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 二 勸學篇(2)  
   
二 勸學篇(2)

致六弟·述學詩習字之法

【原文】

溫甫六弟左右:五月廿九,六月初一,連接弟三月初一,四月廿五,五月初一,三

次所發之信,並四書文二茸,筆力實實可愛!信中有云:“于兄弟出直達其隱,父子祖

孫間,不得不曲致其情。”此數語有大道理。余之行事,每自以為至誠可質天地,何妨

直情徑行。昨接四弟信,始知家人天親之地,亦有時須委曲以行之者、吾過矣!吾過矣!

香海為人最好,吾雖未與久居,而相知顏深,爾以兄事之可也。丁秩臣王衡臣兩君,

吾皆未見,在約可為弟之師,或師之,或友之,在弟自為審擇。若果威儀可則①,淳實

宏通②,師之可也。若僅博雅能文,友之可也。或師或友,皆宜常存敬畏之心,不宜視

為等夷,漸至慢褻③,則不複能受其益矣。

弟三月之信,所定功課太多,多則必不能專,萬萬不可。後信言已向陳季牧借《史

記》,此不可不看之書;爾既看《史記》,則斷不可看他書。功課無一定呆法,但須專

耳。余從前教諸弟,常限以功課,近來覺限人以課程,往往強人以所難;苟其不願,雖

日日遵照限程,亦複無益,故近來教弟,但有一專字耳。專字之外,又有數語教弟,茲

待將冷金箋寫出,弟可貼之座右,時時省覽,並抄一付,寄家中三弟。

香海言時文須家《東萊博議》,甚是,弟先須用筆圈點一遍,然後自選幾篇讀熟,

即不讀亦可。無論何書,總須從首至尾,通看一遍;不然,亂翻幾頁,摘抄幾篇,而此

書之大局精處,茫然不知也,學詩從《中州集》人亦好,然吾意讀總集,不如讀專集,

此事人人意見各殊,嗜好不同,吾之嗜好,于五古則喜讀《文選》,于七古則喜讀《昌

黎集》,于五律則喜讀《杜集》④,七律亦最喜《杜詩》,而苦不能步趨,故兼讀《元

遺山集》。

吾作詩最短于七律,他體皆有心得,惜京都無人可與暢語者。弟要學詩,先須看一

家集,不要東翻兩閱,先須學一體,不可各體同學,蓋明一體,則皆明也。凌笛舟最善

為詩律,若在省,弟可就之求救。習字臨千字文亦可,但須有琚A每日臨一百字,萬萬

無間斷,則數年必成書家矣,陳季牧多喜談字,且深思善悟,吾見其寄岱云信,實能知

寫字之法,可愛可畏!弟可以從切磋,此等發學之友,愈多愈好。

來信要我寄詩回南,余今年身體不甚壯健,不能用心,故作詩絕少;僅作感春詩七

古五章,慷慨悲歌,自謂不讓陳臥子,而語太激烈,不敢示人。是僅應酬詩數首,了無

可觀;項作寄賢弟詩二首,弟觀之以為何如?京筆現在無便可寄,總在秋間寄回,若無

筆寫,暫向陳季牧借一技,後日還他可也;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注釋】

①威儀可則:則,效法。此意為威風凜凜的儀態可以效法。

②淳實宏通:淳厚樸實而且寬宏通過。

③慢褻:怠慢、輕視。

④《杜集》:唐代詩人杜甫的文集。

【譯文】

溫甫六弟左右:

五月二十九日,六月初一,接連收到弟弟三月初一,四月二十五,五月初一,三次

所發的信,並四書文兩篇,筆力確實可愛!信中說,“在兄弟面前直接了當陳速自己的

隱情,父子祖孫之間,不得不轉彎抹角的表達自己的衷曲。”這幾句有大道理。我的辦

事,每每認為自己是上片至誠可問天地,直接了當又有什麼不好?昨接四弟的信,才知

道即使是至親,有時也要委曲行事。這是我的過錯!這是我的過錯!

香海為人很好,我雖然和他住在一起不久,而了解很深,你可以兄長對待他。丁秩

臣、王衡臣兩位,我都沒有見過,大約可以作弟弟的老師。是認他為師,還是認他為友,

弟弟自己決定如果真是威儀可為表率,淳樸實在,寵博通達,認為老師可以。如果只是

博雅能文,認為朋友可以。不論是認為師或認為友,都要抱一種敬畏的心理,不要等閑

視之,慢慢就怠慢褻讀了人家,那便不能受到教益。

弟弟三月的信,所定功課大多,多了就不專了,萬萬不可以。後信說已向陳季牧借

《史記》,這是不可不熟讀的書。你既然讀《史記》,便不能看其他書了。功課沒有一

定的呆辦法,只是要專。我從前教各位弟弟,常常限定功課,近來得這樣做是強人所難,

如果你們不願意,雖說天天遵守限定功課的進程,也沒有益處。所以近來教弟弟,只強

調一個專字。專字以外,又有幾句話告訴弟弟,現特地用冷金箋寫出來,弟弟可以貼在

座右,時刻看看,並抄一付,寄家中的三位弟弟。

香海說學時文要學《東萊博義》,很對,弟弟先用筆圈點一遍,然後自選幾篇讀熟,

就是不讀也可以。無論什麼書,總要從頭到尾,通讀一遍。不然,亂翻幾頁,摘抄幾篇,

而這本書的大的布局,它的精彩之處,卻茫然不知道,學詩從《中州集》入手也好,然

而,我的意思,讀總集不如讀專集。這種事情,每個人的看法不同,嗜好也不同。我的

嗜好,于五古則喜歡《文選》,于七古則喜歡讀《昌黎集》,于五律則喜歡讀《杜集》,

七律也最喜歡杜詩,而苦于不能一步一趨,所以兼讀《元遺山集》。

我作詩最不會作七律,其他體裁都有心得,可惜京城里沒有入可以在一起暢談。弟

弟要學詩,先要看一家集,不要東翻西看,先要學一體,不可各體同時學,因為明白了

一體,便都明白了。凌笛舟最長于詩律,如果在省,弟弟可以就近求教。習字臨干字文

也可以,但要有琚C每天臨帖一百字,萬萬不要間斷,那麼幾年下來,便成了書法家。

陳季牧喜歡讀書法,並且能深思善悟,我看過他給岱云的信,實在了解書法之訣竅,可

愛又可畏!弟弟可以和他切磋。這樣好學的朋友,越多越好。

來信要我寄詩回去,我今年身體不壯健,不能用心,所以做詩非常少,僅僅作了感

春詩七古五章,慷慨悲歌,自己說不讓陳臥子,但辭語太激烈,不敢給別人看。其余僅

是應酬詩幾首,沒有什麼可觀的。現作寄賢弟詩兩首,弟弟看後以為如何?京筆現在沒

有便人帶寄,總在秋天寄回。如果沒有筆寫,暫時向陳季牧借一枝,日後還他好了。兄

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致諸弟·勸述孝悌之道

【原文】

澄侯叔淳季洪三弟左右:

五月底連接三月初一,四月十八,兩次所發家信。四弟之信,具見真性情,有困心

衡慮郁積思通之象①。此事斷不可求速效,求速效必助長,非徒無益,而又害之。必要

日積月累,如愚公之移山,終久必有豁然貫通之侯,愈欲速則愈錮蔽②矣,來書往往詞

不達意,我能深諒其苦。

今人都將學字看錯了,若細讀賢賢易色③一章,則絕大學問,即在家庭日用之間:

于孝悌兩字上,盡一分,便是一分學,盡十分,便是十分學,今人讀書皆為科名起見,

于孝悌聳紀之大,反似與書不相關。殊不知書上所載的,作工時所代聖賢的,無非要明

白這個道理。若果事事做得,即筆下說不出何妨;若事事不能做,並有虧于倫紀之大,

即文章說得好,亦只算個名教中之罪人。

賢弟性情真摯,而短于詩文,何不日日在孝悌兩字上用功?《曲禮》內則④所說的,

句句依他做出,務使祖父母父母叔父母無一時不安樂,無一時不用適;下而兄弟妻子,

皆藹然⑤有恩,秩然有序,此真大學問也!若詩文不好,此時事不足計,即好極亦不值

一錢,不知賢弟肯則聽此語否?科名之氣以可貴者,詐其足以承堂上之歡也,也謂祿仕

⑥可以養親也。今吾已得之矣,即使諸弟不得。亦可以承歡,亦可以養親,何必兄弟盡

得哉?賢弟若細思此理,但于孝梯上用功,不于詩文上用功,則詩文不期進而自進矣。

凡作字總須得勢,使一筆可以走千里。三弟之字,筆筆無勢,是以局促不能遠縱,

去年曾與九弟說及,想近來已忘之矣。九弟欲看余白折,余所寫折子甚少,故不付。

地仙為人主葬,害人一家,喪良心不少,未有不家敗人亡者,不可不力阻凌云也。

至于紡棉之說,中直隸之三河縣靈壽縣,無論貧富男婦,人人紡布為生,如我境之耕田

為生也。江甫之婦人耕田,獨三河之男人紡布也。湖南如瀏陽之夏布,祁陽之葛布,宜

昌之棉花,皆無論貧富男婦人,皆依以為業,並此不足為駭異也。第風俗難以這變,必

至駭人聽聞,不如刪去一段為妙!書不盡言。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注釋】

①這句話意謂困苦心志、竭力思考,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

②錮蔽:禁錮、蒙蔽。

③賢賢易色:此句出于《論語》中,意為孝親之道。

④《曲禮內則》:此系儒家經典之一的《禮記》中之篇名。

⑤藹然:和藹可親的樣子。

⑥祿仕:做官的俸祿。

【譯文】

澄侯、叔淳、季洪三弟左右:

五月底連接三月初一,四月十八日兩次所發家信,四弟的信,都見真性情,有困心

衡慮、郁積思通的氣象,這件事決不可以求快,快了便成了撥苗助長,不僅沒有益處,

而且有害。只要日積月累,像愚公移山一樣,終有豁然貫通的時侯,越起快越易錮、蔽

塞,來信往往詞不達意,我能諒解他的苦衷。

今天的人都把學字看鍺了。如果仔細讀賢賢易色一章,那麼絕大的學問,就在家庭

日用中間,在孝、悌二字上盡一分,便是一分學,盡十分,便是十分學。今天的人讀書,

都是為了科名,對于孝、悌、倫、紀的大義,反而似乎與讀書不相干,殊不知書上所寫

的,作文時代聖賢說的,無非是要明白這個道理。如果真的事事做到,那麼就是筆下寫

不出來,又有什麼關系呢?如果件件事不能做,並且有虧于倫紀之大義,那即使文章說

得好,也只算得一個名孝中的罪人。

賢弟性情真摯,而不善詩文,何不天天在孝、悌兩字上下工夫?《曲禮》內則所說

的,句句依它去做,務使祖父母、父母、叔父母沒有一時不安樂,沒有一刻不舒適。往

下對于兄弟妻子,都和藹有恩,井然有序,這真是大學問。如果詩人不好,這是小事不

必計較,就是好得不得了也不值一個錢。不知道賢弟肯聽這話不?科名之所以不貴,是

說它足以承堂上大人的歡心,說拿了俸中祿可以養親。現在,我已得到,即使弟弟們不

得,也可以承歡,也可以養親,何必各位弟弟都得呢?賢弟如果細想這個道理,而在孝、

悌上用功,不在詩文上用功,那麼詩文不希望它進步都自然會進步。

凡寫字總要得一種勢頭,使一筆可以走千里。三弟的字,筆筆沒有氣勢,所以局促

而不能遠縱。去年曾經和九弟說過,我想是近來忘記了吧。九弟想看我的白折,我所寫

的折子很少,所以不寄了。

地仙為人家主持喪事,害人一家,喪良心不少,沒有不家敗人亡的,不可以不極力

去阻止凌云。至于紡棉花的說法,如直隸的三河縣、靈壽縣,無論貧與富,男與女,人

入紡布為生,好比我們那兒靠耕田為生一樣,江南的婦女耕田,如同三河的男人紡布是

一樣,湖南如瀏陽的夏布,祁陽的葛布,宜昌的棉花,都是不論貪官男女,都依靠以為

生計,這並不足奇怪。只是風俗難于速變,一定要駭人聽聞,不如刪去一段為紗刪言,

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

致諸弟·溫經更增長見識

【原文】

四位老弟左右:二月初十日,黃仙垣來京,接到家信,備悉一切,欣慰之至。朱嘯

山亦于是日到,現與家心齋同居。伊兄代伊覓得房子,距余寓甚近,不過一箭遠耳。郭

筠仙現尚未到,余已為憑本胡同關帝廟房,使渠在廟中住,在余家伙食。馮樹堂正月初

六日來余家,抉會試後再行上學,因小兒春間怕冷故也。樹堂于二月十三日考國子監學

正,題而恥惡衣惡食者二句,不以天下奉一人策,共五百人入場,樹堂寫作俱佳,應可

以得。

陳岱云于初六日移寓報國寺,其配之樞,亦停寺中。岱云哀傷異常,不可勸止,作

祭文一篇三千余字,余為作墓志銘一首,不知陳宅已寄歸否?余懶騰寄也。四川門生,

現已到廿余人,我縣會試者,大約可十五人,甲午同年,大約可念五六人。然有求于者,

頗不乏人。

余今年應酬更繁,幸身體大好,迥①不似從前光景,面胖而潤,較前稍白矣。耳鳴

亦好十之七八,尚有微根未斷,不過月余可全好也。內人及兒子兩女皆好,陳氏小兒在

余家乳養者亦好。

六弟九弟在城南讀書,得羅羅山為師,甚妙!然城南課以亦宜應,不應,恐山長不

以為然也,所作詩文及功課,望日內付來。四弟季弟從覺庵師讀,自佳;四弟年已漸長,

須每日看史書十頁,無論能得科名與否,總可以稍長可識。季弟每日須看史,然溫經更

要緊,今年不必急急赴試也,余容後陳。國藩手具。(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

【注釋】

①運:絕然,完全。

【譯文】

四位老弟左右:

二月初十日,黃仙垣來京,接到家信,備悉一切,欣慰之至。朱嘯山也在當天到,

住心齋那里。他兄代他找到房子,離我家很近,不過一箭之地,郭筠仙還沒有到,我已

經為他租了本胡同關帝廟的房子,讓他在廟里住,在我家吃飯。馮樹堂正月初六日來我

家,准備會試以後再上學,因小兒春間怕冷的緣故。樹堂在二月二三日考國子監學正,

題目是“而恥惡衣惡食者”兩句,“不以天下奉一人策”,共五百人入場。樹堂寫作俱

佳,應該可以考上。

陳岱云在初六日移住報國寺,他的夫人靈樞,也停在寺里。岱云非常哀痛,不能勸

止,作祭文一篇,三千多字,我為他夫人作了墓志銘,不知陳家已寄回去沒有?我懶得

譽寫寄了。四川門生,現在到了二十多個。我縣會試的,大約十五人,甲午同年,大約

二十五、六人。然而,有求于我的,還頗為不少呢。

我今年應酬更多,幸虧身體大好,完全不像從前,臉胖而紅潤,比以前白。耳鳴也

好了十之六八,還有點兒沒有斷根,不過個把月即可全好,內人及兒女都好、陳家小兒

在我家乳養,也好。

六弟、九弟在城南讀書,得羅羅山為老師,很妙!然而城南的課也似乎要應付,不

然,恐怕山長不以為然,所作詩文及功課,望日內寄來,四弟季弟從覺庵師讀書,自然

好。四弟年紀逐漸大了,要每天看史書十頁,不管得不得科名,總可以稍長見識。季弟

每天要看史,但溫習經書更要緊,今年不急于赴考。余容後陳,兄國藩手具。(道光二

十四年八月十八日)

