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4)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4)

陳軫拿袖子擦了把被告示驚出的汗水,縱馬馳至渡口,遠遠看到一班渡船剛好離岸。陳軫大叫停船,船夫聽到喊聲,調頭撐至岸邊。陳軫牽馬上船,再三謝過船夫。不消半個時辰,渡船已將他載至對岸。

陳軫牽馬下船,籲出一口長氣,跟著同船的十幾人上岸。翻過河堤,前面就是直通朝歌的官道。若去趙都邯鄲,這是必由之路。

然而,陳軫此時並不想去邯鄲。他來此處只有一個目的——進云夢山尋訪鬼谷先生。陳軫萬未料到自己會馬失前蹄,在小河溝里翻船。苦心經營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熬至今日,卻被一個街頭混混搞到如此境地,而他陳軫竟對這個混混一無所知!

陳軫不是輕易服輸之人。事到如今,他的對手不再是白圭、朱威和公孫衍,而是這個半路上殺出來的龐涓。他的人生目標也不再是大國相位,而是如何應對這個混混!此來云夢山,就是要順藤摸瓜,找到龐涓的根脈,點中他的死穴!

陳軫跟在同船人後面又走一程,見前面有條岔道,遂朝一位年長者揖禮道:“請問老丈,云夢山怎麼走?”

老丈指著遠處的峰巒道:“那兒就是!你沿這條岔道走下去,涉過淇水,就可進山了。”

陳軫謝過,跨馬朝淇水方向疾馳而去。

適逢盛夏,山外驕陽似火,鬼谷里卻是涼爽宜人。

將近中午時分,玉蟬兒正在草堂里看書,忽然聽到外面傳來童子的聲音:“蟬兒姐,蟬兒姐!”

玉蟬兒放下書本,緩緩走到門口,見童子已引領陳軫走到草堂前面。陳軫換回一身官服,畢恭畢敬地站在草地上,抬眼望著她。

童子手指陳軫:“蟬兒姐,這位官人欲見先生!”

玉蟬兒站在門欄外面,不冷不熱地望著陳軫。

陳軫躬身揖禮道:“魏國上卿陳軫見過仙姑!”

數年前作為魏國特使逼聘姬雪那陣兒,陳軫雖在洛陽居住數月,卻未見過玉蟬兒,更未料到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這個漂亮仙姑竟是當年讓他逼得家破人亡的大周公主,因而這才自報家門。

玉蟬兒面色一沉,冷冷的目光劍一般逼視過來,既不還禮,更無客套話語,單刀直入道:“上卿大人不在朝中辦差,到此深山野林何干?”

陳軫聽出玉蟬兒語帶譏諷,趕忙浮出一笑,再揖一禮:“回仙姑的話,在下奉魏王陛下之命,特來拜見鬼谷先生!”

聽到“魏王陛下”,玉蟬兒更是慍惱,冷冷說道:“上卿來得不巧,先生幾日之前云游去了!”

陳軫一怔:“那——先生幾時回來!”

童子聽出了玉蟬兒的話音,立即接道:“這位官人,先生云游向無定數,少則三五個月,多則三年五載。官人若要求見先生,就要耐心一些!”

陳軫輕歎一聲:“真是不巧!”略頓一下,轉向玉蟬兒,“請問仙姑,聽說龐將軍曾在這兒跟從先生學藝,可有此事?”

玉蟬兒臉色又是一沉:“這里沒有龐將軍,上卿若無他事,小女子就不陪了!”一個轉身跨進門欄,順手關上房門。

陳軫未曾料到有此冷遇,竟是愣了,不無尷尬地望著童子。

童子勸道:“這位官人,蟬兒姐要你下山,趁天尚早,趕快走吧!”

陳軫回過神來,望著童子:“請問仙童,這位仙姑是何人?”

“是蟬兒姐!”

陳軫想了一想,再次問道:“那——蟬兒姐又是何人?”

童子眉頭一挑:“蟬兒姐就是蟬兒姐,你這人真是——”略頓一下,生生吞下了後面的“白癡”二字。

陳軫苦笑一聲,改口問道:“再問仙童,鬼谷先生既然不在,這條谷中豈不是只有你和你的蟬兒姐了嗎?”

“這——當然不是!”

陳軫要的就是這話,急忙追問:“哦,敢問谷中還有何人?”

“還有三位師弟!”

聽到只是童子的師弟,陳軫多少有些失望,順口問道,“那——龐將軍你可認識?”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3)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