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 三 治家篇(2)  
   
三 治家篇(2)

致諸弟·在家宜注重勤敬和

【原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弟足下:

久未遣人回家,家中自唐二維五等到後,亦無信來,想平安也,余于念九日自新提

移營,八月初一至嘉魚縣,初五日自坐小舟,至牌洲看閱地勢,初七日即將大營移駐牌

洲,水師前營左營中營,自閏七月念三日駐紮金口,念七日賊匪水陸上犯,我陸軍未以,

水軍兩路堵之,搶賊船二只,殺賊數十人,得一勝仗,羅山于十八念四念六日等日得四

勝仗,初四發折,俱詳敘之,茲付回。

初三日接上諭廷寄,余得賞三品頂戴,現具折謝恩,寄諭並折寄口,余居母喪,並

未在家守制,清夜自思,局促不安,若仗皇上天威,江面漸次肅清,即當奏明回籍,事

父祭母,稍盡人子之心,諸弟及兒侄輩,務宜體我寸心,于父親飲食起居,十分檢點,

無稍疏忽,于母親祭品禮儀,必潔必誠,于叔父處敬愛兼至,無稍隔閡,兄弟姒娣①,

總不可有半點不和之氣;凡一家之中,勤敬二字,能守得幾分,未有不興,若全無一分,

無有不敗,和字能守得幾分,未有不興。不和未有不敗者,諸弟試在鄉間,將此三字于

族候戚人家,曆曆險之,必以吾言為不謬也。

諸弟不好收拾潔淨,比我尤甚,此是敗家氣明,嗣後務宜細心收拾,即一紙一縷,

竹頭木屑,皆宜檢拾,以為兒侄之榜樣,一代疏懶,二代淫佚,則必有晝睡夜坐,吸食

鴉片之漸矣,四弟九弟較勤,六弟季弟較懶;以後勤者愈勤,懶者痛改,莫使子侄學得

怠情樣子,至要至要!子侄除讀書外,教之掃屋抹桌凳,收糞鋤草,是極好之事,切不

可以為有損架子而不為也。(咸豐四年八月十一日)

【注釋】

①姒娣:姑嫂。

【譯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弟足下。

許久沒有派人回家,家中自從唐二、維五到後,也沒有信來,想必平安吧,我在二

十九日從新堤移動營房,八月初一日到嘉魚縣,初五日坐小船到牌洲察看地勢,初七日

便把在木營移駐牌洲。水師的前營、左營、中營,自閏六月二十三日駐紮金口,二十六

日敵軍分水陸兩路進犯,我們的陸軍沒有到,由水師分兩路堵擊,搶到敵船兩只,殺敵

幾十人,打了個勝仗,羅山在十八日,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六等幾天中,打了四個勝

仗,初四發寄奏折,詳細敘述經過,現付回。

初三日接皇上廷寄,我被賞賜了三口頂戴,現在寫奏折謝皇上恩典,寄諭和奏折寄

回去,我正在服母喪,並沒有在家里守制,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想起來,真是局促不

安,如果仰仗皇上的天威,江面上的敵人次第肅清,馬上奏皇上,回家侍奏父親,祭奠

母親,稍微盡為人之子的一點孝心,諸位弟弟和兒、侄輩,務必體諒我這一份心意,在

父親飲食起居方面,要十分檢點,不要出什麼疏忽不到之處,對于我母親的祭品、禮儀,

一定要清潔,要誠心誠意,對叔父那邊要做到敬愛雙全,沒有一點隔閡,兄弟姑嫂之間,

總不可以有半點不和氣,凡屬一個家庭,勤,敬兩個字,能遵守到幾分,沒有不興旺的,

如果一分都有遵守,沒有不敗落的,和字以能遵守到幾分,沒有不興旺的,不和沒有不

敗的,弟弟們試著在鄉里把這三個字到家族親戚中去一個一個驗證,一定會覺得我所說

的沒有錯。

弟弟們不愛收拾,不喜歡乾淨,比我還厲害,這是敗家的氣象,今後務必要細心收

拾,就是一張紙一根線,就是竹老殼、蝕木屑,都要撿拾起來,為兒,侄輩樹個榜樣,

第一代人如果疏忽懶怠,第二代就會驕奢淫扶,那麼就會漸漸出現白天睡覺,晚上打牌,

吃鴉片煙這些壞事!四弟九弟比較勤快,六弟季弟比較懶散,以後要勤快的更勤快,懶

散的下決心痛改,不要讓子孫學壞樣子,至關重要啊!子侄除了讀書,還要教他們打掃

房屋、抹桌椅,拾糞鋤草,都是很好事,切不權為這是破壞自己擺架子,而不願去做。

(咸豐四年八月十一日)

致諸弟·勿使子侄驕奢淫佚

【原文】

澄溫沅季四位老弟左右;念五日著胡二等送家信,報收複武漢之喜,念七日具折奏

捷,初一日制台楊慰農需到鄂相會,是日又奏念四夜焚襄河賊舟之捷,初七日奏三路進

兵之折,其日西刻,楊載福彭玉麟等,率水師六十余船,前往下游剿賊,初九日前次謝

恩折,奉朱批到鄂,初十日喜四劉四等來營,進攻武漢三路進剿之折,奉失批到鄂。

十一日武漢克複之折,奉朱批廷寄諭旨等件,兄署湖北巡撫,並賞戴花翎。兄意母

喪未除,斷不敢受官職,則二年來之苦心孤詣,似全為博取高官美職,何以地吾母于滄

下?何以對宗族鄉黨?方寸之地,何以自安?是以決地具折辭射,想諸弟亦必以為然也。

功名之地,自古難居,兄以在籍之官,募勇造船,成此一番事業,名震一時,人之

好名,誰不如我?我有美名,則人必有受不美之名者,相形之際,蓋難為情;兄惟謹慎

謙虛,時時省惕①而已,若仗聖主之威福,能速將江西肅清,蕩平此賊;兄決意奏請回

籍,事奉吾父,改葬吾母,久或三年,暫或一年,亦足稍慰區區之心,但未知聖意果能

俯從否?

諸弟在家,總宜教子侄守勤敬,吾在外,既有權勢,則家中子侄,最易流于驕,流

于佚②,二字者,敗家之道也,萬望諸弟刻刻留心,勿使後輩近于此二字,至要至要。

羅羅山于十日拔營,智亭于十三日拔營,余十五六亦拔營東下也,余不一一,乞稟

告父親大人叔父大人萬福金安。(咸豐四年九月十三日)

【注釋】

①省惕:警惕。

②佚:放蕩。

【譯文】

澄、溫、沅、季四位老弟左右:

二十五日打發胡二等送家信,報告收複武漢的喜訊,二十六日寫奏折報捷,初一日

制台楊慰農需到湖北相會,當天又報告二十四日晚上燒襄河敵人船只的捷報,初七日上

奏三路進兵的折子,這天西刻,楊載福、彭玉麟等統率水師六十多只戰船,前往下游殺

敵,初九日,上次謝恩的折子已奏皇上朱批送到湖北。初十日,彭四、劉四等來軍營,

送到進攻武漢三路的折子的朱批。

十一日武漢克複的折子,收到朱批廷寄諭旨等件,為兄榮任湖北巡撫,並且賞戴花

翎,為兄的意思,母喪守制還沒有到期,決不敢接受官職,如果一經接受了,那麼兩年

來苦心孤詣謀劃的戰事,好象都是為了博取高官厚祿而為,那如何對我母親于九泉之下?

何以對宗族鄉黨?自己的心,又何以自安?所以決定寫奏折向皇上辭謝,我想弟弟們也

一定是這麼認為吧。

官場這個地方,從古至今,都是一個難呆的地方,為兄作為在籍的官員,招募士勇,

修造戰船,成就這一番功業,使名聲震動一時,人的好名思想,哪個不一樣,我有美名,

別人總有得到不好名聲的,對比之下,又怎樣的難為情呢。為兄只有謙虛謹慎,時刻警

惕自己,如果仰仗皇上的威福,能夠迅速江南地區敵人肅清,為兄決心奏請皇上批准回

家,侍奉父親,改葬母親,久則三年,或者一年,也足以稍微使我心里感到安慰,但不

知道皇上能夠批准不?

弟弟們在家,總要教育子侄輩遵守“勤敬”二字,我在外,既有了權勢,那麼家里

的子醫最容易產生驕傲奢侈、放蕩不羈。“驕扶”二字,正是敗家之道,萬萬希望弟弟

們時刻留心,不要讓子侄們近這兩個字,至關緊要啊!