致諸弟·勿為時文所誤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余于三月廿四,移寓前門內西邊碾兒胡同,與城外消息不通,四月

間到折差一次,余竟不知,迫既知而折差已去矣。惟四月十九歐陽小岑南歸,余寄衣箱

銀物並信一件。四月廿四梁錄莊南歸,余寄書卷零物並信一件。兩信皆僅數語,至今想

尚未到,四月十三黃仙垣南歸,余寄闈墨,並無書信,想亦未到。茲將三次所寄各物,

另開清單付回,待三人到時,家中照單查收可也。

內城現住房共廿八間,每月房租京錢三十串,極為寬敝,馮樹堂郭筠仙所住房皆清

潔。甲三三月廿四日上學,天分不高不低。現已讀四十天,讀至自修齋至平治矣。因其

年大小,故不加嚴,已讀者字皆能認。兩女皆平安,陳岱云之子,在余家亦甚好。內人

身子如常,同又有喜,大約九月可生。

余體氣較去年略好,近因應酬太緊,天氣漸熱,又有耳鳴之病。今年應酬,較往年

更增數倍,第一為人寫對聯條幅,合四川湖南兩省,求書者幾日不暇給。第二公車來借

錢者甚多,無論有借無借,多借少借,皆須婉言款待。第三則請酒拜客,及會館公事。

第四則接見門生,頗費精神。又加以散館殿試,則代人料理,考差則自己料理,諸事亢

雜,遂無暇讀書矣。

五月十一日,接到四月十三家信,內四站六弟各文二首,九弟季弟各文一首,四弟

東皋課文甚潔淨,詩亦穩妥,則何以哉一篇,亦清順有法。第詞句多不圓足,筆亦平遝

不超脫,平遝最為文家所忌,宜力求痛改此病,六弟筆爽利,近亦漸就范圍,然詞意平

庸,無才氣崢嶸之處,非吾意中之溫甫也,如六弟之天姿不凡,此時作文,當求議論縱

橫,才氣奔放,作如火如荼之文,將來庶①有成就。不然,一挑半剔,意淺調插,即使

獲售,亦當漸其文之淺薄不堪。若其不售,則又兩失之矣。今年從羅羅山游,不知羅山

意見如何,

吾謂六弟今年入泮②固妙,萬一不入,則當盡棄前功,一志從事于先輩大家之文。

年過二十,不為少矣。若再扶牆摩壁,役役于考卷搭截小題之中,將來時過而業仍不精,

必有悔恨于失計者,不可不早圖也,余當日實見不到此,幸而早得科名,未受其害,向

使至今未嘗入泮,則數十年從事于吊渡映帶之間,仍然一無所得,豈不靦顏③也哉?此

中誤人終身多矣,溫甫以世家之子弟,負過人之姿質,即使終不入泮,尚不至于饑寒,

奈可亦以考卷誤終身也?

九弟要余改文詳批,余實不善改小考文,當請曹西垣代改,下次折弁付回。季弟文

氣清爽異常,喜出望外,意亦層出不窮。以後務求才情橫溢,氣勢充暢,切不可挑剔敷

衍,安于康陋④,勉之勉之!初不基不可不大也。書法亦有褚字筆意,尤為可喜!總之

吾所望于諸弟者,不在科名之有無,第一則孝悌為端,其次則文章不朽,諸弟若果能自

立,當務其大者遠者,毋徒汲汲于進學也。馮樹堂郭筠仙在寓,看書作文,功無間斷。

陳季牧日日習字,亦可畏也!四川門生留京約二十人,用功者頗多。余不盡言。國藩草……

(道光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

【注釋】

①庶:將近。

②入泮:泮,是舊時學宮前的水池。入泮,喻指童蒙入學宮,也指生童考中秀才。

③靦顏:臉面無光,慚愧。

④庸陋:庸欲、淺陋。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下:

我于三月二十四日,移到前門內西邊碾兒胡同居住,與城外不通消息。四月間到通

信兵一次,我竟不知道,等到知道通信兵已經走了。四月十九日,歐陽小岑回湖南,我

托寄衣箱銀物和信一件。四月二十四日,梁錄莊回湖南,我托他帶書卷零物和信一件。

兩封信都只有幾句話,至今想必還沒有到。四月十三日,黃仙垣回湖南,我寄闈墨,沒

有信,想必也沒有到,現把三次所寄各物,另開清單付回,等三人到時,家里照單查收。

內城的住房一共二十八間;每月房租京錢三十串,很是寬敝。馮樹堂、郭筠仙所住

房屋,都清潔。甲三在三月二十四日上學,天分不高不低,現在已讀了四十天,讀到修

齊到平治。因年齡大小,所以管得不嚴,已讀的字都認得。兩個女兒都平安。陳岱云的

兒子,在我家也很好。內人的身體如常,現在又懷孕,大約九月間可以生。

我的身體比去年略好些,近來因為應酬太繁忙,天氣漸熱,又發了耳鳴病。今年應

酬。幾倍于往年。第一,是為別人寫對聯、條幅,四川、湖南兩省合計起來,求書的人

幾乎日不暇給。第二是公車來借錢的很多,不管有借沒有借,借多借少,都要婉言接待。

第三是請酒拜客和會館的公事。第四是接見門生,頗費精神。又加上散館毆試,代人料

理,考差自己料理,這麼多事,便沒有時間讀書了。

五月十一日,接到四月十三日家信。其中,四弟六弟文章各一篇,九弟季節文章各

一篇。四弟東皋課文很乾淨,詩也穩妥。《則何以哉》一篇,也清順有法。只是詞句不

夠圓足,筆力也平遝不超脫。平鋪直敘最為作文所忌,要力戒這個毛病。六弟筆鋒爽利,

近來也能就范圍、不跑題,但詞意平庸,沒有才氣和崢嶸骨格,不是我想像中的溫甫。

以六弟的不凡天姿,這時作文,當求議論縱橫,才氣奔放,做出如火如荼的文章,將來

也許有所成就。不然,一挑半剔,意淺調卑,就是得志,也當慚愧文章大淺薄不堪了。

如果不得志,那又兩方面都失掉了。今年從羅羅山學。不知羅山意見如何?

我說六弟今年放學固然很妙,萬一不入,應當盡棄前功,一心從事于先輩大家的文

章。年過二十,不年輕了,如果再扶牆摩壁,熱中于考試截那些小題目中,將來時間過

去了,而學業仍然不精,必有悔恨自己失策的一夭,不可以不早自為謀劃。我當日實在

沒有看到這點,幸虧早得了科名,未受其害。就是至今沒有入學,那幾十年從事于吊渡

映帶之間,仍然一無所得,那不是靦顏嗎?這中間誤人終身的大多。溫甫以世家子弟,

又有過人的姿質,就算不能入學,還不至于饑寒,為什麼也要在考卷上誤終身呢?

