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1)  
   
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1)

孫賓看到菊花,心里一動,徑走過去,將之拔出來,在鬼谷子跟前跪下,雙手呈上,叩道:“先生,弟子就占此花,請先生驗看!”

鬼谷子擺了擺手,孫賓謝過,起身將菊花複歸入鼎中,回身再至鬼谷子跟前跪下。

鬼谷子雙目微閉,運神發功,有頃,睜開眼睛,神色凝重,面呈憂容,兩只老眼凝視孫賓,久久不語。

孫賓心頭一沉,輕聲道:“先生——”

又過一時,鬼谷子輕歎一聲,緩緩說道:“好吧,你既認定此花,老朽就以此花占之。此花長于野谷,開于深秋,不與百花爭豔,喻你心志高遠,與世無爭;此花生于磐石之間,清香怡人,經霜不落,喻你品性高潔,神定志堅;此花為玉女所愛,又為玉女所折,備受玉女侍弄,喻你將得美人真心;此花自在長于谷中,卻橫遭殘折,喻你當有飛來劫難;此花雖經殘折,卻被供養寶器之中,喻你雖有劫難,卻無大礙;供養之器為青銅之鼎,供養之水為山中清流,喻你將來或受器重,可得善終!”

孫賓聽到前景如此,一下子傻了,愣怔許久,方才叩道:“弟子謝先生吉言!”

鬼谷子又歎一聲:“既占此花,你的名字需改一字!”

“懇請先生為弟子改之!”

“可將‘賓’字改為‘臏’字,或可使你有所進取!”

玉蟬兒納悶,小聲問道:“先生,‘賓’字改為‘臏’字,如何就能進取?”

“此為天機!”

孫臏再拜道:“弟子謝先生改名!”

鬼谷子卻不回話,頓有一時,話中有話:“孫臏,你與龐涓同朝事主,凡事當要多一個心眼!”

孫臏叩道:“弟子記下了!”

鬼谷子轉身走到幾前,提筆在一塊絲帛上寫字,寫畢,裝入一個錦囊,封好,遞予孫臏:“老朽予你錦囊一個,垂危關頭,當可啟之!”

孫臏雙手捧過錦囊,泣淚叩道:“弟子謝先生錦囊!”

鬼谷子點頭道:“孫臏,你可以走了!”扭身徑去,走入洞中。

孫臏望鬼谷子的背影一拜再拜,慟哭失聲:“先生——”

山道上,蘇秦、張儀抬著一只箱子,玉蟬兒、孫臏抬著另外一只箱子,七彎八拐地一路走去。玉蟬兒未曾出過此等苦力,剛走幾里,就有點支持不住,孫臏只好將重量盡力放在他這一邊。

張儀看在眼里,又走一程,放下扁擔:“孫兄,換一下吧,別把你累倒了!”

孫臏笑道:“在下練過武,這點重量,還好!”

張儀堅持道:“這不是靠猛勁,二十多里路呢!”

張儀換過,將拴箱子的繩索朝自己這邊又挪了挪。玉蟬兒笑道:“張公子,你別逞能,走十里路試試!”

張儀笑道:“師姐,不是吹的,就這點東西,師弟背上它走上十里八里,也沒問題!”

玉蟬兒亦笑一聲:“那就走著瞧吧!”

果然,走不過五里,張儀的步子開始緩慢下來,兩條腿也變得十分沉重,扁擔從左肩換到右肩,再從右肩換到左肩。又走二里,張儀實在撐不住了,小聲叫道:“師姐,咱們歇會兒吧!”

玉蟬兒放下扁擔,大家也都跟著停下。玉蟬兒嬌喘幾下,望著張儀笑道:“怎麼樣,這下服了吧!”

張儀一邊揉肩膀,一邊由衷歎道:“唉,服了,服了,張儀服了!”

聽到這聲“張儀服了”,眾人皆笑起來。張儀收住笑,朝箱子踹了一腳,恨恨說道:“這個鬼殿下,害百姓不說,這又跑進山來害我們!我說師姐,這些既是民脂民膏,我們根本不該歸還他們!”

玉蟬兒笑道:“說起這個,蟬兒倒有一問!”

“師姐請問!”

“張公子,若將這些金子予你,你欲做何事?”

張儀半開玩笑:“我呀,就在這鬼谷之中建造一個大大的宮殿,里面應有盡有,請先生、師姐,還有童子,舒舒服服地住在里面,平心靜氣地修仙悟道!”

上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0)     下篇:乘飛龍龐涓喜連喜 貪大才魏王禮聘賢(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