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2)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2)

魏惠王又歎一聲,點了點頭,指著龐涓的奏章:“龐愛卿奏請重振武卒,征丁十萬!”指著朱威的奏章,“朱愛卿卻說,流失邊民有五十萬眾,民無隔夜之糧!”動手將兩卷奏章收起,堆在一處,緩緩地站起身子,“二人奏請都是大事,都是刻不容緩,卻又水火不能相容,叫寡人如何是好?”

許是坐得太久,魏惠王乍一站起來,不由自主地打了個趔趄,所幸毗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魏惠王苦笑一下,對毗人道:“老嘍,寡人老嘍!”

二人走出禦書房,沿外面的花徑走向後宮。走有十數步,魏惠王甩開毗人,對他說道:“明日辰時,傳惠相國、武安君、朱上卿、孫客卿,還有申兒,前殿廷議!”

“老奴遵旨!”

翌日辰時,魏惠王端坐于前殿龍位,龐涓、惠施、朱威、孫臏、太子申分坐兩側。

魏惠王指著幾上的兩道奏章,緩緩說道:“兩道奏章,寡人都看過了!”目光落在龐涓、朱威身上,略頓一下,“兩位愛卿寫得實在好啊。朝中有此賢臣,可見上天是垂憐寡人的!”

眾人互望一眼,誰也沒有說話。

魏惠王伸手拿起龐涓的奏章:“大魏要振興,沒有武備萬萬不行!這些年來,強鄰犯境,戰事頻仍,致使我武卒缺員,軍備不整,馬匹短缺,器械落後,實為國家大患。龐愛卿的治軍方略切中實務,當是國之大急,刻不容緩!”

龐涓起身叩道:“兒臣謝陛下褒獎!”

魏惠王放下他的奏章:“愛卿免禮!”

龐涓謝過,起身坐于原處。

魏惠王話鋒一轉:“可兵是要養的。庫無存糧,田無耕夫,寡人何以讓眾將士安心演武?又何以讓他們舍命出征?”伸手拿起朱威的奏章,“朱愛卿的奏章數據翔實,栩栩如生,寡人每每讀之,如至邊陲,如聞邊民抱怨之聲,如睹邊民失所之景,觸目驚心哪!”

龐涓神色略變,掃視眾人一眼,見朱威、太子端坐,兩眼平視惠王。惠施雙眼微閉,孫臏態度祥和,像是仍在鬼谷里聽先生講道一樣。

魏惠王將奏章放回幾上,出聲贊道:“朱愛卿寫得不錯,邊民流失,皆因賦稅過重;賦稅過重,皆因戰禍迭起。無民則無賦,無賦何以養兵?”再頓一頓,輕歎一聲,“唉,這兩件大事既水火不容,又都刻不容緩。如何決之,寡人想請諸位愛卿議定!”

龐涓決定先發制人:“陛下,列國邊民相互流動,本是難免之事。至于上卿所奏的邊民流失數量,是否確切,尚需詳加核實!”

“啟稟父王,”不及魏惠王回話,太子申緩緩奏道,“兒臣以為,朱愛卿所奏,當為實情。兒臣奉旨去云夢山迎請孫子,行至酸棗界內,沿途所見,令人心酸。田中不見莊稼,只見野草。村中不見炊煙,只見野狗。邊民拖家帶口,背井離鄉,一路西去,一步三回頭,三步一拭淚,悲泣之聲不絕于耳……”

太子申說得心酸,魏惠王聽得淚出,伸袖拭之:“申兒,不要說了!”轉對朱威,“朱愛卿——”

“微臣在!”朱威雙手抱拳,沉聲應道。

“依愛卿之見,可有止民流失之策?”

“回稟陛下,”朱威奏道,“當務之急是與民休息。依微臣之見,陛下應立即詔告天下,減少賦役,獎勵耕織,複修水利,鼓勵墾荒!”

魏惠王連連點頭,轉向惠施:“惠愛卿意下如何?”

惠施見問,睜眼奏道:“微臣游曆稷下時,曾遇鄒人孟軻。談及治國之道,孟子說出一言,微臣深以為然!”

“哦,”魏惠王急問,“孟老夫子是如何說的?”

“孟軻說:‘民為本,社稷次之,君為輕。’”

魏惠王一怔:“此話可有解釋?”

“微臣就此請教孟子,”惠施點了點頭,“孟子解釋說:得民者,可做天子;得天子者,可做諸侯;得諸侯者,可做卿大夫。國不以民為本,就不能得民。國不得民,必危!”

上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1)     下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