羅羅山在十二日拔營,智亭在十三日拔營,我十五日十六日也拔營,准備東下,其

余不一一寫了,請稟告父親大人叔父大人,祝他們萬福金安。(咸豐四年九月十三日)

諭紀澤·宜教家人勤勞持家

【原文】

字諭紀澤兒,胡二等來,接爾安稟;字畫尚未長進,爾今年十八歲,齒已漸長,而

學業未其益,陳岱云姻伯之子,號吉生者,今年入學,學院批其詩冠通場,渠系戊戌二

月所生,比爾僅長一歲,以其無父無母,家漸清貧,遂爾勤苦好學,少年成名,爾幸托

祖父余蔭,衣食豐適,寬然無慮,遂爾酣豢①佚樂,不複以讀書立身為事。古人云:

“勞則善心生,佚則淫心生。”孟子曰:“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吾憂爾之過于佚也。

新婦初來,宜教之入廚作羹,勤于紡織,不因其為富貴子女,不事操作,大二三諸

女已能做大鞋否?三姑一嫂,每年做鞋一雙寄余,各表孝敬之憂,各爭針業之工,所織

之布,做成衣襪寄來,余亦得察閨門以內之勤惰也。

余在軍中,不廢學問,讀書寫字,未甚間斷,惜年老眼蒙無甚長進,爾今未弱冠,

一刻千金,切不可浪擲光陰,四年所買衡陽之田,可覓人售出,以銀寄營,為歸還李家

款。父母存,不有私財,士庶人且然,況余身為卿大夫乎?

余癬疾複發,不似去秋之甚,李次青十六日在撫州敗挫,已詳寄沅甫函中,現在崇

仁,加意整頓,三十日獲一勝仗;口糧缺乏,時有決裂之虞,深為焦灼,爾每次安稟,

詳陳一切,不可草率;祖父大人起居,闔家之瑣事,學堂之功課,均須詳載,切切此諭!

(咸豐六年十月初二日)

【注釋】

①酣豢:酣,盡情,豢:指芻豢,即家畜。酣豢:比喻用酒肉盡情享樂。

【譯文】

字諭紀澤兒

胡二等來,接到你告安的信。寫字筆法還是沒有長迸,你今年十八歲了,年紀已大

了,但學問還看不到收益。陳岱云姻伯的兒子叫吉生的,今年入了學,學院把他的詩作

為這次考試中的第一名。他是戊戊二月生的,比你只大一歲,因為他沒有父母,家道逐

漸清貧,因此他勤學苦練,少年成名。你幸虧依托祖父的余蔭,穿的吃的豐盛合適,心

寬沒有顧慮,以致你便貪戀快樂,不再想以讀書自立為志向。古人說:“勤勞的人會養

成好的思想,懶惰的人會促長淫樂的心理。”孟子說:“處在憂患中,容易使人上進,

充滿生機;生在安樂中,容易因懈惰而自取滅亡。”我很憂慮你的過于快樂。

新媳婦初上門,應叫她下廚房熬湯煮飯,紡紗制布,不能因為她是富貴人家出身,

就不干事。大、二、三女兒已經能夠做鞋子了嗎?三個姑一個嫂,每年做鞋一雙寄給我,

各人表一表孝心,各人表演一下她們的針線工夫。所織的布,做成衣服寄來,我也要觀

察閨房里面那些人誰勤快誰懶惰。

我在軍隊里,不停止做學問,讀書寫字,沒有怎麼間斷,剛的老了,眼睛昏蒙,沒

有什麼進步。你今年才二十出頭,一刻千金,卻切不可以白浪費時光。四年所買衡陽的

田地,可找人出售,把銀子寄到軍營,去還李家的錢。父母在,子女不存私財,老百姓

家都這樣做,何況我身為公卿大夫呢?

我的癬疾複發了,但不如去年秋天那麼厲害。李次青十六日在撫州敗挫,詳細情況

見寄沅甫信中。現在崇仁,加緊整頓,三十日獲一勝仗;口糧缺乏,時有決裂之虞,深

用焦灼,爾每欠安稟,詳陳一切,不可草率;祖父大人起居,闔家之瑣事,學堂之功課,

均須詳載,切記此諭!(咸豐六年十月初二日)

致四弟·宜常在家侍侯父親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胡二等來,知弟不在家,出看本縣團練。吾兄弟五人,皆出外帶勇,

季居三十里外,弟又常常他出,遂無一人侍奉父親膝下。溫亦不克遄①歸侍奉叔父,實

于《論語》遠游吉懼二章之訓相違。觀余令九弟速來瑞州,與溫並軍,庶二人可以更番

歸省。澄弟宜時常在家,以盡溫清之職,不宜干預外事,至囑至囑。

李次青自撫州退保崇仁,尚屬安靜。誰敗勇之自撫回省者,日內在中丞署中,鬧請

口糧,與三年艾一村之局②相似,實為可慮。

明年延師,父大人意欲請曾香海,甚好甚好!此君品學兼優,吾所素佩;弟可專人

作書往聘,稍遲旬日,吾牙喲請之。其館金豐儉,則父大人酌定,吾自營寄歸可也。

(咸豐六年十月初三日)

【注釋】

①遄:迅速。

②局:局面。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胡二等來,知道弟弟不在家,出看本縣的團練去了。我們兄弟五個,都同在外帶兵。

季弟住在三十里以外,你又經常外出。這樣便沒有一個侍奉父親大人膝下。溫弟也不能

馬上回來侍奉叔父,實在是和《論語》中遠游、喜懼兩章的訓示相違背。現在我叫九弟

馬上到瑞州,與溫弟在一個軍營,也許可以兩個人輪番回家探親了。澄弟你適合時常在

家里,以盡人子問寒問暖的職責,不合適去干預外面的事情,至囑至囑!

李次青自撫州退保崇仁,還算安靜無事,只是打敗的士兵從撫州回省的人,這幾天

在中丞署里鬧要口糧,與三年前艾一村的局面一樣,實在值得憂慮。

明年請老師,父親大人意思想請曾香海,很好很好!這個人品學兼優,我一向來佩

服。弟弟可以修書一封,派專人去聘請。稍微幾天,我再寫信去請。他教館的報酬多少,

由父親大人決定,我從軍營回來好了。(咸豐六年十月初三日)

致四弟·不宜常常出門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

初六俊四等來營,奉到父大人諭帖,並各信件,得悉一切。弟在各鄉看閉閱操,日

內汁已歸家。家中無人,田園荒蕪,堂上定省多闕①,弟以後總不宜常常出門,至囑至

囑!

羅家姻事,暫可緩議,近日人家一人宦途,即習于驕奢,吾深以以為戒。三女許字,

意欲擇一儉樸講讀之家,不必定富室名門也。

楊子春之弟,四人捐官者。吾于二月念一日具奏,聞部中已議誰,部照概交南撫。

子春曾有函寄雪琴,似已領到執照者,請查明再行布聞。

長夫在大營,不善抬轎,余每月出門,不過在五六次,每出則搖擺戰栗,不合腳步。

茲僅留劉一胡二盛四及新到之俊四聲六在此,余俱遣之歸籍;以後即雇江西本地轎夫,

家中不必添派也。

此問軍務,建昌府之閩兵,昨又敗挫,而袁州克複,大局已轉,盡可放心,十月內

餉項亦略寬裕矣。(咸豐六年十一月初七日)

【注釋】

①閥:通“缺”。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初六俊四等來軍營,奉父親大人諭帖,並各信件,知道一切。弟弟在各鄉看團練,

近日預計已經回家了。家里沒有人,田園荒蕪,堂上大人沒有人侍奉,弟弟以後總不合

適常常出門的,拜托了拜托了!

