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 六 為政篇(1)  
   
六 為政篇(1)

稟祖父母·述與英國議和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九月十三日,接到家信,系七月父親在省所發;內有叔父及

歐陽牧云公臻函,知祖母于七月初三日因感冒致恙,不藥而愈,可勝欣幸!高麗參足以

補氣,然身上稍有寒熱,服之便不相宜,以後各領斟酌用之,若微覺感冒,即忌用此物,

平日康強對,和入丸藥內服最好,然此時家中,想已無多,不足可供明年一單丸藥之用

否?若其不足須寫信來京,以便覓便寄回。

四第六弟考試。又不得志,頗難為懷;然大器晚成,堂上不必以此置慮,聞大弟將

來有夢熊①之喜,幸甚!近叔父為嬸母之病,勞苦憂郁,有懷莫宜,今六弟一縈②得男,

則叔父合飴弄孫③,瓜瓞日繁④,其樂何如?唐鏡海先生德望,為京城第一,其令嗣極

孝,亦系兄于承繼者,先生今上六十五歲,得生一子,人皆以盛德之報。

英夷在江南,撫局已定,益金陵為北咽喉,逆夷既已扼吭而據要害,不得不僅為和

戎之策,以安民而息兵,去年逆夷在廣東,曾經就撫,兵動去六百萬兩,此次之狀,外

間有言有二千一百萬者,又有言此項皆勸紳民捐輸,以動帑藏者,皆不知的否?現在夷

船已全數出海,各處防海之兵,陸續撤回,天津亦已撤退,故扶之便,系伊里布耆英及

西江總督牛鑒三人,牛鑒有失地之罪,故扶局之後,即革職拿問,伊里布去廣東,代奕

山為將軍,耆英為兩江總督,自英繁華滋擾,已曆二年,將不知兵,兵不用命,于國威

不少損失,然此次議撫,實出于不得已,便使夷人從此永不犯邊,四海晏然安堵,則以

大事小,樂天之道,孰不以為上策哉?

孫身體如常,孫媳及曾孫兄妹並皆平安,同縣黃曉潭薦一老媽吳姓來,因其妻凌虐

婢仆,百般慘酷,求孫代為開脫,孫接至家住一日,轉薦至方夔卿太守處,托其帶回湖

南,大約明春可到湘鄉,今年進學之人,孫見《題名錄》,僅認識彭惠田一人,不知廿

三上都進入否?謝黨仁吳光照取一等,皆少年可慕,一等第一,《題名錄》刻黃生平,

不知即黃星平否?孫每接定信,常嫌其不詳,以後務求詳,雖鄉間田宅婚嫁之事,不妨

寫出,使游子如仍未出里門,各族戚家,尤須一一示知,幸甚!敬請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余容後呈。孫謹呈。(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七日)

【注釋】

①夢熊:以前稱生兒子為夢熊。

②一索:即第一胎。

③含飴弄孫:含著飴糖追小孫子,形容老年人恬適的樂趣。

④瓜瓞日繁:比喻子孫滿堂。瓞:小瓜。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九月十二日,接到家信,是七月間父親在省城發的,信中有

叔父和歐陽牧云的信函,知道祖母在七月初三日感冒,沒有吃藥便好了,令人欣慰,高

麗參足以補氣,便身上稍微有點寒熱,吃了就不合適,以後一定要反複斟酌後才可以服,

平日身體康強時,把它和在丸藥里吃最好,然而現在家里想必也沒有多少了,不知還可

供應明年一個單子的丸藥用不?如果不夠,要寫信到京城,以便找便人帶回家。

四弟六弟考試,又沒有考中,很難為情,但是古人云:大才往往是晚年成就,堂上

大人不必為了這件事而憂慮,聽說六弟將有生兒子的喜兆,很幸運!近來叔父為了嬸母

的病又辛苦以又憂郁,心里有話難以表達,現在六弟第一胎便懷了男孩,那麼叔父貽養

天年,子孫滿堂,晚景是如何的甜美啊!唐鏡海先生的品德威望在京城里是首屈一指,

他的兒子十分孝敬,也是從兄長處過繼過來的,先生今年六十五歲,生了一個兒子,人

家都說這是他積滿了的德行所得到的報償。

英國人在江南一帶,當局安撫的決策已定了下來,因金陵是北面的咽喉之地,英國

人既然已經扼住這個要害,我方不得不從權變而采取和番的策略,以安定百姓,平息戰

火,去年英國侵略者在廣東,曾經接受安撫,花了六百萬兩兵費,這次的費用,外面傳

聞是二千一百萬,又傳說這項費用都是勸導紳士和百姓捐款,不動用國庫,都不知道的

確不的確?現在洋船已經全部出海,各處防海的兵陸續撤回,天津也已撤回,和談的使

節,是伊里布、耆英,以及兩江總督牛鑒三個,牛鑒有守地失守的罪過,所以和談以後,

馬上要革職拿問,伊里布去廣東,代替奕山為將軍,耆英為兩江總督。自從英國侵略者

滋事騷擾,已經兩年,帶兵的不懂得如何打仗,當兵的不努力作戰,不聽號令,對于我

國的威望損失不小,在而這次議和,實在是出于不得已,假若能夠使洋人承受天命,誰

說不是上策呢?

孫兒身體如常,孫媳婦及曾孫兄妹都平安,同縣黃曉潭推薦一位吳老媽子來,因為

黃曉潭的妻子虐待下人,十分慘酷,因此叫吳老媽子到孫兒處,求得一個開脫,孫兒接

她在家里住了一天,轉薦到方夔卿太守家,托他帶回湖南,大約明年春天可到湘鄉。今

年進學的人,孫兒看見《題名錄),只認識彭惠田一人,不知道我鄉二十三都、二十四

都有人進學沒有?謝覺仁、吳光照取一等,都是少年,令人羨慕,一等一名,《題名錄》

刻黃生平,不知道是不是黃星平。孫兒每次接到家信,常常嫌信寫得不詳細,以後務請

寫得詳細明白,雖說是鄉晨土俗,房屋、婚姻嫁娶的事,不妨都寫上,使在外的游子好

像仍舊在家里一樣,各族親戚家的事,尤其要一告知,拜托了!敬請祖父母大人萬福金

安,其余容以後再稟告。孫兒謹稟。(道光二十一年九月十七日)

稟父母·述盤查國庫巨案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男因身子不甚壯健,恐今年得差勞苦,故現服補藥,預為調

