眼,再歎一聲,緩緩說道:“唉,今日慘敗,過在寡人哪!”

鄒忌奏道:“微臣以為,黃池之敗,過不在陛下,過在田將軍一人。田將軍自恃天下名將,小勝數戰後驕傲輕敵,方招此辱!”

威王又歎一聲:“唉,事已至此,過錯在誰都是一樣。諸位愛卿——”

眾臣齊道:“微臣在!”

“你們議議,為今之計,如何方好?”

眾臣面面相覷。有頃,鄒忌奏道:“陛下,微臣以為,既有開頭,就該有個結束。我軍雖敗,國勢卻無大傷,倉廩仍然充盈,再征大軍十萬亦非難事。反觀魏國,連年征戰,早已油盡燈枯,僅憑龐涓一人之力,終是螳臂當車。依微臣之計,陛下可再發大軍,另擇良將,與魏一決雌雄!”

上大夫田嬰急道:“陛下不可!縱觀整個過程,龐涓設計精細,用兵奇詭,並在大勝之後,放我潰兵不追,轉而長途襲趙,致使奉陽君猝不及防,險些遭擒!龐涓用兵能至此境,斷非平庸之輩!”

齊威王點頭道:“嗯,愛卿所言甚是。今日觀之,龐涓才是世間大寶,田忌不是此人的對手!為今之計,愛卿可有良策?”

田嬰接道:“回稟陛下,魏軍新勝,士氣正熾,我軍士氣一時卻難恢複。依微臣之意,我當以退為進,示弱求和,懇請魏王放回田將軍及被俘將士。魏王一向托大,陛下若肯示弱,他或會答應!”

齊威王閉目沉思有頃,轉向辟疆:“上大夫要寡人示弱求人,疆兒意下如何?”

田辟疆應道:“兒臣以為,上大夫言之有理,請父王聖裁!”

齊威王不再說話,閉目有頃,以手按住幾案,吃力地站起來。內臣急走過去攙上,扶他走向宮殿一側的偏門。眾臣看到,趕忙起身跪下,叩送威王。辟疆注意到,威王一下子老了,每一步都顯得十分沉重。

就在沒入偏門時,威王回過頭來,兩眼望向田嬰:“准卿所奏!具體如何,你辦去吧!”

田嬰叩道:“微臣領旨!”

齊威王詔命齊國上大夫田嬰為特派使臣,出使魏國求和。田嬰攜帶數箱金銀珠玉和齊國邊邑十城的版圖、戶籍等,馬不停蹄地趕往大梁,在驛館住下,稍事休息後,驅車拜訪大將軍府。

龐涓已于數日前搬入新府,也就是陳軫的上卿府。在戚光的苦心營造下,該府可謂是極盡奢華,里面亭台樓閣、堂榭廳室、塘池園林、花鳥蟲魚等應有盡有,龐涓所要做的不過是將大門外面的上卿府匾額換為“大將軍府”而已。

田嬰趕到時,龐涓正在宗祠里祭奠亡父。田嬰二話不說,當即從門人處討來麻服穿上,要舍人引他前往宗祠。

祭壇上並排列著三只青銅托盤,左邊盤中盛著戚光的腦袋,右邊盤中放著丁三心髒。兩樣祭品均是午時行刑時,由龐涓親手割下來的。唯獨中間一盤空無一物。

在田嬰走進宗祠時,祠中仍是人影晃動,喪樂聲聲,祭禮已近尾聲。田嬰素衣麻服,在壇前叩拜。

田嬰祭拜已畢,龐涓過來與田嬰見禮,邀他至幾前坐下。田嬰望著祭壇,指著中間的空盤,似是驚奇地問道:“請問大將軍,中間一盤為何空置?”

龐涓應道:“上大夫有所不知,此盤是在下特意留給陳軫那厮的!前番在下忙于戰事,被那厮走脫,下次他就沒這麼走運了!”

田嬰佯裝不知,順口問道:“聽聞陳上卿與大將軍有隙,看來不是謠傳!”

“豈止是有隙?”龐涓咬牙道,“是殺父之仇!仲尼曰:‘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陳軫那厮無論跑到天涯海角,在下也必揪他回來,血祭先父!”略頓一頓,似有所悟地望著田嬰,“上大夫此來寒舍,不會只為詢問這個的吧?”

田嬰點了點頭:“此地不是說話之處,能否借大將軍一寸光陰?”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0)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