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 四 理財篇(1)  
   
四 理財篇(1)

稟祖父母·述告在京無生計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大人萬福金安,六月初五日,接家信一封,系四弟初十日在省城發,得悉一切,

不勝欣慰!孫國藩日內身體平安,國荃于什日微受暑熱,服藥一帖,次日即愈。初三日

複患腹瀉,服藥二帖,即愈,曾孫甲三于廿三日腹瀉不止,比請鄭小珊診治,次日添請

吳竹如,皆云系脾虛而並受暑氣,三日內服藥六貼,亦無大效,廿六日添請本京王醫,

專服涼藥漸次平複。初一二兩日未吃藥,刻下病已好,惟脾元尚虧,體尚未複。孫等自

知細心調現,觀其行走如常,飲食如常,不吃藥即可複體,堂上不必掛念。長孫婦身體

亦好,婢仆如舊。

同鄉梅霖生病,于五月中旬,日日加重,十八日上床,廿五日子時仙逝。胡云閣先

生亦同日同時同刻仙逝。梅霖生身後一切事宜,系陳岱云黎樾喬與孫三人料理。戊戌同

年,賻儀共五百兩,吳甄甫夫子(戊戌總裁)進京,賻贈百兩,將來一概,共可張羅千

余金。計京中用費,及靈樞回南途費,不過用四百金,其余尚可周恤遺孤。

自五月下旬以至六月初,諸事殷繁,孫荃亦未得讀書。六月前寄文來京,尚有三篇,

孫未暇改。廣東事已成功,由軍功升官及戴花藍翎者,共二百余人,將上諭抄回前半節,

其後半載升官人名,未及全抄,昨接家信,始知楚善八叔竹山灣田,已于去冬歸祖父大

人承買,八叔之家稍安,而我家更窘迫,不知祖父如何周停?去冬今年,如何設法?望

于家信內詳示。孫等在京,別無生計,大約冬初即須借賬,不能務仰事之資寄回,不勝

愧悚①!余容續稟,即稟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孫跪稟。(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七日)

【注釋】

①愧悚:羞愧。

【譯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大人萬福金安。六月初五日,接家信一封,是四弟初十日在省城所發,得知一

切,不勝欣慰。孫兒國藩近日身體平字,國荃于二十三日稍微受點暑熱,吃藥一帖,第

二天就好了。初三日又患腹瀉,吃藥兩帖,好了,曾孫甲三于二十三日腹瀉不止,即請

鄭小珊診治,第二天又加請吳竹如,都說是脾虛,並且受了暑熱,三天中吃藥六帖,也

沒有大效。二十六日加請京城王醫,專吃涼藥,逐漸平複,初一、二兩天沒有吃藥,現

在病已好了,只是脾元還虧,體重還沒有複元。孫等自己知道細”日)闊理,看他行走

如常,飲食如常,不吃藥可以複體,堂上大人不必掛念,長孫媳婦身體也好,婢女仆人

仍舊。

同鄉梅霖生于五月中旬得病,天天加重,十八日上床,二十五日子時逝世。胡云閣

先生也同日同時同刻逝世。梅霖生死後一切事情,是陳岱云、黎樾喬與孫兒三人料理的,

戊戌同年,賻儀給五百兩。戊戌總裁吳甄甫夫子進京,饋贈百兩,將來總計共可張羅千

余兩。計就中用費及樞回湖南路費不過四百金,其余的還可以周恤遺孤。

自五月下旬到六月初,事務特別繁忙,孫兒國荃也沒有讀書。六月前寄文來京,還

有三篇孫兒沒有閑空沒有改,廣東的事已經成功,由軍功升官及戴花翎藍翎的,共兩百

多人。現將上偷抄回前半節,後半節載升官人名,沒有來得及全抄,昨天接天家書,才

知道楚善/U貧竹山灣田,已在去年冬天歸祖父大人承買,八叔的家里稍微安定,而我

家就更窘迫了,不知祖父如何調停?去年冬天,今年如何設法?望在家信中詳示。孫兒

等在京城,別無生計,大約冬就要借帳,不能准備卯事堂上大人的資費寄回,不勝漸愧!

