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曾國藩家書 七 用人篇  
   
七 用人篇

致諸弟·述營中急需人才

【原文】

澄溫沅季四位賢弟左右;

于十六日在南康府接父親手諭,及澄沅兩弟紀澤兒之信;系劉一送來;二十日接澄

弟一倍,系林福秀由縣送來,具悉一切。

余于十三日自吳城進紮南康,水師右營後營響道營,于十王日進紮青山。十九日賊

帶炮船五六十號,小劃船百六十號,前來撲營,鏖戰二時,未分勝負。該匪以小劃二十

號,又自山後攢出,襲我老營。老營戰船,業已余數出隊,僅坐船水字數人,及雇民船

水手,皆逃上岸。各戰船哨官見坐船已失遂爾慌亂,以致敗挫。幸戰船炮位,毫無損傷,

猶為不幸中之大幸!且左營定湘營尚在南康,中營在吳城,是日未與其事,士氣依然振

作。現在六營三千人,同泊南康,與陸勇平江營三千人相依護,或可速振軍威。

現在來所統之六軍,塔公帶五千人在九江,羅山帶三千五百人在廣信一帶,次青帶

平江營三千人在南康,業已成為三枝,人數亦不少。趙玉班帶五百湘勇來此,若獨成一

枝,則不足以自立,若依附塔軍,依附羅軍,則去我仍隔數百里之遠。若依附平江營,

則氣類不合,且近來口糧實難接濟,玉班之勇,可不必來。玉班一人獨來,則營中需才

孔亟①,必有以位置之也。

蔣益澧之事,後公如此辦理甚好,密傳其人家詳明開導,勒令繳出銀兩,足以允我

人心,面面俱圓,請蘋翁即行速辦。但使深翎德珠,即輕輕著筆,亦可以速辦矣。

此間自水師小挫後.急須多辦小劃以勝之,但乏能管帶小劃之人。若有實能帶小劃

者,打仗時並不靠他沖陳。只要開仗時,在江過攢出攢入,眩賊之眼,助我之勢,即屬

大有裨益。吾弟若見有此等人,或趙玉下班能薦此等人,即可招募善駕小劃之水手一百

余人來營。馮玉河所繳水勇之槍銀,及各項應繳之銀,可酌用為途費也。

余在營平安,精神不足,惟癬疾未愈,諸事未能-一照管,小心謹慎,冀盡人事,以

聽天命。諸不詳盡,統俟續布。(咸豐五年四月二十日書于南康城外水營)

【注釋】

孔亟:孔,很甚。亟:急,急促。

【譯文】

澄、溫、沅、季四位賢弟左右:

我于十六日在南康府接到父親手諭,以及澄、沅兩位弟弟、紀澤兒的信,是劉一送

來的,二十日接到澄弟一封信,是林福秀由縣里送來,知悉一切。

我于十三日從吳城進紮南康。水師右營、後營,響道營,于十三日進紮青山。十九

日,敵人帶炮船五、六十號,小劃船一百六十號前來撲營,激戰了兩個小時,不分勝負。

敵人又以小劃二十多號,從山後攢了出來,襲擊我老營。老營戰船,已經全部出隊,只

有坐船水手幾個以及雇用民船水手,都逃上岸去。各戰船哨官見坐船已丟失,便展望張

忙亂起來,以至于吃了敗仗。幸虧戰船炮位,沒有一點損失,尤其是不幸中的大幸,並

且左營、定湘營還在南康,中營還在吳城,那天沒有參與戰斗,士氣仍然振作。現在六

營三千人,同停靠在南康,與陸軍平江管三千人互相依護,或者還可迅速振興軍威。

現在我所統率原大軍,塔公帶五千人在九江;羅山帶三千百人在廣信一帶;次青帶

平江營三千人在南康,已經成了三枝部隊,人數也不少。趙玉班帶五百湘勇來這里,如

果單獨成一枝部隊,不能夠自立,如果依附塔軍,依附羅軍,那離我這里還隔幾百里。

如果依附平江管,那麼氣類不合,而且近來口糧實在難以接濟。玉班的士兵,可不必來。

玉班一個人來,那軍營中需要人才很緊急,一定且有他的位置。

蔣益澧的事,這麼這麼辦理很好,秘密傳召人家詳細開導,勒令繳出銀兩,可以取

得我方人心的同情,面面俱到,請蘋翁馬上辦理,假使探驪而得珠,就是輕輕著筆,也

可以快辦。

這邊自從水師小敗以後,急需多置辦小劃船去戰勝敵人,但缺乏能管理帶領小劃船

的人,如果有實實在在可以帶領小劃船的人,打仗時並不靠他沖陣。只要打仗時,在江

邊攢出攢人,弄得敵人暈頭轉向,以幫助我水師的聲勢,便是大有益處。弟弟如果看見

有這種人才,或者趙玉班能推薦這種人,就可以招募會駕小劃船水手一百多人來軍營。

馮玉河所繳水軍的銀槍,以及各項應該繳納的銀子,可考慮作路費用。

我在軍營平安,精神不足,只是疾疾沒有好,許多事情沒有能夠一一小心謹慎,希

望能夠盡人事,以聽天命,寫得不詳細,等以後再續告。(咸豐五年四月二十日書于南

康城外水營)

致諸弟·調彭雪琴來江

【原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劉朝直來營,得植弟手書,具悉一切。內湖水師自六月十五日開仗後,至今平安。

本擬令李次青帶平江勇,流邵陽湖之東,與水師會攻湖口。親自六月底至今十日,大風

不克東渡。初四日風力稍息,平江勇登部舟,甫經解纜,狂飆大作,旋即折回。並勇衣

被帳棚,寸縷皆濕,天意茫茫,正未可知,不知湖口之賊,運數不宜滅乎?抑此勇渡湖,

宜致敗挫,故特阻其行,以全此軍乎?現擬俟月半後,請塔軍渡湖會剿。

羅山進攻義甯,聞初四日可止界上,初五六日當可開仗。湖南三面用兵,駱中丞請

羅山帶兵回湘,業經入奏。如義甯能攻破,恐羅山須回湖南,保全桑梓①,則此間又少

一勁旅矣。內湖水師,船炮俱精,特少得力營官,現調彭雪琴來江,當有起色。

鹽務充餉,是一大好事,惟浙中官商,多思專利。邵位西來江,會議已有頭緒,不

知渠回浙後,彼中作事人能允行否?舍此一籌,則餉源已竭,實有坐困之勢。東安土匪,

不知近日如何?若不犯邵陽界,則吾邑尚可不至震驚。帶軍之事,千難萬難,澄弟帶勇

至衡陽,溫弟帶勇至新橋,幸托平安,嗣後總以不帶勇為妙。吾閱曆二年,知此中怨這

事,造孽之端,不一而足,恨不得一諸弟在,當一一縷述之也。

諸弟在家,侍奉父親,和睦族黨,盡其力之所能力。至于練團勇卻不宜,澄弟在外

已久,諒知吾言之具有苦衷也。寬二弟去年下世,末寄奠分②,至今歉然于心。茲付回

銀廿兩,為寬二弟奠金,望送交任尊叔夫婦手收。

植弟前信言身體不健,吾謂讀書不求強記,此亦養身之道。凡求強記之者,尚有好

名心橫亙于方寸,故愈不能記。若全無名心,記亦可,不記亦可,此心寬然無累②,反

覺安舒,或反能記一二處,亦未可知。此余閱曆語也。植弟試一體驗行之,余不一一,

即問近好。(咸豐五年七月初八日)

【注釋】

①桑梓:原意思是國家。此處指軍隊。

②奠分:即奠儀。

③寬然無累:形容心情寬松沒有負擔。

【譯文】

澄侯、溫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劉朝相來營,接談植弟手書,知悉一切,內湖水師從六月十五日開仗後,到現在平