養,已作丸藥兩單。考差尚無信,大約在五月初旬。四月初四禦史陳公上折直諫,此近

所僅見,朝臣仰之如景星慶云①,茲將折稿付回。

三月底盤查國庫,不對數銀九百二十五萬兩,曆任軍官及查庫禦史,皆革積分賠,

查庫王大臣亦攤賠,此從業未有之巨案也,湖南庫查禦史有石承藻劉夢蘭二人,查庫大

臣有周系英劉權之何凌漢三人,已故者令子孫分賠,何家須賠銀三千兩,同鄉唐詩甫李

杜選陝西靖邊縣,于四月廿一出京,王翰城選山西冀甯州知州,于五月底可出京,余僅

如故,男二月接信一,至今望信甚切,男謹稟(道光二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原文】

①如景星慶云:好似天上繁星和彩云。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兒子因身體不很強健,恐怕今年得到差事勞苦,所以現在在

吃補藥,預先把身體調養好,已經做了丸藥兩單。考差的事還沒有消息,大約在五月初

旬吧!四月初四日禦史陳公上了一個奏折,直接了當的批評朝政,這是近來僅有的事,

朝廷的臣僚們敬他好比天上的星星和云彩,現將他們的折稿寄回。

三月底盤查國庫,有九百二十五萬兩銀子不對數,曆任管庫官員,查庫禦史都革了

職,還要分別賠償,查庫大臣也攤了一份賠償,這是從來沒有的大案,湖南庫查禦史有

石承藻,劉夢蘭二人,查庫大臣有周系英、劉權之、何凌漢三人,已死的由子孫分賠,

何家要賠三千兩銀子。同鄉唐詩甫、李杜選任陝西靖邊縣,于四月二十一日離京城,王

翰城選任山西冀甯州知州,于五月底可望離京城,其余的都仍舊,兒子二月接信後.至

今盼望家信很迫切。兒謹稟。(道光二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稟父母·具折奏請日講

【原文】

男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福安,潢男三月十五到京,十八日發家信一件,四月內應可收到,想男

十九日下園子,二十日印刻,恭送大行皇太後上西陵,西陵在易州,離京二百六十里,

二十四下午到,廿五日辰致祭,比日轉身,趕走一百公里,廿六日走百四十里,申刻到

家,一路清吉,而晝夜未免辛苦,廿八早複命,數日內作奏折,擬初一早上具折,因前

奏舉行日講,聖上已允諭于百日後舉行茲折要①,將如何舉行之法,切實是奏也。

廿九日申刻,接到大人二月廿一日手示,內六弟一信,九弟二十六之信,並大弟與

他之信,一並付來,知堂上四位大人康健如常,合家平安,父母親大人俯允①來京,男

等內外不勝欣喜!手諭云:“起程要待潢男秋冬兩季歸,明年二月,潢男仍送二大人進

京云云。”男等效謹從命,叔父一二年內既不肯來,男等亦不敢強,潢男歸家,或九月,

或十月,容再定妥,男等內外及兩孫孫女皆好,堂上大人不必懸念,余俟續稟。(道光

三十年三月三十日)

【注釋】

①折要:同扼要。

②俯允:答允,答應。

【譯文】

兒子國藩跪稟

父母親大人萬福金安,潢男三月十五日到京城,十八日發家信一件,四月內應該可

以收到,春男十九日下園子,二十日卯刻,恭送大行皇太後上西陵,西陵在易州,離京

城二百六十里,二十四日下午到,二十五日辰刻致祭,當日回程,趕走了一百二十里路,

二十六日走一百四十里,申刻回到京城家里,一路上清潔平安,早晚也不免辛苦些,二

十八日複命,幾天之內寫奏折,初一早上向皇上報告,因為前不久奏請舉行日講,聖上

已允許在百天以後舉行,現扼要把如何舉行的方法,切切實實上奏。

二十九日申刻,接到大人二月二十一日的信,其中有六弟信一封,九弟二十六日信

一封,以及大弟給他的信,一起附來,知道堂上四位大人身體康健,全家平安,父母親

大人答應來京城,兒子一家內外都高興,信中指示說:“起程要等潢男秋冬兩季回明年

二月。潢男仍舊送二位大人進京等等。”兒子等敬謹從命,叔父一兩年之內既然不肯來,

兒子也不等不敢勉強,潢男回家,或九月,或十月,容許以後再行決定,兒子等內外及

兩孫,孫女都好,堂上大人不必懸念,其余容以後再行稟告。(道光三十年三月三十日)

致諸弟·具奏言兵餉事

【原文】

澄溫植洪四弟左右:

三月初四發一家信,其後初九日,予上一折,言兵餉事,適于是日持以粵西事棘,

恐現在彼中者,不堪寄此重托,特放賽中堂前往予折所言甚是,但目前難以舉行,命將

拆封存軍機處,待粵西定後,再行辦理,賽中堂清廉公正,名望素著,此行應可迅奏膚

功①。但湖南近近粵西,兵差過境,恐州縣不免借此生端,不無一番蹂躪耳。

魏亞農以三月十日出都,向于借銀二十兩,既系姻親,又系黃生之侄,不能不借與

渠,渠言到家後,即行送交予家,未知果然否?叔父前信要鵝毛管眼藥,並硇砂膏藥,

茲付回眼藥百簡,膏藥千張,交魏亞農帶回,呈叔父收存,為時行方便之用,其折底付

回查收。

澄弟在保定,想有信交劉午峰處;昨劉有信寄子彥,而澄弟書未到,不解何故?已

有信往保定去查矣,澄弟去後,吾極思念,偶自外歸,輒至其房,早起輒尋其室,夜或

遣人往呼。想弟在路途,彌思我也,書不一一,余俟續具,兄國藩手草。(咸豐元年三

月十二日)

【注釋】

①迅奏膚功:意思指可迅速取得成功。

【譯文】

澄、溫、植、洪四弟左右:

三月初四發一封家信,以後初九日,我上了一個奏折,講軍餉的事,恰巧皇上因為

廣東西部的事情棘手,恐怕現在在那里主事的官員,難以擔當這個重任,特地放任賽中

堂到那里去,認為我的奏折所講的很對,但是目前難以實行,命令把奏折封存在軍機處,

等粵西的事情平定後,再來辦理,賽中堂清廉公正,名聲威望素來有名,他這次去一定

可迅速取得成功,但是湖南與粵西很相鄰近,兵差過境,恐怕州官,縣官以此為借口生

出事端,不免有一番蹂躪。

魏亞農三月十三日離京城,向我借了二十兩銀子,既是姻親,又是黃生的侄兒,不

得不借給他,他說到家以後,便把銀子還到家里,不知道還了沒有?叔父前次信中要鵝

毛管眼藥、硇砂膏藥,現寄回此藥一百簡、膏藥一千張,交魏亞農帶回,呈叔父收存,

可以在平時行方便,折底寄回查收。

澄弟在保定,想必有信交劉午峰處,昨天劉有信寄子彥,而澄弟的信沒有到,不知

什麼緣故?已寫了信到保定查去了,澄弟去後,我很想念。偶爾從外回來,便到他住房

里,早晨起來也去他住房處,晚上還派人去喊他,想弟弟在路上,使我經常想念,不一

一寫了,以後再寫,兄國藩手草。(咸豐元年三月十二日)

致諸弟·進諫言戒除驕矜

【原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四月初三日發一家信,厥後折差不來,是以月余無家書,五月十二折弁來,接到家

中一信,乃四月一日所發者,具悉一切,植弟大愈,此最可喜!京寓一切平安,癬疾又

大愈,比去年六月,更無形跡,去年六月之愈,已為五年來所未有,今又過之,或者從

此日退,不複能為惡臭,皮毛之疾,究不甚足慮,久而彌可信也。

四月十四日考差,題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經文題,必有忍,其乃有濟,有容

德乃大,賦得廉溪樂處,得焉字,二十六日余又進一諫疏,敬陳聖德三端,預防弊,其

言頗過激切,而聖量如海,尚能容納,豈沒唐以下之英主所可及哉?余之意,蓋以受惠

深重,官至二品,不為不尊,堂上則誥封三代,兒子則蔭任六品,不為不榮,若于此時,

再不盡忠直言,更待何時乃可建言,而皇上聖德之美,出于天,自然滿廷臣工,遂不敢

以片言逆耳,將來恐一念驕矜,遂至惡直而好諛,則此日臣工不得辭其咎,是以趁此元

年新政,即將驕矜之機關說破,使聖心日就兢業,而絕自是之萌,此余區區之本意也,

現在人才不振,皆謹小而忽于大,人人皆趨習脂韋唯阿①之風,欲以此疏稍挽風氣,冀

在廷管趨于骨鯁②,而遇事不敢退縮,此余區區之眾意也。

折子初上之時,余意恐犯不測之感,業將得失禍福,置之度外,不意聖慈含容,曲

賜全。自是以後,余益當盡忠報國,不複複顧身家之私,然此後折奏雖多,亦思無有做

此折之激直者;此折尚蒙優容,則以後奏折,必不致或觸聖怒可知,諸弟可將吾意,細

告堂上大人,無以余奏折不慎,或以戇直干天威為慮也。

父親每次家書,皆教我盡忠圖報,不必系念家中,余敬體吾父之教訓,是以公而忘

私,國而忘家,計此後但略寄數百金,償家中舊債,即一心以國事為主,一切升官得差

之念,毫不掛于意中,故昨五月初七大京堂考差,余即未往趕考,侍郎之得差不得差,

原不關乎與考不與考,上年已酉科,傳郎考差而得者三人,瑞常花沙納張帶是也,未考

而得者亦三人,靈桂福濟王廣蔭是也,今年侍郎考差者五人,不考者三人,是曰題,以

義制事,以禮制心論,詩題迷觀滄海曰,得濤字,五月初一放云貴差,十二放兩廣福建

三省,名見京報內,茲不另錄,袁漱六考差頗為得意,詩亦工妥,應可一得以救積困。

朱石翹明府初政甚好,睚是我邑之福,余下次當寫信與之,霞仙得縣首,亦見其猶

能拔取真士,劉繼振既系水口近鄰,又送錢至我家,求請封典,義不可辭,但渠三十年

四月選授訓道,已在正月廿六恩詔之後,不知尚可辦否?當再向吏部查明,如不可辦,

則當俟明年四月升付查明,乃可呈請,若並升付之時,根思不能及于餐官,則當以錢退,

家中須于近日詳告劉家,言目前不克呈請,須待明年六月,乃有的信耳。

澄弟河南漢口之信,皆已接到,行路之難,乃至于此,自漢口以後,想一路戴福星

矣,劉午峰張星垣陳谷堂之銀皆可收,劉陳尤宜受之,不受以議拘泥,然交際之道,與

其失之濫③,不若失之隘,吾弟能如此,乃晉之所欣慰者也!西垣四月廿九到京,住宅

內,大約八月可出都,此次所寄折底,如歐陽家及諸親族,不妨鈔送共閱;見余忝竊高

位,亦欲忠直圖報,不敢唯阿取容,懼其玷辱宗族,辜負期望也。余不一一。國藩手草。

(咸豐元年五月十四日)

【注釋】

①脂韋唯阿:脂韋:比喻世故圓滑、阿諛逢迎。唯阿:唯唯喏喏、人云亦云。

②骨鯁:比喻正直、剛健。

③與其失之濫,不若失之隘:比喻交朋友不宜泛濫,應該少而精。

【譯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四月初三日發一家信,以後通信兵很久不來,所以有一個多月沒有家信,正月十二