其余以後再行稟告,即請祖父母大人萬福全安。孫兒跑稟。(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七日)

稟祖父母·述京中窘迫狀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大人萬福金安。廿九日早,接丹閣十叔信,系正月廿八日發,始知祖父大人于

二月問體氣違和,三月已痊愈,至今康健如常,家中老幼均吉,不臉欣幸!四弟于五月

初九寄信物于彭山屺處,至今尚未到,大約七月可到。丹閣叔信內言:去年楚善叔田業

賣于我家承管,其曲折甚多。

“添梓坪借錢三百四十千,其實只三百千,外四十千,系丹閣叔因我家景況艱窘,

勉強代楚善叔解危,將來受累不淺,故所代出之四十千,自去冬至今,不敢向我家明言。

不特不敢明告祖父,即父親叔父之前,渠亦不敢直說。蓋事前說出,則事必不成,不成

則楚善叔逼迫無路,二伯祖母奉養必闕①,而房日見凋敗,終無安靜之日矣。事後說出,

則我家既受其累,又受其欺,祖父大人必怒,渠更無辭可對,無地自容。”故將此事寫

信告知孫男,托孫原其不得以之故,轉稟告祖父大人現在家中艱難,渠所代出之四十千,

想無錢可以付渠。

八月心齋兄南旋,孫在京借銀數十兩,付回家中,歸茲此項,大約須臘底可到,因

心齋兄走江南回故也。孫此刻在京,光景漸窘,然當京官者,大半皆東扯西支,從無充

裕之時,亦從無凍餓之時,家中不必系懷。孫現今旨長郡會館事,公項存件,亦已無幾。

孫日內身體如常,九弟亦好。甲三自五月計三日起病,至今雖痊愈,然十分之中,

尚有一二分未盡複舊。刻下每日吃炒米粥一餐,泡凍米吃二次,乳已全無,而伊亦要吃。

據醫云:“此等乳最不養人,”因其夜哭甚,不能遽斷乳。從膠發熱煩躁,夜臥不安,

食物不化,及一切諸患,此時皆已去盡,日日嬉笑好吃,現在尚服補脾之藥,大約再服

四五帖,本體全複,即可不藥,孫婦亦感冒三天。鄭小珊云:“服涼藥後,須略吃安胎

藥。”目下亦健爽如常。

甲三病時,孫婦曾跪許裝家中觀世音菩薩金身,伏求家中今年酬願。又言四沖有壽

佛祖像,祖母曾叩許裝修,亦系為甲三而許,亦求今年酬謝了願。李霖生身後事,辦理

頗如意,其子可于七扶梓回南,同鄉各官如常。家中若有信來,望將王率五家光景寫明,

肅此,謹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廿九日)

【注釋】

①闕:通“缺”。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大人萬福金安。二十九日早,接丹閣十叔的信,是正月二十八日所發。才知祖

父大人于二月間身體欠佳,三月已痊愈,至今康健如常,家中老幼都平安,不勝欣幸!

四弟在五月初九寄信寄物于彭山屺處,至今沒有收到;大約七月可到。丹閣叔信中說:

“去年楚善叔的田來賣與我家承管,其中曲折很多。”

“添梓坪借錢三百囚十千,其實只有三百千,另外四十千,是丹閣叔因我家情況窘

困。勉強代楚善叔解危,將來受累不淺,所以所代出四十千自出年冬天到現在,不敢向

我家明言,不僅不敢明告祖父,就是父親、叔父的面前,也不敢直說。因事前說出,則

事必定不成,不成則楚善叔逼得無路,二伯祖母奉養必缺。而本房日見凋敗,終無安靜

的日子,事後說出,則我家既然受了他的累,又受他的欺;祖父大人必定發怒,他更無

辭可對,無地自容。所以把這件事寫信告知孫兒。托孫兒原諒他的不得已的緣故,轉享

祖父大人現在家里艱難,他所代出的四十千,想必無錢可以付與他。

八月心齋兄回湖南,孫兒在京借銀幾十兩,付回家中,歸還這筆錢,大約要臘月底

可到,因心齋兄走江南回湖南的緣故。孫兒現在京城,光景漸漸窘迫。當京官的,大半

東扯西支,從沒有充裕的時候,也從沒有受凍挨餓的時候,家里不必系掛。孫兒現在管

長郡會館的事務,公項存件,也已經無幾了。

孫兒日內身體如常,九弟也好,甲三自五月二十三起病,到現在雖然好了、但還有

一兩分沒有複原。如今每天吃炒米粥兩餐,泡凍米兩次,乳已沒有了,而他也要吃。據

醫生說“這種乳最不養人。”因為他晚上哭得厲害,不能急于斷乳。從前發熱煩躁,晚

上睡不安穩,食物不化,種種毛病,現在都好了,天天嬉笑好吃。還吃點補脾的藥,大

約再吃四、五帖,全部複原,就可不吃藥了。孫媳婦也感冒三天,鄭小珊說:“吃涼藥

後,要略吃些安胎藥。”眼下也健爽如常。

甲三病時,孫媳婦曾經在家中觀世菩薩金身面前跪許裝修菩薩金身;請求家今年酬

願,又京西沖有壽佛神像,祖母曾經叩頭答應裝修,也是為甲三答應的,也要今年酬願。

李霖生身後事。辦得很如意,他兒子可以七月扶梓親自回湖南。同鄉各位官員如常,家

中如果有信來,望將王率五家光景寫明。肅穆的稟告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道光:十

一年六月二十九日)。

稟父母·籌劃歸還借款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親大人萬福金安,彭山屺進京,道上為雨泥所苦,又值黃河水漲,渡河時大費力,