羅家結親的事,暫時緩一下。近來人家一當了官,便滋長驕奢的習氣,我常常以此

為戒。三女找對象,我的意思選擇一個節儉樸實的耕讀人家,不必一定是富家名門。

楊子春的弟弟,四人捐官的,我在二月二十一日已報告上去,聽說部里已經討論批

准,部照都交南撫。子壽曾經有信給雪琴,似乎已經領到執照了,請查明白了再傳播出

去。

長夫在大本營,不會抬轎子。我每月出門,不過五、六次,每次出去轎子都搖擺戰

栗,抬轎的人腳步不合。現只留劉一、胡二、盛四和新來的俊四、聲六在這里,其余的

都遣送回原籍。以後雇人即可雇江西本地轎夫,家里不必添派了。

這邊的軍務,建昌府的福建兵,昨日又打了敗仗,而袁州克複,大局已開始轉變,

盡可放心。十月內的餉項也略為寬裕些了。(咸豐六年十一月初七)

致四弟·得兩弟為幫手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二十八日由瑞州營遞到父大人手諭,並弟與澤兒等信,具悉一切。

六弟在瑞州輸一應事宜,尚屬妥善,識見本好,氣質近亦和平。九弟治軍嚴明,名望極

振。吾得兩弟為幫手,大局或有轉機。

次青在貴溪尚平安,惟久缺口糧,又敗挫之後,至今尚未克整頓完好。雪琴在吳城,

名聲尚好,惟水淺不宜舟戰,時時可慮。

余身體平安,癬疾雖發,較之住在京師,則已大減,幕府乏好幫手,凡奏折書信批

稟,均須親手為之,以是不免有廷閣耳。余性喜讀書,每日仍看數十頁,亦不免拋荒軍

務,然非此則更無以自怡也。

紀澤看漢書,須以勤敏行之,每日至少亦須看二十頁*。不必惑于在精不在多之說。

今日半頁,明日數頁,又明日耽擱間斷,或數年而不能畢一部。如煮飯然,歇火則冷,

小火則不熱,須用大柴大火,乃易成也。甲五經書已讀畢否?須速點速讀,不必一一求

熟,恐因求熟之一字,而終身未能讀完經書。吾鄉子弟,未讀完經書者甚多,此後當力

戒之。餡汐陰如未讀完經書,當速補之,至囑至囑!(咸豐六年十一月廿九日)

【注釋】

①貢:通“貢”。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二十八日由瑞州營遞送到父親大人手諭和弟弟、澤兒等的信件,知道一切。六弟在

瑞州為辦理的所有事宜,還算妥當,見識本可以,氣質近來也平和了些。九弟管理軍隊

嚴肅明白,名聲很響。我得兩位弟弟做幫手,大局或者會有轉機。

次青在貴溪還算平安,只是好久以來都缺糧食,又是在打敗仗之後,所以至今部隊

還沒有整頓好,雪琴在吳城,名聲還好,只是那兒水淺不合適水戰,時刻都值得憂慮。

我身體平安,癬疾雖然發了,比較在京城時,還是大大減輕了。參謀部門缺乏好幫

手,凡屬奏折、書信、批稟,都要親手擬就,所以不免延擱了時日。我的性格喜歡讀書,

每夭仍舊看幾十頁,也不免將軍務丟生疏了,但不這樣便沒有使自己恰然自得的東西了。

紀澤看漢書,必須遵守勤、敏二字,每天至少看二十頁,不必受所謂“在精不在多”

說法的迷惑,今天讀半頁,明天讀兩頁,再明天又耽擱、間斷,或者幾年還讀不完一部

書。如煮飯線樣,歇了火就冷,小了火就不熟,要用大柴大火,才容易成功。甲五經書

已經讀完沒有?必須快點閱讀,不必一一求熟,恐怕因為求熟一個字,而終生讀不完經

書。我們鄉下的子弟,沒有讀完經書的很多,以後要努力戒掉。諸位甥如果沒有讀完經

書,應當馬上補讀。至囑至囑!(咸豐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致九弟·歸家料理祠堂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正七歸,接一信,啟五等歸,又接一情。正七以虛故,不能這回營,

啟五求于嘗新後始去。茲另遣人送信至營,以慰遠虞。

三代祠堂,或分或合,或在新宅,或另立規模,俟沅弟複吉後歸家料理。造祠之法,

亦聽弟與諸弟為之,落成後,我作一碑而已。

余意欲王父母父母改葬後,將神道碑立畢,然後或出或處,乃可惟余所欲。目下在

家,意緒極不佳,回思往事,無一不懈慚,無一不褊淺①。幸弟去秋一出,而江西湖南,

物望頗隆,家聲將自弟振之,茲可欣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望弟慎之又慎,總以克

終為貴。家中四宅,大小平安。念三四大水,縣誠永豐,受害頗甚,我境幸平安無恙;

弟寄歸之書,皆善體,林氏續選《古文雅正》,雖向不知名,亦通才也。如有《大

學衍義》《衍義補》二書,可買者買之。學問之道,能讀經史進為根抵,如兩通兩衍義

及本朝兩通,葷六經諸史之精,諸內聖外王之要。若能熟此六書,或熟其一二,即為有

本有未之學。家中現有四通,而無兩衍義,祈弟留心。

弟目下在營,不可看書,致荒廢正務,天氣炎熱,精神有限,宜全用于營事也。余

近作賓與堂記,滬稿寄閱,久荒筆墨,但有問架,全無精意,愧甚愧甚!(咸豐八年五

月三十日)

【注釋】

①褊淺:福:衣服狹小。引申為氣量狹小。褊淺:即淺簿。

②鈔:通“抄”。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正七回來,接到一信。啟五等回,又接一信。正七因為得了虐疾,不能返回營。啟

五請求新谷上市嘗新之後才去。現另派人送信到你營里,以安慰遠方親人懷念。

三代祠堂,或者分;或者合,或在新住宅,或另立規模,一概等九弟克複吉安之後

回家料理。建造祠堂的方法,也聽九弟與諸位弟弟商定,落成以後,我作一塊碑罷了。

我的意思想父母改葬後,把神道碑立起來,然後或出或處,才可隨自己的便。現在

在家,情緒很不好,倒億過去,沒有一件不慚愧,無一件不淺薄。幸虧弟弟去年秋天一

出山,而江西湖南的呼聲很高,我家聲望將從弟弟開始振興,真是欣慰得很!沒有什麼

事沒有開頭,但很少有自始至終都完美的。希望弟弟慎之又慎,總還是以有始有終為貴

吧。家中四家,大小平安,二十二、四日大水,縣城永豐受災很厲害,我家幸喜平安無

事。

弟弟寄回的書,都是善本,林氏續選《古文雅正》,雖說一向不知名,也是一個通

才。如有《大學衍義》《衍義補》兩書,可買的就買。學問之道,能讀經史的才有根底,

如兩通兩衍義和本朝兩通,薈萃了六經、諸史的精華,都是內修聖賢之道,外興王者之

業的要決。如果能熟讀這六本書,或者熟悉其中一兩本,就是有本有未的學問。家中現

有四通,沒有兩衍義,請弟弟留心。

弟弟現在在軍營,不可以看書,以致荒廢了正務。天氣又炎熱,精神有限,要把圭

精力用到軍務上去。我近來寫了《賓興堂記》,抄稿寄給你看,筆墨功夫許久荒疏了,

只有一個框架,沒有一點精彩,慚愧慚愧!(咸豐八年五且三十日)

致四弟季弟·在家里注重種蔬等事

【原文】

澄季兩弟左右:兄于十二日到湖口,曾發一信,不知何時可到?胡蔚之奉江西耆中

丞之命,接我晉省。余因于二十日,自湖口開船入省,楊厚奄送至南康,彭雪琴徑送至

省,諸君子用情之厚,罕有倫比,浙中之賊,聞已全省肅清,余到江,與眷中丞商定,

大約由湖口入閩。

家中種蔬一事,千萬不可怠忽。屋門首塘中養魚,亦有一種生機,養豬亦內政之要

者。下首台上新竹,過伏天後有枯者否?此四者可以覘人家興衰氣象,望時時與朱見四

兄熟商。見四在我家,每年可送束修錢十六千;余在家時,曾面許以如延師課讀之例,

但未言明數目耳。季弟生意頗好,然此後不宜再做,不宜多做,仍以看書為上。

余在湖口。臥病三日,近已痊愈,但微咳嗽;癬疾久未愈,心血亦虧甚,頗焦急也。

久不接九弟之信,極為懸系①,見其初九日與雪琴一信,言病後元氣未複,想比已痊愈

矣。(咸豐八年七月廿一日自江西省河下發)

【注釋】

①懸系:懸念。

【譯文】

澄、季兩弟左右:

老名子于十二日到達湖口,曾經發了一封信,不知道什麼時侯可到?胡蔚之奉了江

西耆中丞的命令,接我到省。我因此于二十日從湖口開船入省,楊厚庵送到南康,彭雪

琴一直送到省,諸君子用情的深厚,很少可以比擬鐵。浙中的敵人,聽說已經全省肅清,

我到江西後,與看中丞商量決定,大約是從湖口進入福建。

家中種菜這件事,萬萬不可以疏忽。屋門口塘里養魚,也有一種生機。養豬也是家

務中重要的內容。下首台上新竹,過夏天以後有枯死的嗎?這四件事可以看一家人家是

興旺還是衰敗,希望則咳j與朱見四兄反複商量。見四在我家,每年可送他金十六千。

我在家里時,曾經當面答應請老師教課的報酬慣例辦,但沒有講明多少錢。季弟的生翻

民不錯,然而今後不合適再做,不合適多做,仍舊以讀書為上策。

我在湖口病了三天,近來已好了,但還有點微微咳嗽。癬疾許久沒有好,心血已虧

損,很焦急。很久沒有接到九弟的信,非常懸念。我看了他初九給雪琴的一封信,說病

後元氣沒有恢複,想他現在已好了。(咸豐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江西省河下發)