日通信兵來了,接到家信一封,是四月一日發的,知道一切,植弟的病好了,這最可喜。

京城寓內一切平安,癬疾又大有好轉,比去年六月,沒有留下形跡,去年六月的好轉,

本已是五年來沒有的,現在更好一些,或者從現在開始一天比一天好,這病便不一再為

害了。皮毛上的病,不足以憂慮,經過這幾年的經曆,這話更可以相信。

四月十四日考差,題目是“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經文題目是:“必有忍,

其乃有濟,有容德乃大。”賦得溪樂處,得焉字。二十六日,我又進了一個諫在,敬陳

聖德三端,預防流弊,言詞過于激切,但皇上容人的氣量像大海一樣,還能容納得下,

哪里是漢唐以來的英明主子所可比擬的?我的意思,是自己所受的恩澤太深重了,官到

了二品,不能不算榮貴,假設在這種時候,再不盡忠直言,那還等什麼時候進言呢?而

皇上對從人德行的美好,是天賦于他的,自然整個朝廷的臣工們,才不敢去說他一個不

字,恐怕長此下去便驕傲了,以至于不喜歡聽剛直批評意見,而喜歡聽頌揚吹噓,那麼

到了這一天,臣工們是不能推卸自己的罪責的,因此來看咸豐元年實行新政的機會,把

這個關鍵說破,使皇上心里一天天兢兢業業,斷絕自以為是的思想萌芽,這是我小小的

一點用心。現在國家人才不振作,都在小的地方謹小慎微,而在大的地方疏忽大意,人

人都習慣于唯唯諾諾、阿諛奉承,想通過這個折子稍微挽回一下風氣,使這些人在朝廷

里敢于說話,遇事不敢退縮,這是我小小的一點余意。

折子剛上去時,我思想上害怕可能會觸犯天威,已經把得失禍福置之度外。沒料到

皇上包涵下來,曲加保全。自此以後,我越要盡忠報國,不再去顧慮身家性命這些私事,

然而以後折奏雖多,也決沒有像這麼激烈直言的了,這麼激直的折子還蒙皇上優容,那

麼以後的折子一定不至于觸犯天威,那是一定的了,弟弟們可以把這個意思,詳細告知

堂上大人,不要以鐵奏折不那個直干天威而憂慮。

父親每次家信,都教育我盡忠報國,不必掛念家里,我恭敬的體會父親的教訓,所

以公而忘私,國而忘家,今後,准備只略寄幾百兩銀子,還家里的舊債,便一心以國家

大事為主,一切升官得差使的念頭,絲毫不掛在心上,所以昨五月初七大京堂考差,我

便沒有去赴考。侍郎的得差使不得差使,本來就和考與不考無關,去年已酉科,侍郎考

差而得差使的三個:瑞常、花沙納、張帶,沒有差而得差使的也是三個:靈桂、福濟、

王廣蔭,今年侍郎考差得差使的五個,不考得差使的三個,那天的題目是“以義制事,

以利制心論”,詩題是“樓觀滄海口”,得濤字。五月初一日,放任云南、貴州的差事,

十二日放任廣東、廣西、福建三省的差事,名字登在京報上,現不另外抄了,袁漱六考

差很是得意,詩也做得工妥,應該可以得一差使,救他長期積累下來的困難。

朱石翹明同任以來政事處理很好,自然是我們家鄉的福氣,我下次也寫信給他,霞

仙考中縣首,也可見他尤其能夠選拔真正的士人,劉繼振既然是水口的近鄰,又送錢到

我家,他請求封典,義不容辭,但他三十年四月選拔了訓導,已經在正二十六日思詔以

後,不曉得進可以辦不?我當再向吏部去查明,如不可以辦,那應當等明年四月升付廟

祭的恩詔下來,教授可呈請,如若升付的時候,推思不能適應于外官,那應當把錢退還

給他,家里要在近日詳細告訴劉家,說目前不能呈請,要等明年六月才有確信。

澄弟河南、漢口的信,都已接到,行路的艱難,達到這種程度,從漢口開始,想必

是一路福星高照了,劉午峰、張星垣、陳谷堂的銀子都可以收齊,齊、陳的尤其要收受,

不受反而好像有點拘泥。然而交際的道理,與其失之過濫,不如失之狹隘,弟弟能夠這

樣,是我最高興的,西垣四月二十九日到京城,住我家,大約八月可離京城,這次所寄

信的底稿,不妨抄達歐陽家、汪家看看,使他們知道我愧竊高位,也想忠直報國,不敢

唯諾阿諛,怕那只會玷辱宗族,辜負祖宗的期望,其余不一一寫了,兄國藩手草。(咸

豐元年五月十四日)

致諸弟·詳述辦理巨盜及公議糧餉事

【原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八月十七日接到家信,欣悉一荨,左光八為吾鄉巨盜,能除其根株,掃其巢穴,則

我境長享其利,自是莫陰功,第湖南會匪,所在勾結,往往牽一發而全身皆動,現在刺

軍程公,將至湖南,即是奉旨查辦此事,蓋恐粵西匪徒窮竄,一入湖南境內,則楚之會

匪,因而竊發也,左光八一伙,想尚非巨伙入會者流,然我境辦之,不可過激而生變,

現聞其請正紳保舉,改行為良,且可捉賊自效,此是一好機會,萬一不然,亦須相機圖

之,不可用力太猛,易發難收也。

公義糧餉一事,果出通邑之願,則造福無量,至于幫錢墊官之虧空,則我家萬不可

出力,蓋虧空萬六千兩項大錢三萬余千,每都畿①須派千串,現在為此說者,不過數大

紳士一時豪氣,為此急公好義之言,將來各處分派,仍是巧者強者少出,而討好于官之

前,拙者弱者多出,而不免受人之勒,窮鄉殷實小戶,必有怨聲載道者,且此風一開,

則下次他官來此,既引師令之借錢辦公為證,又引來朱公之民幫墊虧為證,或亦分派民

間出錢幫他,反覺無辭以謝,若相援為例,來一官,幫一官,吾邑自此無安息之日,凡

行公事,須深謀遠慮,此事若各紳有意,吾家不必攔阻,若吾家倡議,萬萬不可。

且官之補缺,皆有保法②,何缺出輪何班補,雖撫藩不能稍為變動,澄弟在外多年,

豈此等亦未知耶?朱公若不輪到班,則雖幫墊虧空,這邑挽留,而格于成例,亦不可行,

若已輪到班。則雖不墊虧空,亦自不能不補缺,間有特為變通者,督撫專折奏請亦不敢

大建成例,季弟來書,若以朱公之實授與否,全視乎虧空之能墊與否,恐亦不盡然也,

曾儀齋若紗革職,早不複能空補子,若系大計休致,則尚可穿。

季弟有志于道義身心之學,余間其書,不勝欣喜!凡人無不可為聖賢,絕不系乎讀

書之多,吾弟誠有志于此,須熟讀《小學》及五種《遺規》二書,睇外各書,能讀固佳,

不讀亦初無所捐,可以為天地之完人,可以為父母之肖子,不必因讀書而後有所加于毫

末也,匪③但四大古詩,可以不看,即古文為吾弟所願學者,而不看亦是無妨,但守

《小學》《遺規》二書,行一句,算一句,行十句,算十句,賢于記誦詞章之學萬萬矣。

季弟又言願盡孝道,惟親命是聽,此尤足補我之缺憾,我在京十余年,定省有闕,

色笑遠違,寸心之疚,無刻或釋,著諸弟在家,能婉愉孝養,視無形,聽無聲,則余能

盡忠,弟能盡孝,豈非一門之詳瑞哉?願諸弟堅持此志,日日勿忘,則兄之志可以稍釋,

幸甚幸甚!書不上一,余俟續具,國藩手草。(咸豐元年八月十九日)

【注釋】

①畿;京城所管住的地區。

②呆法:固定的方法。

③匪。同,非。

【譯文】

澄候、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足下:

八月十七日,接到家信,高興的知道一切,左光八是我們家的鄉盜,能夠斬草除根,

發落他的巢穴,那麼我們家鄉便會長享太平,也是積了很大的陰功,只是湖南的會黨幫

匪,互相勾結,往往是動一根頭發而牽動全身,現在刺軍的程公,特地到湖南,就是奉

了聖命查辦這件事,因為恐怕粵西的匪徒逃竄,一旦竄入湖南境內,那麼湖南湖北的會

黨,說不定也通同作亂,左光八這一股,我想還不是大團伙,然而我們家鄉去懲辦他。

不可以太過激了。使他發生變化,聽說他們請了體面的紳士出面保養,去惡從善。而且

可以效力為朝廷命賊,這是一個極好的時機,萬一不行,也要抓住機會智取,不可用力

太猛。發動攻巢容易,收拾殘局便難了。

公議糧餉這件事,如果真的是家鄉父老的要求,那麼帶來的福利是極豐厚的,至于

出錢去墊付官府的虧空,那我們家里萬萬不可以出辦事處,因虧空一萬六千兩,要大錢

三萬多千,京城地區每戶都要攤派千串,現在這麼創導的人,不過幾個大紳士一時誇海

口,出此濟公好義的計議,將來各處分派的結果,仍舊是取巧的人、強項的人出得少,

卻在官府面前討好,笨拙的人,弱小的人出得多,還不免受別人的勒索,窮鄉僻壤的殷

實小戶,一定會有怨聲載道的,並且,這種風氣一開,則下次其他官員來了,便會引用

這個借錢辦公為例證,又引用朱令百姓出錢墊付官府虧空為例證,也分派民間出錢幫他,

那時反而沒有話好拒絕人家,如果這樣攀比起來,來一個官員,要幫一個官員。我們家

鄉從此沒有安靜的日子,凡屬辦公事,要深謀遠慮,這件事如紳士們有意辦,我家不必

去攔阻,如果我家出面倡議,萬萬不可以。

並且官員的補缺,都有固定的辦法,什麼地方出缺了,輪到何班去補,就是撫藩衙

門也不能稍微變動,澄弟在外多年,難道這些事都不知道?朱公如果沒有輪到班,那雖

說幫他墊付了虧空,全縣的人挽留,但因這種慣例的陰隔,也行不通,如果已經輪到班,

那雖說不墊付虧空,也自然不能不補這個缺,間或有特別變通辦理的,要督撫專門寫奏

折請示,恐怕也不盡對。曾儀齋如果是革職,那不能再穿補襪子,如果是因為吏部三年

一次的考績中改休的,還可以穿。

季弟有志于仁義道德、修身養性的學問,我看了信,非常高興,凡屬是人都可以做

聖人賢者,決不在于讀書的多少,弟弟真的有此志向,要熟讀《小學》及《五種遺規》

兩書,實行一句,算一句,實行十句,算十句,比誦詞章強萬倍。

季弟又說願意盡孝道,惟親命是聽,這尤其可以彌補我的缺憾。我在京城十多年,

侍奉堂上大人有缺憾,久不在父母身邊逗笑取悅娛親,內心十分慚愧,沒有一天可以放

下這樁心病,如弟弟們在家,能夠委婉愉悅孝順堂上大人,一點一滴,在默默地實行,

那麼,我能盡忠,弟弟能盡孝,那難道不是我家的祥瑞之氣象嗎?願弟弟們堅持這個志

向,天天不忘記,那麼,兄長的心病可以放下,多麼幸運!不一一寫了,以後再寫,國

藩手草。(咸豐元年八月十九日)

致九弟季弟·以勤字報君以愛民二字報親

【原文】

沅季弟左右:

兄膺此巨任,深以為俱!若如陸阿二公之道轍①,則貽我父母羞辱,即兄弟子侄,

亦將為人民侮,禍福倚伏之幾,意不知何者為可喜也?默觀近日之吏治人心,及各省之

督撫將帥,天下似無戡定之理,吾惟以一勤字報吾君,以愛民二字書報吾親,才識平常,

斷難立功,但守一勤字,終日勞苦,以少分宵旰②之憂,行軍本擾民之事,但刻刻存愛

民之心,不使先人積累,自我一人耗盡,此兄之所自矢者,不知兩弟以為在否?願我兩

弟亦常常存此念也。

沅弟多置好官;遴將才二語,極為扼要,然好人實難多得,弟為留心采訪,凡有一

長一技者,兄斷不敢輕視。謝恩析今日拜發,甯國日內無信,聞池州楊七麻子將往攻甯,

可危之至!(咸豐十年七月十二日)

【注釋】

①前轍:舊路,老路。

②宵旰:指皇上。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兄長榮膺這個重任,深深的感到恐懼!假設又走像陸、阿二公的老路,那會給父母

帶來羞辱,就是兄弟子侄,也將受到別人的侮辱,禍福倚伏的機括,竟然不明白什麼是

可喜的預兆?暗暗觀察這些官員管理之道、人心的動向,以及各省的督撫將帥的所作所

為,天下似乎並沒有一個固定不變的道理,我惟一的點子,是以一個勤字報答皇上,以

愛民二字報答父母,自己才能見識都平常,決難立功,但守一個勤字,終日勞苦,以減

少是上日夜操心的憂慮,行軍本來是騷擾百姓的事,但時刻存一種愛民的心,不讓祖先

積累的德澤,從我一人手中消耗殆盡,這是兄長自己的決心,不知兩位弟弟以為對不?

願弟弟也有這種想法。

沅弟“多置好官,遴選將才”兩句話,極為扼要,然而好人難以多得,弟弟們也代

為留心采訪,凡有一技之長的,兄長決不敢輕視,謝恩的折子今天拜發了,甯國日內沒

有信,聽說池州楊七麻子將會進攻甯國,很是危險!(咸豐十年七月十二日)