行旅衣服皆濕。惟男所寄書,渠收貯箱內,全無潮損,真可感也!到京又以臘肉蓮茶送

男,渠于初九日到,男到十三日請酒。二六日將四十千錢交楚。渠于十八日賃住黑巾,

離城十八里,系武會試進場之地,男必去送考。

男在京身體平安,國荃亦如常,男婦于六月廿三四感冒,服藥數帖,痊愈,又服安

胎藥數帖。紀澤自病愈後,後又服補劑十余帖,辰下體已複原,每日行走歡呼,雖不能

言,已無所不知,食粥一大碗,不食零物。仆婢皆如常。周貴已薦隨陳云心回南,其人

蠢而負恩。蕭祥已跟別人,男見其老成,加錢呼之複來。

男目下光景漸窘,恰有俸銀接續,冬下又望外官例寄炭資。今年尚可勉強支持。至

明年則更難籌劃,借錢之難,京城與家鄉相仿,但不勒追強逼耳。前次寄信回家,言添

梓坪借項內,松軒叔兄弟代出錢四十千,可男寄銀回家,完清此項,近因彭山屺項,又

移徒房屋,用錢日多,恐無付銀回家,男現看定屋在繩匠胡同北頭路東,准于八月初六

日遷居,初二日已搬一香案去,取吉日也。棉花六胡同之屋,王翰城言冬間極不吉,且

言重慶下者,不宜住三面懸空之屋;故遂遷移繩匠胡同,房租每月大錢十千,收拾又須

十余千。

心齋借男銀已楚,渠家中付來銀五百五十兩,又有各項出息。渠言尚須借銀出京,

不知信否?男已于七月留須,楚善叔有信寄男系四月寫,備言其苦。近聞衡陽田已賣,

應可勉強度日。戊戌冬所借十千二百,男曾言幫他,曾稟告叔父,未稟祖父大人,是男

之罪,非渠之過。其余細微曲折,時成時否,時朋買,時獨買,叔父信不甚詳明,楚善

叔信甚詳,男不敢盡信。總之渠但兔債主追迫,即是好處,第目前無屋可住,不知何處

安身?若萬一老親幼子,棲托兒所,則流離四徒,尤可憐憫!以男愚見,可仍使渠住近

處,斷不可住衡陽;求祖父大人代渠謀一安居,若有余鏟,則佃田耕作,又求父寄信問

朱堯階,備言楚善光景之昔,與男關注之切,問渠所營產業,可佃與楚善耕否?渠若允

從,則男另有信求堯階,租谷須格外從輕。但中太遠,至少亦須耕六十畝,方可了吃。

堯階壽屏,托心齋帶回。嚴麗生在湘鄉,不理公事,甫艮不飭②,聲名狼籍。如查

有真實劣績,或有上案,不妨抄錄付京,因有禦史在男處查訪也,但須機密。四弟六弟

考試,不知如何?得水中喜,失不足憂,總以發憤讀書為主。史宜日日看,不可間斷,

九弟閱《易知錄》,現已看到隋朝。溫經須先窮一經,一經勉後,再治他經,切不可兼

營並鹜,一無所得,男謹稟。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初三日)【注



①貲:通“資”。

②甫艮不飭:甫:古代盛食物的方開器具。艮:古代盛食物的圓形器具。飭:整治,

整頓。這里指不整理食具,以形容為官不廉潔。

【譯文】

兒子國藩跪著稟告

父親大人萬福金安,彭山屺進京城,路上為雨泥所苦,又正值黃河水漲,渡河時很

費力,行李衣服都濕了。只是兒子所寄的書,他收貯在箱里,一點潮損都沒有,真是太

感激了!到京後又以臘肉、蓮子、茶葉送兒子,他在初九日到,兒子在十三日請酒。十

六日將四十千錢交楚。他在十八日在黑巾租房住下,離城十八里,是武會試進場的地方,

兒子一定去送考。

兒子在京身體平安,國荃也如常。兒媳婦于六月二十三日感冒,吃藥幾帖後好了,

又吃了幾帖安胎藥。紀澤自病好後,又吃了十多帖補藥,現在已複原了,每天行走歡呼,

雖然不能說話,已什麼都知道,每天吃粥一大碗,大吃零食。仆人婢女如常。周貴已薦

隨陳云心回湖南,這個人又蠢又忘恩負義。蕭祥已跟別人,兒子見他老成,加了錢叫他

又回來了。

兒子眼下情形漸漸窘迫,恰好有俸銀接續,冬又指望外官例寄防寒費,今年還可勉

強支持。到明年那更難籌劃。借錢的困難,京城與家鄉相仿佛,只是這里不勒索追逼罷