九弟要我修改他的文章,詳細批注,我實在不會改小考文章,當請曹西垣代改,下

次通信兵付回。季弟文氣清爽異常,喜出望外,意境也層出不窮。以後務求才氣橫溢,

氣勢充暢,切不可挑剔敷衍,安于庸陋,勉之勉之!初不基不可不大。書法也有椿字筆

意,尤其可喜!總之,我希望于弟弟們的,不在科名的有無,第一是孝、悌,其次才是

文章不朽。弟弟如果真能自立,應當去抓大的、長遠的,不要徒然汲汲于進學一件事。

馮樹堂、郭筠仙在京城寓所,看書作文,工夫不間斷,陳季牧天天習字,也可畏,四川

門生留京的大約二十人,用功的很多。其余不一一說了。兄國藩草。(道光二十四年五

月十二日)

稟父母·教弟注重看書

【原文】

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初十日順天鄉試發榜,湖南中三人,長沙周荇農中南元。率

五之歸,本擬附家心齋處,因率五不願坐車,故附陳岱云之弟處,同坐糧船。昨岱云自

天津歸云:“船不甚好。”男頗不放心,幸船上人多,應可無慮。

諸弟考試後。聞肄業小羅庵巷,不知勤惰若何?此時惟季弟較小,三弟俱年過二十,

總以看書為主。我邑惟彭薄墅先生看畫略多,自後無一人講究者,大抵為考試文章所誤。

殊不知看書與考試,全不相礙,彼不看書者,亦仍不利考如故也。我家諸弟,此時無論

考試之利不利,無論文章之工不工①,總以看書為急。不然,則年歲日長,科名無成,

學問亦無一字可靠,將來求為塾師②而不可得。或經或史,或詩集文集,每日總要看二

十頁。

今年以來,無日不看書,雖萬事業忙,亦不廢正業。聞九弟意欲與劉霞仙同讀書,

霞仙近來見道甚有所得,九弟若去,應有進益,望大人斟酌行之,不敢自主。此事在九

弟自為定計,若愧奮直前,有破釜沉舟之志,則遠游不負。若徒悠忽因愣,則近處盡可

度活,何必遠行百里外哉?求大人察九弟之志而定計焉,余容續陳。國藩謹稟。(道光

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

【注釋】

①文章工不工:此意為文章精美與否。工,精細、完美。

②塾師:封建時代鄉村私塾學堂里的教書先生。

③悠忽因循:搖擺不定,循環往複。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初十日順天鄉試發榜,湖南中了三個,長沙周荇農中了南元。

率五回,本准備放在心齋處一起回,因率五不願坐車,所以附在陳岱云弟弟那里,同坐

糧船。昨天岱云從天津回來說:“船不怎麼好。”兒子頗為擔心。幸虧船上人多,應該

沒有什麼可慮的。

各位弟弟考試以後,聽說肄業小羅庵巷,不知勤情情況如何?這時只有季弟小,其

他三個都過了二十,總以看書為主。我們家鄉只有彭薄墅先生看書略多,自他以後沒有

一個人講究了,大抵是為考試文章所誤。殊不知看書與考試,全不互相妨礙。不看書的,

也仍然不利于考。我家各位弟弟,現在不管考試利與不利,不管文章工與不工,總以看

書為急需之事。不然,年紀一天天大了,科名沒有成就,學問也沒有一個字可靠,將來

就是想做鄉下私塾的教書先生也沒有人請。或經或史,或詩集文集,每天總要看二十頁。

兒子今年以來,沒有一天不看書,雖說萬事叢忙,也不廢正業。聽說九弟想與劉霞

仙同伴讀書,霞仙近來學問很有心得,九弟如果去,應該有益處,希望大人反複斟酌,

兒子不敢作主,這件事在九弟應自己定計,如果發奮向前,破釜沉舟的志氣。那麼就不

負這種遠游。如果徒然悠忽因循,那在近處盡可以過日子,何若跑到百里之外去呢?求

大人觀察九弟的志向再定奪。其余以後稟告。兒子國藩謹稟。(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

日)

致諸弟·必須立志猛進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自七月發信後,未接諸弟信,鄉間寄信,較省城寄信百倍之難,故

余亦不望。然九弟前信,有意與劉霞仙同伴讀書,此意甚佳,霞仙近來讀朱子書,大有

所見,不知其言話容止,規模氣象如何?若果言動有禮,威儀可則,則直以為師可也,

豈特友之哉?然與之同居,亦須真能取益乃佳,無徒浮慕虛名;人苟能自立志,則聖賢

毫傑,何事不可為?何必借助于人?我欲仁,斯仁至矣。我欲為孔孟,則日夜孜孜,惟

孔孟之是學,人誰得而禦①我哉?若自己不立志,則雖日與堯舜禹湯同住,亦彼自彼,

我自我矣,何與于我哉?

去年溫甫欲讀書省城,我以為離卻家門局促之地,而與省城諸勝己者處,其長進當

不可限量,乃兩年以來,看書亦不甚多,至于詩文,則絕無長進,是不得歸咎于地方之

促也。

去年余為擇師丁君敘忠,看以丁君處太遠,不能從,余意中遂無他師可從。今年弟

自擇羅羅山改文,而嗣後遝無消息,是又不得歸咎于無良友也。日月逝矣,再過數年,

則滿三十,不能不趁三十以前,立志猛進也。

余受父教而余不能教弟成名,此余所深愧者;他人與余交,多有受余益者,而獨諸

弟不能受受之益,此又余所深恨者也!今寄霞仙信一封,諸弟可抄存信稿而細玩之,此

余數年來學思之力,略具大端。六弟前囑余將所作詩抄錄寄回,余往年皆未存稿,近近

存稿者,不過百余首耳,實無暇抄寫,待明年將全本付回可也。國藩草。(道光二十四

年九月十九日)

【注釋】

①禦:抵禦,阻止。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下:

自七月發信以後,沒有接到弟弟們的信。鄉里寄信,比省城寄信要難百倍,所以我

也不望。然而九弟前次信中說他有意與劉霞仙同伴讀書,這個想法很好。霞仙近來讀

《朱子》的書,大有所見,但不知道他的談吐容貌、規模氣象怎樣?如果言語行為有禮。

威儀可為表率,那麼師從他也可以,哪里只限于朋友呢?但與他同住,也要真能收益才

好,不要徒然仰慕別人的虛名。一個人假若自己能立志,那麼,聖賢豪傑,什麼事情不

可為?何必一定要借助別人呢?我想仁,仁便達到了。我要做孔、孟,那就日夜孜孜以

求,惟有孔、孟才去學,那又誰能抵禦得住呢?如果自己不立志,那丟雖說天天與堯、

舜、禹、湯同住,也是他是他,我是我,又與我有何關系?去年溫甫想到省城讀書,我

以為離開家庭局促的狹小天地,而與省誠那些強過自己的人相處,進步一定不可限量的。

兩年以來,看書也很多,至于詩文,則決沒有長進,因而不得歸咎于天地的局促。

去年我為他選擇丁君敘忠,後來因丁君處大遠了,不從,我意中便沒有其他老師可

從了。今年弟弟自己選擇羅羅山改文,以後卻杳無消息,曆而又不得歸咎于沒有良師益

友。日月時光飛逝了;再過幾年,就滿三十,不能不趁三十歲前,立志猛進。

我受父親教育,而不能教弟弟成名,這是我深感慚愧的。別人與我交,多數受到我

的益處,而獨獨幾位弟弟不能受益,這又是我深堯痛恨的。今寄霞仙信一封,各位弟弟

可抄下來細細把玩,這是我數年來學習思考的力作,規模大體上具備了。六弟囑咐我把

作的詩抄錄寄回,我往年都沒有存槁,近年存了稿的,不過百多首。實在沒有時間抄寫,

等明年把全本付回好了。國藩草。(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

致諸弟·讀書必須有琱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前月寄信,想已接到。余蒙祖宗遺澤①,祖父教訓,幸得科名,內

顧無所憂,外遇無不如意,一無所缺矣。所望者,再得諸弟強立,同心一力,何患令名

不顯,何愁家運這不興。欲別立課程,多講規條,使諸弟遵而行之,又恐諸弟習見而生

厭心;欲默默而不言,又非長兄督責之道。是以往年常示諸弟以課程,近來則只教以有

琱G字。所望于諸弟者,但將諸弟每月功課,寫明告我,則我心大慰矣!

