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8)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8)

受此點撥,玉蟬兒心中疑慮頓消,驚喜交集,倒身叩道:“蟬兒謝先生點化!”

鬼谷子起身,緩緩走出草堂,自到谷中漫步去了。見先生走遠,玉蟬兒在堂中又怔一時,取過琴來,面窗擺開,信手彈去。

琴聲輕快流暢,忽如溪中鴛鴦戲水,忽如梁上飛燕呢喃。正在不遠處林中采集蘑菇的蘇秦、童子聽到,頓時止住腳步。

蘇秦從琴聲中聽出了愛的樂章,細加揣摩,認定是張儀的好事成了,甚是為他高興。又聽一時,蘇秦開始感到惶惑,因琴中所訴,並不是那種獲得愛情後的兩情相悅,而是仍在尋求或探詢之中。然而,她在尋求什麼,探詢什麼,他卻聽不出來。

蘇秦思忖有頃,征詢的目光望向童子:“師兄,聽出師姐在彈什麼嗎?”

童子轉過頭來,奇怪地看他一眼:“你這人真是木頭,蟬兒姐在對你說話,你卻不知?”

“對我說話?”蘇秦大吃一驚,怔有半晌,方才問道,“敢問師兄,蟬兒姐在說什麼?”

童子順口吟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

“師兄你——”蘇秦臉上一熱,急急攔他話頭,略頓一頓,“師兄必是聽錯了。師姐一心向道,如何會生此等俗心。再說,縱使師姐心中有人,也不能是我蘇秦!”

童子白他一眼:“師兄只是聽琴,師弟想哪兒去了?”

蘇秦遭童子搶白,竟是無言以對,半晌,不無尷尬地勾下頭去。童子緩緩起身,朝蘇秦笑了一笑:“師弟,走吧,不要只顧想心事,誤了前面的菇子。”

向晚時分,蘇秦神情恍惚地回到草舍,卻是不見張儀。蘇秦在房中又候一時,見他仍未回來,心里一揪,出門尋去。

蘇秦尋至溪邊,遠遠看到張儀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紋絲不動,就如一尊塑像。

蘇秦知他為何坐在那兒,也就不再過去,默不做聲地候于數十步之外。冷風嗖嗖吹來,張儀卻似渾然不覺。

不知過有多久,張儀突然起身,長笑一聲,吟道:

風蕭蕭兮過矣

人悠悠兮逝矣

試問情為何物

長笑一聲去矣

蘇秦聽出張儀已經想通,當無大礙,踅身先自走了。回到房中,蘇秦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一面是張儀,一面是玉蟬兒,二人都是他的至愛,又都因他陷入煩惱,真的是他萬未料到之事。

蘇秦翻身坐起,盤腿坐于榻上,陷入苦思。翌日晨起,蘇秦早早起床,徑至草堂。童子手提水桶,正欲出門,見是他來,迎了出來。

蘇秦揖道:“蘇秦見過師兄!”

童子放下桶,回過一揖,笑道:“師弟是來尋蟬兒姐的吧!”

蘇秦點頭道:“師兄說對了。師姐在否?”

童子點了點頭,朝門內大聲叫道:“蟬兒姐,蘇師弟尋你!”提上水桶,哼著小調下溪去了。

蘇秦走至門口,略頓一頓,舉手敲門,里面傳來玉蟬兒的聲音:“請進!”

蘇秦走進門中,見玉蟬兒端坐于席,臉上掛著微笑,兩只眼睛脈脈含情,直盯盯地凝視著他,伸手招呼他道:“蘇公子,請坐!”

蘇秦依舊站在那兒:“師姐,在下有一事,此來麻煩師姐!”

玉蟬兒略略一怔,撲哧笑道:“坐下說吧,看你那個憨樣!”

蘇秦盤腿坐下:“蘇秦謝師姐賜坐!”

玉蟬兒又是一笑:“看這樣子,蘇公子似有大事,蟬兒這兒洗耳以聞了!”

蘇秦牙關一咬:“回師姐的話,龐兄、孫兄下山,威震天下,功名顯赫,蘇秦早已心動,此番也——也欲下山。倘若上蒼垂幸,蘇秦或能出人頭地,不負谷中數年苦學!”

玉蟬兒聞言,臉色大變,怔有半晌,竟是未能反應過來。

蘇秦顧自說道:“在下此來,是想麻煩師姐轉稟先生,就說蘇秦求見!”

“這——”玉蟬兒終于回過神來,“蘇公子是來辭別的?”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7)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