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6)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6)

陳軫應道:“張子有所不知,龐子眼下貴為大將軍,聽說陛下還要封他萬戶侯,一日也離不開他!”

張儀爆出一聲長笑。

“張子為何大笑?”

張儀又笑數聲:“就龐涓——哈哈哈哈——大將軍?萬戶侯?一日也離不開?哈哈哈哈——這個魏王著實好笑!”

陳軫驚道:“聽張子此話,龐將軍——難道天下還有勝過龐將軍的?”

張儀斂住笑容,身子前傾,壓低聲音,字字都是分量:“實話告訴你,在這鬼谷里面,只要是個活物,就勝龐涓幾分!”

陳軫目瞪口呆,半晌方道:“張——張子,莫不是開——開玩笑吧?”

張儀從鼻孔里哼出一聲:“誰才有心開玩笑呢?這麼說吧,上卿大人,龐涓所學,不過是先生的一點皮毛,先生用兵的真功夫,全都傳予孫賓了!”

“孫賓?”陳軫略頓一下,“就是那個從衛國來的孫將軍?”

“正是!怎麼,上卿認識他?”

陳軫哪敢說出當年送孫賓入獄之事,略一遲疑,搖了搖頭。

張儀呵呵笑道:“量你也不知,定是大師兄漏予你的!”略頓一下,“這樣吧,我來告訴你!知道春秋武聖孫武子嗎?孫賓就是他的嫡親後人,在此谷中與龐涓同習兵法!”

“哦!”陳軫故作驚訝,“孫子既有如此才華,何不下山求取功名呢?”

“這個嘛,”張儀笑道,“孫賓自然不是龐涓,剛學一點皮毛,就要急匆匆地下山賣弄!”略略抬頭,“咦,上卿大人,你不是有話捎給孫賓嗎?”

陳軫笑道:“其實也沒什麼,該說的,在下都對張子說了!”

張儀當下沉臉道:“看來,上卿來此並無要事。既無要事,張儀就不陪了!”說著,一忽身從草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抬腿就要離去。

陳軫也爬起來,口中急道:“張子且慢,在下還有一事求問張子!”

張儀紮住步子:“說吧!”

“張子也在此處修習兵學嗎?”

“修習兵學?”張儀連連搖頭,“哦,不不不,整日里打打殺殺有何意思!”

“那——”陳軫一怔,“敢問張子所修何藝?”

張儀湊前一步,在他耳邊神秘兮兮地悄聲說道:“上卿大人聽說過道嗎?在下跟隨先生修道!”

張儀說完,並不揖別,一個轉身,頭也不回地走入一條小道。

張儀的古怪舉止使陳軫大是詫異。望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陳軫愣怔好一會兒,方才撓頭喃道:“鬼谷士子,領教了!”

走出鬼谷之後,陳軫站在云夢山外的三岔道口,左右踟躕,不知該去何處。原本與戚光約好在洛陽會面的,但眼下情勢,洛陽是萬萬去不得的。

齊國也去不得。前番齊魏徐州相王,是他從中穿的線,結果相王不成,鬧出一場大戰,齊威王戰敗,一口悶氣正自沒個撒處,此時去投奔,哪里能有好果子吃?再說韓、趙,幾年來陳軫一力鼓動魏侯稱王,韓侯、趙侯早將他恨得牙齒癢癢的,此時斷不容他!不能容他的還不只是韓、趙。縱使偏遠的燕國,也會對孟津之事記憶猶新,何況燕國夫人是周室公主姬雪,見到是他,還不將他一口吞掉?

陳軫思來想去,竟是無個去處。正自惶然,去往朝歌方向的大道上現出一輛軺車。軺車轔轔而來,在陳軫身邊戛然而止,車簾開啟,車窗後面兩只略顯渾濁的老眼眨也不眨地望過來,有頃,一張大嘴咧開,嘿嘿笑道:“馬上之人,可是魏王陛下的特使大人?”

陳軫打個驚愣,順眼望過去,卻無法看清來者何人,只好在馬上抱拳道:“正是在下!先生是——”

陳軫的話音未落,一個光光的腦袋從車窗里伸出,嘿嘿又是一笑:“特使大人的官位大了,自是認不出老朽!”

看到光頭,陳軫這才認出是稷下先生淳于髡,心頭一喜,翻身下馬,深揖一禮:“晚生陳軫見過淳于子!”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5)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