了。前次寄信口家,說添粹坪借項內,松軒叔兄弟實在代出錢四十千,兒子可寄錢回家,

還清這筆債,近來因為還彭山配的款項,又搬房屋,用錢;一天天多,恐泊難以再付錢

回。兒子現在看定房子在繩匠胡北頭路東,准于八月初六搬家,初二日已經搬了一個香

案去,是圖個吉日。棉花六條胡同的房子,王翰城說冬天很不吉利,並且說正處于慶賀

氣氛中的人,不宜住三面懸空的房子,所以才遷到繩匠胡同,房租每月大錢十千,收拾

又要十多千。

心齋借兒子的錢已全部還清,他家付來銀子五百五十兩,又有各項息錢。他說還要

借錢離京,不知是不是?兒子已于七月留須。楚善叔有信給兒子,是四月寫的,詳細說

了他的困苦。近來聽說衡陽的田民賣掉,應該可以勉強度日了。戊戌冬天所借的十千二

百,兒子曾說過是幫他,曾經稟告叔父,沒有稟告祖父大人,是兒子的罪,不是他的過

錯。其余細微曲折,一時成,一時不成,一時友人買,一時又單獨買,叔父信中說利潤

不很詳細明白,楚善叔的信很詳細,兒子不敢都相信。總之他但求免債主追迫,便是好

處,只是目前沒有屋住,不知道何處安身?如果萬一老親幼子,棲托都沒有著落,則流

離四徒,尤其可憐!以兒子的愚見,仍舊要他住在近處,決不可住衡陽,求祖父大人代

他找一個安居之所,如果有多余的錢,那麼就佃田耕作,又求父親寄信問朱堯階,詳說

楚善情形的困苦,和兒子關注的殷切,問他所經營的產業,可佃給楚善耕種否?他如果

同意,那兒子另寫信求堯階,租谷要格外輕,但是路遠,至少也要耕六十畝,才能生活。

堯階壽屏,托心齋帶回,嚴麗生在湘鄉,不理公事,作官不廉潔,聲名狼藉,如果

查到有他的真實劣績,或者案子,不妨抄錄付來京城,因為有禦史在兒子處查訪,但要

機密。四弟、六弟考試,不知考得如何?得中,不足以高興;不中,也不足以憂慮,總

以發奮讀書為主,史書要天天看,不可問斷,九弟看《易知錄》,現已看到隋朝,溫習

經書要先窮研一種經書,然後再治其他,不能兼研並鹜,一無所得。兒子謹稟父母親大

人萬福金安。(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初三日)

稟父母·借銀寄回家用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十四日接家信,內有父親叔父並丹閣叔信各一件,得悉丹閣

叔入伴,且堂上各大人康煌,不勝次幸!男于八月初六日,移寓繩匠胡同,北頭路東,

屋甚好,共古八間,每月房租京錢二十千文,前在棉花胡同,房甚逼厭,此時房屋爽塏,

氣象軒敞;男與九弟言,恨不能接堂上各大人來京住此。

男身體平安,九弟亦如常,前不過小恙,兩日即愈,示服補劑,甲三自病體複原後,

日見肥胖,每日歡呼趨走,精神不倦,家婦亦如琚A九弟《禮記》讀完,現讀《周禮》。

心齋兄于八月十六日,男向渠惜銀四二千,付寄家用,渠允于到湘鄉時,送銀廿八兩交

勤七處,轉交男家,且言萬不致誤,男訂待渠到京日,償還其銀,若到家中、不必還他,

又男寄有冬菜一簍,朱堯階壽屏一付,在心齋處,冬菜托勤七叔送至家,壽屏托交朱嘯

山轉寄。

香海處,月內准有信去,王雅園處,去冬有信去,至今無回信,殊不可解,顏字不

宜寫白折,男擬防改臨褚柳,去年跪托叔父大人之事,承已代覓一具,感戴之至!稽首

萬拜,若得再覓一具,即于今冬明春辦就更妙,敬時叔父,另有一函。在京一切自知謹

慎,跪稟。(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日)

【注釋】

①爽塏:清爽干燥。

【譯文】

兒子國藩跪著稟告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十四日接到家信,內有父親、叔父、丹閣叔的信各一件,知