致諸弟·宜兄弟和睦又實行勤儉二字

【原文】

澄侯季洪沅甫老弟左右:

十六日接澄弟初二日信,十八日接澄弟初五日信,敬悉一切。三河敗挫之信,初五

日固家中尚無確耗,且縣城之內,毫無所聞,亦極奇矣。九弟于念二日在湖口發信,至

今未再接信,實深懸系,幸接希庵信,言九弟至漢口後有書與渠,且專人至桐城三河訪

尋下落。余始知沅甫弟安抵漢口,而久無來信,則不解何故?豈余日別有過失,沅弟心

不以為然那?當初聞三河凶報,手足急難之際,即有微失,亦當將皖中各事,詳細示我。

今年四月,劉昌儲在我家請乩①。乩初到,即判曰:“賦得但武修文,得閑字。”

字謎敗字,余方訝敗字不知何指?乩判曰:“為九江言之也,不可喜也。余又訝九江初

克,氣機正盛,不知何所為而云然?乩又判曰:“為天下,即為曾宅言之。”由今觀之,

三河之挫,六弟之變,正與不可喜也四字相,豈非數皆前定那?然禍福由天主之,善惡

由人主之,由天主者,無可如何,只得聽之。由人主者,盡得一分算一分,沙得一日算

一日。吾兄弟斷不可不洗心滌慮,以求力挽家運。

第一貴兄弟和睦。去年兄弟不知,以至今冬三河之變,嗣後兄弟當以去年為戒,凡

吾有過失,澄沅洪三弟各進箴規之言,余必力為懲改。三弟有過,亦當互相箴規而懲改

之。

第二貴體孝道。推祖父母之愛,以愛叔父,推父母之愛。以愛溫弟之妻妾兒女,及

蘭惠二家。又父母墳域,必須改葬,請沅弟作主,澄弟不必過執。

第三要實行勤儉二字。內間妯娌,不可多講鋪張。後輩諸兒,須走路,不可坐轎騎

馬。諸女莫太懶,宜學燒茶煮飯;書蔬魚豬,一家之生氣,少睡多做,一人之生氣。勤

者,生動之氣,儉者,收斂之氣,有此二字,家運斷無不興之理。余去年在家,未將此

二字切實做工夫,至今愧憾,是以諄諄言之。(咸豐八年十一月廿三日)

【注釋】

①乩:占卜,一種迷信的活動。

②撐:支撐。

【譯文】

澄侯、季洪、沅甫老弟左右:

十六日接到澄弟初二日信,十八日接到澄弟初五日信,知道一切。三河敗挫的信,

初五日家因為家里還沒有確訊,並且縣城里一點也不知道,也太奇怪了。九弟于二十二

日在湖口發信,至今沒有再接到信,實在是懸念之至。幸虧接了希庵的信,說九弟到漢

口以後會有信給他,並且派專人到桐城、三何尋找下落,我才知道己浦弟已安全抵達漢

口,但許久不來信,不知是何緣故?難道是我近來有什麼過失,沅弟的心里不以為然嗎?

當初聽到三可的凶訊,兄弟手足在急難之時,即使有小的缺點,也就當把安徽的情況,

詳細告訴我。

今年四月,劉昌儲在我家扶乩,一開始,乩就下判詞說:“賦得偃武修文,得閑字。”

這個字謎的迷底是一個“敗”字,我正在驚訝敗不知指的什麼,那乩又判詞道:“為九

江言之也,不可喜也。”我又驚訝,九江才克複,氣機正盛,真是不知從何說起?那乩

又判詞道:“為天下,即為曾宅言之。”今天看起來,三河的失利,六弟的變故,正和

“不可喜也”四字相對應,那不是人的命運下是注定了的嗎?然而,禍福由天老爺作主,

而善惡卻由人自己作主。由天作主的,無可奈何,只好聽他。由人作主的,得一分算一

分,支撐得一天算一天。我們兄弟決不可以不洗心滌慮,以求努力將家運挽回。

第一是貴在兄弟和睦。去年兄弟不知,以致有今年三河之變,今後兄弟應當以去年

為戒。凡屬我有過失,澄、沅、洪三位弟弟各向我提出規勸的箴言,我必定努力改正。

三位弟弟有過失,也會互相規勸而痛改。

第二貴在體孝道。推廣祖父母的愛,用來愛叔父,推廣父母的愛,用來愛溫弟的妻

妾兒女以及蘭、蕙兩家。又父母的墳地,必須改葬,請沅弟作主,澄弟不要過于固執。

第三要實行勤儉三字。家里姑嫂,不可以講鋪張。後輩兒女,不可以坐轎。騎馬。

諸位女兒不要太懶,要學習燒茶煮飯。讀書、種菜、喂豬、養魚,是一家人家生機的表

現,少睡點,多做點,一個人的生氣。勤這個字,就是生動之氣。儉字,是收斂之氣。

有這兩個字,家運沒有不興旺的道理。我去年在家里,沒有把這兩個字下切實的工夫,

至今感到慚愧,所以反複強調一番。(咸豐人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致諸弟·述家庭不可說利害話

【原文】

澄侯沅甫季洪老弟左右:

十五日接澄沅冬月念九三十兩函。得悉叔父、人于二十六日患病,有似中風之象,

吾家自道光元年,即處順境,曆三十余年均極平安。自咸豐年來,每遇得意之時,即有

失意之事,相隨而至。壬子科,余典試江西,請假歸省,即聞先大夫人之訃。甲寅冬,

余克武漢田家鎮;聲名多盛。臘月念五甫奉黃馬褂之賜,是夜即大敗,衣服文卷,蕩然

無存。六年之冬七年之春,兄弟三人,督師于外,瑞州合圍之時,氣象甚好,旋即遭先

大夫二喪。今年九弟克複吉安,譽望①極隆,十月初七,接到知府道銜諭旨,初十即有

溫弟三可之變。此四事,皆吉凶同域,憂喜並時、殊不可解。

現在家中尚未妄動,妥慎之至。余之意,則不免皇皇②,所寄各處之信,皆言溫弟

業經殉節矣。究欠妥慎,幸尚未入奏,將來擬俟湖北奏報後,再行具疏也。家中亦俟報

到日,乃有舉動,諸弟老成之見,賢于我矣。

叔父大人之病,不知近狀如何?茲專法六歸送鹿茸一架,即沅弟前次送我者,此物

補精血,遠勝他藥,或者有濟③。

迪公筱石之尸,業經收覓,而六弟無之,尚有一線生理,若其同盡,則六弟遺骸,

必去迪不遠也。

沅弟信言:“家庭不可說利害話,”此言精當之至,足抵萬金。余生平在家在外行

事,尚不十分悻謬惟說些利害話,至今愧悔無極!(咸豐八年十二月六日)

【注釋】

①譽望:聲譽及名望。

②皇皇:惶惶不安。

③濟:效果。

【譯文】

澄侯、沅甫、季洪老弟左右:

十五日接到澄侯、沅甫十二月二十九、三十兩封信,得悉叔父大人于二七日生病,

有中風的跡象。我家從道光元年,就處在順境之中,經曆了三十年,都非常平安。從咸

豐年開始,每每碰到得意的事,便有不得意的事,相繼而來,壬子科,我典試江西,請

假回家探親,就聽到先大夫人的訃告。甲寅冬季,我克複武漢、田家鎮,名聲到達頂點。、

十二月二十五日正奉旨賞我黃馬褂,當天晚上就大敗,連衣服、文卷都丟光了。六年冬,

七年春,兄弟三人,在外面統率軍隊,瑞州合轉的時侯,氣象很好,馬上又發生先大夫

的喪事。今年九弟克複吉安,榮譽和名聲正沸沸揚揚的時侯,十月初七接到知府道銜諭

旨,初十便發生溫弟三河地歿的變故。這四件事,都是吉、凶同時發生,憂、喜同時來

到,很難以解釋。

現在家里還沒有妄動,妥當慎重得很。我的意思,免不了要惶惶不安,寄各處的信,

都說溫弟已經犧牲了。這麼說,究竟是欠妥當的,幸虧還沒有上奏皇上,以後准備等湖

北的奏報之後,再寫奏折。家里也等奏報到達那天,才有舉動。諸位弟弟老成的見解,

比我高明啦!

叔父大人的病,不知近來怎樣?現專門派法六回,送鹿茸一架,就是沅弟上次送我

的。鹿茸補精益血,遠遠勝過其他藥物,或者有點效果。

迪公筱石的尸體,已經找到,但六弟的卻沒有找到。還有一線希望。如果同時犧牲,

那麼六弟的尸體,離迪公必然不遠。

沅弟信中說:“家里不可以說利害的話。”這句活非常精辟正確,可以抵得一萬金。

我主平在家里在夕靦辦事,還不是非常違反常情、謬誤百出的。只是說些利害話,至今

感到十分後悔、十分慚愧!(咸豐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致諸弟·述六弟婦治家賢慧而命最苦

【原文】

澄侯沅甫季洪老弟閣下:十五日接叔父患病之信,十六日專王法六送鹿茸回家限年

內趕到。十七早接澄弟兩信,沅弟一信,叔父病勢已愈,大幸大幸!

