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2)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2)

“孫武子此言,旨在強調知情。如果知情,如果做到知己知彼,你就可能取勝。否則,你只能一敗塗地!”

蘇秦又問:“如果知己知彼,捭闔之中可有取勝之術?”

鬼谷子點了點頭:“有兩術或可助你取勝,一是權,一是謀!”

張儀急問:“何為權、謀?”

“權即權衡,謀即籌算。權衡是依揣、摩所得,權衡利弊、得失,決出是否出言,是否出手。至于如何出言,如何出手,則需籌算,就是謀。”

“先生是說,權即何時言,謀即如何言!”

“正是!”

張儀心里一動:“請問先生,如果揣摩已成,得失已權,如何出言,可有依循?”

鬼谷子呵呵一笑:“當然,捭闔道術,皆有循依。如果揣摩已成,利弊已權,則可決定如何出言。一般說來,當因人而言!與智者言,依博;與博者言,依辨;與辨者言,依要;與貴者言,依勢;與富者言,依高;與貧者言,依利;與賤者言,依謙;與勇者言,依敢……”

張儀恍然悟道:“先生是說,見什麼人,說什麼話!”

“正是!”

“那——如果不是出言,而是謀事呢?”

“也有所循依。一般而言,謀陰不謀陽,謀私不謀公,謀奇不謀正!”

蘇秦垂下頭去,喃喃重複道:“謀陰不謀陽,謀私不謀公,謀奇不謀正——”

鬼谷子見他眉頭皺起,進一步解釋:“換言之,善謀者,在陰,在私,在奇。謀事,必陰;謀君,必奇;謀臣,必私!”

先生和玉蟬兒走後,張儀反複咬嚼鬼谷子最後一句話,“謀事,必陰;謀君,必奇;謀臣,必私”,越琢磨越有意趣,恍然悟道:“師姐如君,謀師姐,必奇!師姐心中是否有我,尚屬未知,待我想個奇策,得個實證。若是師姐心中有我,再和盤托出心事不遲!”

張儀悶頭苦思一時,一拍大腿:“有了,先生說得是,‘與智者言,依博;與博者言,依辨;與辨者言,依要;與貴者言,依勢……’與師姐言,當依悲才是。蟬兒面上冷酷,內中卻有慈愛,待我作賤自己,演它一場苦戲,或能試出她的真心!”

東山谷里有一棵合抱大的柿樹,眼下正值成熟時節,掛滿紅紅的果實。黃昏時分,張儀告訴蘇秦,說是東山摘果去了。

眼見天色昏黑,仍然未見張儀回來,蘇秦大急,因為秋天正是山貓、狍子、野豬等大型走獸猖獗之時,谷中諸人往往在天剛落黑就回谷中,輕易不走夜路。蘇秦尋至草堂,又在谷中喊叫幾聲,斷定張儀出了意外,急急叫上童子、玉蟬兒一路尋去,果見張儀躺在那棵柿子樹下,兩手緊緊地抓著一根斷枝,已是“昏厥”。

蘇秦大驚,伸手探過鼻息,見呼吸仍在,略略放下心來,低頭輕喊幾聲,張儀仍無反應。蘇秦上前,正欲背起張儀,玉蟬兒急道:“蘇公子,慢!”

玉蟬兒彎下身去,拿出張儀的一只胳膊活動一下,把脈有頃,複將他的肢體逐一查驗,看到並無外傷,脈搏也無大礙,這才與童子攜力將他攙起,輕輕放到蘇秦背上。

快到谷中時,張儀總算哼哼唧唧地呻吟出聲。蘇秦加快腳步,回到草舍,將他放到榻上。玉蟬兒再度檢查時,張儀大呼小叫,這兒疼,那兒麻,全身上下竟是沒有一處舒坦的。玉蟬兒初修醫道,自也識不出真假,左按右扭,折騰約有半個時辰,認定張儀摔得不輕。因見並無明顯外傷,最終推斷他可能傷及內髒了。

玉蟬兒自修醫以來,雖是讀書不少,也治過幾樁小病,似此“嚴重”摔傷還是第一次,因而十分在心,這日夜間,說死也不回去,定要陪在張儀身邊觀察病情。

翌日晨起,玉蟬兒果見張儀的左腳踝腫脹,伸手一摸,張儀又驚又乍,大呼小叫。玉蟬兒找到病灶,緊急忙活半日,調好草藥為他敷上,又配幾味草藥,親自煎熬,藥好之後,又親口嘗過,這才端予他喝。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1)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