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唐詩三百首(有注解) 長恨歌  
   
長恨歌

《長恨歌》 作者:白居易

漢皇重色思傾國,禦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謾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複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鍾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渺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鬢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飄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注解】: 1、漢皇:指唐明皇。 2、禦宇:治理天下。 3、姊妹句:楊貴妃受寵後,其姊妹三人皆封夫人。 4、漁陽鼙鼓:指安祿山在漁陽起兵叛亂。 5、薄:臨近、靠近。 6、信:任憑。 7、碧落:道家稱天空為碧落。 8、玉扃:門閂。 9、迤邐開:一路敞開。 10、闌干:縱橫。

【韻譯】:

唐明皇好色,日夜想找個絕代佳人; 統治全國多年,竟找不到一個稱心。

楊玄瑛有個女兒才長成,十分嬌豔; 養在深閨中,外人不知她美麗絕倫。

天生就的一身麗質,很難長久棄置; 有朝一日,被選在皇帝身邊做妃嬪。

她回眸一笑時,千姿百態嬌媚橫生; 六宮妃嬪,一個個都黯然失色萬分。

春寒料峭,皇上賜她到華清池沐浴; 溫泉水潤,洗滌著凝脂一般的肌身。

侍女攙扶她,如出水芙蓉軟弱娉婷; 初蒙皇恩潤澤時,就這般嬌嬈涔涔。

鬢發如云顏臉似花,頭戴著金步搖; 芙蓉帳里,與皇上度著溫暖的春宵。

情深春宵恨太短,一覺睡到日高起; 君王深戀兒女情,從此再也不早朝。

承受君歡侍君飲,終日陪伴無閑時; 春從春游夜專守,雙雙形影不分離。

後宮妃嬪有三千,個個姿色象女神; 三千美色不動心,皇上只寵她一人。

金屋中阿嬌妝成,夜夜嬌侍不離分; 玉樓上酒酣宴罷,醉意伴隨著春心。

姊妹封夫人兄弟封公卿,封地受獎; 楊家門戶生光彩,令人羨慕又向往。

使得天下的父母,個個改變了心願; 誰都看輕生男孩,只圖生個小千金。

驪山北麓華清宮,玉宇瓊樓聳入云; 清風過處飄仙樂,四面八方都可聞。

輕歌慢舞多合拍,管弦旋律盡傳神; 君王終日都觀看,欲心難足無止境。

忽然漁陽戰鼓響,驚天動地震宮闕; 驚壞跳舞的歌伎,停奏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樓與宮闕,烽火連天雜煙塵; 千軍萬馬護君王,直向西南急逃奔。

翠華龍旗一路搖,隊伍走走又停停; 西出都城百來里,來到驛站馬嵬亭。

龍武軍和羽林軍,六軍不走無奈何; 纏綿委屈的美人,最終馬前喪了生。

貴妃頭上裝飾品,拋撒滿地無人問; 翠翹金雀玉搔頭,珍貴頭飾一根根。

君王寵愛救不了,掩面哭成個淚人; 回頭再看此慘狀,血淚交和涕淋淋。

秋風蕭索掃落葉,黃土塵埃已消遁; 回環曲折穿棧道,隊伍登上了劍門。

峨嵋山下路險隘,蜀道艱難少人行; 旌旗黯黯無光彩,日色淡淡近黃昏。

泱泱蜀江水碧綠,巍巍蜀山郁青青; 聖主傷心思貴妃,朝朝暮暮戀舊情。

行宮之內見月色,總是傷心懷悲恨; 夜雨當中聞鈴聲,譜下悲曲雨霖鈴。

天旋地轉戰亂平,君王起駕回京城; 到了馬嵬車躊躇,不忍離去斷腸人。

萋萋馬嵬山坡下,荒涼黃土墳塚中, 美人顏容再不見,地上只有她的墳。

君看臣來臣望君,相看個個淚沾衣; 東望京都心傷悲,任憑馬兒去馳歸。

回到長安進宮看,荷池花苑都依舊; 太液池上芙蓉花,未央宮中垂楊柳。

芙蓉恰似她的面,柳葉好比她的眉; 睹物怎能不思人,觸景不免雙目垂。

春風吹開桃李花,物是人非不勝悲; 秋雨滴落梧桐葉,場面寂寞更慘淒。

興慶宮和甘露殿,處處蕭條長秋草; 宮內落葉滿台階,長久不見有人掃。

當年梨園的弟子,個個新添了白發; 後妃宮中的女官,紅顏退盡人衰老。

夜間殿堂流螢飛,思想消沉心茫然; 終夜思念睡不著,挑盡了孤燈心草。

細數遲遲鍾鼓聲,愈數愈覺夜漫長; 遙望耿耿星河天,直到東方吐曙光。

冷冰冰的鴛鴦瓦,霜花覆蓋了幾重; 寒刺刺的翡翠被,誰與皇上來共用?

生離死別遠悠悠,至今已經過一年; 美人魂魄在何方,為啥不曾來入夢?

