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唐詩三百首(有注解) 韓碑  
   
韓碑

《韓碑》 作者:李商隱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軒與羲。

誓將上雪列聖恥,坐法宮中朝四夷。

淮西有賊五十載,封狼生[豸區][豸區]生羆。

不據山河據平地,長戈利矛日可麾。

帝得聖相相曰度,賊斫不死神扶持。

腰懸相印作都統,陰風慘澹天王旗。

愬武古通作牙爪,儀曹外郎載筆隨。

行軍司馬智且勇,十四萬眾猶虎貔。

入蔡縛賊獻太廟,功無與讓恩不訾。

帝曰汝度功第一,汝從事愈宜為辭。

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畫臣能為。

古者世稱大手筆,此事不系于職司。

當仁自古有不讓,言訖屢頷天子頤。

公退齋戒坐小閣,濡染大筆何淋漓,

點竄堯典舜典字,塗改清廟生民詩,

文成破體書在紙,清晨再拜鋪丹墀,

表曰臣愈昧死上,詠神聖功書之碑,

碑高三丈字如斗,負以靈鼇蟠以螭。

句奇語重喻者少,讒之天子言其私。

長繩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

公子斯文若元氣,先時已入人肝脾。

湯盤孔鼎有述作,今無其器存其辭。

嗚呼聖王及聖相,相與n赫流淳熙。

公之斯文不示後,曷與三五相攀追。

願書萬本頌萬過,口角流沫右手胝。

傳之七十有二代,以為封禪玉檢明堂基。

【注解】: 1、元和天子:指憲宗李純。 2、軒:軒轅氏,即黃帝; 3、羲:伏羲氏。 4、法宮:路寢(皇帝治事之所)正殿。 5、日可麾:用《淮南子·覽冥訓》魯陽公與韓相爭,援戈揮日的典故。這里比喻膽 UU敢反叛作亂。麾:通“揮”。 6、斫:砍。 7、p:李p; 8、武:韓弘之子韓公武; 9、古:李道古; 10、通:李文通。 11、無與讓:即無人可及。 12、濡染:潤濕。 13、n赫:聲威昭著; 14、淳熙:淳正、光明。 15、胝:胼胝,手腳皮U膚的老繭。 16、封禪:古代帝王宣U揚功業的一種祭祀U儀式。

【韻譯】:

元和天子唐憲宗的姿質神聖英武; 他是何人呢真可與黃帝伏羲媲美。

曾發誓洗雪列代祖宗的奇恥大辱; 坐定法宮中接受四夷的朝拜臣服。

淮西蔡州的奸賊割據了五十多年; 宛如狼生oo生羆暴臣代代相繼。

他們不憑借險要山川卻占據平地; 依仗利器援戈揮日肆意作歹為非。

唐憲宗有幸得到賢明的宰相裴度; 匪徒們暗殺他不死是神明的輔助。

他腰懸相印兼任軍隊的統帥出征; 天氣陰沉秋風慘淡漫卷天皇大旗。

李p公武道古文通都是裴度大將; 禮部員外郎李宗閔命為隨軍書記。

行軍司馬就是那智勇雙全的韓愈; 十四萬大軍威武雄壯象虎豹熊羆。

攻入蔡州捕獲匪首吳賊獻于太廟; 裴度功勳無人可比朝庭封賞也高。

皇上說你裴度的功勞應該數第一; 你的從軍韓愈應當寫個平淮西碑。

韓愈叩頭又跪拜高興得手舞足蹈; 連說鐫刻于金石的文章我能做好。

自由把撰擬國家大事稱為大手筆; 此事重大不能交給一般職司草擬。

當仁不讓我不推諉古代早有先例; 他直說得皇上點頭稱許表示滿意。

韓愈回家虔誠齋戒嚴肅坐進小閣; 筆酣墨飽揮酒文章多麼痛快淋漓。

采擷堯典舜典典故歌唱帝王豐功; 以清廟生民詩經雅體把憲宗稱頌。

別具體裁的文章寫成又抄在紙上; 清晨在宮殿紅階前再拜呈送君王。

奏章寫著臣子韓愈我敢冒死上言; 歌頌神聖功德文章應當刻于石碑。

石碑高有三丈字體大小如同酒盅; 碑用巨鼇背負頂端還盤繞著螭龍。

文句奇特語辭莊重很少有人明白; 有人在皇上面前詆毀他為文營私。

石碑因此被用百尺長繩拽倒在地; 又用粗沙大石磨掉了碑文的字跡。

但韓公的這篇文章宛若天地元氣; 它早就深入人心沁進人們的肝脾。

就象銘刻著古人著述的孔鼎湯盤, 鼎盤雖已不存在銘文卻萬代留芳。

唉呀憲宗與裴度他們是聖皇聖相; 相互聲威顯赫淳正光明廣為流傳。

韓公的這篇文章如果不傳示後代; 憲宗的事業怎能與三皇五帝媲美?

我願把它抄寫一萬本誦讀一萬遍; 即使口角吐沫右手生繭也無所謂。

將此篇碑文永遠流傳七十有二代; 作為封禪玉檢明堂基石千秋顯煒。

【評析】: UU全詩意在敘韓愈撰寫碑文的始末,竭力推崇韓碑的典雅及其價值。情意深厚,筆 力矯健。 UU

唐憲宗時,宰相裴度兼任新義軍節度使和淮西宣慰處置使,都統軍隊平定淮西。 其時韓愈作為行軍司馬。淮蔡平定以後,他隨裴度還朝,憲宗詔其撰寫“平淮西 碑”。韓愈以為淮西之役是裴度能堅持憲宗的主張取勝的,從整個戰役看,他的作用 更大些。因而在碑文中稍側于稱贊裴度的功績。但在戰斗中,先攻入蔡州擒住吳元濟 的,卻是唐鄧隨節度使李p。因而引起李的不平。李妻又系憲宗姑母唐安公主之女, 常出入于宮中,便向憲宗詆毀韓氏碑文的不實。于是憲宗下令磨去韓文,重命翰林學 士段文昌另寫。 UU

實際上,攻破蔡州,李p確立大功,然而裴度卻是整個戰役的領導者,作用自然 更大。況且韓碑既未抹煞李p雪夜破城的豐功,也未特別鋪張裴度的偉績,態度比較 公允。李商隱極力推崇韓碑,也就是同意韓氏的觀點。 UU沈德潛在《唐詩別裁》中以為此詩“意則正正堂堂,辭則鷹揚鳳翔,在爾時如景 星慶云,偶然一見。”同時還認為段文昌文“較之韓碑,不啻蟲吟草間矣。宋代陳 磨去段文,仍立韓碑,大是快事。”這個意見也比較中肯。 UU

全詩分為五個部分。從開頭到“長戈利予日可麾”,為第一部分。寫憲宗削平藩 鎮的決心和淮西藩鎮長期跋扈猖獗。從“帝得聖相相曰度”到“功無與讓恩不訾”, 為第二部分。敘寫裴度任統帥,率軍平蔡的功績。從“帝曰汝度功第一”到“言訖屢 頷天子頤”,為第三部分。敘寫韓愈受命撰碑的情形。從“公退齋戒坐小閣”到“今 無其器存其辭”,為第四部分。敘寫撰碑、樹碑、推碑的過程,並就推碑抒發感慨。 從“嗚呼聖皇及聖相”到“以為封禪玉檢明堂基”結束,為第五部分。贊頌憲宗、裴 度的功績和韓碑的不朽價值。 UU

詩敘議相兼,吸取了韓詩散文化的某些優點,在藝術風格上受到韓愈《石鼓歌》 的影響。屈複《玉溪生詩意》說:“生硬中饒有古意,甚似昌黎而清新過之。”朱彝 尊說:“(句奇語重)四字,評韓文,即自評其詩”,這些都頗有見地。

上篇:琵琶行·並序     下篇:燕歌行·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