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2)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2)

幾年下來,不知不覺中,童子已經變聲,長得跟張儀差不多高了,言談舉止也較先前成熟,但身上的一股童稚之氣仍未消除。看到二人震驚的樣子,童子呵呵笑出兩聲,擺手道:“坐坐坐,我又不是先生,你們不必多禮!”見二人複坐下來,眼睛瞟向他們,“說呀,師兄在候回話呢!”

見童子在盯著他看,張儀只好揖道:“回大師兄,是在下說的!”略頓一頓,“我跟蘇兄連悶數日,有件事情想不明白,大師兄來得正好!”

“張師弟,”童子將目光轉向張儀,“這幾日,你們存心下山,卻又不好向先生張口,是這事兒嗎?”

張儀略怔一下,點了點頭。

童子微微一笑:“兩位師弟過慮了。鬼谷之中,既沒有安門,也沒有上鎖;先生既未硬請兩位上山,自然也就不會扯住兩位的袍角,不讓你們下山。兩位師弟想走,隨時都可上路,還有什麼想不明白的!”

“這——”童子軟軟硬硬幾句話,竟使張儀噎在那兒。

“大師兄,”蘇秦抱拳道,“在下和張師弟並無此意。前幾日孫兄下山,我們二人都很難過。方才念及此事,張師弟有所感喟,僅此而已!”

“哦,”童子轉頭望向張儀,“孫臏出山,你有何感喟,可否說予師兄聽聽?”

張儀略想一下:“飛龍在天!”

童子笑道:“聽這話音,張師弟這是困龍在山了!”

張儀又被噎個半死,憑他伶牙俐齒,竟也說不出一句話來。蘇秦只好再度解圍:“大師兄,師弟有惑!”

童子轉過頭來,笑呵呵地望著蘇秦。

蘇秦問道:“以大師兄之見,龐兄、孫兄可算成器?”

童子笑道:“當然成了!”

“這——”蘇秦略怔一下,“在下和張師弟呢?”

童子搖了搖頭。

張儀急了,大聲問道:“大師兄,憑什麼說他們成器,而我們未成?”

“就憑這個,”童子手指二人,“他們二人已經下山,你們二人仍舊待在此地!”

“師兄此話不公!”張儀大聲抗辯,“他們下山,是因為他們想下山。我們不下山,是因為我們不想下山!”

“好了,好了!”童子擺了擺手,呵呵又笑兩聲,“本師兄來到此處,不是與你辯論的。要想知道成器與否,你們最好去問先生!”

話音落地,童子一個翻身,站起來道:“兩位師弟,請吧!”

蘇秦、張儀皆是一怔。張儀囁嚅道:“去——去哪兒?”

童子呵呵笑道:“問先生呀!”

兩人自然不敢為這事兒去見先生,因而面面相覷,誰也不肯動窩。

童子沉臉催道:“先生正在草堂里等候你們,還不快走!”

見童子不是在開玩笑,二人急忙爬起,整過衣冠,跟童子走至草堂,果見鬼谷子端坐堂中,玉蟬兒坐在斜對面。童子徑走過去,在先生身後稍偏的位置上站定。

二人叩拜,鬼谷子示意免禮,二人遲疑一下,挨玉蟬兒盤腿坐下。

鬼谷子笑吟吟地望著蘇秦、張儀,直入主題:“前幾日,你二人想必見到榮華富貴了!”

見先生出口即問這個,蘇秦、張儀哪里還敢說話,個個將頭勾下,惶然失措的樣子,就像是闖下大禍的孩子。

鬼谷子不無慈愛地微笑一下:“老朽問你們,是否也想下山?”

蘇秦、張儀將頭垂得更低。

“怎麼不說話呢?”先生似已揣知他們的內心,不依不饒。

二人越發不敢吭聲。

“回稟先生,”童子插了進來,“他們不好開口,童子代答。方才童子去時,兩位師弟正在商議何時出山之事!”

“大師兄——”張儀臉色紫漲,急欲制止。

“張師弟,”童子呵呵笑道,“心里有話,該在這里說才是。方才你不是說,你二人的才華絲毫不遜于孫臏和龐涓嗎?你不是認定你們二人已經成器了嗎?”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