安。本准備命令李次青帶平江兵,渡鄱陽湖東邊,與水師會攻湖口。無奈從六月底到現

在十天內,都因大風不能東渡,初四日風力略為小點,平江兵上船,正好解了纜繩准備

出發,突然狂風大刮。只得馬上靠岸。兵士們的衣服被褥和帳棚,全部都濕了。老天爺

的意思茫茫不可知,不知湖口上的敵人,運數還沒有到馬上被殲滅的地步,才特別刮風

阻止平漢兵東渡遭致失敗,以保全這支部隊嗎?現在打算等半個月後,請塔軍渡湖會剿。

羅山進攻義甯,聽說初四日可停在界讓,初五、六日可以開戰。湖南三面用兵,駱

中丞請羅山帶兵回湖南,已經入秦朝廷了。如義甯能沖破,恐怕羅山要回湖南,保全家

鄉,那這邊又少了一支善戰的部隊了。內湖水師,船好炮精,只少得力的營官,現在調

彭雪琴來,應當有起色。

鹽稅用來充軍餉,是一件大好事。只是浙中官商,都想專利。邵位西來江,會議已

有頭緒,不知他回浙後,他們里面任事聽的人能答應實行不?除了這個辦法,則軍餉來

源已經枯竭,實在有被困的形勢。東安土匪,不知近來如何?如不犯邵陽地界。那麼我

們家鄉還不至于受到波及。帶兵的事,千難萬難。澄弟帶兵到衡陽,溫弟帶兵到新橋,

幸虧平安。以後總以不帶兵最好,我閱曆了兩年,知道這里面得罪人的事情,造孽的事

情,不一而足,恨不得與弟弟們一樁一樁詳細介紹呢。

弟弟們在家,侍奉父親,與族黨和睦相處,盡力而為。至于辦團練帶兵這些事,不

宜于去參與。澄弟在外已久,相必懂得我說這句話的苦衷。寬二弟去年死去,沒有寄奠

儀,至今還有歉疚。現付回二十兩銀子,作寬二弟的奠禮,希望送交任尊叔夫婦手收。

植弟前次信中說身體不好,我說讀書不要求強記,這也是養身之道。凡屬要求強記

的人,還有一種好名的壓力在他腦子里,所以越不能記。如果沒有好名的心,記也可,

不記也可,這種思想便輕松沒有思想包袱,反而覺得安靜舒暢,或者反而能記一點,也

未可知。這是我的經驗之談,植弟試著體驗一番。其余不一一寫了,即問近好。(咸豐

五年七月初八日)

致九弟·催周鳳山速來

【原文】

沅甫九弟足下。十七日李觀察送到家信,系沅弟在省城所發者。黃南兄勸捐募勇,

規複吉安,此豪傑之舉也。南路又來此一枝勁兵,則賊勢萬不能支。金田老賊,癸甲二

年北犯者,既已只輪不返,而曾天養羅大綱之流,亦頻遭殛誅①。現存悍賊,惟石達開

韋俊陳玉成數人,奔命于各處,實有日衰就落之勢。所思江西民風柔弱,見各屬並陷,

遂靡然以為天覆地拆,不複作反正之想。不待其迫脅以從,而甘心蓄發助賊,希圖充當

軍旅帥,以訛索其鄉人,擄掠郡縣村鎮,以各肥其私囊,是以每戰動盈數萬人,我軍為

之震駭。若果能數道出師,擒折以萬平計,始則江西從逆這發有悔心,繼廣東新陽之賊

生疑二,而江西之局勢必轉,粵賤之衰象亦見矣。

南袁能于吉安一路,出師合瑞,兄已列為三路,是此間官績上民所禱祀以求者也。

即日當先行具奏,沅弟能隨南翁以出,料理戎亦足增長識力,南翁能以赤手空拳干大事,

而不甚著著聲色,弟當留心收而效之。夏渡兄前亦欲援江之師,不知可與南兄同辦一路

否?渠系簪纓巨族,民望所歸,又奉特旨援江,自不能不速圖兄共辦一枝,則眾擎易舉

汁若另籌一路,則獨力難成,沅弟若見憩翁,試先將鄙意道及,余續有信奉達也。

周鳳山現在省城,余飛劄調之來江,蓋欲令渠統一軍,峙衡龍一軍,一紮老營,一

作游兵,不知渠已接紮否?望沅弟催之速來,其現在袁州之伍化蛟黃三清,本系渠部典,

可令渠帶來也。(咸豐六年九月十七日)

【注釋】

①殛誅:致命打擊的意思。

【譯文】

沅甫九弟足下:

