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10)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10)

淳于髡點了點頭,沖老人抱拳道:“謝老哥嘍!”

別過老人,淳于髡心頭思忖:武安君既有好事,在下當去討杯酒喝!這樣一想,就又朝前走去。走有幾步,眼見擠不過去,淳于髡只好將軺車趕至街邊一家客棧,讓小二安排一間房舍,略一思索,脫下游士衣冠,從隨身箱包中取出一套叫花子衣裳穿上,亮出油光可鑒的大腦殼,空了兩手來到大街上。

淳于髡隨著人流走至武安君府前,看到新人早被迎進府中,看熱鬧的人流開始消散,各路賀客紛至遝來,無不在府前停車卸馬,手持請柬,箱抬賀禮,熙熙攘攘,嘻嘻哈哈,相跟著走進府門。

淳于髡觀望有頃,跟在兩個賀客身後徑走過去。府門兩側各站幾個負責禮儀的門人,但有客來,就將腰身彎成九十度,笑臉迎送,同時驗看請柬和禮單,大聲唱報:“馬空大人賀金二十,白璧一雙;黃池令夜明珠一顆;禦史大人珍珠一串,瑪瑙手鐲一對;太史大人青玉獨角獸一只;鄴城令賀金五十……”

府門後面擺著兩張黑漆幾案,後面各坐一位主簿,一邊聽著門人的唱報,一邊在竹簡上輪流書寫。因賀喜者太多,他們的兩手幾乎是一刻不停,連額角上的汗珠也顧不上揩去。

淳于髡大搖大擺地抬腳就要進去,卻被站在首位的門人攔住。門人朝他小鞠一躬,客氣地笑道:“老丈留步!”

淳于髡圓睜兩眼,似是不解地瞪著他:“留步?留步如何吃到喜酒?”

門人又是一笑,從袖中摸出一枚銅板,遞過來道:“前面有家客棧,老丈可將這枚銅板拿去,若要吃酒,就到那兒吃去!”

淳于髡接過銅板,反複驗看半日,冷笑一聲:“真是狗眼看人低。老朽要吃的是喜酒,你卻拿這個打發,當老朽是叫花子呀!”隨手一拋,將那枚銅板扔在一丈開外的磚地上,啪地發出一聲脆響。

淳于髡在這里一驚一乍,呵斥門人,頓時引來一群看客。前後趕到的幾位賀客紛紛頓住步子,觀望這場熱鬧。

因是大喜之日,門人雖遭辱罵,卻也不敢還口。眾門人見狀齊圍上來,睜大眼睛將淳于髡上下左右又是一番打量,確認他是趕來鬧事的乞丐,遂有門人陰起面孔,不冷不熱地說:“老丈既是來吃喜酒的,可有請柬?”

淳于髡白他一眼:“老朽不遠千里趕來賀喜,何來請柬?”

那門人微微拱手:“武安君有令,無論何人,若無請柬,不得入內!老丈既無請柬,就請離開此地,免得鬧出尷尬!”

淳于髡哈哈笑道:“尷尬?老朽走南闖北,什麼怪事都曾遇到,唯獨不知何為尷尬,今日有幸,倒要見識見識!”

聽他言語托大,眾門人又都吃不准了,一時僵在那兒,不知如何收場。早有門人報知家宰龐蔥。龐蔥大吃一驚,一路小跑過來,將淳于髡一番打量,見他氣沉心定,斷非一般人物,急趨一步,揖禮道:“晚生龐蔥見過先生!請問先生尊姓大名?”

淳于髡也將龐蔥上下一番打量,眉頭一挑:“小伙子,老朽是誰並不重要。武安君今日大喜,老朽本欲討杯酒喝,卻被這幫門人攔住,掃去雅興,卻是可惱!”

龐蔥賠上笑臉:“這些下人有眼無珠,先生高人雅量,權且饒恕他們這次。但有得罪之處,晚生向先生賠罪,望先生莫與這些下人一般見識!”

淳于髡哈哈笑道:“嗯,你年紀輕輕,嘴巴倒是乖巧!看在你的面上,老朽暫不與這幫下人計較。至于喜酒,老朽這也無心喝了!不過,老朽有一句話,你可捎給武安君!”

龐蔥賠笑問道:“先生有何指教,晚生一定捎到!”

“不不不,”淳于髡連連擺手道,“此話與老朽無關。不久前老朽在宿胥口遇到武安君的一個故人,是他托老朽捎的!”

“一個故人?敢問先生,他是何人?”

“陳軫!”

“陳軫?”龐蔥心里一揪,急問,“他說什麼?”

上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9)     下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