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7)  
   
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7)

“嫁妝?”陳軫驚問,“什麼嫁妝?”

家宰拿出一本冊子,細細稟道:“黃金一百,錦緞三十匹,白璧兩雙,西域奇香十盒,珍珠……”

不及他說完,陳軫抬手就是一記耳光:“你個混蛋!如此大事,方才為何不報?”

“這——”家宰手捂左臉,“小——小人不敢!內宰吩咐,君上有旨,任何人不得提前報知主公,君上——君上要給主公一個驚喜!”

陳軫沉下神來,思慮有頃,轉對家宰:“備車!”

家宰怔在那兒:“這——這都人定了!”

陳軫喝道:“什麼人定不人定的,快備車去!”

家宰應聲“喏”,急步出去。陳軫匆匆穿衣戴冠,到銅鏡前仔細端詳一番,轉身對依舊跪在地上的女子道:“姑娘,你可有姓名?”

那女子再拜道:“回稟先生,奴婢名叫紮伊娜!”

“紮伊娜?”陳軫叫不習慣,將三字重複幾遍,嚼味有頃,笑道,“叫起來不順口。可去掉紮字,就叫伊娜!”

伊娜點點頭,再叩道:“奴婢伊娜謝過先生!”

“起來吧。”陳軫指著放在一旁的裘衣,“請把裘衣穿上,外面甚冷!”

姑娘略怔一下,起身取過裘衣,穿在身上,怯怯地望著陳軫。

“伊娜姑娘,跟上走吧!”陳軫說完,頭前朝外面走去。

惠文公正在書房凝眉苦思,內臣報說陳軫求見。惠文公微微一笑,點頭道:“宣他覲見!”

陳軫叩道:“微臣叩見君上!”

惠文公埋頭于奏章上,見他叩拜,頭也不抬,緩緩說道:“是陳愛卿呀!”又讀一陣,見陳軫仍舊撅著屁股叩在那兒,這才抬頭瞟他一眼,“愛卿不在府中歇息,這麼晚了,還來求見寡人,可有要事?”

陳軫再拜兩拜,朝外擊掌,伊娜聽到聲音,款款進來,在他身邊跪下叩道:“奴婢叩見君上!”

惠文公看她一眼,揮手道:“你且退下!”

“奴婢告退!”伊娜再拜後起身,款款退出書房。

“這麼說來,”惠文公望著陳軫,“是此女不中愛卿之眼?”

陳軫再拜,涕泣道:“微臣何德何能,竟蒙君上如此恩寵?”

“恩寵?”惠文公呵呵笑了一下,“愛卿此言從何說起?”

陳軫泣道:“君上,微臣——微臣落難于秦,君上不計前嫌,收留微臣不說,又賞金賜府,還將這——這天下尤物,恩賜微臣,叫微臣如——如何敢受?”

“陳愛卿,”惠文公又笑數聲,話外有音,“什麼天下尤物,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大丈夫立于世間,女人就如衣裳,黃金就如土石。唯有千秋功業,青史載名,才是志士所求!”

陳軫沉默有頃,再拜道:“君上之言,如醍醐灌頂!微臣此來,另有一言奏報!”

惠文公笑道:“不瞞愛卿,寡人知你心里有話。”手指前面的席位,“坐下來,慢慢說!”

“謝君上賜座!”陳軫起身,在惠文公指的席位上盤腿坐下,拱拳說道,“君上,微臣有一策,或可制魏!”

“哦!”惠文公身子前傾,“是何良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陳軫一字一頓。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惠文公喃喃重複數次,又搔頭皮思忖有頃,似乎仍然不得要領,抬頭望向陳軫,搖頭苦笑,“這——寡人愚癡,還請愛卿詳解!”

陳軫啟示道:“楚山有玉,君上何不借之?”

惠文公一怔,似是明白一點,又似沒有明白,探身問道:“愛卿是說,寡人可借楚人之力——謀魏?”

陳軫點了點頭:“君上聖明!”

惠文公眼睛大睜:“這——楚人之力,寡人如何借之?”

“自田齊以來,泗上諸國一直是齊、楚相爭之地。泗上十二國,論富足莫過于宋、衛。前幾年魏王伐衛,與齊、趙、韓構怨;楚王伐宋,與齊構怨。楚早欲吞宋,只是顧忌齊人。今齊新敗于魏,國力受挫,于楚當是天賜良機。君上若使楚人伐宋——”頓住話頭,目視惠文公。

上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6)     下篇:議國策孫臏展才藝 抑魏勢陳軫出奇謀(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