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7)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7)

玉蟬兒複至草堂,正欲盤腿坐下,忽聽天上傳來大雁的“呱呱”叫聲。

玉蟬兒猛然想起什麼,心兒就如被人揪住似的,只幾步跨到門口,打開房門,沖到外面的草坪上。

玉蟬兒抬頭望去,但見萬里晴空點綴朵朵白云,一行大雁正從頭頂掠過,排成人字隊形飛過鬼谷,耳邊亦回響起姬雪的聲音:“雨兒,燕地遙遠,阿姐這一去,此生怕是再難回來了。阿姐想念你時,就會把心里的話兒說予大雁,大雁最是守信,定會把阿姐的話兒一絲不差,全捎予你。雨兒,秋天到來時,只要你看到南飛的大雁,可要用心去聽——”

玉蟬兒正在回想,雁陣已是掠過頭頂,飛向南面的山頂。玉蟬兒緊追幾步,眼睜睜地看著雁陣沒入山後,那串“呱呱”的叫聲再也無法聽到。

玉蟬兒的淚水攸然而出,正自傷懷,又有兩行雁陣從北飛來,呱呱叫著,飛向她的頭頂。玉蟬兒精神一振,兩眼直盯盯地凝視著它們,目送它們再次消失在南山之巔。又候一時,看到再無雁陣,玉蟬兒輕歎一聲,走回草堂,取出琴盒,拿出姬雪留給她的七弦琴,輕輕地撫摸。

玉蟬兒手撫琴弦,淚下如雨,哽咽著喃喃說道:“阿姐,雨兒看到大雁了,它們告訴我,它們看到你了,它們看到你站在它們面前。可你望著它們,什麼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說——阿姐,你心里有話,為何不對雨兒說呢?阿姐——雨兒想你啊!”

玉蟬兒悲泣有頃,緩緩起身,抱琴走到戶外,在草坪上盤腿坐下,面朝北國方向,輕輕彈奏起來。

一陣風兒吹過,一片秋葉飄零,落于琴上,複被風兒拂走。

琴聲初時低沉,如嗚如咽,而後如急風驟雨,再後如雁語聲聲,又後如流水淙淙,聲聲呢喃,最後如浮云掠過,陷入一片死寂。

兩百步開外的小溪旁,蘇秦、張儀二人呆呆地坐在一塊巨石上,各閉眼睛,全神貫注地傾聽玉蟬兒的琴聲。恰在此時,鬼谷子與童子散步歸來,看到二人,亦走過來。蘇秦感覺有人,睜眼一看,見是先生,翻身欲拜,被鬼谷子伸手制住。張儀則完全沉浸于玉蟬兒的琴聲里,兩行淚水悄無聲息地滴下來,滑落在石頭上。

鬼谷子跨上石頭,盤腿坐下。張儀猛然發覺,打個驚愣,忙拿衣袖抹去淚水,坐攏過來。

鬼谷子眼望張儀:“張儀,你聽什麼呢,那麼專注?”

張儀應道:“回先生的話,弟子在聽師姐彈琴!”

“琴聲如何?”

“感人肺腑,催人淚下。弟子聽琴無數,唯有今日琴聲令弟子心顫!”

“是的,”鬼谷子點了點頭,“老朽看到了。”轉問蘇秦,“蘇秦,你也在聽蟬兒彈琴麼?”

蘇秦應道:“是的,先生。”

“琴聲如何?”

“如泣如訴。”

“哦?”鬼谷子抬頭問道,“她在泣什麼?訴什麼?”

蘇秦搖了搖頭:“弟子聽不真切!”

鬼谷子點了點頭:“嗯,能聽出來已經不錯了!”

張儀心里一動,抬頭問道:“敢問先生,師姐在訴說什麼?”

鬼谷子轉向童子:“小子,你來說說,你的蟬兒姐在訴說什麼?”

童子正在閉目傾聽,聽到鬼谷子發問,頭也未扭:“回先生的話,蟬兒姐在跟大雁說話!”

“大雁?”張儀略怔一下,恍然有悟,不無歎服地點頭道,“嗯,大師兄說得極是,剛才師姐看到大雁南飛,這才出來彈琴!”

鬼谷子沒有睬他,繼續問童子:“你的蟬兒姐在對大雁說些什麼?”

童子又聽一陣,搖了搖頭。

張儀急問:“先生能聽出她在訴說什麼嗎?”

“是的。”鬼谷子點了點頭,緩緩說道,“她在詰問大雁為何不守信用,為何不把該捎的物什捎來!”

“該捎的物什?”張儀打了個愣怔,“請問先生,大雁能捎何物?”

鬼谷子瞥他一眼:“你要關心這個,最好去問蟬兒!”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6)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