乃諸弟每次寫信,從不將自己之業寫明,乃好言家事及京中諸事;此時家中重慶②,

外事又有我照料,諸弟一概不管可也。以後寫信,但將每月作詩幾首,作文幾首,看書

幾卷,詳細告我,則後寫信,但將每月作詩幾首,作文幾首,看書幾卷,詳細告我,則

我歡喜無量!諸弟或能為科名中人,或能為學問中人,其父母之令子一也,我之允喜一

也。慎弗以科名稍遲,而遂謂無可自力也。如霞仙今日之身分,則比等閑之秀才高矣。

若學問愈進,身分愈高,則等閑之舉人進士,又不足論矣。

學問之道無窮,而總以有甯陞D,兄往年極無琚A近年略好,而猶未純熟。自七月

初一起,至今則無一日間斷,每日臨帖百字,抄書百字,看書少須滿二十頁,多則不論。

自七月起,至今已看過《王荊公③全集》百卷,《歸震川④文集》四十卷,《詩經大全》

二十卷,《後漢書》百卷,皆朱筆加圈批。雖極忙,亦須了本日功課,不以昨日耽擱,

而今日補做,不以明日有事,而今日預做。諸弟若能有琣p此,則雖四弟中等之資,亦

當有所成就,況六弟九弟上等之資乎?

明年肄業之所,不知已有定否?或在家,或在外,無不可者,謂在家不好用功,此

巧于卸責者也。吾爭在京,日日事務紛冗,而猶可以不間斷,況家中萬萬不可及此間之

紛冗乎?

樹堂均仙自十月起,每十日作文一首,每日看書十五頁,亦極有琚C諸弟試將《朱

子綱目》過筆圈點,定以有琚A不過數月,即圈完矣。若看注疏⑤,每經不過數月即完,

切勿以家中有事,而間斷看書之事,又勿以考試將近,而間斷看書之課。雖走路之日,

到店亦可看,考試之日,出場亦可看也。兄日夜懸望,獨此有琱G字告諸弟,伏願諸弟

刻刻留心。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廿一日)

【注釋】

①遺澤:祖輩遺留下來的恩澤。

②重慶:舊時指祖父母、父母為健在。

③王荊公:宋代政治家王安石。

④歸震川:明代學者歸有光。

⑤注疏:後人對前代文章典籍所作注解、疏證。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下:

前月寄的信,想已接到。我承蒙祖宗留下的遺澤,祖父的教訓,幸運的得了科名。

沒有內顧之憂,卻有得意的外遇,算是一無所缺了,所希望的,是弟弟們個個自強自立,

同心協力,又怕什麼名聲不顯赫,家運不興旺呢,想另立課程,多講條規,使弟弟們遵

行,又恐怕弟弟們見而生厭;想默默不說,又怕失了兄長督責的道義。所以往年常限弟

弟們的功課,近來只強調有琱G字,所希望弟弟們的,是把每月功課,寫明白告訴我,

那我的心里便有了安慰。

但弟弟們每次寫信,從不把自己的學業寫明白,只是喜歡說家事和京城中的事。這

個時侯,家里正處于慶祝氣氛之中,外面的事又有照料。弟弟們可以一概不管,只要把

每月作詩幾首,作文幾篇,看書幾卷,詳細告訴我,那我太高興了。各位弟弟或者可以

成為科名中的人,或者可以成為學問中的人,但為父母的令子卻都一樣,這是我高興的

第一一點。要慎重,不要以科名遲了,便說自己不行。如霞仙,今天的身份,比一般的

秀才就高一些。如果學問再進,身分更高,那一般的舉人進士,又不必去說了。

學問是沒有窮盡的,總以有甯陞D。兄長往年沒有琱腄A近年略好,而還沒有純熟。

自七月初一起,至今沒有一天間斷。每天臨帖百字,抄書百字,看書至少二十頁,多不

論。自七月起,到現在已經看過《王荊公文集》百卷,《歸震川文集》四十卷,《詩經

大全》二十卷,《後漢書》百卷,都朱筆加圈點批注。雖然很忙,也要了結當天功課,

不因昨天耽擱了,今天補做,也不因明天有事,今天預先做。弟弟們如果能這樣有琚A

那四弟雖是中等的姿質,也應當有所成就,何況六弟、九弟是上等姿質呢?

明年肄業的地方,不知定了沒有?或者在家,或者在外,都無不可。說在家不好用

功,這是巧于卸責。我現在京城,天天事務紛冗,都可以不間斷,何況在家呢?

樹堂、筠仙從十月起,每十天作文一篇,每天看書十五頁,也很有琚C弟弟們試著

把《朱子綱目》過目圈點,堅持有琚A不要幾月,就看完了。如果看注疏,每經不過幾

個月就看完,切不要強調家中有事,而間斷看書。也切不要強調考試將近,而間斷看書。

就是走路的時侯,到店的時侯,都可以看。考試那天。出場也可以看。兄長日夜懸望,

只有“有琚角G字告弟弟們,願弟弟們時刻留心。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四年二一月

二十一日)

致諸弟·按月作文寄京

【原文】

四位老弟足下:去年十二月廿二日,寄去書函,諒已收到。項接四弟信,謂前信小

注中,誤寫二字,其詩此即付還,今亦忘其所吳語何矣。諸弟寫信,總云倉忙,六弟去

年曾言南城寄信之難,每次至撫院齋奏廳打聽云云,是何其蠢也?靜坐書院三百六十日,

日日皆可信,何必打聽聽差行期而後動筆哉?或送至提塘,或送至岱云家,皆萬無一失。

何必問了無涉之齋奏廳哉?若弟等倉忙,則兄之倉忙,殆過十倍,將終歲無一字寄家矣。

送王五詩第二首,弟不能解,數千里致書來問,此極虛心,余得信甚喜;若事事勤

思善問,何患不一日千里,茲另紙寫明寄口。家塾讀書,余明知非諸弟所甚願,然近處

實無名師可從。省城如陳堯農、羅羅山,皆可謂名師,而六弟、九弟,又不善求益;且

住省二年,詩文與字,皆無大長進。如今我雖欲再言,堂上大人亦必不肯聽。不如安分

耐煩,寂處里斗,無師無友,挺然特立,作第一等人物,此則我之所期于諸弟者也。

昔婺源汪雙池先生,一貧如洗,三十以前,以窯上為人傭工畫碗。三十以後,讀書

訓蒙,到老終身不應科舉,卒著收百余卷,為本朝有數名儒,彼何嘗有師友哉?又何嘗

出里閭①?余所望于諸弟者,如是而已,然總不出乎“立志”“有琚言|字之外也。

買筆付回,須待公車歸,乃可帶回,大約府試、院試可待用,懸試則趕不到也。諸

弟在家作若能按月付至京,則余請樹堂隨到隨改,不過兩月,家中又可收到。書不詳盡,

余俟續縣。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

【注釋】

①閭:里巷的大門,此處指家鄉大門。

【譯文】

四位老弟足下:

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寄信一封,想已收到。剛接到四弟的信,說前信小注中,誤

寫二字,那首詩馬上附回,現在他忘記所誤是什麼。諸位弟弟寫信,總說忙碌。六弟去

年曾說南城寄信的難,每次到撫院齋奏廳打聽,真是太蠢了。靜坐書院三百六十夭,天

天都可寫信,何必打聽通信兵行期再動筆?或者遇到提塘,或者送到岱云家,都萬無一

失,何必去問了無關涉的齋奏廳?如果弟弟等很忙,那兄長的繁忙,比你們忙碌十倍,

那不是一年無一字寄回家了。

送王五詩第二首,弟弟不懂解,幾千里寫信來問,這很虛心,我讀了信很高興。如

件件事都勤思善問,不怕不一日千里。現另紙寫明寄回。在家塾讀書,我明知弟弟不很

願意,但附近實在沒有名師可從。省城如陳堯農、羅羅山,都可說是名師,而六弟、九

弟,又不大善于求學。並且住省兩年,詩文與字,都沒有大長進。如今雖然我想再說,

堂上大人也必不肯聽,不如安分耐煩,寂處里宅,無師無友,挺然特立,作第一等人物,

這是我所期待于弟弟們的。

過去婺源汪雙池先生,一貧如洗,三十歲以前,在窯上為別人打工畫碗。十歲以後,

讀書訓蒙,到老終身不參加科舉考試,終于著書百多卷,為清朝有數名懦,他何嘗有師

友,又何嘗走出家鄉一步?我所朗待弟弟們的,如此罷了,總不外乎“立志”“有琚

四字。

買筆付回,要等公車回,才能帶回,大約府試可待用,縣度則趕不到了。諸位弟弟

在家作文,如能按月付到京城,那我請樹堂隨到隨改,不過兩個月,家中又不可收到。

信寫得不詳盡,其余等以後再寫。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五年二月初一日)

致諸弟·評文字之優劣

【原文】

子植季洪兩弟左右:

四月十四日接子植二月三月兩次手書;又接季洪信一函,子植何其詳,季洪何其略

也?今年以來,京中己發信七號,不審①俱收到否?第六號第七號;余皆有稟堂上,言

今年恐不考差,彼時身體雖平安,而癬疥之疾未愈,頭上面上頸上,並斑駁陸離,恐不

便于陛見,故情願不考差。恐堂上諸大人不放心,故特作白折楷信,以安慰老親之念。

三月初有直隸張姓醫生,言最善治癬,貼膏藥于癬上,三日一換,貼三次即可拔出

膿水,貼七次即痊愈矣。初十日,令于左脅試貼一處,果有效驗。廿日即令貼頭面頸上,

至四月八日,而七次皆已貼畢,將膏藥揭去,僅余紅暈,向之厚皮頑癬,今已蕩然平矣,

十五六日即貼遍身,計不過半月,即可畢事,至五月初旬考差,而通身已全好矣。現在

仍寫白析,一定赴試,雖得不得自有一定,不敢妄想,而苟能赴考,亦可上慰高堂諸大

人期望之心。寓中大小關吉,惟溫甫前月底偶感冒風寒,遂痛左膝,服藥二三帖不效,

請外科開一針而愈。

澄弟去年習柳字,殊不足觀,今年改習趙字,而參以李北海云麾碑之筆意,大為長

進,溫弟時文已才華橫溢,長安諸友多稱賞之!書法以命意大高,筆不足以赴其所見,

故在溫弟自不稱意,而入亦無由稱之。故論文則溫高于澄,澄難于兄,論書則澄高于溫,

溫難為弟。子植書法,駕滌澄溫而上之,可愛之至!可愛之至!但不知家中舊有徐浩書

和尚碑,及顏真卿書敦家廟否?若能參以二帖之沉著,直追古人不難矣。狼兼毫四枝,

既不合用,可以二枝送莘田叔,以二枝送庵表叔。正月問,曾在岱云處寄羊毫二枝,不

知已收到否?五月,鍾子賓太守往湖南,可再寄二枝,以後兩弟需用之物,隨時寫信至

京可也。

祖父大人囑買四川漆,現在四川門生留京者僅二人,皆極寒之士,由京至渠家,有

五千余里,由四川至湖南,有四千余里,彼此路皆太遠。此二人在京,常半年不能得家

信,即令彼寄信至渠家,渠家亦萬無便可附湖南。九弟須詳稟祖父大人,不如在省以重

價購頂上川漆為便。

做直牌匾,祖父大人系馳封吵憲大夫,父親系誥封中憲大夫,祖母馳封恭人,母親

誥封恭人,京官加一級請封,侍讀學士是從四品,故堂上皆正四品也。藍頂是暗藍,余

正月已寄回二頂矣。書不宣盡,諸詳澄溫書中,今日身上敷藥,不及為楷,堂上諸大人,

兩弟代為稟告可也。(道光。二十六年四月十六日)

【注釋】

①不審:不知。

【譯文】

子植、季洪兩弟左右:

四月十四日,接子植二月、三月兩次手書,又接季洪信一封。子植那麼詳細,季洪

為什麼又那樣簡略?今年以來,我這里已發信七號,不知都由到沒有?第六號、第七號,

我都有稟呈堂上大人,說今年恐怕不考差。那時身體雖平安,而癬疥沒有好,頭上、臉

上、頸上,都班剝陸離,恐怕不便于去見皇上,所以情願不考差,恐怕堂上大人不放心,

所以恃寫白析楷信,以安慰老親的懸念。

三月初直隸姓張的醫生,說最會治癬,貼了膏藥在癬上,三天一換,貼三次就可拔

出膿水,貼七次就痊愈。初十日,叫他在左脅試貼一個地方,果然有效。二十日,叫他

貼頭、臉、頸,到四月八號,七次都己貼完,將膏藥揭掉,僅僅剩了紅暈,過去的厚皮

頑癬,己蕩然而平,十、八、六日貼遍身,總共不過半月,就可完畢,到五月初旬考差,

通身全好了。現在仍然寫白折,一定赴試,雖說考不上自有一定,不敢妄想,而如果能

赴考,也上可慰高堂上各位大人期待的心。家中大小平安,只有溫甫前月底偶感昌風寒,

左膝痛,吃了兩三貼中藥,請外科打一針就好了。

澄弟去年習柳字,殊不足觀,今年改習趙字,而參以李北海云麾碑的筆意,大為長

進。溫弟時文己是才華橫溢,長安各位朋友都稱贊。書法的命意大高,筆不能跟著表現,

所以在溫弟自己不滿意,而別人也沒什麼可稱贊。所以論文,則溫高于澄,澄難以為兄;

論書法則澄高于溫,溫難以為弟。子植書法,駕滌、澄、溫而上,可愛之至!可愛之至!

但不知家中舊有徐浩書和尚碑,及顏真卿書郭家廟不,如能參以兩帖的沉著,那直追古

人不難,狼兼毫四伎,既然不合用,可以兩枝送莘田叔,以兩枝送庵表叔,正月問,曾

經在岱云處寄羊毫二枝,不知已收到沒有,五月,鍾子賓守往湖南,可再奇二枝,以後

兩弟要用之物,隨時寫信到京城。

祖父大人囑咐買四川漆,現在四川門生留京的僅二人,都是很貧寒的士人。由京到

他們家鄉,有五千多里。由四川到湖南,有四千余里,彼此路都太遠。這兩人在京城,

半年不能收到家信,就是叫他寄信回去,他家也萬沒有便人附東西到湖南。九弟要詳稟

祖父大人,不如在省以高價購買上等川漆還便當些。

做直牌匾,祖父大人是馳封中憲大夫,父親是誥封中憲大夫,祖母馳封恭人,母親

誥封恭人。京官加一級請封,侍讀學士是從四品,所以堂上都是正四品。藍頂是暗藍。

我正月寄回二頂。書不盡宣,諸詳澄、溫書中。今日身上敷藥,不及為楷,堂上諸大人,

兩弟代為稟告。(道光二十六年四月十六日)

致諸弟·讀書宜選一明師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胡二等初一日到營,接奉父大人手諭及諸弟信,具悉一切。于二十日在漢口起,二

十一日到黃州。二十二日至者城,以羊一豕一為文祭吳村甄甫師。二十三日過江至武昌

縣。二十四在巴河晤郭雨三之弟,知其兄觀亭在山西,因屬邑失守革職,雨三現署兩淮

監運使。二十九日至蘄州,是月水師大戰獲勝。

初一初四初五,陸軍在田家鎮之對岸半壁山大戰獲勝。初九初十水師在蘄州開仗小

勝,十三日水師大破田家鎮賊防,燒賊船四千余號。自有此軍以來,陸路殺賊之多,無

過于初四之戰,水路燒船之多,無有過于十三之役。現在前幫己至九江,吾尚駐田家鎮,

離九江百五十里。陸路之賊,均具奏報之中,茲並抄錄寄回,祈敬呈父親大人叔父大人

一覽。劉一良五于廿日到田家鎮,得悉家中老幼均安,甚慰甚慰!

