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7)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7)

“好了,”玉蟬兒嫣然一笑,“張公子,蟬兒的衣服洗好了,這要回去晾曬呢,哪有閑心為一個毫不相干的古人勞心費神?”撈起水中衣物,放進木桶里,提起木桶,朝他又是一笑,款款離去。

張儀的表白真還觸動了玉蟬兒的心事。在草坪上晾衣物時,她的動作越來越慢,索性將手搭在繩上,整個停了下來。怔有一時,玉蟬兒才又緩緩地動作起來,將衣物搭好,提上空桶,若有所失地回到草堂。

草堂里只她一人。玉蟬兒怔怔地坐著,兩眼茫然地望著窗外。已是深秋,落葉較前幾日更多了,無論有風無風,長在樹上的葉子都在往下落。

是的,葉子到了該落的時候。

玉蟬兒望著窗外大大小小、扁扁圓圓、紛紛揚揚、飄飄蕩蕩的片片葉子,心事更是重了。不知過有許久,玉蟬兒輕歎一聲,喃喃吟道: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攜手同行。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攜手同歸。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惠……

玉蟬兒正自吟詠,忽然感到身後有動靜,扭身一看,見鬼谷子不知何時已從洞中走出,正笑吟吟地站在她的身後,趕忙止住,臉色緋紅,不無尷尬地勾頭道:“先生?”

鬼谷子在她前面盤腿坐下,不無慈愛地望著她,接著吟道:“惠而好我,攜手同車。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玉蟬兒忖知鬼谷子已經看破自己的心事,將頭垂得更低。

“蟬兒,你有心事,可否說予老朽?”

玉蟬兒將頭又勾一時,陡然抬起,面色也恢複正常,輕聲道:“先生,其實也沒什麼,方才是蟬兒胡思亂想,現在好了!”

“哦,”鬼谷子依舊笑吟吟的,“能否說說,你都胡思亂想了些什麼?”

“是些世俗妄念,蟬兒控制得住!”

鬼谷子笑道:“這個世上,只有兩種人心無妄念,一是死人,二是神人。你兩者都不是,有此妄念,為何要控制它呢?”

“這——”玉蟬兒囁嚅道,“蟬兒既來谷中隨先生修道,就不該——”

“不該如何?”

“不該再生情心!”

鬼谷子點了點頭,微微笑道:“既然生了,那就說說它吧!”

“是這樣,”玉蟬兒略頓一下,緩緩說道,“蟬兒本已斷絕俗念,一心向道。可——這些日來,這顆情心竟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萌動。蟬兒抗拒它,壓抑它,平息它,可——它游來移去,總也不走,稍有觸及,就又鮮活起來。先生,難道蟬兒——”不無憂心地望向鬼谷子,“真的完了?”

鬼谷子呵呵大笑起來。

玉蟬兒怔道:“先生為何發笑?”

“在笑我的蟬兒!”

玉蟬兒急道:“蟬兒心中苦惱,先生卻——”

“蟬兒,”鬼谷子斂住笑,緩緩說道,“你是誤解道了。來,老朽這就說予你聽!”

玉蟬兒挪過幾步,偎依過來,仰臉望著鬼谷子:“先生?”

鬼谷子撫摸著她的秀發:“孩子,情心與道心,其實並不沖撞。道既存在于萬物之中,自也存在于世俗之情中!”

玉蟬兒眼睛大睜,靈光閃動。

鬼谷子知她已有所悟,繼續說道:“天地有陰陽,禽獸有雌雄,世人有女男。陽陰相合,雄雌相匹,男女相配,此乃道之常理。情心即道心,道心亦即情心!”

玉蟬兒恍然大悟:“先生是說,生情與修道,二者並無矛盾!”

鬼谷子點了點頭:“非但無矛盾,反倒是相輔相成。追溯上去,陰陽之道,始悟于黃帝。黃帝是見道之人,一日偶遇,二人身心合一,不舍不離,終悟陰陽交合之理。”

聽到“交合”二字,玉蟬兒臉色緋紅,勾下頭去。

鬼谷子接道:“不悟情心,難通道理。不識男女之事,何知陰陽之化?蟬兒若有情心,只管放任它去。緣到情到,緣止情止;情到心到,情止心止。”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6)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