四川有個名道士,正到長安來做客; 能用虔誠的道術,招引貴妃的魂魄。

輾轉相思好傷神,叫人對王表同情; 就叫方士去努力,專意殷勤去找尋。

駕馭云氣入空中,橫來直去如閃電; 升天入地去尋求,天堂地府找個遍。

找遍了整個碧空,找遍了整個黃泉; 天茫茫來地蒼蒼,找遍天地沒看見。

忽然聽說東海上,有座仙山蓬萊山; 仙山聳立在云端,云來霧去縹渺間。

玲瓏剔透樓台閣,五彩祥云承托起; 天仙神女多無數,個個綽約又多姿。

萬千嬌美仙女中,有個芳名叫太真; 肌膚如雪貌似花,仿佛是要找的人。

方士在金闕西廂,叩開白玉的大門; 他托咐侍女小玉,叫雙成通報一聲。

猛然聽到通報說:唐朝天子來使者; 九華帳里太真仙,酣夢之中受震驚。

推開睡枕攬外衣,匆忙起床亂徘徊; 珍珠廉子金銀屏,一路層層都敞開。

烏去發髯半偏著,看來剛剛才睡醒; 花冠不整都不顧,匆匆跑到堂下來。

輕風吹拂揚衣袖,步履輕輕飄飄舉; 好象當年在宮中,跳起霓裳羽衣舞。

寂寞憂愁顏面上,淚水縱橫四處灑; 活象春天新雨後,一枝帶雨的梨花。

含情凝視天子使,托他深深謝君王: 馬嵬坡上長別後,音訊顏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情,年深月久已斷絕; 蓬萊宮中度時日,仙境幽幽萬古長。

回頭俯身向下看,滾滾黃塵罩人間; 只見塵霧一層層,京都長安看不見。

只有寄去定情物,表表我深情一往; 鈿盒金釵寄你去,或許能慰藉君王;

金釵兒我留一半,鈿合兒我留一扇; 擘金釵來分鈿盒,一人一半各收藏。

但願我們兩顆心,有如釵鈿一樣堅; 不管天上或人間,終有一日會相見;

臨別殷勤托方士,寄語君王表情思。 寄語之中有誓詞,唯有他倆心里知。

當年七月七日夜,我倆相會長生殿; 夜半無人兩私語,雙雙對天立誓言:

在天上,我們願作比翼齊飛鶼鶼鳥; 在地上,我們甘為永不分離連理枝。

即使是天長地久,總會有終了之時; 唯有這生死遺恨,卻永遠沒有盡期。

【評析】: UU這首詩是作者的名篇,作于元和元年(806)。全詩形象地敘述了唐玄宗與楊貴 妃的愛情悲劇。詩人借曆史人物和傳說,創造了一個回旋宛轉的動人故事,並通過塑 造的藝術形象,再現了現實生活的真實,感染了千百年來的讀者。 UU

詩的主題是“長恨”。從“漢皇重色思傾國”起第一部分,敘述安史之亂前,玄 宗如何好色、求色,終于得到了楊氏。而楊氏由于得寵,雞犬升天。並反複渲染玄宗 之縱欲,沉于酒色,不理朝政,因而釀成了“漁陽鼙鼓動地來”的安史之亂。這是悲 劇的基礎,也是“長恨”的內因。 UU

“六軍不發無奈何”起為第二部分,具體描述了安史之亂起後,玄宗的倉皇出逃 西蜀,引起了“六軍”駐馬要求除去禍國殃民的貴妃“宛轉娥眉馬前死”是悲劇的形 成。這是故事的關鍵情節。楊氏歸陰後,造成玄宗寂寞悲傷和纏綿悱惻的相思。詩以 酸惻動人的語調,描繪了玄宗這一“長恨”的心情,揪人心痛,催人淚下。 UU

“臨邛道士鴻都客”起為第三部分,寫玄宗借道士幫助于虛無縹渺的蓬萊仙山中 尋到了楊氏的蹤影。在仙景中再現了楊氏“帶雨梨花”的姿容,並以含情脈脈,托物 寄詞,重申前誓,表示願作“比翼鳥”、“連理枝”,進一步渲染了“長恨”的主 題。結局又以“天和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深化了主題,加重了“長恨”的 分量。 UU

全詩寫情纏綿悱惻,書恨杳杳無窮。文字哀豔動人,聲調悠揚宛轉,千古名篇, 常讀常新。 UU

令人丁毅、方超在《(長恨歌)評價管窺》一文中認為,此詩是白居易借對曆史 人物的詠歎,寄托自己的心情之作。文章說,詩人年輕時與出身普通人家的姑娘湘靈 相愛,但由于門第觀念和風尚阻礙,沒能正式結婚。分手時,詩人寫了“不得哭,潛 別離;不得語,暗相思;兩心之外無人知……彼此甘心無後期”的沉痛詩句。文章指 出,《長恨歌》作于作者婚前幾個月,詩人為失去與湘靈相會之可能而痛苦。為此, 丁、方二人認為,《長恨歌》並不是對曆史的記錄與評價。“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 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正是詩人借前代帝妃的悲劇,抒 發自己的痛苦與深情。 UU

從“詩言志”,“詩傳情”上說,丁、方二人之說不無道理。但就作品所反映的 曆史真實和社會意義以及千百年來的影響而言,不能不說它是曆史的記錄和對曆史事 件的評價。至于白氏自身有愛情悲劇的經曆,無疑有助于他對李楊愛情悲劇的體察和 分析,才使其詩寫得肌理細膩,情真意切,賦予無窮的藝術魅力。

上篇:漁翁     下篇:琵琶行·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