溫弟之事,日內計已說破,不知叔父與溫弟婦能少節哀否?溫弟婦治家最好,而賦

命①最苦,不知天理何以全不可憑?

十八夜接希庵信,知六弁沅弟所派已回,皆未尋得;而迪奄遺骨,于初一日已搬至

霍山縣,同一殉節,而又有幸有不幸若此。

余又專五人去尋,中有二人,系賊中逃出者,言必可至三河故壘,其三人則楊名聲

楊鎮南張塗也,能尋得遺骸,尚是不幸中之一幸,否則吾何面見吾祖考妣及考妣于地下

哉?(咸豐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注釋】

①賦命:天給人的命運。

【譯文】

澄侯、沅甫、季洪老弟閣下:

十五日接到叔父生病的信。十六日專派王法六送鹿茸回家,限年內趕到。十六日早

接到澄弟兩封信,沅弟一封信,叔父病已好,大幸大幸!

溫弟的事,近幾天預計已公開了,不知叔父與溫弟媳婦能夠節哀不?溫弟媳婦治家

最賢慧,而天給予她的命運最苦,不知道天理為什麼都不可憑信?

十八日晚接到希庵的信,知道沅弟派的六個士兵都回來了。都沒有尋到六弟尸骨,

而迪庵的遺骨,在初一日已搬到霍山縣,同是犧牲,還有幸與不幸如此不同。

我又專門派五個人去尋,其中有兩個,是從敵方逃出來的,說一定可以到三河原來

的陣地,其余三個是楊名聲、楊鎮南、張塗。能尋到尸骨,還屬不幸中的幸運,不然,

我有什麼臉面去見祖考、祖妣、考妣于九泉呢?(咸豐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致諸弟·述起屋造祠堂

【原文】

澄侯沅甫季洪三弟左右:

王四等來,得知叔父大人病勢稍加,得十三日優恤之旨,不知何如?項又接十九日

來函,知叔父病已略愈,欣慰欣慰!然溫弟靈樞到家之時,我家祖宗有靈,能保得叔父

不添病,六弟婦不過節裂,猶為不幸中之一幸耳。

此間兵事,凱章在景德鎮相持如故,所添調之平江三營,寶勇一營,均已到防,或

可隱紮浚川在南康之多城墟,打一勝仗,奪偽印四十三顆,偽旗五百余面,皆幟至建昌,

甚為快慰!惟石達開尚在南安一帶;悍賊亦多,不知究竟掃蕩否?吉中營以後常不離余

左右,沅弟盡可放心。

起屋造祠堂,沅弟言外問訾議①,沅弟自任之。余則謂外間之訾議不足畏,而亂世

之兵變,不可不慮,如江西近歲,凡富貴大屋,無一不焚,可為殷鑒。吾鄉僻陋,眼界

甚淺,稍有修造,已駭聽聞,右太閎麗②,則傳播招尤,苟為一方首屈一指,則亂世恐

難幸免。望弟再斟酌于豐儉之間,妥善行之。

改葬先人之事,將求富求貴之念,消除淨盡,但求免水蟻,以妥先靈,史凶煞,以

安後嗣而已。若存一絲求富求貴之念,則必為造物鬼神所忌,以吾所見所聞,凡已發之

家,未有續靈得大地者。沅弟主持此事,務望將此意拿得穩,把得定,至要至要!

紀澤姻事,以古禮言之,則大祥後可以成婚,以吾鄉舊俗言之,則除靈道場後可以

成婚。吾困近日賊勢尚旺,時事難測,頗有早辦之意。紀澤前兩稟,請心壺抄奏折,盡

可行之。吾每月送修金二兩,應抄之奏,不知家中有底稿否?抄一篇,可寄目錄來一查,

注明月日。

紀澤之字,較之七年二三月間,遠不能逮③。大約握筆宜高,能握至管頂者為上,

握至管頂之下寸許者次之,握至毫以上寸許者,亦尚可習。若握近毫根。則難寫好字,

亦不久必退,且斷不能寫好字。吾驗之于已身,驗之于朋友,皆曆曆可驗。紀澤以後宜

握管略高,從低亦須隔毫根寸余,又須用油紙摹帖,較之臨帖勝十倍。

沅弟之字,不可拋荒。溫弟哀辭墓志,及王考批妣神道碑之類,余作就後均須沅弟

認真書寫。賓興堂記首段未愜④,待日內改就,亦須沅弟寫之。沅弟雖憂危忙亂之中,

不可廢習字工夫。親戚中雖有漱六云仙善書,余因家中碑板,不擬請外人書也。(咸豐

九年正月十一日)

【注釋】

①訾議:毀謗非議。

②閎麗:閎,宏大,寬大。閎麗:宏廣華麗。

③逮:及。

④:愜:滿意,滿足。

【譯文】

澄侯、沅甫、季洪三弟左右:

王四等來,聽說叔父大人病勢加重,不知得到十三日皇上體恤的聖旨之後,情形如

何?現又接十九日來信,知道叔父病已略好些,高興高興!然而溫弟靈樞到家的時侯,

我家祖宗有靈驗,保佑叔父不會因此加重疾病,六弟媳婦不過于哀痛,猶是不幸中的大

幸。

這邊打仗的事,凱章在景德鎮與敵人相持,沒有變化。所加調的平江三營、寶勇一

營,都已開到防地,或可隱蔽駐紮在浚川,在南康的多城墟,打了一勝仗,奪得偽印四

十三顆,偽旗五百多面,都送到建昌,都很快活。只是石達開還在南安一帶,強悍的敵

軍不少,不曉得究竟掃蕩乾淨沒有,吉安營以後不離我的左右,沅弟盡可放心。

起屋建祠堂,沅弟說外面的風言風語,他自己擔了。我卻覺得外面的風言風語不可

怕,而動亂年月的兵變,不可不加考慮。如江西近年來,凡屬寶貴有錢人家的大房子,

沒有一家不被燒了,真是殷鑒不遠。我家在偏僻簡陋的山村,那里的人眼界很小,稍微

建點什麼,已經是駭人聽聞。如果太宏偉華麗了,一下子傳開,說是一方首屈一指的建

築,那麼在動亂年代,災禍是難以僥免的。希望弟弟反複斟酌一下,最好在豐裕和儉樸

兩者之間來考慮,比較妥當。

改葬先人的事,要把求富求貴的念頭消除乾淨,只求兔受水淹蟻注,以安先人之靈,

以免凶煞,以安後人罷了。如果有一絲一毫求富求貴的念頭,那一定被造物的鬼神所忌

刻。以我的所見所聞,凡已興旺發達的家庭,沒有一家是因為尋得好地的。沅弟主持這

件事,一定要把這個主意拿穩當,把定不動搖,非常重要啊!

紀澤婚姻事,用古禮來說,大祥以後可以成親。用我們鄉里的舊俗來說,辦完祭靈,

做完道場以後可以成婚。我因近日以來敵勢還很旺,形勢難以預測,總有早辦的想法。

紀澤前不久的兩紂信,請心壺抄奏折,可以,我每月送他辛苦費二兩。應該抄的奏折有

多少,不知道家里有個底沒有?抄一遍以後,可以寄目錄來查一查,要注明年月。

紀澤的字,比七年二三月間的,遠不能及,大約握筆要高,能握到管頂的為上乘,

握到管頂下面寸把的次之,握到毫以上寸把的也還可以。如果握到近毫根處,那是難寫

好字的,也不久便退步,並且絕對寫不好字。我自己試驗過,也找朋友試驗過,都是這

樣。紀澤以後要握管略為高些,就是低也要離毫根寸把多,又要用油紙摹帖,比臨帖強

十倍。

沅弟的字,不可荒廢。溫弟哀辭墓志,以及王考妣批神道碑之類,我做好之後,都

要沅弟認真書寫。《賓興堂記》第一段不滿意,等近日改好,也要沅弟書寫。沅弟雖在

憂危忙亂之中,不可廢棄習字的工夫。親戚里雖有漱六、云仙會寫,我因為是家里人的

碑文版子,不准備請外面的人書寫。(咸豐九年五月十一日)

致四弟·治家有八字訣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念七日接弟信,欣悉合家平安。沅弟是日申刻到,又得詳同一切,

敬知叔父臨終,毫無抑郁之情,至為慰念!