十七日李觀察遞到家信,是沅弟在省城所的。黃南兄勸捐募兵,規劃恢複吉安,這

是豪傑舉動。南路又多一支強悍的軍隊,那敵人萬不能支持。金田老敵,癸甲二年北犯

的那一股,既然已一只船也沒有返回,而曾天養、羅大綱之流,也連連遭到致命打擊。

現在的敵軍,只有石達開、韋俊、陳玉成幾個,奔命在各地,實在有一天天衰落的勢頭。

所引以為患的是江西民眾風尚十分柔弱,看見所在的一些地方陷于敵手,便以為是天翻

地覆,不再有反正的思想,不等敵軍的脅迫,便甘心去助長敵人,並想弄個軍長,師長、

旅長、元帥當當,以便去訛詐勒索鄉下人,搶劫郡縣村鎮,填滿他們的腰包。所以每打

一仗動輒以萬人計算,開始是江西民眾依附敵人的民從有所悔悟,後來廣東新陽的敵人

也表現出悔悟,江西的局勢一定可扭轉,則廣東衰落的勢頭也更加明顯可見了。

南袁能夠在吉安一路,山師合瑞。兄長已經列為三路,是這里官長紳士民眾所祈求

的,當天便先向是上奏報。沅弟能隨南翁一起出兵,料理軍事,也可以增長見識。南翁

能夠赤手空拳干大事,而不太露聲息,弟弟應當留心學習仿效。夏憩兄前不久也想辦理

援助長江的軍事,不知可不可以和南兄一起辦;他是軍事世家,又在民眾中有威望,又

奉旨援助長江,自然不能不讓他帶一枝部隊。只是與南昆共辦一支,則各路人馬容易齊

心舉事,如果另外籌辦一支,那就力量單薄難于成事。沅弟如見憩翁,或可把我的意見

告訴他,我接著有信寄給他。

周鳳山現在省城。我用飛劄把他調長江,因想要地統領一支部隊。崎衡龍一支部隊,

一部分紮在老營,一部分游動,不知他已接到劄子沒有,希望沅弟催他快來,現在袁州

的伍化蛟黃三清,本來是他的部下,可命令他一起帶來。(咸豐六年九月十七日)

致九弟·交人料理文案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十一月初二日,春二甲四歸,接廿四夜來書,具悉一切。弟營中事

要尚順,家中大小欣慰。帥逸齋之叔號小舟者,于初二日來,攜有張六琴太守書緘,具

告逸齋死事之慘。余具奠金五十兩,交小舟為渠赴江西之旅資。又作書寄雪琴,囑其備

戰船至廣西,迎護逸齋之眷口,由浙江來,又備舟至省城,迎護逸齋與其侄之靈樞于南

康,會齊同出湖口,由湖口段窯至黃梅帥宅,不過數十里耳。

前此仙舟先生墓門,被賊掘毀,余曾寄書潤芝中丞,蓮舫員外,籌銀三四百兩,為

修葺之資。此次小舟歸里,可一並妥為安厝,少有余資,即以贍濟逸齋之眷口,然亦極

薄,難以自存矣。

東鄉敗挫之後,李鎮軍周副將均退守武陽渡。聞香中丞緘致長沙,請夏憩亭募勇數

千,赴江應援,不知確否?自洪楊內亂以來,賊中大綱①紊亂,石達開下顧金陵,上顧

安慶,未必能再至江西。既使果來赴援,亦不過多裹烏合之卒,悍賊實已無幾。我軍但

稍能立腳,不特吉安力能勝之,即臨江蕭軍,亦自可勝之也。

胡爵之將于初十日回省,家中以後不必請書啟朋友。韓升告假回家,余文案尚繁,

不可無一人料理,望弟飭王福于臘月初回家交代後,既令韓升回省度歲。韓子正初赴吉

營,計弟處有四十日無人經營文案,既交彭椿年一手料理,決無疏失。韓升與王福二人,

皆精細勤敏,無所軒輊②。凌蔭遷于日內赴雪琴處,若弟處再需好手,亦可令凌赴吉也。

(咸豐七年十一月初五日)

【注釋】

①大綱:即軍中作戰方針,指導思想。

②軒輊:輕重。不分被此的意思。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一月初二日,春二、甲四歸,接到二十四日晚上來信,知道一切。弟弟軍營里的

