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3)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3)

張儀大窘,垂下頭去,囁嚅道:“先生,弟——弟子——”

鬼谷子微微一笑,轉向蘇秦:“蘇秦,你是否也有同感?”

“是的。”蘇秦點了點頭,“看到龐兄、孫兄際遇如此,弟子確有感懷!”

鬼谷子轉向張儀:“張儀,是則是,非則非,鬼谷之中,用不著藏藏匿匿!”

張儀垂頭應道:“是!”

鬼谷子接道:“再說,你也沒有說錯。就老朽所察,你二人所悟,應該不在龐、孫之下,如果他們算是成器,你們二人理當成器!”

蘇秦一怔:“先生是說,我們二人尚未成器?”

鬼谷子微微一笑道:“不是尚未,是遠未!”

張儀不服,抬頭辯道:“既然我們不比他們差,先生為何說他們已經成器,而我們遠未成器?”

“好吧,”鬼谷子直望過來,“你想知道原因,老朽這就說予你聽。老朽問你,如果你二人出山,何以存身立命?”

張儀應道:“我們既習口舌之學,自當以口舌之辯存身立命!”

“口舌有巧有拙,辯才有高有低,老朽再問,你二人辯才如何?”

張儀想了想道:“巧設機辯,無理亦勝三分!”

鬼谷子搖頭道:“此辯可以說人,不可以說家!”

張儀接道:“那——出口成章,言必成理,自圓其說,滴水不漏呢?”

鬼谷子再次搖頭:“此辯可以說家,不可以說國!”

張儀急了,抓耳撓腮,有頃,抬頭說道:“察言觀色,趨吉避凶,擇善者而說之,擇不善者而避之!”

鬼谷子又是一番搖頭:“此辯可以說國,不可以說天下!”

張儀大驚,目視蘇秦,見他也是目瞪口呆。

鬼谷子笑問二人:“你二人還有何辯?”

張儀、蘇秦皆是搖頭。

鬼谷子笑道:“還要再問答案嗎?”

蘇秦、張儀又是一番搖頭。

“你們嘴上不問,心里卻是不服,”鬼谷子依舊微微笑著,慢悠悠地說道,“老朽這就告訴你們!器有大小,術有專攻。龐涓、孫臏所習,皆為兵學。兵學之要在于應對天下戰爭。天下戰爭,皆可具體為事,是以兵學亦稱事學,有戰即事來,戰畢即事去。口舌之辯卻是不同。口為心之窗,舌為心之聲,口舌之要在于應對天下人心。善于口舌者,首服人心。而人心瞬息萬變,根本沒有規矩方圓可循。”

蘇秦聽得入迷,急不可待地問:“請問先生,如何方能服心?”

鬼谷子應道:“若要服心,首要入心。言語入心,小可心想事成,大或可化干戈為玉帛;言語不入心,小可反目成仇,大可伏尸累萬,血流成河。”

張儀急問:“如何做到入心呢?”

“把握命運!”

二人陷入苦思,有頃,蘇秦抬頭:“這——弟子愚笨,還請先生詳解!”

鬼谷子點了點頭:“所謂命運,可分三類,一是個人命運,二是邦國命運,三是天下命運。把握一人命運者,可入一人之心,服一人;把握邦國命運者,可入一國之心,服一國;把握天下命運者,可入天下之心,服天下!”

蘇秦勾頭又想一時,仍是不解:“請問先生,三類命運是一樣的嗎?”

鬼谷子笑了笑,搖頭道:“要是一樣,就不是難事了。這麼說吧,就一人而言,所處環境是命,所逢機遇是運。就邦國而言,周邊環境是命,所逢天時是運。就天下而言,所處天時是命,天下大勢是運。《周易》之所以占往察來,是因其演繹的是命運的生息轉化之道,是以知《易》可知天下。”

張儀問道:“請問先生,弟子如何才能把握天下時運?”

“審時度勢!”鬼谷子一字一頓,“換言之,審天下之時,度天下之勢。”

張儀追問:“何為天下時勢?”

“所謂天下之時,就是天下大勢的運動趨向。所謂天下之勢,就是推動天下大勢的各種力量。如果把天下比做大海,風向是時,因風而動的潮流是勢。把握時勢,就是弄潮。天下時勢,撲朔迷離,神鬼莫測,瞬息萬變。聖人知時識勢,因時用勢,因而治世。奸賊逆時生勢,因而亂世。”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2)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