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6)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6)

“好呀,”玉蟬兒嫣然一笑,“蟬兒許久沒有聽過故事了。”

“師姐聽說過師曠嗎?”

玉蟬兒點了點頭:“略有所聞!”

“師曠隱居于白云山中,音樂已達出神入化之境。他收弟子四人,三人是師兄,一人是師妹。師妹一點就通,甚是靈透,師曠喚她靈兒,最是愛她。三位師兄無不喜愛靈兒,但真正愛她的卻是中間一個,名喚弓長。弓長聰明好學,為人爽直,從心底里摯愛靈兒,曾對天發誓,此生非她不娶!”

講到此處,張儀故意打住,目光望向玉蟬兒。玉蟬兒兩只大眼眨也不眨地凝視著他,從表情上看,顯然聽得入心。

張儀心中有了底數,接著講道:“時光如梭,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弓長的愛情有增無減,卻始終未敢向靈兒表明心跡!”

“哦?”玉蟬兒驚訝地問,“為什麼呢?”

“因為,”張儀緩緩說道,“靈兒之心根本不在男女之愛,只在音樂和孝道。靈兒多次在幾位師兄面前表白,她要獻身于音樂,追隨師曠終老于野!”瞥一眼玉蟬兒,見她仍用大眼凝視著他,便咳嗽一聲,“一晃又是數年,三位師兄行將辭師而去。弓長之心極是痛苦,夜夜徘徊于山道之上,望著靈兒的窗子發呆。離別一天天臨近,弓長的煎熬也一天天加深,他的心幾乎因愛而崩潰。有一日,他終于下定決心,要向靈兒表白!”

“哦?”玉蟬兒瞪大眼睛,“弓長是如何表白的?”

“就像這樣,”張儀略頓一下,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望著滴出的血道,“他咬破手指,給靈兒寫了一封血書,書曰:‘天蒼蒼兮,野茫茫兮,若無日月,天地失其光矣!風清清兮,夜冥冥兮,若無靈兒,弓長失其明矣!’”

玉蟬兒忖思有頃,贊道:“嗯,弓長寫得好詩。可——愛是彼此之事,弓長這麼摯愛靈兒,靈兒是否也愛弓長呢?”

張儀脫口而出:“當然愛!”

“哦?”玉蟬兒不無驚異地望著他,“靈兒之心,張公子如何知道?”

“在此世上,唯弓長與她處處相通,值得她愛!”

玉蟬兒微微一笑:“何處相通?”

“這——”張儀略想一下,“靈兒靈透,弓長也靈透;靈兒有慧心,弓長也有慧心;靈兒將自己獻予音樂,弓長也決心將自己獻予音樂;靈兒願隨先生終老于林,弓長也願隨先生終老于林……”

玉蟬兒打斷他道:“靈兒是如何回答他的?”

“在下不知!”張儀搖了搖頭,充滿期待地望著玉蟬兒,“師姐,假設你是靈兒,如何作答呢?”

玉蟬兒撲哧一笑:“張公子,我是蟬兒,是玉蟬兒,不是你的那個靈兒!”

張儀心里一顫,仍舊堅持:“是這樣,咱們——師弟之意是,假設師姐是那個靈兒!”

“張公子真逗!”玉蟬兒又是一笑,“好吧,假設蟬兒是靈兒,靈兒就會這樣回書弓長:‘天蒼蒼兮,野茫茫兮,星辰普照,天地和其光矣!風清清兮,夜冥冥兮,慧心大愛,弓長何失明矣!’”

張儀怔道:“師姐,你——這麼說,你不喜歡弓長?”

“喜歡!”玉蟬兒順口說道,“可喜歡並不是愛。張公子,你想,莫說靈兒心存音樂,即使不存,如此靈透的她,怎能愛上一個雙目失明的人呢!”略頓一頓,“還有,弓長愛靈兒,卻是不知靈兒。靈兒喜歡什麼,靈兒欲求什麼,靈兒關注什麼,靈兒悲傷什麼,弓長一無所知,因為弓長從未讀懂靈兒之心。靈兒怎能愛上一個不知其心的人呢?”

張儀傻了,好半天,竟是目瞪口呆地愣在那兒。

“張公子,”玉蟬兒又道,“換過來說,如果你是弓長,靈兒喜歡你,愛你,可喜歡的只是你的外在,愛的只是你的表象,從不知道你的真心,不知你為何而喜,為何而悲,你會愛上她嗎?”

張儀總算緩過神來,不無尷尬地說:“師姐,這——”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5)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