致九弟·暫緩祭祀望溪

【原文】

沅弟左右:望溪先生之事,公私均不甚愜,公牘中須有一事寶冊,將生平履曆,某

年中舉中進士,某年升官降官,某年得罪某年昭雪,及生平所著書中,與列祖褒贊其學

問品行之語,一一臚列,不作影響約略之詞,乃合定例,望溪兩次獲罪,一為戴名世

《南山集》序,入刑部獄,一為其放人方某掛名逆案,將方氏響族,編入旗籍,雍正間

始准赦宥,免隸旗籍,望溪文中所云。“因臣而宥及合族者也。”今欲請從祀孔廟,須

將兩案曆奉諭旨,一一查出,尤須將國史本傳查出,恐有嚴旨礙眼者,易于駁詰①,從

前人祀兩廡之案,數十年而不一見,近年層見迭出,向于無歲無之,去年大學士九四等

議複陸秀夫從祀之案,聲膽以後外間不得率請從祀,茲甫及一年,若遽違新例而入奏,

必駁無疑,右三者公事之不甚愜者也。

望溪經每有貶詞,最後《皇治經解》中,並未收其一冊一句,姬傅先生最推崇方氏,

亦不稱其經說,其古文號為一代正宗,國藩少年好之,近十余年,亦另有宗尚矣,國藩

王于本朝大儒,學間則宗顧亭林王懷祖兩先生,經濟則宗陳文恭公,若奏請從祀,須自

三公始;李厚庵與望溪。不得不置之後圖,右私志之不甚愜者也。(咸豐十一年六月廿

九日)

【注釋】

①駁詰:駁訴詰責。

【譯文】

沅弟左右:

方望溪先生的事,于公于私都不滿意,公牘中要有一本事實冊,把生平履曆,某年

中舉中進土,某年升職降職,某年獲罪,某年昭雪,以及生平所著書名,先人表揚稱贊

他的學問品行的評語,一一羅列,不寫一句空泛大約的話,才合乎公文的體例,望溪兩

次獲罪,一次是為戴名世的《南世集》作序,被列入刑部獄,一次是他的族人方某掛逆

案,將方氏全族,編入旗譜,到雍正時才准予赦宥,免于隸屬旗籍,望溪文中說:“因

為我而宥及合族。”今天想請求將他陳列孔廟與孔子一起祭祀,要將兩案曆來所奉的諭

旨一一查出來,尤其要把國史中他的本傳查出來,恐怕有嚴厲的聖旨礙眼,容易招來駁

斥詰責,從前入祀兩廡的案子,幾十年難見一次,近年來則層出不究,幾乎每年都有,

去年大學士,九卿待義複陸秀夫從祀案,曾經聲明以後外面不得群臣效尤,這還只一年

的事,如急著違反新規定而入奏,一定會受到駁斥是無疑的了。這三點是公事不令人滿

意之處。

望溪經學,勇于自信,而前清一代的大儒,大多不太佩服,《四庫書目》中對于望

溪常常有貶低他的地方,最後《皇經經解》中,並沒有收他一本書,一句話,姬傳先生

最推崇方先生,也不稱贊他的經學,他的古文稱為一代正宗,我少年時喜歡,近十多年,

也有了別的師從。我對本朝大儒,學問方面,師從顧亭林,王懷祖兩先生,經濟方面,

師從陳文蔡公。如果奏請從祀,要從這三個個開始,李厚庵與方望溪,不得不放在後面,

這是從私人角度看,感到不滿意的。(咸豐十一年六月十九日)

致季弟·述長江厘卡太多

季弟左右:接家書,知季弟婦于二月初七日仙逝,何以一病不起?想系外感之正,

弟向來襟懷不暢,適聞此噩耗,諒必哀傷不能自遣。惟弟體亦不十分強壯;尚當達觀節

哀,保重身體,應否回籍一行,待沅弟至三山來,與弟熟商,再行定奪。

長江數百里內,厘卡太多,若大通再抽船厘,恐商賈裹足,有礙大局,擬不批准,

獲港厘局,分設為數無多,擬批令改于華陽鎮分設,為數較多,弟之所得較厚,又于外

江水師,無交涉爭利之嫌,更為妥善,諸囑保重,至要至要!(同治年元二月廿一日)

【注釋】

①裹足:不敢行走。

【譯文】

季弟左右:

接到家信,知道季弟媳婦在二月初七日去世,為什麼一病便不能好?想必是外感的

病吧,弟弟向來襟懷不太暢快,又聽了這種不好的消息,想必哀傷不能自己排遣,只是

弟弟的身體也不強壯,還是應當抱達觀態度,節制哀傷,保重身體,要不要回家一趟,

等沅弟到三山來,和弟弟反複商量,再作出決定。

長江幾百里內,設的厘金關卡太多,如果大通再收船厘,恐怕商人們會不敢行走,

對大局有妨礙,准備不予批准,獲港厘局,分設機構不多,准備批令改在華陽鎮分設,

為數較多,弟弟的所得比較豐厚,對長江水師,沒有辦交涉和爭利的嫌疑,更加妥當。

多多保重,至要至要!(同治元年二月二十一日)

致九弟季弟·述籌辦粵省厘金

【原文】

沅季弟左右:複奏朱侍禦一疏,定于五日內拜發,請欽派大員再抽廣東全省厘金①,

余奏派委員隨同籌辦,專濟蘇浙杭皖四省之餉,大約所得每月在二十成上下,勝于江西

厘務也,此外實無可生發,計今年春夏必極窮窘,秋冬當漸優裕。

馬隊營制余往年所定,今閱之,覺太寬而近于濫,如公夫長夫之類是也,然業已久

行且姑仍之,弟新立營頭,即照此辦理,將來裁減,當與華字順字兩營並載,另行新章

也。

上海派洋船來接少荃一軍舟,帶銀至十八萬兩之多,可駭而亦可憐!不能不令少荃

全軍舟行,以順輿情,三月之內,陸續拔行,其黃昌岐水軍,則俟三四月之交,遇大順

風,直沖下去,弟到運漕,可告昌岐來此一晤也。(同治元年三月初三日)

【注釋】

①厘金:稅金。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複奏朱侍禦的疏折,定在五日內拜發,請皇上欽派大員,再抽廣東全省厘金,我奏

派委員隨同籌辦,專門接濟蘇、浙、杭、皖四省的餉,大約所收的厘金每月在二十萬上

下,勝過江西厘務,除此之外,實在沒有地方拿出這麼多錢來,預計今年春夏一定很窘

迫,到秋冬便慢慢優裕了。

馬隊營的制度,是我往年定的,現在看起來,覺得太寬了,因此近于濫,如公夫、

長夫,但是,因為已實行了多年,姑且仍舊保持不變,弟弟新建的營,就照這些制度辦,

將來裁減,應當與華字順字兩營一起裁減,另外制訂新章程。

上海派洋船來接少荃一軍,帶的銀子達到十八萬兩之多,可怕又可憐!不能不叫少

荃全軍坐船走,以順從輿論,三月以內,陸續開拔,他的黃昌岐水軍,等三、四月之間,

遇上大順風,直沖下去,弟弟到運糟,可告訴昌岐到我這里見一次面。(同治元年三月

初三日)