道丹閣叔考取縣學生員,堂上各大人身體康健,不勝欣幸!兒子于八月初六日,移住繩

匠胡同北頭東屋,房子很好,一共十八間,每月房租京錢二十千文,以前在棉花胡同,

房子太促,現在房子清爽干燥,氣象軒敞,兒子和九弟說,恨不能接堂上各大人來京城

居住。

兒子身體平安,九弟也如常,日前不過一點小病,兩天便好了,沒有吃補藥,甲三

自病體複原後,一夭天胖了,每天歡呼趨走,精神不倦,長媳婦也如常,九弟《禮記》

已讀完,現在讀《周禮》,心齋兄在八月十六日,兒子向他借銀四十千,寄回家用,他

答應到湘鄉時,送銀子二十八兩交勤七處,轉交兒子家,並且說萬無一失,兒子與他約

定,他回京城時,償還他,如果到家里,不必還他,又兒子寄有冬菜一簍,先堯階壽屏

一付,在心齋處,冬菜托交勤七叔送到家里,壽屏托交朱嘯山轉寄。

香海處,月內准定有信去,王睢園處,去年冬天有信去,至今沒有因信,真不可理

解。顏字不適且寫白折,兒子准備改臨褚、柳。去年跪托叔父大人的事,承他找了一具,

感激之至!叩頭萬拜。如果再找一具,就在今冬明春辦更妙,敬謝叔父,另有信一封,

在京城一切自己知道謹慎,兒子跪稟。(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日)

稟父母·在外借債過年

【原文】

男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昨十二月十六日,奉到手諭,知家中百事順遂,不勝欣幸!

男等在京,身體平安,孫男孫女皆好,現在共用四人,荊七專抱,孫男以春梅事多,不

兼顧也,孫男每日清晨,與男同起,即送出外,夜始接歸上房,孫女滿月有客一席,九

弟讀書,近有李碧峰同居,較有樂趣,男精神不甚好,不能勤教,亦不督責,每日兄弟

笑語歡娛,蕭然自樂,而九弟似有進境,茲將昨日裸文原稿呈上。

男今年過年,除用去會館房租六十千外,又借銀五十兩,前日冀望外間或有炭資之

贈,今冬乃絕無此項,聞今年家中可盡完舊債,是男在外有負累,而家無負累,此最可

喜之事,岱云則南北負累,時常憂貧,然其人忠信篤敬①,見信于人,亦無窘迫之時。

同鄉京官俞側青先生告假,擬明年春初出京,男便附鹿肉,托渠帶回,杜蘭溪周華

南皆擬送家眷出京,岱云約男同送家眷,不肯送,渠謀亦中止,彭山屺出京,男為代借

五十全,昨已如數付來。心齋臨行時,約送銀廿八兩至勤七叔處,轉交我家,不知能踐

言否?嗣後家中信來,四弟、六弟各寫數行,能寫長信更好,謹稟。(道光二十一年十

二月二十一日)

【注釋】

①忠信篤敬:指忠誠可信,篤厚可敬。

【譯文】

兒子國藩跪著稟告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昨十二月十六日,按到手諭,知道家里百事順遂,不勝欣幸!

兒子等在京城,身體平安。孫兒孫女都好,京寓現在請了四人,荊七專門帶人,孫兒因

春梅事情多了,不能兼顧的緣故。孫兒每天早晨,與兒子同時起床,便送他出外,晚上

才接回上房,孫女滿月,請了一桌。九弟讀書,近來有李碧峰同住,比較有樂趣,兒子

精神不很好,不能勤教,也不督責,每天兄弟笑語歡娛,治然自樂,而九弟似乎有了進

步,現將昨天的課文原稿呈上。

兒子今年過年,除花掉會館房租人十千以外,又借了五十兩銀。前天希望外面或者

會送寒炭費,今年冬天絕沒有這個項目,今年家里可以把舊債還清。兒子在外有負擔拖

累,家里沒有,這是最可喜的事,岱云則南北兩方面負擔扛累,時常憂貧,這個人忠誠

可信,篤厚敬重;使人相主,也沒有窘迫的時候。

同鄉京官俞岱青先生告假,准備明年春初離京,兒子托便附回鹿肉,托他帶回。杜

蘭溪、周華甫准備送家眷離京。岱云約兒子同送家眷,兒子不肯送,他的計劃只得停止,

彭山屺離京,兒子為他代借了五十兩銀子,昨已如數付來,心齋臨走時,約他送二十八

兩銀子到勤七叔處,轉交我家,不知道他能照著辦不?以後家中來信,四弟、六弟各寫

幾行,能夠寫長信更好,兒子謹稟。(道二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稟父母·家中費用窘迫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親大人萬福金安。男與九弟身體清潔,家婦亦平安,孫男甲三體好,每日吃粥兩