事情還順遂,家中大小都高興。帥逸齋的叔叔叫小舟的,在初二回來了,帶了張六琴太

守的信,詳告逸齋死難的慘況,我備了五十兩奠金,交小舟作為他去江西的路費。又寫

了信給雪琴,囑咐他准備戰船到廣西,迎接護送逸齋的家眷從浙江來,又准備船只到省

城,迎接護送逸齋和他侄兒的棺木于南康,到齊之後一起出湖口,由湖口段窯到黃梅帥

宅,不過幾十里。

前不久仙舟先生的墳墓被敵人掘毀,我曾經寫信號給潤芝中丞,蓮航員外,籌集了

三、四百兩銀子作為複修的資金。這次小舟回家,可一起妥善安葬。如略有余錢,便用

于周濟逸齋的家眷,但也很少,難以養活這一家子。

東鄉失敗之後,李鎮軍、周副將都是退守武陽渡。聽說耆中丞寫信到長沙,請憩亭

招募士兵幾千,到長江增援,不知道的確不的確?自從洪、楊動亂以來,敵軍中的指導

思想紊亂,石達開下顧金陵,上顧安慶,未必能再到江西。我軍只要能夠稍微立住腳,

不但吉安能打勝仗,就是臨江蕭軍,也可打勝仗。

胡爵之將在初十日回省,家中以後不必請書啟朋友。韓升告假回家,我這里文案工

作還很繁重,不可以沒有一個人料理,希望弟弟叫王福在十二月初回家交代後,就叫韓

升回省過年。韓在正月初到吉安營中,預計弟弟那兒有四十天沒有人經營文案,可交彭

椿年一手料理,決不會有疏忽錯失,韓升與王福兩個,都辦事精細勤敏,沒有輕重之分,

凌蔭遷于日內去雪琴那兒,如弟弟那里再需好手,也可命令凌去吉安。(咸豐七年十一

月初五日)

致九弟·愧對江西紳士

【原文】

沅捕九弟左右:十九日亮一等歸,接展來函,具悉一切。臨江克複,從此吉安當易

為力,弟邑勉為之,大約明春可複吉郡,明夏可複撫建。凡兄所未了之事,弟能為我了

之,則余之愧憾可稍減矣。

余前在江西,所以郁郁不得意者,第一不能干預民事,有剝民之權,無澤民之位,

滿腹誠心,無處施展。第二不能接見官員,凡省中文武官僚,晉接有稽,語言有察。第

三不能聯絡紳士,凡紳士與我營款愜,則或因而獲咎。坐是數者,方寸郁郁,無以自伸;

然此只坐不宜駐紮省垣,故生出許多煩惱耳。弟今不駐省城,除接見官員一事,無庸議

外,至愛民聯外二端,皆宜實心求之。

現在餉項頗充,凡抽厘勸損,決計停之,兵勇擾民,嚴行禁之,則吾夙昔愛民之誠

心,弟可為我宣達一二。吾在江西,各紳士為我勸捐作八九十萬,未能為江西除賊安民。

今年丁憂,奔喪太快,若恝然①棄去,置紳士于不顧者,此余之所悔也。若少遲數日,

與造外往複書問乃妥。弟當為余彌縫此闕,每與紳士書劄還,或接見暢談,具言江紳待

家兄甚厚,家兄抱槐甚深等語。

就中劉仰素甘子大二人,余尤對之有愧。劉系余清之帶水師,三年辛苦,戰功日著,

渠不負吾之知,而吾不克始終與共患難,甘系余清之管糧台,委曲成全,勞怨兼任,而

余以丁憂遽歸,未能為渠料理前程。此二人皆余所愧對,弟為我救正而補苴之。余在外

數年,吃虧受氣,實亦不少,他無所慚,獨慚對江西紳士,此日內省躬責己之一端耳。

弟此次在營,境遇頗好,不可再有牢騷之氣,心平志和,以近天休,至囑至囑!承

寄回銀二百兩,收到。今冬收外間銀數百,而家用猶不充裕;然後知往歲余之不寄銀回

家,不孝之罪,上通于天,四宅大小平安,余日內心緒少佳,夜不成寐,蓋由心血積虧,

水不養肝之故。春來當好為調理。(咸豐七年十二月廿一日)

【注釋】

①恝然;同“忽然”。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十九日亮一等回來,接到來信,知悉一切,臨江克複,從此吉安應當容易得手了,