致九弟·述抽本省之厘稅

【原文】

沅弟左右:

接信知弟目下將操練新軍,甚善甚善!惟稱欲過江,斜上四華山紮營,則斷不可。

四華山上帶蕪湖,下逼東梁,若一兩月不破此二處,則我軍無勢無趣①,不得不退回北

岸矣。

弟軍欲渡,總宜在東梁山以下,采石太平一帶,如嫌采石形勢太寬,即在太平以上

渡江,總宜奪柱關,占內河江面為主,余昨言妙處有四:一曰隔斷金陵蕪湖之氣,二曰

水師打通涇縣甯國之糧路,三曰蕪湖四面被圍,四曰抬船過東霸,可達蘇州,尤妙之小

者耳。

又有最大者,金柱關可設厘卡,每月進數五六萬,東霸可高厘卡,每月亦五六萬,

二處皆系蘇皖交界,弟以本省之藩司,抽本省之厘稅,尤為名正言順,弟應從太平關南

渡,毫無疑義,余可代作主張,其遲速則仍由弟作主耳,西梁上下兩岸,從三山起,至

采石止,望弟繪一圖寄來,至要至要!(同治元年四月實六日)

【注釋】

①無勢無趣:指失去軍勢、軍心。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到信後,知道弟弟眼下准備操練新兵,很好,很好。只是說要過江,斜上四華山

紮營,則決不可以,四華山上逼近蕪湖,下逼近東梁,如果一兩月內不攻破這兩處,那

我軍沒有勢沒有趣,不得不退回北岸。

弟弟的部隊要渡江,適宜在東梁山以下,采石、太平一帶,如果嫌采石下形勢太寬,

便在太平以上渡江,總要適宜攻奪金柱關,占內河江面為主,我昨天說妙處有四點:一

是隔斷金陵、蕪湖的氣勢;二是水師可打涇縣、甯國的糧路;三是蕪湖四面被包圍,四

是抬船過東霸,可到達蘇州,更是大妙中的小妙。

又有件最大的事,金柱關可設厘卡,每月可收入五、六萬,東霸可設厘卡,每月也

可收入五、六萬,兩處都是蘇、皖交界,弟弟以本省的藩司,抽本省的厘稅,尤其是名

正言順的,弟弟應該從太平關南渡,毫無疑義,我可以代作主張,但或遲或早,由你作

主。西梁上下兩岸,從三山起,到采石止,希望弟弟畫一幅圖來,至要至要!(同治元

年四月初六日)

致九弟·處事修身宜明強

【原文】

沅弟左右:

來信亂世功名之際,頗為難處十字,實獲我心,本田余有一片,亦請將欽篆督篆,

二者分出一席,另簡①大員。吾兄弟常存兢兢業業之心,將來遇有機緣,即便抽身引退。

庶幾善始善莫,免蹈大戾乎?

至于相當大事,全在明強二字,《中庸》學問思辨行五者,其要歸于思必明,柔必

強。弟向來倔強之氣,卻不可因位高而頓改。凡事非氣不舉,非剛不濟,即修身齊家,

亦須以明強為本,巢縣既克,和含必可得手,以後進攻二浦,日弟主持,余相隔太遠,

不遙制也。《同治二年四月廿七日》

【注釋】

①簡:選擇、選拔。

【譯文】

沅弟左右:

你來信中所說:亂世功名之際,頗為難處十個字,真是說了我想說的話,今天我有

一個片子,也是訪是上把欽篆、督繁二者,分出一個席位,另外選拔大員,我們兄弟常

常存著兢兢業業的心情,將來理到機會,馬上抽身引退,也許可以善始善終,免蹈大禍!

至于擔當大事,全部訣竅在“明強”二字之中。《中庸》所說學、問、思、辨、行

五方面,它的要害歸結為:思必明、柔必強。弟弟向來倔強,不可以因為地位高了馬上

改變,凡事沒有氣便辦不成;沒有剛強,便不濟事。就是修身齊家,也要以明強為根本。

巢縣既已克夏,和含一定可以到手,以手進攻二浦,希望弟弟主持,我相隔太遠,難以

遙控。(同治二年四月二十七日)

致諸弟·喜述大考升官

【原文】

諸位老弟足下:

三月初六巳刻,奉上諭于初十日大考翰詹,余心甚著急,緣寫作俱生,恐不能完卷。

不圖十三日早,見等第單,余名次二等第一,遂得仰荷天恩;賞擢①不次,以翰林院侍

講升用。格外之恩,非常之榮,將來何以報稱?惟有時時惶悚,思有補于萬一而已。

茲因金竺虔南旋之便,付回五品補服四付,水晶頂二座,阿膠二封,鹿膠二封,母

親耳環一雙。竺虔到省時,老弟照單查收。阿膠系毛寄云所贈,最為難得之物,家中須

慎重用之。竺虔曾借余銀四十兩,言定到省即還,其銀二十二兩為六弟九弟讀書省城之

資,以四兩為買書筆之資,以六兩為四弟季弟衡陽從師束修之資,以四兩為買漆之費,

即每歲漆一次之謂也。以四兩為歐陽太岳母奠金,賢弟接到銀後,各項照數分用可也。

此次竺虔到家,大約在五月節後,故一切不詳寫,待折差來時,另寫一詳明信付回,

大約四月半可到。賢弟在省,如有欠用之物,可寫信到京。余不具述。國藩手草。(道

光二十三年三月十九日)

【注釋】

①賞擢:獎賞,擢升。

【譯文】

諸位老弟足下:

三月初六巳刻,奉聖旨在初十日大考翰林詹事,我心里很著急,因為寫作都生疏了,

怕不能做完試卷。沒有想到十三日早上,看到發榜的等第名單,我的名次列為第二等第

一名,這樣便仰仗皇上的恩典,又是賞賜又是擢升,升為翰林院侍講。這種格外的恩惠,

非常的榮譽,將來又如何報答?只有時刻保持惶恐驚悚,想報答萬分之一罷了。

現因金竺虔回湖南,請他便帶回家五品補服四付,水晶頂二座,阿膠二封,鹿膠二

封,母親耳環一雙。竺虔到省城時,老弟照清單查收。阿膠是毛寄云送的,是最難得的

藥品,家里要慎重的使用。竺虔曾經借我銀子四十兩,說好到省便歸還。這四十兩的用

途,二十二兩是六弟和九弟在省城讀書的學費,四兩是買書買筆的費用,六兩是四弟季

弟衡陽從師的禮金,四兩是買漆的費用(就是每年漆一次壽材的費用),四兩是給歐陽

太岳母的祭奠禮金。賢弟接到銀子後,可按以上分配數照付。

這次竺虔到家,大約在五月節後,所以一切不詳細寫了,等通信兵來時,另外寫一

封詳細的信附回,大約四月半可以到。賢弟在省城,如有什麼缺乏,可以寫信到京城。

其余不一一寫了。兄國藩手草。(道光二十三年三月十九日)

稟祖父母·報告榮升侍講

【原文】

孫男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三月初六日,奉上諭于初十日大考翰詹,在圓明園正大光明

殿考試。初聞之,誠惶誠恐,蓋久不作賦,率亦生疏。向來大考,大約六年一次,此間

自巳亥歲二月大考到今,僅滿四年,萬不料有此一舉。故同人聞命下之時,無不惶怕!