頓,不吃零星飲食,去冬已能講話,孫女亦體好,乳食最多,合寓順適。今年新正①,

景象陽和,較去年正月,甚為燠暖。

茲因俞岱青先生南回,付鹿脯一方,以為堂上大人甘旨之需,鹿肉恐難寄遠,故薰

臘附回,此間現有煎臘肉豬舌豬心臘魚之類,與家中無異,如有便附物來京,望附茶葉

大布而已。茶葉須托朱堯階清明時在水豐買,則其價亦廉,茶葉亦好,家中之布,附至

此問,為用甚大,但家中費用窘迫,無錢辦此耳。

同縣李碧峰,若不堪言,男代為張羅,已覓得館,每月學俸銀三兩。在男處將住三

月,所費無幾,而彼則感激難名,館地現尚未定,大約可成。在京一切自知謹慎,即請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道光二十二年正月初七日)

【注釋】

①新正:指新春正月。

【譯文】

兒子國藩跪著稟告

父親大人萬福金安。兒子與九弟身體清潔,長媳婦也平安,孫兒甲三身體好,每天

吃兩頓粥,不吃零食,去年冬天已經能說話。孫女身體也好,吃乳很多,全家順適,今

年新正,景象陽和,比去年正月,要暖和些。

茲因俞岱青先生南回,付鹿脯一方,供堂上大人食用,因路程遠,鹿肉薰臘了一下。

這里現在有薰臘肉、豬舌、豬心、臘魚之類,與家里一樣,如有便人來京城,希望只附

茶葉,大布罷了。茶葉要托朱堯階清明時節在永豐買,價格便宜,茶葉也好,家里的布,

附到這里,用處很大,只是家里窘迫,沒有錢辦這些。

同縣李碧峰,昔不堪言,兒子代為張羅,已找到教書的館地,每月學錢三兩銀子。

他在兒子處將住三個月,所費沒有多少,而他卻非常感激,館地現在還沒有定,大約會

成功,在京一切自己知道謹慎,即請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道光二十二年正月初七日)

稟祖父母·要叔父教訓諸弟以管家事

【原文】

孫男國藩脆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四月廿一日,接壬寅第二號家信,內祖父父親叔父手書各一,

兩弟信並詩文俱收,伏讀祖父家諭,字跡與早年相同,知精神較健,家中老幼平安,不

勝欣幸。游子在外,最重惟平安二字,承叔父代辦壽具,兄弟感恩,何以圖報?

湘潭帶漆,必須多帶,此物難辨真假,不可邀人去同買,反有奸弊①。在省考試時,

與朋友問看漆之法,多問則必能知一二。若臨買時,向紙行邀人同去,則必心虧。如不

知看漆之法,則今年不必買太多,待明年講究熟習,再買不遲,今年漆新壽具之時,祖

父母壽具,必須加漆。以後每年加漆一次,四具同加,約計每年漆錢多少,寫信來京,

付至省城甚易,此事萬不可從儉,子孫所為報恩之處,惟此最為切產,其余畢竟虛文也。

孫意總以厚漆為主,由一層以加至數十層,愈厚愈堅,不必多用瓷灰夏布等物,恐其與

漆不相膠粘,曆久而脫殼也,然此事孫未嘗經曆講究,不知如何而後盡善。家中如何辦

法,望四弟寫信詳細告知,更望叔父教訓諸弟,經理家事。

心齋兄去年臨行時,言到縣即送銀廿八兩至我家,孫因十叔所代之錢,恐家中年底

難辦,故向心齋通挪,因渠曾挪過孫的,今渠既未送來,則不必向渠借也。家中目下敷

用不缺,此孫所第一放心者,孫在京已借銀二百兩,此地通挪甚易,故不甚窘迫,恐不

能顧家耳。

曾孫妹妹二人體甚好,四月念三日,已種牛痘,萬無一失,系廣東京官,設局濟活

貧家嬰兒,不取一錢,茲附回各法一張,敬呈慈覽,湘潭長沙皆有牛痘公局,可惜鄉間

無人知之。

英夷去年攻占浙江甯波府及定海鎮海兩縣,今年退出甯波,攻占乍浦可痛恨,京城

人心,安靜如無事時,想不日可殄滅也。孫謹稟。(道光二十十年四月廿七日)

【注釋】

①奸弊:奸,詐的弊病。

②通挪:互相挪借錢財。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四月二十一口,接到壬寅第二號信,其中祖父,父親,叔父

親筆信各一封,兩位弟弟的信和詩文都收到了,伏讀祖父手諭,字跡和早年相同,知道

精神比較強健,家中老少平安,不勝欣幸!游子在外,最重要的只有“平安”二字,承

叔父代辦壽具,我們兄弟十分感恩,不知如何如何報答?