余與沅弟論治家之道,一切以星岡公為法。大約有八字訣,其四字即上年所稱書蔬

魚豬也。又四字則曰早掃考室。早者,起早也。掃者,掃屋也。考者,祖先祭祀,敬奉

顯考王考曾祖考,言考而妣可該也。寶者,親族鄰里,時時周旋,賀喜吊喪,問疾濟急。

星岡公常曰:“人待人,無價之寶也。”星岡公生平于此數端,最為認真,故余戲

述為八字訣曰:“書蔬魚豬,早掃考寶也。”此言雖涉諧謔,而疑①即寫屏上,以祝賢

弟夫婦壽辰,使後世子孫,知吾兄弟家教,亦知吾兄弟風趣也,弟以為然否?(咸豐十

年閏二月廿九日)

【注釋】

①疑:通“擬”。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二十六日接到你的信,高興的知道全家平安。沅弟當天申刻到了,詳細詢問了一切,

恭敬的得知叔父臨死,毫沒有一點壓抑憂郁的情緒,很感安慰。

我和沅弟討論治家的方略,一世以星岡公為准繩。大約有八字訣,其中四個字就上

午說的書、蔬、魚、豬。還有四個字就是早、掃、考、寶,早字,是黎明即起的意思。

掃字,是灑掃房屋庭院。考字是祭祀祖先,奉祭顯考王曾祖考,當然妣也一樣。寶,指

與親戚鄰居,時刻往來,賀喜吊喪,問疾濟急。

星岡公經常說:“人與人之間互相抬舉,那是沒有價值可以計算的寶貝。”星岡公

生平對這些治家方略,執行得最為認真,所以我開玩笑編為八字決:書、蔬、魚、豬、

早、掃、考、寶。這似乎是開玩笑的話,而准備寫在屏上,用來祝賀賢弟夫婦的壽辰,

使後世子孫,懂得我們兄弟的家教,也知道我們兄弟的風趣,不知老弟以為如何?(咸

豐十年閏三月二廿九日)

致四弟·居鄉要訣宜節儉

【原文】

澄弟左右:五月四日接弟緘,書蔬魚豬,早掃考寶,橫寫八字,下用小字注出,此

法最好,余必遵辦,其次序則改為考寶早掃;書蔬魚豬。

目下因拔營南渡,諸務絲集。蘇州之賊已破,嘉興淳安之賊,已至績溪,杭州,徽

州,十分危急;江西亦可危之至。余赴江南,先駐徽郡之祁門,內顧江西之饒州,催張

凱章速來饒州會合。又劄王梅春募三千人紮撫州,保江西即所以保湖南也。又劄王人樹

仍來辦營務處,不知七月問可趕到否甯

若此次能保全江西兩湖,則將來仍可以克複,安危大局,所爭只有六七八九數月,

澤兒不知已起行來營否?弟為余照料家事,總以儉字為主,情意宜厚,用度宜儉,此居

家鄉之要訣也。(咸豐十年五月十四日)

【譯文】

澄弟左右:

五月四日接到你的信,書、蔬、魚、豬、早、掃、考、寶,橫寫八個字,下面用小

字加注解,這個辦法最好,我一定遵命辦理。但八個字的次序改為:考、寶、早、掃、

書、蔬、魚、豬。

現在因為軍隊開拔南渡,許多事情集中在一起。蘇州的敵軍已破了,嘉興、淳安的

敵軍,已到績溪和杭州、微州,十分危急,江西也危險之至。我去江南,首先駐在徽邵

的祁門,內顧江西的饒州,催促張凱章趕快來饒州會合。又命令王梅春募三千人進駐撫

州。保衛江西就是保衛湖南。又命王人樹仍舊來辦理營務處,不知道七月問可以趕到嗎?

如果這次能夠保全江西、湖南、湖北,那麼將來仍舊可以都克複,大局是安是危,

關鍵是爭六、七、八、九幾個月。紀澤兒不知道已經動身來軍營沒有?弟弟為我照實家

里事情,總以勤儉為主要,情意要厚重,生活要節儉,這是居家的重要訣竅。(咸豐十

年五月十四日)

致九弟季弟·做後輩宜戒驕橫之心

【原文】

季沅弟左右:“接信知北岸日內尚未開仗,此問鮑張于十五日獲勝,破萬安街賊巢,

十六日獲勝,破休甯東門外二壘,鮑軍亦受傷百余人。正在攻剿得手之際,不料十九日

未刻,石墳之賊,破羊棧嶺而入新嶺,桐林嶺同時被破,張軍前後受敵,全局大震,比

之徽州之失,更有甚焉。

余于十一日親登羊棧嶺,為大霧所述,目無所睹。十二日澄桐林嶺,為大雪所阻。

今失事恰在此二嶺,豈果有天意哉?

目下張軍最可危慮,其次則祁門老營,距賊僅八十里,朝發夕至,毫無庶阻。現請

求守壘之法,賊來則堅守以待援師,倘有疏虞,則志有素定,斷不臨難苟免。

回首生年五十余,除學問未成,尚有遺憾外,余差可免于大戾①。賢弟教訓後輩子

弟,總當以勤苦為體,謙遜為用,以藥驕佚之積習,余無他囑。(咸豐十年十月二十日)

【注釋】

①戾:罪過,過錯。

【譯文】

沅、季弟左右:

接到來信,知道北岸近日還沒有開仗。這邊鮑、張在十五日打了勝仗,破了萬安街

敵巢,十六日打勝仗,破了休甯東門外兩個堡壘,鮑軍自己也有百多人受傷。正在進攻

連連得手的時侯,不料十九日未刻,石墳的敵人,破了羊棧嶺而進入新嶺,桐林嶺同時

被破,張的軍隊前後受敵,使整個戰局大大震動,比徽州的失敗還要厲害。

我在十一日親自登上羊棧嶺,為大霧迷住,看不見什麼。十二日又登上桐林嶺,為

大雪阻住。現在失敗恰好在這兩嶺,豈不是有天意嗎?

眼下張的軍隊最危急不慮,其次是祁門老營,距離敵軍只有八十里,早晨發兵,晚

上可到,一點遮蓋阻攔都沒有。現在只有講求守堡壘的辦法,敵人來了便堅守,等待援

軍。假使有疏忽,那反正我的志向素來便定了的,絕對不會臨難苟且偷生。

回憶自出生以來五十多年,除了學問沒有完成,還有點遺憾外,其余都可以免于大

錯。賢弟教訓後輩子弟,總應當以勤苦為大政方針,以謙遜為實用方法,以此來醫治驕

奢淫逸這些壞習慣,其余沒有什麼囑托的了。(咸豐十年十月二十日)

致四弟·教子侄宜戒驕奢佚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此間于十九日,忽被大股賊匪,竄入羊棧嶺,去祁門老營,僅六十

里,人心大震。幸鮑張兩軍,于念日①念一日,大戰獲勝,克複黟縣,追則出嶺,轉危

為安。此次之險,倍于八月廿五徽州失守時也。

現賊中偽侍王李世賢,偽忠王李秀成,偽輔王楊輔清,皆在徽境,與兄作對。偽英

王陳玉成在安慶境,與多禮沅季作對。軍事之能否支持,總在十月十一月內外見大分曉。

甲三十月初六之武穴,此時計將抵家。余在外無他慮,總怕子侄習于驕奢佚三字,

家敗離不得個奢字,人敗離不得個佚字,討人謙離不得個驕字。弟切戒之!(咸豐十年

十月廿四日)

【注釋】

①念日:廿日。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這里在十九日忽然被大股敵軍竄進著棧嶺,離祁門老營,只有六十里,人心大大震

動。幸虧鮑、張兩支部隊,在二十和二十一日,打了大勝仗,克複了黔縣,追殺敵人到

嶺上,才轉危為安。這次的險情,比八月二十五日徽州失守時還要危險一涪。

現敵軍里侍王李世賢、忠王李秀成、輔王楊輔清,都在徽州境內,與我作對,英王

陳玉成在安慶境內,與多禮、沅季作對。軍事能不能支持下去,總在十月十一月之內見

大的分曉。

甲三十月初六去武穴,現在大約抵達了。我在外面沒有其他顧慮,只怕子侄旨上驕、

奢、佚三字。家庭敗落離不開一個奢字,個人失敗離不開一個佚了,討人謙離不開一個

驕字。弟弟要切實引為警戒,(咸豐十年十月二十四日)

