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0)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0)

聽聞蘇秦說出此言,玉蟬兒內中一動,不由斜他一眼。孫賓點了點頭,將目光望向玉蟬兒:“師姐可有定見?”

玉蟬兒笑道:“剛才張公子、蘇公子之言,各有道理。以孫公子之才,無論輔佐何國君主,均會有所成就。只是——”略頓一頓,“孫公子若去魏國,蟬兒唯有一慮!”

孫賓急問:“師姐有何憂慮?”

玉蟬兒遲疑一下,再笑一聲:“也沒什麼,蟬兒是說,孫公子過于仁厚,若與龐公子同朝為官,只怕難有出頭之日!”

“對對對!”張儀迭聲急道,“師姐此言正中我心。方才在下只顧想大,未曾想小,將龐涓這厮的人品忽略了。龐涓這厮只可共勉,不可共事,孫兄還是莫去魏國為好!”

孫賓笑道:“若是此說,倒不打緊。龐師弟與賓情義甚篤,之于名利,賓向無所爭,相信不會與他為此生隙!”

“孫師弟,”童子插道,“說來說去,你究竟是去還是不去?”

“這——”孫賓遲疑半晌,“回師兄的話,師弟實在無法決斷,請師兄為師弟決之!”

童子兩手一攤:“這是大人之事,童子如何能斷?”

眾人皆笑起來。童子掃他們一眼,一本正經地轉對孫賓:“既然諸位皆不能決,師弟也不知何去何從,依童子之見,可以進洞求問先生!”

孫賓應道:“回大師兄的話,方才聽師姐說,先生正在閉關潛修,師弟不敢打擾!”

張儀笑道:“先生此說,必是打發那個殿下的,孫兄只管去問!”

孫賓將眼望向玉蟬兒,玉蟬兒點了點頭:“張公子說得是,先生沒有閉關。只是——眼下時辰已晚,先生當是入定了,孫兄若問,可于明日晨起再來!”

翌日晨起,孫賓走至草堂,玉蟬兒引他進門,見鬼谷子已在堂中端坐,看那樣子,是在候他。孫賓上前拜過,將龐涓之信雙手呈上。鬼谷子掃過一眼,將信隨手丟在面前幾案上,微笑著望向孫賓。

孫賓叩道:“師弟下山之時,曾與弟子有約。今日師弟履約,特邀弟子前去,弟子若是不去,當是失信。魏王親派殿下禮聘,待弟子甚誠。弟子若是不去,當是失禮。魏人于數年前入侵衛境,血洗平陽,父親、叔父全家及數萬無辜百姓盡皆死于國難,弟子若去仕魏,等于忘卻前仇,當是不孝。今日之事,弟子反複思量,終難決斷,只好煩擾先生!”

鬼谷子閉上兩眼,半晌,慢慢說道:“放下信、禮、孝不論,你的真心歸于何處?”

“弟子願隨先生幽居鬼谷,修仙煉丹,潛心求道!”

鬼谷子凝視孫賓,有頃,點頭說道:“你忠厚質樸,心無雜念,有此願心,必能成就。只是天下紛亂,戰爭頻仍,眾生猶在火海之中。你當順應天命,止亂解爭,俟有所完成,方可遂此願心。老朽只在林深谷幽之處,候你功成歸來!”

孫賓拜道:“弟子唯先生之命是從!”

鬼谷子緩緩說道:“你是否赴魏,盡在你心,老朽並無決斷。至于朋友之信、君王之禮、事親之孝,皆為個人恩怨,修道之人自應忘卻,唯以天下大道為念!”

鬼谷子一番話如醍醐灌頂,孫賓豁然開朗,納頭叩道:“弟子明白了!”

鬼谷子眼望孫賓,臉上現出慈愛的微笑:“你明白什麼了?”

“弟子決定了。弟子這就下山,助師弟一臂之力!”

鬼谷子心頭微顫,但隨即定下來,微微點頭:“你既已作出決定,那就去吧!”

“弟子此去,是福是禍,還望先生點撥!”

鬼谷子看他一眼,吩咐道:“先聖曰:‘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是福是禍,皆由天命,非人力所能扭轉。你到山中覓山花一束,老朽為你占之,或可有所警示!”

“弟子遵命!”孫賓起身,正欲出門覓花,恰好看到玉蟬兒手提一罐清水進來,走至先生堂前靠牆處。那里擺著一只小型的高腳銅鼎,鼎中插著一束她昨日所折的野菊花。玉蟬兒換過鼎中之水,將花重新擺好。

上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19)     下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