希望弟弟好好處置,大約在明年春天可以克複吉安,明年夏天可以克複撫建。凡屬做兄

長的沒有了結的事情,弟弟能夠替我了結,那麼,我的愧疚之情可以稍微減輕一點。

我從前在江西,之所以郁郁不得志,第一,不能干預民眾的事情,有剝奪民眾的權,

沒有施惠于民眾的地位,滿腹仁愛的心思,沒有地方施展。第二,不能接見官員,凡屬

省里的文武官僚,接見有稽查,語言有監察。第三,不能聯絡紳士。凡屬地方紳士與我

通往來,便因此受到來咎。因為以上三點,便郁郁不樂,沒法施展,然而,這只是不適

宜駐紮省城,生出的許多煩惱罷了。弟弟現在不駐紮在省城,除了接見官員這件事,沒

有必要計論以外,其他愛民和聯絡兩件事,都應該實實在在去作。

現在軍餉很是充足,凡屬抽厘金和勸捐款這些,都下決心停止。士兵騷擾百姓的事,

嚴加禁止。那麼我過去一腔愛民的誠心,弟弟可以為我表達一二了,我在江西,紳士們

為我勸捐了八、九十萬,沒有能夠為江西消滅敵軍、安撫百姓。今年奔喪太快,若忽然

不敢而別,棄置紳士們不加理睬,這是我很後悔的。如果奔喪遲走幾天。與紳士們多商

量,那才妥當,弟弟應當我彌補這個缺憾,凡與紳士書劄往來,或者接見暢談時,都說

江西紳士對待兄長很寬厚,家兄愧疚很深這類的話。

這些人中,如劉仰素、甘子大兩位,我尤其對他們有愧。劉仰素是我請他帶水師,

三年辛苦,戰功很顯著,他沒有辜負我的知遇之思,而我卻沒有有始有終和他共患難,

甘子大是我請他掌管糧台,他委曲求全,任勞任怨,而我因奔喪急忙回家,沒有為他料

理前程。這兩個人都是我愧對他們,弟弟要為我糾正這個缺憾,彌補這個不足。我在外

面幾年,吃虧受氣,實在也不少,其他地方沒有什麼愧疚的,獨獨只愧對江西紳士,這

是我近來經常反省一點。

弟弟這次在軍營,環境很好,不可以再有牢騷,要心平氣和,以便保養老天賜給自

己的福氣,囑咐你了!承蒙你寄回銀子二百兩,收到了。今年冬天收外面的銀子幾百兩,

然而,家用還是不充裕,這使我明白過去我不寄錢回家,不孝的罪過,已是上通到天了。

四家大小平安,我近來心情不太好,晚上睡不好,是因為心血積虧,水不養肝的緣故,

春天自己會好好調理。(咸豐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致九弟·宜以求才為在事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四月初五日得一等歸,接弟信,得悉一切。回憶往事,時形交悔,想六弟必備述之。

弟所勸譬之語,深中機要,素位而行一章,比亦常以自警。只以防分素虧,血不養肝,

即一無所思,已覺心慌腸空,如極餓思食之狀,再加以憧擾之思,益覺心無主宰,征悸

不安。

今年有得意之事兩端:一則弟在吉安,聲名極好,兩省大府及各營員弁,江省紳民,

交口稱頌,不絕于吾之耳。各處寄弟書,及弟與各處稟牘信緘,俱詳實委善,犁然有當

①,不絕于吾之目。一則家中所請鄧葛,品學俱尤,勤嚴並著,鄧師終日端坐,有威可

畏,文有極抵,又曲合時趨,講節極明正義,而又易于聽愛。葛師志趣方正,學規謹嚴,

小兒等畏之如神明,此二者,皆余所深慰,雖愁悶之際,足以自寬解者也。

第聲聞之美,可恃而不可恃,兄昔在京中,頗著清望,近在軍營,亦獲虛譽。善始

者不必善終,行百里半九十里,譽望一損,遠近滋疑。目下義名望正降,務宜力持不懈,

有始有卒。治軍之道,總以能戰為第一義,倘圍攻半歲,一旦被賊沖突,不克抵敵,或

致小挫,則今望隳②于一朝。故探驪之法,以善戰為得珠,能愛民為第二義,能和協上

下官紳為三義。願吾弟兢兢業業,日慎一日,到底不懈,則不特為兄補救前非,亦可為

吾父增光泉壤矣。

精神愈用而愈出,不可因身體素弱,過于保昔,智慧愈苦而愈明,不可因境遇偶拂。

遽爾摧阻。此次軍務,如楊彰二李次青輩。皆系磨煉出來,即潤翁乏長進;弟營趁此番

識見,力求長進也。

求人自輔,時時不可忘此意。人才至難,往時在余幕府者,余亦平等相看,不甚欽

敬。洎今思之,何可多得?弟當常以求才為急,其閶冗者,雖至親密友,不宜久留,恐

賢者不願共事一方也。余自四月來,眼興較好,近讀杜佑通典,每日二卷,薄者三卷。

惟目力極劣,余尚足支持。(咸豐八年四月初九日)

【注釋】

①犁然有當:井然有序的意思。

②隳:毀壞,墜毀。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四月初五,得一回來,接到你的信,知道一切。兄長回憶過去,時刻悔恨交加,我

