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1)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1)

張儀心里一喜,連連點頭:“是的,在誰都會瘋掉!”略頓一下,“師姐,師弟還有一問,若是另有一人與師姐做伴呢?”

玉蟬兒撲哧又是一笑:“嗯,這還差不多,不過,蟬兒要看這個人是誰嘍!”

聽到此話,張儀兩眼放光,兩嘴一咧,“呵呵呵呵”傻笑不住,那模樣真如得了個天大的寶貝。玉蟬兒望著他的興奮樣兒,心中納悶,正欲問他傻笑什麼,忽聽童子在叫,抬頭望去,見童子正在遠遠地招手,也就顧不上此事,加快腳步,急走過去。

張儀急跟過去,打眼一看,乖乖,童子的面前竟然長著一大片何首烏,若要全挖出來,少說也有幾十斤重!

揣知玉蟬兒並不拒絕塵緣,張儀的心情就如春暖花開時節放飛的風箏,笑意寫在臉上,即使幾十斤重的簍子壓在背上,走路也似腳不沾地。

這日晚間,張儀雖然疲累,心情卻是愉悅,躺在榻上輾轉反側,熬至夜半,眼見毫無睡意,索性再次走出房門,盤腿坐于月光下面的草坪上。

張儀沒有再望月亮,而是微閉雙目,細細地回味。張儀的思緒從洛陽周室開始,一直游至鬼谷里的幾年,最後才進入關鍵場面,耳邊再次響起玉蟬兒的聲音:“我呀,真得好好想想。天下只有蟬兒一人,這——天哪,我——我會瘋掉的!……嗯,這還差不多,不過,蟬兒要看這個人是誰嘍!”

張儀陡然打個驚愣,思忖道:“對,除我之外,這個人會是誰呢?是先生嗎?若是先生,說明玉蟬兒仍無塵心,與上下文不符,因為修道之人,心中唯有天地道心,斷不會說出自己會因孤獨而‘瘋掉’。不是先生,又會是誰呢?龐涓、孫臏?不對!蘇兄?絕無可能!周天子?不會是他!難道是姬雪?”

張儀眼前現出姬雪的面容,思索有頃,搖頭忖道:“斷不會的!男人若有凡心,斷不會與另一個男人生活一輩子。女人也是一樣。盡管是姐妹,若是終生厮守,也是無趣!除去這些人,還會有誰呢?”

張儀陷入苦思。又過一時,張儀陡然打個驚愣:“大師兄!”

童子立即浮現在張儀面前。前些年,童子是個孩子,今日卻不同了,童子已跟他差不多高矮,聲音也變了。修道使童子過早成熟,智慧更使他卓爾不群。再往細處想,鬼谷數年里,真正與玉蟬兒待在一起、不離不棄的,是童子,不是他張儀!是的,他們二人志同道合,真還是天生地設的一對,譬如說今日挖藥材……

張儀不敢再想下去。

“是的,”張儀抱頭自語,“在這世上,除我張儀之外,真正關懷師姐、也值得她去厮守的還有一人,就是大師兄!”

想到自己的情敵竟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張儀不禁苦笑一聲,搖頭歎道:“唉,天下滑稽之事,莫過于此了!”

翌日午後,四子草舍前面,張儀悶坐于草地上,蘇秦坐在離他不遠的石幾邊看書。正看之間,蘇秦遠遠望見鬼谷子、玉蟬兒二人走來,趕忙招呼張儀,拱手揖禮。鬼谷子與玉蟬兒直走過來,在張儀旁邊的草地上坐下。蘇秦、張儀見了,也自坐下。

張儀偷眼望向玉蟬兒,恰好撞見她的目光,臉上頓時一紅,一顆心撲撲狂跳不止,急急轉過頭去。

鬼谷子望向張儀:“張儀,適才見你心神恍惚,可有所思?”

張儀臉上燥熱,急道:“弟子在回味先生所傳的揣、摩之術!”

鬼谷子笑道:“哦,可有感悟?”

“揣即審時度勢,摩即窺人心事!”

“嗯,”鬼谷子點頭笑道,“這麼解釋,倒也簡明扼要。悟至此處,已屬難得。常言說,知己易,知彼難。揣、摩之術,旨在知彼。你二人若能靈活運用,對手的形勢、心事就會了然于胸。孫武子曾言,‘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蘇秦問道:“請問先生,如果知己知彼,就一定百戰不殆嗎?”

鬼谷子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張儀問道,“孫武子之言豈不有誤?”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0)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