湘潭帶漆,必須多帶,這種東西難以分清真貨假貨,不可以邀人去同買,反而有奸

詐弊病產生。在省考試時,向朋友請教看漆的方法,多問就能略知一二了,如果臨買漆

時,向紙行邀人同去,那一定吃虧,如不知看漆的方法,那今年不必買得大多,而必須

加漆。以後每年加漆一次,四具同時加,大約每年漆錢要多少,寫信來京城,孫兒付到

省城很容易,這件事萬萬不可以從儉,子孫所要報恩的地方,只有這個最為切實,其余

的都是空文章,孫兒的意思,總以厚漆為主,由一層加到幾十層,越厚越堅固,不必多

用瓷灰、夏布等,恐怕這些東西與漆不相粘合,時間久了會脫殼。然而這件事孫兒沒有

經曆講究,不知道要怎樣,不知道要怎樣做才盡善盡美。家中怎麼辦,希望四弟詳細寫

信告知,更希望叔父教訓幾位弟弟,經理家事。

心齋兄去年臨走時,說到縣便送銀二十八兩到我家,孫兒因為十叔所代的錢,恐家

里年底難辦,所以向心齋挪借,因他曾經挪過孫幾的,現在他既然沒有送來,那就不必

向他借了。家里現在還不缺錢花,是孫兒所第一放心的,孫兒在京城,已借了銀子二百

兩。這里挪借很容易,所以不很窘迫,只恐怕不能顧家。

曾孫妹妹兩人身體很好。四月二十三日,已種了牛痘,萬無一失,是廣東京官設局

救濟貧困嬰兒,不取分文。現寄回種牛痘法一張,敬呈堂上大人一看。湘潭、長沙都有

牛痘公局,可惜鄉里沒有一人知道。

英夷去年攻占浙江甯波府及定海、鎮海兩縣,今年退出甯波,攻占乍浦,極可痛恨,

京城人心,安靜得好象沒事一樣,我想不久當可殲滅的。孫兒謹稟。(道光二十二年四

月二十六日)

稟祖父母·無錢寄回家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孫兄弟在京平安,孫婦身體如常。曾孫兄妹二人種痘後,現

花極佳,男種六顆,出五顆,女種四顆,出三顆,並皆清吉,寓內上下平善。

逆夷海氛甚惡,現在江蘇滋擾,寶山失守,官兵退縮不前,反在民間騷擾,不知何

日,方可蕩平。天津防堵甚嚴,或可無慮,同鄉何子貞全家住南京,聞又將進京,謝果

堂太守,于六月進京,初意欲捐複,多恐不能,鄭莘田放貴州西道,黎樾喬轉京畿道,

同鄉京官,絕少在京。

孫光景雖艱,而各處通挪,從無窘迫之時,但不能寄貨回家,以奉甘旨之需①,時

深愧驚,前寄書征一表叔,言將代作墓志,刻下實無便可寄,蕙妹移居後,究不知光景

如何?孫時為掛念,若有家信來京,里詳明書示,孫在京自當謹慎,足以仰慰慈懷,孫

謹稟。(道光二十年六月初十日)

【注釋】

①甘旨之需:指父母的生活需求。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孫兒兄弟在京平安,孫媳婦身體如常。曾孫兄妹二人種痘後,

現出痘情形很好,曾孫子種六顆,出了五顆,曾孫女種四顆,出三顆。都清吉。全家上

下平善。

洋人和逆匪在沿海鬧得很囂張,現在江蘇滋擾,寶山失守了。官兵退縮不敢前進,

反而在民間騷擾,不知哪天才能平定,天津防范堵截很嚴密,或者可以無慮,同鄉何子

貞全住南京,聽產又將進京,謝果堂太守,于六月進京,原來的意思是捐複,恐怕不能

辦到,鄭辜田放了貴州貴西道。黎榴喬轉京哉道。同鄉京,在京的很少。

孫兒的光景雖說很艱難,而到處挪借,從來沒有受過窘迫,但不能寄錢回家,以奉

侍父母祖父的生活需要,時刻深深感到慚愧,前不久寫信給征一表叔,說將代作墓志,

眼下實在沒有便人可寄。蕙妹搬家後,光景究竟怎麼樣?孫兒時時掛念,如有家信來京

城,希望詳細明白告訴我。孫兒在京自當謹慎,才能使堂上大人得到安慰。孫兒謹稟。

(道光二十二年六月初十日)

稟父母·寄銀還債濟人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男在四川,于十一月廿日返京,彼時無折弁回南,至十二月

