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9)  
   
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9)

陳軫搖頭道:“這個晚生也曾想過。只是秦公已用公孫衍為大良造,晚生與那厮有些過節,若去秦地,豈不受他擠兌?”

淳于髡又笑一聲,輕輕搖頭:“上卿這是只知其一了。依老朽看來,正是由于這個公孫衍,上卿在秦必得大用!”

陳軫似是不解:“晚生愚昧,請先生明言!”

“依上卿資質,何須老朽饒舌?上卿只管前去,老朽擔保你富貴無憂!”

陳軫頓有所悟,朝淳于髡深揖一禮:“晚生謝先生指點!”

淳于髡笑道:“這個指點,卻是要討謝禮的,不過,不是眼下就討。待上卿在秦混得好時,老朽或會上門!”

“先生說笑了。晚生倘若能在秦得居一錐之地,必使人相請先生!”

淳于髡倒滿一爵,遞給陳軫,自己也倒一爵,端起來:“好,為上卿在秦飛黃騰達,干完此爵!”

二人飲完,陳軫放下酒爵,眼睛望向淳于髡:“晚生還有一事相托!”

“請講!”

“先生到大梁之後,若是見到龐涓,就請捎給那厮一句閑話:‘早晚若打噴嚏,就是陳軫在惦念你呢!’”

淳于髡聽畢,嘿嘿笑道:“嗯,這句話有味,老朽替你捎上!”

陳軫拱手道:“晚生再謝先生了!”

陳軫繞道趙境,經韓上黨,再沿汾水渡河水入河西,再渡洛水,一路上餐風宿露,曆盡辛苦,終于在兩個月後抵達咸陽,在士子街上尋客棧住下。

陳軫剛到咸陽,上大夫樗里疾就已知情,急至大良造府中,向公孫衍稟道:“大良造,陳軫那厮到咸陽了!”

公孫衍略感驚訝:“哦!何時到的?”

“昨天晚上,就住在士子街!大良造,此前為了置您于死地,陳軫不惜制造滿門血案。今日此賊自行送上門來,不知大良造作何打算?”

公孫衍歎道:“唉,害人者,終將害己。此人跋扈之時,斷想不到也有今日!”

“大良造所言甚是,”樗里疾應道,“這叫一報還一報。此事不用大良造勞心,您只要點一下頭,下官自有處置!”

公孫衍沉思有頃,搖頭道:“落水之狗,何必打之?再說,陳軫也算列國名士,如何處置,當由君上決斷,我等身為臣子,豈可公報私仇?”

樗里疾不無歎服:“大良造有此胸懷,樗里疾佩服!”

數日之後,陳軫賤賣一顆夜明珠,得金一百,置辦一輛豪華軺車,換上一身素雅的士子服,驅車徑投前太傅贏虔門下。

陳軫獻上厚禮,鼓舌如簧,不消一刻工夫,就使不善辭令的贏虔頻頻點頭,當下允諾引他去見君上。

贏虔引領陳軫走進宮城,內臣稟過,回說君上要他們前往禦書房覲見。二人尚未走到,惠文公已是聞聲而出,微笑著步下台階,向他迎來。

陳軫萬未料到有此禮遇,趕忙跪拜于地,叩道:“魏國士子陳軫叩見君上!”

惠文公跨前一步,親手將他扶起:“陳愛卿請起!寡人聞報已遲,未能遠迎,還望陳愛卿海涵!”

陳軫心頭一酸,淚水奪眶而出,哽咽道:“君上——陳軫在魏多年,鞠躬盡瘁侍奉魏王,從未受過如此恩遇。今日至秦,陳軫尺寸之功未立,君上卻——卻降階以迎!秦有賢君如此,何能不治啊!”

惠文公伸手攜住陳軫,用力一握,微微笑道:“陳愛卿是天下大賢,寡人寤寐求之,唯恐不得!今愛卿適秦,寡人縱使郊迎三十里,也不為過啊!”

陳軫涕淚交流,再度哽咽:“君上——”

這日宮中是司馬錯當值。天色傍黑,司馬錯得空出宮,驅車直馳上大夫府,將陳軫覲見秦公的前後經過一五一十地講予樗里疾。

樗里疾驚道:“什麼?君上已拜陳軫為上卿?”

司馬錯點頭道:“千真萬確!陳軫求見太傅,由太傅引薦,直接覲見君上。君上聞知是他,非但降階相迎,且還與他促膝相談兩個時辰,當場封他上卿,另賜豪宅一座,奴婢三十,黃金二百,錦緞五十匹!”

上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18)     下篇:龐將軍奇勝羞田忌 陳上卿落難投秦公(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