魏蔭亭先生既來軍中,父大人命九弟教子侄讀書,而九弟書來堅執不肯。欲余另請

明師。余意中實乏明師可以聘請,日內與霞仙及幕中諸君于熟商。近處惟羅研生兄,是

我心中佩仰之人,其學問俱有本原,于《說文》音學輿地,尤其所長。而詩古文辭及行

楷書法,亦皆井求有年。吾鄉通經學古之士,以鄒叔績為最,而研生次之。其世兄現在

余幕中,故請其寫家信聘研生至吾鄉教讀。

研兄之繼配陳氏,與耦庚先生為聯襟,渫又明于風水之說,並可在吾鄉選擇吉地,

但不知其果肯來否?渫現館徐方伯處,未知能辭彼就此否?若果能來,足開吾邑小學之

風,于溫甫子植,亦不無裨益。若研兄不能來,則吾心別無他人。植弟不肯教,則乞諸

弟為訪擇=師而延聘焉為要。甲三甲五可同一師,不可分開,科一科三科四亦可可同師,

余不一一,諸俟續布。(咸豐四年十月廿二日)

【注釋】

①熟商:反複商量。

【譯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胡二等初一日到營,接奉父大人手諭和諸位弟弟的信,知道一切。兄長于二十日在

漢口起程。二十一日到黃州。二十二日到諸城,殺豬宰羊並作祭文一篇祭奠吳甄甫老師。

二十三日過江到武昌縣。二十四日在巴河令見郭雨三的弟弟,知道他兄長觀亭在山西,

因所屬邑城失守革了職務,雨三現署兩淮鹽運使,二十九日到蘄州。這月水師大戰取勝。

初一初四初五,陸軍在田家鎮對岸豐壁山大戰取勝。初九初十水師在蘄州開仗小勝,

十三日水師大破田家鎮敵人防陣,燒敵船四千多號。自從有這支軍隊以來,陸路殺敵之

多,沒有超過初四那一戰的;水路燒船之多,沒有超過十三日那一仗。現在前鋒己到九

江,我還駐在田家鎮,離九江百五十里。陸路的敵人,都在廣濟、黃海一帶。塔羅于二

十三日起程去剿。一切軍事的詳請,都在具奏報告。現井抄錄寄回,敬祈呈父親大人、

叔父大人一閱,劉一良于二十日到田家鎮,得悉家中老幼都平安,十分欣慰。

魏蔭亭先生既來軍中,父大人命九弟教子侄讀書,而九弟堅執不肯,要我另外請名

師。我心里實無名師可請,日內與霞仙府幕諸君子反複商量,近處只有羅研生兄,是我

心中佩仰的人,他的學問都有本源,于《說文》音學輿地更是他的長處,而詩古文辭及

行楷書法,也講求有年。我鄉通經學古之士,以鄒叔績為最,而研生次之。他的世兄現

在我幕中,所以請他寫信聘研生到我鄉教書。

研兄的繼配陳氏,與耦庚先生為聯襟,他又明了風水這說,並可在我鄉選擇吉他,

但不知他肯來不?他現在徐方伯處教館,不和能辭彼就此不?如果能來,是可以開我鄉

小學之風的,對于溫甫、子植也有益處。如研兄不能來,那是我心中別無他人。植弟堅

執不肯教,求弟弟們訪尋一老師:甲三甲五可同一師,不可分開。科一科二科四,也可

同師。余不一一,其余以後再寫。(咸豐四年十月二十二日)

致四弟·讀書不可太疏忽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賀常四到營,接弟信,言早起太晏;誠所有免。去年住營盤,各營

皆畏慎早起,自臘月廿六移寓公館,早間稍晏,各營皆隨而漸晏,未有主帥晏而將弁能

早者也。猶之一家之中,未能家長晏而子弟能早者也。

沅弟在景德鎮,辦事甚為稱靠,可愛之至!惟據稱悍賊甚多,一時恐難克複,官兵

有勁旅萬余,決可無疑。季弟湖北,己來一信,胡詠帥待之甚厚,家中盡放心。家中讀

書事,弟宜常常留心,如甲五科三等,皆須讀書,不失在家子弟風范,不可太疏忽也,

(咸豐九年六月初四日)

【注釋】

①晏:晚,遲。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賀常四到營,接到你的信,說早起大晏,在所不免。去年住營盤,各營都怕早起。

自臘月二十六移莊公館,早上稍微晏了,各營都隨著漸漸晏了。沒有主師晏而將弁能早

的。好比一家之中,沒有家長晏而于弟能早的。

沅弟在景德鎮,辦事很穩妥可靠,可愛之至!惟據說強悍的敵人很多,一時恐怕難

以克複。官兵有勁旅萬余,決可無疑。季弟在湖北,己來了一信。胡詠帥待他很厚,家

里盡可放心。家里讀書的事,弟弟要時刻留心,如甲五科三,都要讀書,不失大家子弟

風范,不要太疏忽了。(咸豐九年六月初四日)

致四弟·宜勸諸侄勤讀書

【原文】

澄弟左右:沅弟營中久無戰事,金陵之賊,亦無糧盡確耗①。杭州之賊目陳炳文,

聞有投誠之信,克複當在目前。天氣陰雨作寒,景象亦不甚匪。吾在兵間日久,實願早

滅此寇,仰斯民稍留孓遺而睹此消息,竟未知何日息兵也?

紀澤兄弟及王甥羅婿讀書,均屬有琚C家中諸侄,近日勤奮否?弟之勤,為諸兄弟

之最,儉字工夫。日來稍有長進否?諸侄不知儉約者,常常訓責之否(同治三年三月初

四日)

【注釋】

①耗:消息,音信。

②稍留孓遺:稍為留下一些後人。

【譯文】

澄弟左右:

沅弟營中許久沒有戰事,金陵之敵,也沒有缺糧的確,杭州之敵人頭目陳炳文,聽

說有投降的信,應該不久克複。天氣陰雨作寒,景象也不大好。我在戰場久了,實在願

意早日消滅敵人,以讓老百姓稍留幾個後人。而聽了這此渭息,竟不知哪一天可以息兵?

