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4)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4)

鬼谷子高瞻遠矚地道出這番宏論,蘇秦聽得呆了,好半天,方才問道:“請問先生,如何做到知時識勢,因時用勢?”

“明日晨起,”鬼谷子緩緩起身,“你們可隨老朽前往猴望尖頂,站在那里,你們就都知道了。”轉對玉蟬兒,“蟬兒,陪老朽谷中走走!”

玉蟬兒起身,攙上鬼谷子的胳膊,緩緩地走出草堂。

回草舍的路上,蘇秦、張儀一前一後,雙雙耷拉著腦袋,每一步似有千斤重。

整整一個下午,蘇秦一直躺在榻上,兩眼死死地盯著天花板,真像一具僵尸,只有兩只大腳丫子無意識地碰來碰去。

迎黑時分,張儀推門進來,在屋中轉有不知幾圈,終于停住步子,長歎一聲:“唉,蘇兄你說,學問這東西,還有個底嗎?鬼谷里用功四年,本以為熬到頭了,讓先生這麼一說,原來只是個開端!”

蘇秦依舊將兩眼盯在天花板上,毫無反應。

“唉——”張儀發出一聲更長的歎息,“夏蟲不知秋草,張儀服了!”

又悶一時,張儀將腳猛地跺在地上,仰天叫道:“服了,服了!張儀真正服了!”

溪邊小路上,玉蟬兒攙著鬼谷子,越走步子越慢。鬼谷子停住步子,笑吟吟地望著玉蟬兒:“蟬兒,你心里好像有話要說?”

玉蟬兒亦回一笑:“回稟先生,蟬兒有一事不明!”

“哦,”鬼谷子依舊微笑著,“何事不明?”

“去年龐涓下山,先生沒說什麼,聽任他去了。今年孫臏下山,先生仍舊沒說什麼,又聽任他去了。張儀、蘇秦思想下山,先生為何卻要說出這番話來攔阻?”

“方才老朽已經說了,龐、孫二人只是謀事,蘇、張二人卻要謀心,蟬兒難道沒聽明白?”

“這是先生故意說給蘇秦、張儀聽的。兵學涉及方方面面,上至國君,下至兵卒,哪一人都有心,哪一心都得服。僅是謀事之說,斷非先生本意!”

鬼谷子凝視玉蟬兒,點頭贊道:“蟬兒,你能想至此處,實令為師欣慰!”走到溪邊一塊巨石上,目視溪水,沉吟良久,長歎一聲,“唉,隨巢子說得不錯,天下不能再亂下去。而要結束這場亂象,必須經由大智慧之人!”

玉蟬兒眼睛大睜:“先生是說蘇秦、張儀?”

鬼谷子點了點頭。

“就他們——”玉蟬兒不無疑惑地望著鬼谷子,“能行嗎?”

鬼谷子又歎一聲:“是的,眼下還不行,這也是老朽攔阻他們的緣由。可時運所推,此二人責無旁貸!”

玉蟬兒心頭一震,沉思許久,抬頭又問:“依先生之見,天下亂象,當如何收拾?”

鬼谷子長吸一氣,又緩緩吐出,目視遠方:“天下混亂,皆因勢生。勢眾必相沖,勢亂必相混。亂勢沖混,天下如何能治?若欲收拾天下亂象,使世道安泰,當從根本著手,驅使亂勢歸一,一統山河!”

“如何方使亂勢歸一呢?”

“蟬兒所問,正是蘇、張二人欲做之事!”

玉蟬兒驚道:“先生,此等大事,需中流砥柱之力,蘇秦、張儀——有嗎?”

“這還要看二人的造化!”鬼谷子緩緩說道,“不過,依老朽觀之,二人雖無中流砥柱之力,卻有兩件寶物甚是可貴,一是浩然正氣,二是智慧過人。有此二寶,當可引領眾勢了。”

玉蟬兒驚訝地望著鬼谷子:“浩然正氣,張儀也有?”

鬼谷子點點頭:“是的,就在他的精髓里。不過,他的這股正氣,若無蘇秦,或難沖出!一如龐、孫,蘇、張二人亦當是相知相爭,相輔相成!”

聽聞鬼谷子這席話,玉蟬兒如撥云見日,心底澄明,點頭道:“蘇、張二人果成此功,當是天下之福!”又頓一頓,抬頭望向鬼谷子,“只是——縱使蘇秦、張儀有所造化,能夠引領眾勢,這個紛亂天下——真能一統嗎?”

鬼谷子點頭道:“方今天下亂勢橫沖,亂象紛呈,皆是虛象。若以慧眼視之,天下大勢只有一個趨向,就是一統!”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3)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