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3)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3)

聽龐蔥講完故事,龐涓確認龐蔥是堂弟,頓時悲喜交集,抱住龐蔥痛哭失聲。哭有一陣,龐涓吩咐仆從為龐蔥換過衣衫,擺酒接風。酒宴之中,龐涓由不得也將這些年來的經曆細述一遍,尤其提到仇敵陳軫如何于四年前害死龐衡,自己又如何受他追殺及如何趕赴大梁和宿胥口尋親之事,龐蔥聽完,免不得又流一番眼淚。

待到酒宴撤過,龐涓問道:“蔥弟,你有什麼願望,盡可告知為兄!”

龐蔥應道:“在這世上,蔥弟唯有兄長一個親人,能與兄長朝夕厮守,就是蔥弟的最大心願了!”

龐涓點了點頭,沉思有頃,使人將眾門人、仆從全叫進來,大聲宣道:“自今日始,本府大小諸事,皆決于龐蔥,你等務須小心伺候,謹聽吩咐!”

眾仆從拜過龐蔥,喏喏領命而去。

龐蔥的意外投奔使龐涓興奮不已。

這日晚上,龐涓躺在榻上,輾轉反側,久久未能入眠。回顧下山之後的整個進程,幸運之神幾乎處處惠顧,一切就如夢境一般,順暢得連他自己也不相信全是實的。前後不過十個月,他步步走險棋,步步得僥幸,從遭人通緝的落難士子搖身變為威震列國的大將軍,並以三萬疲敗之師,五日兩勝,連敗兩支入侵強敵,斬首近五萬,俘獲兩萬,此等戰績,縱使孫武、吳起用兵,也未見記載。更重要的是,他在魏國已得軍心,成為軍魂。吳起吸疽卻未跪亡,他不僅跪亡吸疽,這又快馬救冤,破私財購餉,三軍何能不動?

三軍既得,外事搞定。堂弟意外投奔,家事也算定了。外有三軍,家有嫡親,龐涓可謂是志得意滿,出山之後的第一局大棋至此圓滿走完。

第一局棋既已完勝,照理該弈下一局!是的,下面一局應該開局!

可——對手是誰?該定何勢?第一枚子又該落于何處?

想到這里,龐涓一個鯉魚打挺翻身坐起,盤腿閉目,拿出在鬼谷時跟著童子在林子里修來的功力,收攏心志,陷入冥思。

天麻麻亮時,龐涓終于睜開眼睛,臉上現出一絲微笑。

逢澤位于大梁東南,距南城門不足百里。澤邊有一土山,名喚龍山,高約十數丈,方約十數里,遠看像是一個巨大的土丘。昔日陳軫鼓噪的鳳鳴龍山,說的就是這兒。

龍山旁依大澤,林木蔥郁,景色秀美,又有鳳鳴傳聞(迄今為止,魏惠王對此仍然深信不疑),因而在移都大梁之後,很快成為王室聖地,建有別宮,設有祭祠,駐有衛士守護。

在別宮深處靠近大澤的地方有一處院落,高牆厚門,密不透風。門外反掛兩把銅鎖,周圍五十步之內不見人跡。

黑漆大門的重鎖里面是一處四合式庭院,院內擺設雖說簡陋,卻也是應有盡有。

這是奉魏王欽命特設的一處冷宮,專門關押犯有死罪或罪孽深重的王室成員。無論是誰,一旦被打入這里,無異于被判處終身,想要出去,簡直比登天還難。

此處有吃有喝,有睡有坐,唯一沒有的是生氣。庭院里荒草蔓延,樹影婆娑,看不到任何活物。蓬頭垢面的前大將軍公子卬此時面幾而坐,兩只無神的大眼癡癡地盯視著幾案上的紫色陶壺。

靜寂,死一樣的靜寂。即使不遠處澤水擊打土岸的澎湃聲也被一圈又高又厚的磚牆阻擋,傳到耳邊時微弱得他幾乎無法聽到。

公子卬本是性情中人,可以赴湯蹈火,可以沖鋒陷陣,可以不吃不喝,卻不可以忍受寂寞。而這樣的靜寂他竟然忍受兩月有余,此時真的已至極限,忍無可忍了!

又坐一時,公子卬猛然二目圓睜,忽身站起,一把抓過石幾上的紫壺,啪的一聲摔向厚厚的磚牆,然後,幾個大步跨到門口,兩手死死地拍打大門,聲嘶力竭地叫道:“來人哪!快來人哪!”

四周一點聲音也沒有。

公子卬朝大門上猛踹幾腳,仍然沒有人來。公子卬眼珠一掄,看到窗台上靠著一根木棒,飛跑過去拿在手中,用力朝大門砸去。“咚——咚——”的聲音震耳欲聾。

上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     下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