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5)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5)

張儀卻不睬他,顧自站有一時,在地上正襟坐定,鄭重說道:“蘇兄,儀方才斷出一件大事,第一個告訴蘇兄!”

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又想到方才所問,蘇秦知他不是在開玩笑,也正襟坐起,斂神問道:“賢弟請講!”

張儀遂將自己與玉蟬兒之事和盤托出,尤其是這些日來所受的熬煎及方才的決斷,末了說道:“蘇兄,非在下不願出山與兄共謀大業,實乃天命不可違也。是上天為儀生出蟬兒,是上天讓儀離開河西,是上天讓儀前往周室,是上天讓儀遇到公主,是上天安排公主變成蟬兒,是上天讓儀來到鬼谷……是的,一切皆是上天安排,天命不可違也!”

蘇秦的表情由驚訝到驚異,再到沉思,而後抱拳賀道:“賢弟既已作出決斷,在下別無話語,在此賀喜了!”

張儀亦抱拳道:“儀謝蘇兄美意!”

蘇秦遲疑一下,抬頭問道:“賢弟此意,師姐可知?”

張儀搖頭道:“在下也是剛剛斷出,尚未告訴師姐。再說,師姐這人,在下的這番心思,真還無法出口!在下此來,一是告知蘇兄,二也是請蘇兄拿個主意!”

“賢弟本是風流才子,”蘇秦撲哧笑道,“這種事情,卻讓在下出主意,豈不是有意讓在下出丑嗎?”

張儀亦笑一聲:“就憑蘇兄對雪公主的手段,在下真還佩服得緊呢。蘇兄莫要謙遜,這個主意,非蘇兄拿出不可!”

想到姬雪,蘇秦黯然神傷,低頭思想一陣,緩緩說道:“賢弟真愛師姐,是該表白出來。先生年邁,仙去必是早晚之事。師姐本是金貴之軀,有賢弟作陪,此生也不至于埋沒在這山野之中。再說,依賢弟資質,與師姐本也是相配的,在下——”略頓一頓,抱拳又揖,“在下再次賀喜你們!”

張儀急道:“在下謝了!究竟有何主意,還請蘇兄快說!”

蘇秦想了一會兒,在張儀的耳邊如此這般。張儀頻頻點頭,連聲說道:“妙哉!妙哉!”

翌日午後,玉蟬兒正在溪邊漂洗衣物,張儀走過來,蹲在一邊,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她看。張儀癡癡地凝視著她,看得玉蟬兒甚不自在。

玉蟬兒微微一笑,招呼道:“張公子,看這樣子,今日全好了!”

“好了,好了!”張儀回過神來,抱拳道,“此番得虧師姐。若不是師姐,在下這條小命,真就沒了!”

玉蟬兒笑道:“開始見你摔得挺重,後來發現,其實你哪兒也沒傷到,不過是扭了腳脖!”

張儀大驚:“師姐是說,在下是——裝出來的?”

玉蟬兒又笑一聲:“裝與未裝,還不是你自己知道?”

張儀略略一想,抬頭問道:“師姐是何時看出來的?”

“第二天早上,”玉蟬兒笑道,“就是熬藥讓你喝的那日!”

張儀傻在那兒,怔有許久,方才問道:“那——師姐既知在下是做作出來的,為何沒有說破,反而煞有介事地為在下診病?”

玉蟬兒撲哧笑道:“張公子裝病,必是想為蟬兒提供機會,好讓蟬兒習悟醫道,蟬兒謝還謝不過來呢,為何要去說破?”

張儀見蟬兒想到這層意思,吊起的心略略放下,順口說道:“不瞞師姐,就憑那棵柿樹,在下豈能摔下?在下這麼做,一半是尋個樂子,一半也想——想試一試師姐的醫術!不想師姐果是醫術高明,連在下是裝的,都能看得出來!”傻笑一聲,癡癡地凝視著她。

玉蟬兒覺得他的目光怪異,朝他又笑一下:“張公子,蟬兒好看嗎?”

“好看,好看,簡直就跟仙女似的!”

玉蟬兒笑道:“謝張公子誇獎!張公子,要是沒有別的事兒,蟬兒還要洗衣服呢。”

“師姐,在下——”張儀囁嚅一聲,欲言又止。

“張公子,”玉蟬兒抬頭望向他,“有話就說,莫要爛在肚里!”

“師姐,”張儀橫下心來,“是——是這樣,在下方才想起一個故事,覺得好笑,不知師姐願意聽否?”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4)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