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7)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7)

淳于髡見狀,亦放下車簾,從車上跳下來,還禮道:“老朽見過特使大人!”

陳軫苦笑一聲,搖頭歎道:“唉,什麼特使大人,鳳凰落架不如雉,晚生眼下落架了,莫說是雉,連只草雞也不如了!”

淳于髡似已知曉陳軫的境遇,嘿然笑道:“特使大人莫說此話,只要是鳳凰,無論落架與否,與草雞大不一樣喲!”

陳軫又是一聲長歎。

淳于髡嘿嘿再笑兩聲,語氣中加了些關切:“老朽從鄴城、朝歌一路走來,看到淨是緝捕特使大人的告示。老朽甚想知道,特使大人因為何事弄到這般田地?”

“唉,一言難盡哪!”

淳于髡笑道:“那就說它個十言百言,反正老朽有的是時間。”眼珠兒一掄,指著不遠處有株大樹,“老朽車中尚有一壇老酒、幾斤牛肉,咱們因陋就簡,到那老樹下美美喝上幾爵,權為特使壓驚如何?”

陳軫在鬼谷中沒有混到飯吃,又走大半日,肚中早已饑餓,只因心中惴惴,一時尚未顧及,聽淳于髡這麼一說,也就順勢說道:“淳于子有此盛情,晚生恭敬不如從命了!”

淳于髡從車上搬下酒壇,讓陳軫抱上,自己拿過兩只銅爵和幾包牛肉,扭頭吩咐車夫將馬卸下,尋處好草地啃草。

淳于髡、陳軫走到大樹跟前,在樹蔭下盤腿坐了。陳軫倒滿兩爵,淳于髡從腰中取出佩刀,將牛肉切成小塊,遞給陳軫一塊,自己也紮一塊塞進口中,邊嚼邊說:“說吧,這個半日,老朽的兩只耳朵交付你了!”

陳軫嚼過幾塊牛肉,連喝幾爵老酒,這才打開話匣子,將幾年前如何與龐涓結怨,又如何遭他陷害,被逼出逃一事備細講述一遍。陳、龐之間的恩怨過節經陳軫口中說出,自然成了另一番曲折。淳于髡細細聽完,點頭道:“看來,上卿此番遇到對手了!”

陳軫慨然歎道:“唉,這厮不過一個街頭混混,哪能想到他能成就今日,一戰成名不說,陛下對他更是言聽計從,將晚生的多年辛勞拋卻腦後,忘了個干乾淨淨。龐涓得勢,與那朱威、白虎結成一伙,公報私仇,陷害晚生,晚生一人難敵六手,縱使渾身是口,此時也是說不清了!”

淳于髡聽了,嘿嘿笑道:“江山代有賢才出,各領風騷三五年。上卿大人,你在魏國獨領風騷遠超五年,難道還不知足嗎?”

陳軫苦笑一聲:“淳于子真能說笑!什麼獨領風騷?晚生在魏,不過一個弄臣。前幾年,朝廷大權全在白圭手上,好不容易熬走白圭,這又來了個惠施!唉,晚生心中之苦,只有晚生自己知曉!”

陳軫說得傷心,竟是落下淚來。抽噎一時,陳軫抹了把淚水,抬頭望著淳于髡,長歎一聲:“唉,想我陳軫,處處謹小慎微,時時努力精進,只想在魏有所進取。十幾年如一日,一心只知伺候陛下,不想一朝不慎,竟遭小人暗算!陛下明知晚生慘遭暗算,卻是毫不顧念前情,實在令人心寒!”

淳于髡非但未表同情,反而嘿嘿笑出兩聲:“上卿今日能看明白,也不算遲!人生浮華,無非功名利祿,食色享樂,忙忙碌碌,碌碌忙忙,數十年光景一過,憑他何人,也是個灰飛煙滅。不瞞上卿,淳于髡此生,既不獨仕一國,也不獨尊一君,因的便是看明白了這個!”

“晚生請淳于子指教!”

“常言道,狡兔三窟,奸鳥三巢,能女三嫁,策士三跑。你我策士便如鄉間媒婆,東家有求跑東家,西家有求跑西家,哪管什麼忠貞愛君之類渾話,只要有吃有喝有玩有樂,活個逍遙自在就成!”

“淳于子所言甚是。只是龐涓害我一家性命,此仇不可不報,還請淳于子幫我!”

“幫你?”淳于髡撲哧笑道,“我老朽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如何幫你?”

陳軫問道:“請問淳于子,此來宿胥口,可是要到魏國去的?”

淳于髡點頭道:“正是。前番適周,老朽于無意中為老燕公玉成一樁好事兒,老燕公感念老朽辛苦,挽留老朽在北國連住兩年,日日珍肴,夜夜笙歌,真也是逍遙自在!去歲仲秋,老朽玩得膩了,辭別燕公前往趙國,在邯鄲又住一年,這又玩得膩了,正欲再走,偏巧奉陽君兵敗朝歌,趙侯懼怕魏王報複,特地召見老朽,要老朽幫他跑一趟大梁,在魏王面前美言幾句。老朽有幾年未去魏地了,又聽說惠施在那里為相,甚想與他論辯名實,于是答應趙侯,替他跑一趟差事,不想在此遇到上卿!”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6)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