紀澤兄弟及王甥羅婿讀書,都還有琚C家里各位愈來愈侄兒,近來勤奮嗎?弟弟的

勤奮,是兄弟中之最。儉字工夫,近來稍長進否?侄兒輩不知道儉約的,弟弟常常訓責

了嗎?(同治三年三月初四日)

致四弟九弟·宜居家時苦學

【原文】

澄沅兩弟左右:

臘月初六接沅弟來信,知己平安到家,慰幸無己!少荃初六日起行,己抵蘇州。余

于十四日入闈寫榜①,是夜二更發榜,正榜二百七十三,副榜四十八,闈墨極好,為三

十所來所未有。

韞齋先生與副主考亦極得意,土子歡欣傳誦。韞師定于二十六日起程,平景孫編奏

請便道回浙,此間公私送程隊約各三千有奇。各營挑浚奏淮河,已浚十分之六,約年內

可以竣事。澄弟所勸大臣大儒致身之道,敬悉敬悉,惟目下精神,實不如從前耳。

《鳴原堂論文鈔》、《東坡萬言書》,弟閱之如尚有不能解者,宜寫信來問。弟每

次問幾條,余每次批幾條,兄弟論文于三千里外,亦不減對床風雨之樂弟以不能文為此

身缺憾,宜趁此家居時,苦學二三年,不可拋荒片刻也。(同治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注釋】

①闈:考試的地方,卯考場。”

【譯文】

澄、沅兩弟左右:

臘月初六接沅弟來信,知已平安到家,慰幸無己。少在于初六日起行,已抵蘇州。

我于十四日入闈寫榜,當夜二更發榜,正榜二百七十三,副榜四十八。闈墨極好,為三

十年來所沒有。

福齋先生與副主考也很得意,士子欣喜傳誦。祖師定于二十六日起程。平景孫編修

奏請便路回浙。這里公私送程儀約各三千有奇。各營挑浚奏淮河,己浚十分之六,大約

年內可以完工,澄弟所勸大臣大儒改身之道,敬悉敬悉,惟現在精神,實在不如從前。

《鳴原堂論文抄》《東坡萬言書》,弟弟看了如有一能解的,寫信來問。弟弟每次

問幾條,我每次批幾條,兄弟論文于三千里外,也不減對床風雨之樂。弟弟以不能文為

自身缺憾,宜于趁在家時,昔學兩三年,不可以片刻拋荒。(同治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致九弟·講求奏議不遲

【原文】

沅弟左右,弟信言寄文每月以六篇為率,余意每月三次,每次未滿千字者則二篇,

千字以上者則止一篇。選文之法,古人選三之二;本朝入選三之一,不知果當弟意否?

弟此時講求奏議,尚不為遲,不必過懊惱。天下督撫二十余人,其奏疏有過弟者,

有魯衛者,不有及者,弟此時用功,不求太猛,但求有①,以吾弟攻金陵之苦力,用

之他事,又何事不可為乎?(同治四年正月廿四日)

【注釋】

①琚G琱腄C

【譯文】

沅弟左右:

弟弟信中說寄文章每月規定六篇我的意思每月三次,每次不滿干字的寫兩篇,千字

以上的只要一一篇。選文的方法,古人選三分之二,本朝入選三分之一,不知合弟弟的

意不?

弟弟現在講求奏議,還不遲,不必過于懊惱。天下督撫二十多人,奏疏超過弟弟的,

有魯衛者,有不及者,弟弟這時用功,不求太猛了,但求有琱腄C以我弟攻金陵的苦力,

用于其他事,又何事不可以做成。(同治四年正月二十四日)

致四弟九弟·諄囑瑞侄用功

【原文】

澄沅弟左右:

紀瑞侄得取縣案首,喜慰無已!吾不望代代得富貴,但願代代有秀才。秀才者,讀

書之種子也。世家之招牌也,禮義之旗幟也。諄囑瑞侄從此奮勉加功,為人與為學並進,

切戒驕奢二字,則家中風氣日厚。而諸子侄爭相濯磨①矣。

吾自受督辦山東軍務之命,初九十三日兩折,皆己寄弟閱看,茲將兩次批諭抄閱。

吾于廿五日起行登舟,在河下停泊三日,待遣回之十五營,一概開行,帶去之六營,一

概拔隊,然後解維長行,茂堂不願久在北路,擬至徐州度署。九月問准茂堂還湘,勇丁

有不願留徐者,亦聽隨茂堂歸。總使吉中全軍,人人榮歸,可去可來,無半句閑話,惹

人談論,沅弟千萬放心。

余舌尖蹇澀。不能多說話,諸事不甚耐煩,幸飲食如常耳。沅弟濕毒未減,懸之至!

藥物斷難收效,總以能養能睡為妙!(同治四年五月廿五日)

【注釋】

①濯磨:濯:洗,此處指爭相學習和磨練。

【譯文】

澄、沅弟左右:

紀瑞侄得了縣的案首,大高興了!我不望代代得富貴,但願代代有秀才。秀才,就

是讀書的種子,世家的招牌,禮義的旗幟。諄囑咐瑞侄從此更加奮發,為人與為學並進,

世戒驕奢二字,那家里的風氣便越淳厚,而子侄們都爭相濯磨。

我自受了督辦山東軍務的命令,初九、十三日兩折,都己寄給弟弟看。現將兩次批

諭抄給你看。我于二十五日起行登船,在河下停泊三天等遣回的十五營,一概開行。帶

去的六營,一概拔隊,然後解維長行。茂堂不願久在北路,准備到徐州度署,九月問准

備茂堂回湖南,士兵有不願留徐州的,也聽其隨藏堂回去。總要讓吉中全軍,人人榮歸,

可去可未,沒有半句閑話,惹人家議論,沅弟千萬放心。

我舌尖蹇澀,不能多說話,什麼事都不耐煩,幸虧飲食還如常。沅弟濕毒沒有減輕,

懸念之至!藥物決難收效,總以能養能睡為妙。(同治四年五月二十五日)

致四弟九弟·述為不學有四要事

【原文】

澄沅兩弟左右:屢接弟信,並閱弟給紀澤等諭帖,具悉一切。兄以八月十三出省,

十月十五日歸署,在外匆匆,未得常寄函與弟,深以為歉小澄生子,岳松入學,是家中

近日可慶之事,沅弟夫婦病而速痊,亦屬可慰。

吾見家中後輩,體皆虛弱,讀書不甚長進,曾以為學四事勉兒輩:一曰看生書宜求

速,不多讀則太陋。一曰溫舊書宜求熟,不背誦則易忘。一曰習字宜有琚A不善寫則如

身之無衣,山之無木。一曰作文宜苦思,不善作則如人之啞不能言,馬之肢不能行。四

者缺一不可,蓋閱曆一生深知之,深悔之者,今亦望家中諸侄力行之。兩弟如以為然,

望常以此教誡子侄為要。

兄在外倆月有余,應酬極繁,眩暈腦氣等症,幸示複發,腳中亦愈。惟目蒙日甚①

小便太多,衰老相逼,時勢當然,無足怪也。(同治六年十月廿三月)

【注釋】

①日甚:一天比一天厲害。

【譯文】

澄、沅兩弟左右:

多次接到你們的信,並看了弟弟紀澤等的諭帖,具悉一切。兄長八月十三日出省。

十月十五日歸署。在外匆匆忙忙,沒有常常寫信給你們,深以為歉。小澄生子,岳松入

學,是家中近日可以慶祝的事。沅弟夫婦病而速愈,也可欣慰。

我見家里後輩,體質虛弱,讀書不大長進,曾經以為學等四件事勉勵兒輩。一是看

生書要求速,不多讀就會陋鈍。一是溫舊書要求熟,不背誦就易忘。一是習字要有琚A

不會寫便好比身上無衣,山上無樹。一是作文要苦思,不會寫文章,好比啞巴不能說話,

馬跤不能行走。四者缺一不可,這是閱曆一生才知道的,今也希望子侄努力實行。兩位

弟弟如果認為對,望常以這四點教誡子侄。

兄長在外兩月有余,應酬很繁忙,眩暈疵氣等病,幸虧沒有複發,腳腫也好了。只

是眼睛蒙蒙一天天厲害,小便太多,衰老相逼而來,時勢如此,不足怪。(同治六年十

月二十三日)

上篇:二 勸學篇(1)     下篇:三 治家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