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6)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6)

惠文公手指六位舞姬:“六姬之中,愛卿可有評點?”

陳軫又是一笑:“要叫微臣來說,六姬個個絕美,尤其是那領舞女子,大眼濃眉,顧盼生情,一舉一止,楚楚動人,堪稱絕代佳麗!”

惠文公笑道:“愛卿果然識美!此女前日剛至,寡人也是首次見她。據說此女來自西方異域,義渠君得之,視為奇珍,特意進獻寡人!”

陳軫拱手道:“天下尤物,自當侍奉英主,微臣恭賀君上了!”

惠文公擺手讓眾女退下,轉對陳軫笑道:“聽愛卿說話,果是愜意!”起身走至廳外,看了看天色,“時辰不早了,關于這個天下尤物,寡人他日再向愛卿討教!”

陳軫略略一怔,再次拱手:“微臣告退!”

陳軫走出宮門,踏上軺車,一路悶悶地往回趕去。軺車轔轔而行,陳軫微閉雙目,陷入苦思。惠文公特意留他,心中明明有事,且他陳軫也已猜出所為何事,然而此公竟然強自忍住,只字不吐不說,還耍閑情,拉他去看這場歌舞!難道這場歌舞有何深意?

陳軫思想多時,仍是一頭霧水。此番入秦,惠文公二話不說,當日封他上卿,賜他宅院,賞他金帛、仆從,種種恩遇使他甚感意外。他自覺受之有愧,本想進獻制魏良策,可此公自從封他上卿之後,既未召他覲見,也未向他“垂詢”任何國事。身為人臣,不知其主而妄言者,下場往往可悲。再說,惠文公遠遠不是魏惠王,早晚想到他一石數鳥,于短短數月之間一連誅殺商鞅、甘龍諸人,使前朝權臣土崩瓦解,陳軫的後脊骨都是涼的。

陳軫又走一程,見天尚未黑定,遂勒轉馬頭,驅車拐向嬴虔的府第。這些日子來,陳軫基本上無所事事,在秦又無朋友,無聊時多去拜訪太傅,二人或釣魚或弈棋,倒也投緣。

聽到車馬響,嬴虔知是陳軫來了,樂呵呵地迎他入廳,一邊吩咐掌燈,一邊設宴擺棋,准備大戰一場。

陳軫心事浩茫,哪有閑情陪他下棋,伸手輕輕推開棋枰。嬴虔大是驚訝,朝他連盯幾眼,半開玩笑道:“上卿大人,看你眉頭皺成這個樣子,別是想念哪位女子了?”

陳軫應道:“真還就是一位女子!”

嬴虔拍手笑道:“看看看,果被老朽說中了!是哪家女子,上卿只管說來,老朽這就為你張羅去!”

陳軫苦笑一聲,搖頭歎道:“唉,有誰看上我這落勢之人,必是眼睛瞎了!”

嬴虔急道:“如何說出此話?君上待你不薄,上卿鵬程無量,正是用武有地呢!”

陳軫自斟一爵老酒,端起飲了,將這日面君的前後經過約略講述一遍,末了問道:“君上獨留下官,邀下官賞玩義渠歌舞,究竟有何用意,下官實難揣測,還望太傅賜教!”

贏虔捋須思忖有頃,點頭道:“若是這個女子,老朽倒是略知一二。前日進宮看望老太後,老朽正巧路過樂坊,聽聞坊中有歌飄出,聲如夜鶯。老朽聞之甚喜,進去一看,果是極品玉女。老朽當即尋到樂坊令,打算贖她出來。樂坊令說,此女是義渠貢品,這幾日就要進獻君上,眼下正在演練。老朽聽聞此言,只好作罷!”

陳軫與他又敘一時,見仍談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告辭,于人定時分,悠悠晃晃地回到自己府里。

陳軫如往常一樣步入內室,寬衣解帶,正欲就寢,借著微弱的燭光,猛然看到榻沿上坐有一人。陳軫退後一步,拔劍喝道:“何人在此?”

榻上之人緩緩起身,叩拜于地,用生硬的口音說道:“先生勿驚,奴婢是來侍奉先生的!”

陳軫近前幾步,定睛細看,來人不是別個,卻是後晌在宮中領舞的西域舞姬。陳軫這一驚非同小可,失聲叫道:“來人!”

家宰聞聲,急步走進:“主公有何吩咐?”

陳軫厲聲問道:“這個女子為何在此?”

“回稟主公,”家宰應道,“一個時辰之前,宮中內宰親自送她過來,還送來許多嫁妝呢!”

上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5)     下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