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9)  
   
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9)

“蘇秦正欲辭別先生,辭別師姐!”

玉蟬兒囁嚅道:“蘇——蘇公子,你——你真的要下山去?”

蘇秦不無肯定地點了點頭。玉蟬兒沉思有頃,抬頭望著蘇秦:“好的,只是先生尚未出定,蘇公子還要再候一時!”

“在下恭候!”

二人又坐一時,玉蟬兒看他一眼,緩緩說道:“蘇公子,你就要下山去了,難道不想對蟬兒說句什麼嗎?”

蘇秦想了一下,起身跪下,對玉蟬兒道:“師姐在上,請受蘇秦一拜!”連拜三拜。

玉蟬兒心頭一凜,顫聲道:“蘇公子行此大禮,叫蟬兒如何敢當?”

“若無師姐,斷無蘇秦今日,跪在這兒的只能是洛陽軒里那個結巴的蘇秦,亦將是為功名利祿苟活的那個世俗的蘇秦!師姐純淨、善良的真心,將如皓月的光華,永遠普照蘇秦殘缺的靈魂!”

玉蟬兒淚水盈眶:“蘇公子溢美之辭,蟬兒經受不起!蘇公子,今日一別,此生還能相見嗎?”

蘇秦依舊勾頭叩在地上:“無論走到天涯海角,蘇秦都會惦念師姐,惦念師兄,感念先生的再造之恩!”

玉蟬兒遲疑有頃,斷然取下掛在脖頸上的那只玉蟬,放在唇邊,輕吻一下,顫聲說道:“蘇公子——”

“師姐有何吩咐?”

“自蟬兒來到世間,此物不曾與蟬兒有過一日分離。二十年了,蟬兒已經是它,它也化了蟬兒。蘇公子今將遠行,蟬兒別無他物,唯以此物相贈,還望蘇公子早晚不棄!”

蘇秦全身都在顫動,叩在地上,呆有半晌,方才拜道:“師姐厚意,蘇秦心領了。師姐高潔之心,蘇秦永遠仰慕。師姐心愛之物,蘇秦卻不敢收!”

玉蟬兒的淚水奪眶而出,顫聲道:“蘇公子——”

蘇秦亦哽咽道:“師姐,容蘇秦解釋一言。非蘇秦不愛此物,實乃山外顛簸,世俗渾噩,蘇秦身入凡塵,便如投身泥汙,若將師姐貞潔之物帶在身上,豈不汙了?師姐之心,蘇秦領下;師姐厚情,蘇秦銘刻于心。師姐珍愛之物,還請師姐隨身攜帶,待蘇秦……”

“蘇公子,不必說了!”玉蟬兒哽咽著打斷他,“蟬兒這就稟報先生!”緩緩起身,將玉蟬重新戴上,款款走進洞中。

門外,前來向先生辭行的張儀將二人的對話聽個清楚,頓時如夢初醒,無力地倚靠在門框上,淚如泉湧。

鬼谷洞中,鬼谷子端坐于席,面前擺著一盤棋局,局上縱橫是道,卻無一枚棋子。蘇秦、張儀叩拜于地,各自淚出。

鬼谷子睜開眼睛,掃二人一眼,緩緩說道:“你二人都要出山?”

蘇秦、張儀誰也沒有出聲。

鬼谷子又掃二人一眼:“上才求道,中才求仙,下才求仕。依你二人之質,若是潛心苦修,或可成就仙道,是否下山,可想清楚?”

張儀拜道:“弟子愚鈍,難成仙道,乞請先生成全!”

鬼谷子將目光緩緩轉向蘇秦:“蘇秦,你呢?”

蘇秦亦拜道:“弟子願與師弟一同下山,同甘共苦!”

“好吧,”鬼谷子輕歎一聲,“既然你們已作決斷,老朽斷不強求。我觀龐、孫二子,勢難相容,誠望你二人能與他們有別,互幫互讓,各成功業,勿傷同學之情!”

蘇秦、張儀互望一眼,點頭道:“弟子記下了!”

“你們看,”鬼谷子手指面前的棋局,“天下猶如棋局,治天下猶如弈棋。棋局上縱橫有道,喻治世不可逆道而行。棋局變幻莫測,自古迄今未有同局,喻時勢瞬息萬變,治世唯有隨機應變,順勢利導,萬不可墨守成規!”

蘇秦、張儀再次點頭:“弟子記下了!”

鬼谷子忖思有頃,長歎一聲:“唉,實言來說,五年前老朽收留你們四人為徒,自也有所期盼。”

蘇秦、張儀異口同聲道:“弟子謹聽先生訓示!”

鬼谷子緩緩說道:“世道紛亂,七雄並世,群龍舞爪,生靈塗炭,天下蒼生渴望太平。”掃視二人一眼,“太平是天地之道,亦是大勢所趨,大道所向,老朽期盼你們四人能以天道為念,協力並肩,推動天下大勢走向太平,莫要記掛恩怨得失,名利情仇!”

上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18)     下篇:為天下先生說捭闔 因情困二賢雙出山(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