十六日始發家信,十二月除夕又發一信,交曾受恬處,受恬名興仁,善化丙子舉人,任

江西分宜縣知縣,上年進京引見,正月初四日出都,迂道由長沙回江西;男與心齋各借

銀一百兩,與渠作途費,男又托渠帶銀三百兩,系藍布密縫三包,鹿膠二斤半,阿膠二

斤,共一包,高麗參半斤一包,荊七銀四十兩一包,又信一封,交陳宅,托其代為收下,

面交六弟九弟,大約二月下旬可到省。

受恬所借之銀百兩,若在省能還更好,若不能還,亦不能急索;俟渠到江西必還,

只訂定妥交陳宅,毋寄不可靠之人耳,若六月尚未到,則寫信寄京,男作信至江西催取

也。

廿二夜,男接家信,得悉一切,欣喜之至!祖父大人七旬晉一大慶,不知家中開筵

否?男在京僅一席,以去年慶壽故也,祖母大人小恙旋愈,甚喜!以後斷不可上樓,不

可理家事,叔父大人之病,不知究竟如何?下次求詳書示知,男前次信回,言付銀千兩

至家,以六百為家中完債及零用之費,以四百為饋贈戚族之用,昨由受恬處寄歸四百,

即分送戚族可也,其余六百,朱嘯山處兌錢百三十千,即除去一百兩,四月間再付五百

回家,與同鄉公車帶回,不同縣者亦可男自有斟酌也。

男自四川歸後,身體發胖,精神甚好,夜間不出門,雖未畜車①,而每出必以車,

無一處徒步;保養之法,大人盡可放心,男婦及孫男女皆平安,本家心齋,男待他甚好,

渠亦凡事必問,男所作詩賦,男知無不言。馮樹堂于正月十六來男寓住,目前渠自用功,

男盡心與之講究一切,會試後,即命孫兒上學,每月修金四兩。郭筠仙進京,亦在男處

住,現在尚未到,四川門生,已到四人,二月間即考國子監學正。

今年正月初三,下詔舉行恩科,明年皇太後萬壽,定有覃恩,可請誥封,川國所最

為切望者也,去年因科場舞弊,皇上命部議定,以後新舉人到京,皆于二月十五複試;

倘有理文荒謬者,分別革職停科等罰,甚可懼也!在京一切,男自知慎,余容續陳,謹

稟。(道光二十四年正月正月廿五日)

【注釋】

①畜車:自置車輛。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兒子在四川,于十一月二十日回到京城。那時沒有折弁回湖

南,到十二月十六日才發家信,十二月除夕,又發一封信,交曾受恬處。受恬名興仁,

善化丙子舉人,任江西分宜縣知縣,去年進京引見,正月初四日離京,繞道由長沙回江

西,兒子與心齋各借銀子一百兩給他作路費,兒子又托他帶了三百兩銀子,是藍布密縫

的三包。鹿膠二斤半,阿膠兩斤,共一包,高麗參半斤,一包。荊七的銀子四十兩,一

包。又信一封,交陳宅,托他代收,面交六弟九弟,大約二月下旬可以到省。

受恬所借的一百兩銀子,如果在省里能還更好,如不能還,也不要急于索取,等他

到江西後必須歸還,只交代他一定交陳宅,不要托不可靠的人,如果六月還沒有到,那

寫信給我,兒子再寫信到江西去催取。

二十二日晚,兒子接到家信,得知一切,欣喜之至!祖父大人七十歲晉一的大慶,

不知家里開了筵席沒有?兒子在京城只辦了一桌,因為去年已做過七十大壽的緣故,祖

母大人小病馬上好了,很高興,以後決不能上樓不可以管家務,叔父大人的病,不知究

竟怎樣?下次求家里詳細告知,兒子上次的家信,說付銀子一千兩到家里,用六百兩還

債和零用,用四百兩送親戚族人,昨由受恬處寄回四百兩,就送親戚族人吧,其余六百,

朱嘯山處兌錢百三十千,即除去一百兩,四月間再付五百兩回,與同鄉入京應試的舉人

帶回,不同縣的也可以,兒子自有考慮的。

兒了自四川回後,身體發胖,精神很好,晚上不出門,雖然自己沒有專車,但每次

出門必定用車,沒有一處是走路,保養的方法,大人盡可放心,兒媳婦及孫兒孫女都平

安,本家心齋,兒子待他很好,他也什麼事都請教,兒子所作賦,兒子知無不言,馮樹

堂在正月十六日來兒子處住,目前他自己用功,兒子盡和他講究一切,會試以後,就叫

孫兒上學,每月學貧四兩,郭筠仙進京,也在兒子處住,現在還沒有到,四川門生,已

到了四個,二月間就考國子監學正。

今年正月初三,皇上已下詔舉行恩科,明年皇太後萬壽,定有覃恩,可請誥封,這

是兒子最為關注的。去年因為考場舞弊,皇上命令部里討論,以後舉人到京,都在二月

十五複試,倘若有文理荒謬的人,對主考官員分別給予革職、停科等處罰,很可怕的。

在京一切,自己知道謹慎。其余容以後再陳,兒子國藩。(道光十四年正月二十五日)

上篇:三 治家篇(2)     下篇:四 理財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