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3)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3)

看到玉蟬兒如此上心,張儀哪里把持得住,內中一酸,淚水奪眶而出,“嗒嗒嗒”地滴進藥碗里。玉蟬兒掏出香絹,為他擦過,小聲說道:“張公子,莫要傷悲。蟬兒看過了,只是左腳踝扭傷,並無大礙!這碗藥是蟬兒配的,可調內中陰陽,利跌打損傷,若是喝下,興許會好一些!”

張儀泣不成聲,哽咽著點了點頭,端起藥碗,咕嘟幾聲,和淚喝了。

玉蟬兒走後,張儀獨自躺在榻上,又流一會兒淚,歎道:“唉,這番苦頭,看來沒有白吃!只是——蟬兒這樣子待我,我這里疑神疑鬼不說,這又裝腔作勢,弄得就跟真的一樣,愧對她了!”

張儀悶頭自責一番,心里略略好受一些,七想八想一陣,歪在枕上甜甜睡去。

在玉蟬兒的精心調養下,張儀的“傷勢”痊愈得甚快。幾日之後,腫脹消除,張儀也能“勉強”下榻,跛腳走動幾步。玉蟬兒看到,開心得如同孩子一般,出去尋來一根木棒,定要蘇秦削成一根柱杖。張儀看在眼里,多出一份感動之余,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推斷。

因張儀之傷尚未全好,宿胥口大集之日,蘇秦就與童子一道下山,購置日用物什。次日黃昏,二人返回谷中,張儀自是急不可待地向蘇秦打探山下狀況。蘇秦將聽到的各式傳聞略講一遍,多與孫臏、龐涓二人有關,說他們在魏如何了得,說孫臏如何被魏王聘為監軍,如何促使魏國耕戰兼顧,魏人又如何減賦免稅,魏國如何因之大治等,聽得張儀心猿意馬,兩眼圓睜,雄心勃起。

蘇秦肩背許多物什,又走了大半日山路,甚是疲累,講了個大略,也就拱手告辭。蘇秦剛出房門,張儀之心就似被人猛揪一下,陡然一顫。

張儀從榻上起身,在房中來回踱步。幾日來,他的身心全都系在玉蟬兒身上,竟將此生的宏圖大略、對秦人的深仇大恨忘了個乾淨。蘇秦一席話,將他這份心思重又喚了回來。是的,如果選擇玉蟬兒,此生只能待在山上,跟隨先生終老于山林,因為玉蟬兒不是那種貪戀塵世的人,斷不可能跟他下山,伴他與世俗之人拼殺。這——

一邊是玉蟬兒,一邊是壯志宏願,張儀哪一個也割舍不下,一宵未曾合眼。天將亮時,張儀決定舍棄玉蟬兒,下山搏殺,但在太陽出山、玉蟬兒又來探視他時,這一決心立即如煙消散。

這些天來,鬼谷子一直在閉關深修。向晚時分,鬼谷子出關,玉蟬兒向他講述了張儀摔傷一事,也約略述及自己的診治經過。鬼谷子贊她幾句,與她前往探視。

見先生到來,張儀知道隱瞞不住,眼珠兒連轉幾轉,只將扭傷的腳踝示于先生。

鬼谷子掃他一眼:“走幾步看!”

張儀裝模作樣地拿過柱杖,一拐一拐地連走幾步。鬼谷子呵呵笑道:“不是早好了嗎?”

看到仍有點跛,玉蟬兒應道:“先生,張公子的腳傷還不全好呢!”

鬼谷子微微一笑,對張儀道:“張儀,扔掉柱杖,跳上兩跳,再走走看!”

張儀只好扔掉柱杖,連跳兩跳,又走幾步,果是不跛了。張儀笑道:“先生神了,只這兩跳,竟就不跛了!”

鬼谷子笑道:“腳本未跛,是你的心跛了!”

張儀忖知先生窺破自己心事,面色一紅,正不知說句什麼解脫尷尬,玉蟬兒卻恍然悟道:“先生,蟬兒明白了。心為神之主,神為身之主,張公子心先跛,神再跛,然後方是肢體之跛!”

鬼谷子點頭道:“嗯,你習醫道,能悟至此處,已是難得了!”

“對對對,”張儀急道,“師姐所悟極是。弟子這幾日來,整個就是魂不守舍!”

鬼谷子呵呵笑出幾聲:“張儀,你的心神現在可否回來?”

張儀搖了搖頭,忽又靈機一動,拱手道:“弟子正有一惑求教先生呢!”

“說吧!”

“是這樣,”張儀的眼睛連眨幾眨,“古有一人,志在四方。他日行至一地,見一奇女,甚愛之,真心與她相守終身,此女卻是戀家,雖然愛他,卻不願隨他四處奔走。一面是暢游四方,盡其心志,一面是厮守戀人,兩情相悅,此人兩相權衡,哪一面也難取舍。請問先生,可有妙解?”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2)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