致四弟·教子侄做人要謙虛勤勞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

自十一月來,奇險萬狀,風波迭起,文報不通者五日,餉通不通者二十余日。自十

六日唐桂生克複建德,而皖北沅季之文報始通。自鮑鎮廿八日至景德鎮,賊退九十里,

而江西饒州之餉道①始通。若左鮑二公,能將浮梁鄱陽等處之賊,逐出江西境外,仍從

建德竄出,則風波漸平,而祁門可慶安穩矣。

余身體平安,此一月之驚恐危急,實較之八月徽安失守時險難數倍。余近年在外,

問心無愧,死生禍福,不甚介意,惟接到英法美各國通商條款,大局已壞,茲付回二本,

與弟一閱。時事日非,吾家子侄輩,總以謙勤二字為主,戒傲惰,保家之道也。(咸豐

十年十二月初四日)

【注釋】

①餉道:運輸給養的道路。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自從十一月以來,戰事是奇險萬狀,風波一個接一個。文報不通到五天之久,糧餉

運輸不通達到二十多天,自十六日唐桂生克複建德,而安徽北部沅季弟弟的文報才開始

通行,自從鮑鎮二十八日到景德鎮,敵軍退了九十里,而江西饒州的糧餉運輸才開始愛

暢。如果左、鮑兩公,能夠把浮梁、鄱陽等處的敵軍,趕出江西境外,仍舊從建德流竄

出來,那麼風波逐漸平息,而祁門可喜保安穩了。

我身體平安。這一個月中的驚恐危急,實在比八月徽甯失守時,要危險困難幾倍。

我近年在外面,問心無愧,死生禍福,都不怎麼介意了,只是接到英、法、美各國通商

條款,知道大局已是大壞。現寄回兩本,給你看看。形勢一天不如一天,我家的子侄們,

總要以謙、勤兩個字為主要,戒掉驕傲懶惰,這是保全家庭平安無事的辦法啊!(咸豐

十年十二月初四日)

致四弟·教子弟去驕氣惰習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

臘底由九弟處寄到弟信,具悉一切。弟于世事,閱曆漸深,而信中不免有一種驕氣;

天地間惟謙謹是載福之道。驕則滿,滿則傾矣。凡動口動筆,厭人之俗,嫌人之鄙,議

人之短,發人之覆①,皆驕也。無論所指未必果當,即使一一切當已為天道所不許。

吾家子弟,滿腔驕傲之氣,開口便道人短長,笑人鄙陋,均非好氣象。賢弟欲戒子

弟之驕,先須將自己好議人短,好發人覆之習氣痛改一番,然後令後輩事事警改。

欲去驕字,總以不輕非笑人為第一義,欲去惰字,總以不晏起②為第一義。弟若能

謹守星岡公之八字,三不信,又謹記愚兄之去驕去情,則家中子弟,日念于恭謹而不自

覺矣。(咸豐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注釋】

①發人之覆:斥責人家的失敗。

②晏起:晚起。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十二月底從九弟處寄來你的信,知道一切。弟弟對于世事,閱曆逐漸加深了,但信

里不免有一種驕氣。天地之間,只有謙虛謹慎才是通向幸福的路。一驕傲,就滿足;一

滿足,就傾倒。凡屬動口動筆的事,討厭人家太俗氣,嫌棄人家鄙惡,議論人家的短處,

指斥人家失敗,是驕傲。不是不是所指所議的未必正當,就是正當切中要害;也為天道

所不許可。

我家的子弟,滿腔驕傲之氣,開口便說別人這個短那個長,譏笑別人這個鄙俗那個

粗陋,都不是好現象。賢弟要告戒子弟除去驕傲,先要把自己喜歡議論別人的短處,譏

諷別人的失敗的毛病痛加改正,然後才可叫子弟們事事處處警惕改正。

要想去掉驕字,以不輕易非難譏笑別人為第一要義。要想去掉惰字,以起早床為第

一要義。弟弟如果能夠謹慎遵守星岡公的八字訣和三不信,又記住愚兄的去驕去惰的話,

那家里子弟,不知不覺的便會一天比一天近于恭敬、謹慎了。(咸豐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致四弟·教子弟牢記祖訓八字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上次送家信者,三十五日即到,此次專人四十日來到,蓋因樂平饒

州一帶有賊,恐中途繞道也。自十二日克複休甯後,左軍分出八營,在于甲路地方小挫,

退紮景鎮。賊幸未跟蹤追犯,左公得以整頓數日,銳氣尚未大減。

目下左軍進剿樂平鄱陽之賊,鮑公一軍,因撫建吃緊,本調渠赴江西省,先顧根本,

次援撫建。因近日鄱陽有警,景鎮可危,又暫留鮑軍,不這赴省。胡宮保恐狗逆由黃州

下犯安慶,沅弟之軍,又調鮑軍救援北岸,其祁門附近各嶺,廿三日又被賊破兩處。

數月以來,實屬應接不暇,危險迭見,而洋人又縱橫出入于安慶湖口湖北江西等處,

並有欲來祁門之說,看此光景,今年殆萬難支持。然余自咸豐三年冬以來,久已以身許

國,願死疆場,不願死牖①下,本其素志。近年在軍辦事,盡心竭力,毫無愧怍,死即

瞑目,毫無悔憾。

家中兄弟子侄,惟當記祖父這八個字,曰考寶早掃,書蔬魚豬。又謹記祖父之三不

信,曰不信地師,不信醫藥,不信僧巫。余日記冊中,又有八本之說,曰讀書以訓詁為

本,作詩文以聲調為本,事親以得歡心為本,養身以戒惱怒為本,立身以不妄語為本,

居家以不晏起為本,作官以不要錢為本,行軍以不擾民為本。此八本者,皆余閱曆而確

有把握之論,弟亦當教諸子侄謹記之。無論世之治亂,家之貧富,但能守星岡之公八字,

與余之八本,總不失為上等人家。余每次寫家信,必諄諄囑咐,蓋因軍事危急,故預告

一切也。

余身體平安,營中雖欠飽四月,而軍心不甚渙散,或尚能支持,亦未可知。家中不

必懸念。(咸豐十一年二月廿四日)

【注釋】

①牖:窗。

【譯文】

澄侯四弟左右:

上次送家信的,三十五天即可能達。這次專人送。四十天還沒有到,是為樂平、饒

州一帶有敵軍,恐怕是途中繞了路。自從十二日克複休甯以後,左公的軍隊分出八營,

在甲路地方受了小挫折,退到景鎮駐紮,敵人幸虧沒有跟蹤追擊,左公得到整頓的幾天

時間,士氣還沒有在為減少。

眼前左軍進攻樂平、鄱陽的敵軍,鮑公一軍因為撫建吃緊,本是調他趕到江西省,

先照顧根本,其次支援撫建,因為近日翻陽有警報,景德鎮又危險,只好暫時留下鮑軍,

不急于去省。胡宮保恐怕狗逆由黃州下犯安慶,沅弟一軍又調鮑軍救援北岸,祁門附近

各嶺,二十三日又被敵人攻破兩處。

幾個月來,實在是應接不暇,危險一個接一個,而洋人又橫沖直撞出入在安慶、湖

口、湖北、江西等地,並且有來祁門的說法。看這種情形,今年要支持下去萬分困難。

然而,我自從咸豐三年冬天以來,早已經以身許國,願意戰死戰場,不願死在書窗之下,

這本來是我素來的志向。近年在軍營辦事,盡心竭力,沒有一點愧作,死了也可以閉眼,

沒有一點後悔和遺憾。

家里兄弟子侄,應當記住祖父的八個字。八個字是:考、寶、早、掃、書、蔬、魚、

豬。又謹記祖父的三不信:不信看地先生的話;不迷信藥物;不相信和尚、巫師。我的

日記里,還有八本的說法:讀書以訓詁為本;作詩文以聲調為本;事親以得歡心為本;

養身以戒惱怒為本;立身以不妄語為本;居家以不晏起為本;作家以不要錢為本;行軍

以不擾民為本。這個八本,都是我自己經曆的事情中歸納出來,很有把握的理論,弟弟

也應當教子侄們謹記在心。不管世道是治是亂,家庭是富是貧,只要能夠謹守星岡公的

八個字和我的八本,總不會失掉上等人家的地位。我每次寫家信,必然淳諄囑咐,是因

為戰事危急,要預告你們一切呢。

我身體平安。營中雖然欠了四個月的飽,但軍心並不渙散,或者還可以支持下去,

也未可知,家里不必掛念。(咸豐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

致四弟·教弟必須愛惜物力

【原文】

澄弟左右:圍山觜橋稍嫌用錢太多,南塘竟希公祠宇,亦盡可不起。沅弟有功于國,

有功于家,干好萬好,但規模太大,手筆大廓①,將來難乎為繼,吾與弟當隨時斟酌,

設法裁減。此時竟希公祠宇,業將告竣,成事不說。其星岡公祠及溫甫事琩漰怳孝,

皆可不修,且待過十年之後再看,至囑至囑!