孫與陳岱云等在園同寓,初十日卯刻進場,酉正出場,題目另紙敬錄,詩錄亦另鈔

出,通共翰詹一百二十七人,告病不入場者五人,病愈仍須補考。在殿上搜出夾帶,比

交刑部治罪者一人,其余皆整齊完場。十一日,皇上親閱卷,二月十二日,欽派閱卷大

臣七人,閱畢,擬定名次,進呈皇上欽定。一等五名,二等五十五名,三等五十六名,

四等七名。孫蒙皇上天思,取二等第一名。湖南六翰林,二等四人,三等二人,另有全

單。十四日引見,共升官者十一人,記名候升者五人,貸緞者十九人,升官者不貸緞。

孫男蒙上格外天恩,升翰林院侍講,十七日謝恩。現在尚未補缺,有缺出即應對。

其他升降貸資,另有全單。湖南以大考升官者,從前雍正二年,惟陳文肅公,一等第一,

以編修升侍講。近來道光十三年,胡云閣先生,一等第四,以學士升少詹,並孫三人而

且。孫名次不如陳文肅之高,而升官與之同,此皇上破格之恩也。孫學問膚淺,見識粗

鄙,受君父之厚恩,乃祖宗之德蔭,將來何以為報?惟當竭力盡忠而已。

金竺虔于廿一日回省,孫托帶五品補服四付,水晶項裁二座,阿膠一斤半,鹿膠一

斤,耳環一雙,外竺虔借銀五十兩,即以付回。昨天竺虔處寄第三號信,寄函信里,管

寫銀四十兩,發信後,果又借去十兩,前後二信不符。竺虔千五月半可到省,若大弟九

弟在省城,可百交。若無人在省,則家中專人去取,或請弟有高興到省者托帶。

今年考差,大約在五月中旬,孫擬于四月半萬國用功。孫婦現已有喜,約七月可分

娩,曾孫兄弟並如常。寓中今年派用一老媽,用度較去年略多,此次升官,約多用銀百

兩;東扯西得,尚不窘迫,不知有邯鄲報來家否?若其已來,開銷不可太多,孫十四引

見,渠若于廿八日以前報到,是真邯鄲報,賞銀四五十兩可也。若至四月始報,是省城

偽報,賞數兩足矣。但家中景況不審何如?伏思示悉為幸!孫謹稟。(道光二十三年三

月廿三日)

【注釋】

①貸:賞賜。

【譯文】

孫兒國藩跪稟

祖父母大人萬福金安。三月初六日,奉了諭旨初十日大考翰林詹事,在圓明園正大

光明殿考試。孫男剛開始聽了,心里又驚又恐,因好久不作賦了,字也生疏。向來大考,

大約六年一次,這次自從巳亥年二月大考到今天,只滿四年,萬萬沒有料到有這個舉措,

所以同人等聽到諭旨下的時候,沒有不感到惶恐驚悚的。

孫兒與陳岱云等在園同住。初十卯時進考場,酉正出場,題目另外用紙敬錄,詩也

另外抄了,總共翰林詹事一百二十七人,告病未入考場的三人,病好了仍舊要補考。在

殿上搜查出夾帶,則交刑部治罪的一人,其余都整整齊齊考完。十一日皇上親自閱卷。

二月十二日,欽派閱卷大臣七人,看完,擬定名次,進呈皇上欽定。一等五名,二等五

十五名,三等五十六人,四等七名。孫兒蒙皇上天恩,拔取二等第一名,湖南六個翰林,

二等四人,三等二人,另有全部名單。十四月引見,共升官的十一人,記名候升的五人,

賞緞的十九人,升官的不賞緞。

孫兒承蒙皇上格外天思,升授翰林院的詩講,十七日謝思。現在還沒有補缺,有缺

出馬上由孫兒補。其他升降貸資,另有全部單子。湖南因大考升官的,從前雍正二年,

只有陳文肅公,一等第一名,以編修升侍講。近來道光十三年,胡云閣先生,二等第四,

以學士升少詹,加上孫兒,只三人罷了。孫兒名次不如陳文肅公高,而升官與他相同,

這是皇上破格的思典。孫兒學問膚淺,見識陋鄙,受君父的厚思,蒙祖宗的德蔭,將來

如何報答?只有竭力盡忠罷了。

金竺虔于二十一日回省,孫地托他帶五品補服四付,水晶頂戴二座,阿膠一斤半,

鹿膠一斤,耳環一雙,向竺虔借的銀子五十兩,也付給家里,昨天在竺虔處寄了第三號

信,上面寫的都是銀子四十兩。發信之後,他又借去十兩,所以前後兩信不符。竺虔在

五月半可以到省城,如果六弟、九弟在省城,可面交。如果沒有人在省城,家里可派專

人去取。或者弟弟們有高興去省城的,也妙。

今年考差,大約在五月中旬。孫兒准備在四月中、下旬用功。孫媳婦現在已有身孕,

約七月可分娩,曾孫兄弟象以前一樣正常。京寓中今年又用了一個老媽子,用度比去年

略多。這次升官,大約要多用銀子一百兩;東挪西借,還不是顯得很窘迫。不知有邯鄲

喜報到家了麼?若喜報已來,開銷不可太多,孫兒以為,喜報若于廿八日以前報到,是

真的邯鄲報,可以賞給報子銀子四五十兩。若到四月才報,則是省城的偽報,賞給報子

幾兩就可以了。但家中景況不知道怎麼樣?伏思祖大人示悉為幸!孫謹稟。(道光二十

三年三月廿三日)

上篇:五 交友篇     下篇:六 為政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