余往年撰聯贈弟,有儉以養廉,直而能忍二語。弟之直,人人知之,其能忍,則為

阿兄所獨知。弟之廉,人人料之,其不儉,則阿兄所不及料也。以後望弟于儉字加一番

工夫,用一番苦心,不特家常用度宜儉,即修造平費,周濟人情,亦有一儉字意思。總

之愛惜物力,不失寒士之家風而已,吾弟以為然否?(同治元年十一月十四日)

【注釋】

①廓:空闊,廣大。這里比喻花錢隨便,大手大腳的意思。

【譯文】

澄弟左右:

圍山觜橋稍微嫌花錢太多了,南塘竟希公祠宇,也盡可不建。

沅弟有功勞于國家,有功勞于家庭,千好萬好,但是建設規模太大,花錢批條子太

大手大腳,將來總難以為繼。我與弟弟應當隨時商量,想辦法裁減下來。現在竟希公祠

宇,快要完工了,已成了事實,不去說了。星岡公祠和溫甫、事琩潀鴔怬怐滲辰鞳A都

可不修了,等過了十年之後再看,一定拜托了!

我往年撰寫對聯送老弟,有“儉以養廉,直而能忍”兩句話。弟弟的耿直,人人都

知道,你的能夠忍耐,那就只有為兄的一個人知道了。弟弟的廉潔,個個在意料之中;

而弟弟的不儉樸,那為兄的是沒有意料到的。以後希望弟弟在儉字上下一番工夫,用一

番苦心,不但日常的花銷要儉省,就是建設費用,周濟人情,也有一個儉省的問題。總

之,愛惜物力,不失掉寒士的家風罷了,我弟以為如何?(同治元年十一月十四日)

致四弟·惜福貴乎勤儉

【原文】

澄弟左右:

吾不欲多寄銀物至家,總恐老輩失之奢,後輩失之驕,未有錢多而子弟不驕者也,

吾兄弟欲為先人留遺澤,為後人惜余福,除去勤儉二字,別無做法。弟與沅弟能勤而不

能儉,余微儉而不甚儉;子侄看大眼,吃大口①,後來恐難挽,弟須時時留心。(同治

二年正月十四日)

【注釋】

①看大眼,吃大口,比喻見識的眼界越高,所要求的享樂也越豐富。

【譯文】

澄弟左右:

我不想多寄錢、物到家里,總是害怕老一輩太奢侈了,後輩會驕,沒有錢多了子弟

不驕的。我們兄弟為祖宗留一點遺平來的福澤,為後人珍惜一點剩余的福氣,除了勤儉

二字,沒有其他辦法。弟弟和沅弟都能勤卻不能儉,我只一點點儉而不是很儉,子侄們

眼界看得高了,吃的也愈來愈精了,以後恐怕難以挽回,弟弟要時刻留神啊!(同治二

年正月十四日)

致九弟·欣悉家庭和睦

【原文】

沅弟左右:

苦攻無益,又以皖北空虛之故,心急如焚。我弟憂勞如此,何可再因上游之事,添

出一番焦灼。上游之事,千妥萬妥。兩岸之事,皆易收拾。弟積勞太久,用心太苦,不

可再慮及他事。

弟以博文約禮獎澤兒,語太重大,然此兒純是弟獎借而日進,記咸豐六年冬,胡帥

寄余信,極贊三庵一琴之觀。時溫弟在座,告余曰:“沅弟實勝迪希厚雪。”余比尚不

深信,近見弟之圍攻百數十里,而毫無罅隙①,欠飽數百萬而毫無怨言,乃信溫弟之譽

有所試,然則弟之譽澤兒者,或亦有所試乎?

余于家庭,有一欣慰之端,聞妯娌及子侄輩,和睦異常,有姜被同眠之風,愛敬兼

至,此足卜②家道之興。然亦全賴老弟分家時,布置妥善,乃克臻此。余俟江西案辦妥,

乃赴金陵,弟千萬莫過憂灼,至囑至囑!(同治二年六月初一日)

【注釋】

①罅隙:空隙。

②卜:預測。

【譯文】

沅弟左右。

苦攻沒有益處。又因安徽北部空虛的緣故,心急如火燒。我弟憂慮勞苦如此,哪里

可以因上游的事,再添一番焦急呢,上游的事,千妥萬妥當。兩岸的事,都容易收拾。

弟弟勞累已很久,用心又太苦,不可以再去考慮別的事。

弟弟用博文約禮誇獎澤兒,這個評價太高了,太重了。他純粹是在你們的誇獎下進

步。記得咸豐七年冬季,胡帥寄給我一封信,非常稱贊三庵一琴的賢良。那時溫弟在座,

告訴我說:“沅弟實在超過迪庵、希庵、厚庵和雪琴的。”那時我還不太相信。近來看

到弟弟圍攻百幾十里,絲毫沒有空隙、漏洞,欠餉幾百萬,士兵毫無怨言,才相信賢弟

的稱譽可驗證了。那麼弟弟稱贊澤兒,或者也有驗證之日嗎?

我對于家庭,有一個高興的開端,聽說姑嫂和子侄,和睦非常,有漢朝姜肱兄弟友

愛同被共眠的風氣。愛敬都做到,這就可以預期家道興旺,但這也全靠老弟在分家時,

布置得妥當,才能如此完滿。我等江西的案子辦好了,便去金陵。弟弟千萬不要憂慮焦

灼,囑咐你啊!(同治二年六月初一日)

致四弟·教子勤儉為主

【原文】

澄弟左右:余在金陵,二十日起行至安慶,內外大小平安。門第太甚,余教兒女輩,

惟以勤儉謙三字為主。自安慶以至金陵,沿江六百里,大小城隘,皆沅弟之所攻取,余

之幸得大名,皆沅弟之所贈送也,皆高曾祖父之所留遺也。

余欲上不愧先人,下不愧子弟,惟以力教家中勤儉為主。余于儉字做到六七分,勤

字則尚無五分工夫。弟與沅弟于勤字做到六七分,儉字則尚欠工夫。以後勉其所長、各

戒其所短;弟每用一錢,均須三思。至囑!(同治三年八月初四日)

【譯文】

澄弟左右:

我在金陵,二十日動身到安慶,內外大小都平安。我家的門第太顯赫了,我教兒女

輩,要以勤、儉、謙三個字為主心骨。從安慶直到金陵,沿江六百里,大小城隘,都是

沅弟攻下的,我的幸運得了大名聲,都是沅弟送給我的,都是祖宗所留遺給我的。

我要上不愧對祖宗,下不愧對于弟,只有教育家里勤儉為主。我于儉字做到六七分,

勤字還不到五分工夫。澄弟與沅弟,于勤字做到六七分,儉字還欠工夫。以後要勉力發

揮所長,戒其所短。弟弟每花一個錢,都要三思而行。至囑!(同治三年八月初四日)

致四弟·宜以耕讀為本

【原文】

澄弟左右:吾鄉雨水沾①,甲五科三科九三侄婦,皆有夢熊之祥,至為欣慰!吾自

五十以後,百無所求,惟望星岡公之後,丁口繁盛,此念刻刻不忘。吾都不及祖父遠甚,

惟此心則與祖父無殊。弟與沅弟望後輩添丁之念,又與阿兄無殊。或者天從人願,鑒我

三兄弟之城心,從此丁口日盛,亦未可知。

且即此一念,見我兄弟之同心,無論何房添丁,皆有至樂,和氣致祥、自有可卜昌

明之理:沅弟自去冬以來,憂郁無極,家眷擬不再接來署。

吾精力日衰,斷不能久作此官。內人卒兒婦輩久居鄉間,將一切規模立定,以講讀

二字為本,乃是長久之計。(同治六年五月初五日)

【注釋】

①沾足:充足。

【譯文】

澄弟左右:

我家鄉下雨水充足,甲五、科三、科九三個侄兒媳婦,都有生男的祥兆,非常歡喜。

我自從滿五十歲以後,百無所求,只希望墾岡公的後人,人口興旺,這個想法時刻都記

在心。我們都不及祖父太遠,只有這個心願與祖父沒有區別。澄弟、沅弟望後輩添丁加

口的念頭:又和我沒有區別。或者天從人願,老夭看到我兄弟的這分誠心,從比丁口一

天天興旺,也未可知。

並且就是這個想法,可見我兄弟的同心。不管哪一房添丁,都充滿快樂,和氣引來

祥瑞,自然有可以昌明的道理。沅弟從去年冬天以來,憂愁抑郁很厲害,家眷准備不接

來署了。

我的精力一天天衰弱,決不能長久作這個官了,內人帶著兒子媳婦長久住在鄉下,

把家庭的規矩立下一個規模,以耕讀二字為立家根本,才是長久之計。(同治六年五月

初五日)

上篇:三 治家篇(1)     下篇:四 理財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