想六弟一定都跟你說了。弟弟勸導我的話,深刻擊中我的要害。“素位而行”一章,我

眼下也常引以自己警惕自己。只是陰分素虧,血不養肝,便是一點事不想,還覺得心里

慌,腸里空,好像非常饑餓的模樣,再加上憂心忡忡,更覺得心里沒有了主宰,悸燥不

安得很。

今年有得意的事兩件,一是弟弟在吉安,名聲很好,兩個省的官長和各營的將士,

江西省的紳士,都很稱贊,我經常聽到。各處寄弟弟的信,弟弟給各處的書劄信牘,都

詳細、實在、妥善、我經常看到。一是家里所請的鄧、葛兩位老師,品學兼優,又勤教

又嚴管。鄧老師整天端端正正坐堂,威儀可畏,文章有根底、而且又能夠與時尚相結合,

講課很明正義,而又深入淺出;葛老師的志趣方正,教學規矩嚴謹,小孩們怕他如同怕

神明一樣。這兩件事,都是我深欣慰的,雖說是愁悶不樂的時候,也足以自寬自解了。

只是聲望雖然是令人陶醉的東西,可以依靠又不可以依靠。兄長過去在京城,也很

有聲望。近來在軍隊,也有些虛名。但開始好不一定始終好,走一百里路,走了九十里

只能算走了一半,聲望一旦下降,遠近的人都產生懷疑。你目前名望正高,務必要堅持

不懈,有始有終。治理軍隊的道理,能戰爭是第一要義。如果圍攻半年,一旦被敵人沖

突,不能取勝,或者受到小挫折,那麼你的名聲一個早晨的時間便下落了,所以說探驗

的方法,是以會戰斗為得珠。能愛民為治軍第二要義。希望弟弟兢兢業業,一天比一天

謹慎,一直到底決不松懈,那不僅為我補救了從前的過失,也可以為我父增光于九泉之

下。

精神這個東西越用越好用,不可以因為身體虛弱而過于愛惜;智慧這個東西越是苦

越閃光,不可以因為偶然遇到挫折,便急忙自棄。這次軍務,如楊、彭、二李、次青他

們,都是磨練出來的。就是潤翁、羅翁、也大有進步,幾乎是一日千里。只有我素來有

抱負,這次卻太沒有進步了。弟弟的軍隊乘這次軍務增長見識,力求進步。

求人自輔,時刻不可以忘證這一點,人才難得。過去在我的幕府中的人,我只是平

等相待,不很欽佩,如今想起來,哪里可以多得這些人才啊!弟弟應當常常把訪求人才

為當務之急。軍營中的庸碌多余的人,就算是至親密友,也不宜久留,那樣做恐怕真正

的賢者不肯前來共事。我從四月以來,睡眠較好。近日讀杜佑的《通典》,每天讀兩卷,

薄的讀三卷。只是眼力很差,其余還足以支持。(咸豐八年四月初九日)

致九弟·擬保舉李次青

【原文】

沅甫九弟左右:

八月初一日,羅逢元專丁歸,接得廿四日信,知弟病漸痊愈複元。自長沙開船後,

四十一日不接弟手書,至是始一快慰。而弟信中所云:“先一日曾專人送信來兄處者。”

則至今尚未到,不知何以耽擱若是?余廿五日自江西開船,廿六日至瑞洪。廿八日就謝

弁之便,寄信與弟。八月初二日至安仁,初四日至貴溪,王人瑞張凱章及蕭浚川之弟蕭

啟源,均在此相候。初六七可至湖口,沈幼丹李次青良覿①不遠矣。

閩省浦城之賊,于七月上旬中旬,出犯江西,圍慶豐玉山兩城。次青以一軍分守兩

縣,各力戰五六日夜,逆賊大創,解圍以去。現在廣信地方,次青勳名大著,民望亦孚。

浙撫晏公,于全浙肅清案內,保舉次青以道員記名,遇有江西道員缺出,請旨簡放。將

來玉山守城內,余亦當優保之,苦盡回甘,次青今日得蔗境矣。

玉山之賊,竄至複興婺源一帶,將歸並于皖南蕪湖,余至湖口,擬留蕭軍守湖口,

而自率張王朱吳國佐進剿圍之。崇安賊勢日亂,尚或易于得手。(咸豐八年八月初四日)

【注釋】

①良覿:欣喜相見的意思。覿:相見。

【譯文】

沅甫九弟左右:

八月安一日,羅逢元派的專人回來,接到二十四日信,知道弟弟的病已漸好了,複

原了,自從長沙開船以後,四十一天沒有接到弟弟的信,到現在才感到快慰。而弟弟信

中說:先一天曾經派專人送信。那麼到現在也還沒有到,不知道為什麼耽擱這麼久?我

二十五日從江西開船,二十六日到瑞洪。二十八日,就謝通信兵的方便,寄信給你。八

月初二到安仁,初四日到貴溪。王人瑞、張凱章及蕭浚川的弟弟蕭啟源,都在這里等候。

初六、七日可到湖口。與沈幼丹、李次清歡聚之日不遠了。

福建浦城的敵人,在七月上旬侵犯江西,圍攻慶豐、玉山兩座城,李次青的軍隊分

別防守兩個縣,各努力戰斗了五、六個日夜,敵人受到重創,解了兩城的圍。現在廣信

地方,李次青的勳名大大著名,民眾里的名望也日高。浙江巡撫晏公,在全浙肅清的報

告中,保舉李次青以道員記名,遇到江西道員出缺,便請求聖旨簡任他。將來玉山守城

報告中,我也要優惠保舉他,苦盡甜來,李次青現在才得以嘗到甘蔗的甜味了。

玉山的敵人,竄到複興,婺源一帶,將歸並于皖南蕪湖。我到湖口,准備留下蕭軍

守湖口,而自己親率張王、朱品佐、吳國佐進攻包圍。崇安敵人陣勢越來越亂,或者還

容易得手。(咸豐八年月初四日)

致九弟季弟·擬和陳射仙辦大通厘金

【原文】

季沅弟左右;

出隊以護百姓收獲,甚好!與吉安散耕牛耔種,用意相似。吾輩不幸生當亂世,又

不幸而帶兵,日以殺人為事,可為寒心!惟時時存一愛民之念,庶幾留心弟既掘長濠,

切不可過濠打仗,勝則不能多殺賊,敗則不能收隊也。營中柴尚多否?煤已開出否?紅

單船下去後,吾擬紮陳舫仙辦大通厘金,以便弟就近稽查,聞該處每月可二萬余串也。

魏柳南宜辦厘乎?宜作吏乎?弟密告我。潘意卿何時可到?此間需才極急,浙事岌岌①,

請援之書如麻。次青今日到祁門,其部下十四五可到。季弟所言諸枉,聆悉,當一一錯

之,不姑息也。(咸豐十年八月初七日)

【注釋】

①浙事岌岌;指浙江省的形勢發發可危。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帶兵用以保護老百姓收割莊稼,很好!與吉安散發耕牛及種籽的用意相同。我們不

幸生于亂世,又不幸帶兵打仗,每日以殺人為要事,實在寒心!唯有每時每刻存在愛民

的念頭于心里。

弟弟既然挖濠溝,切不可以過壕溝打仗,打勝了不能多殺敵人,打敗了不能收隊。

軍營中的柴還多嗎?煤已經開出了嗎?紅單船下去以後,我准備令陳舫仙辦理大通厘金,

以便弟弟就近稽查,聽說他那里每月可以收兩萬多串。

魏柳南適合辦理厘金?還是做行政長官?弟弟請秘密告訴我。潘意卿什麼時候可以

到?這里需要人才很急。浙省的事岌岌可危。請求援救的信多如麻。次青今日到祁門,

他的部下十四、五日可到,季弟所說的種種問題。已知道了,我會一個一個處理,不會

姑息。(咸豐十年八月初七日)

致九弟·述告辦事好手不多

【原文】

沅弟左右;

接陳東友蔡東祥周惠堂稟,知雍家鎮于十九日克夏。惜日內雨大,難以進兵,若跟

蹤繼進,則裕溪口亦可得手矣。小泉赴粵,取其不開罪于人,內端方而外賀融①。今聞

幼丹有出省赴廣信之行,小泉萬不可赴粵矣。

丁雨生筆下條暢,少荃求之幕府相助,雨生不甚願去,恐亦不能至弟處,礙難對少

荃也。南坡才大之外,人皆樂為之用,惟年歲太大;且粵湘交涉事多,亦須留南翁在湘,

通一切消息。擬派鶴汀前往,鶴與勞公素相得,待大江通行後,請南翁來此商辦鹽務,

或更妥洽。

又接弟信,知巢縣含山,于一日之內克夏,欣慰之至!米可以多解,子藥各解三萬,

惟辦事之手,實在木可多得,容覓得好手,請赴弟處。受山不樂在希帥處,即日當赴左

帥大營,亦不便留也。(同治元年三月廿七日)

【注釋】

①內端方而外圓融:形容為處世中里面則正而外表圓滑。

【譯文】

沅弟左右:

接到陳東友、蔡東祥、周惠堂的稟合,知道雍家鎮在十九日克複,可惜近日雨大,

難以進兵,如果跟蹤繼續前進,那麼裕溪口可得手了。小泉去廣東,我取他不得罪人,

人品端方而處事圓融。今天聽說幼丹有出省去廣信的說法,那小泉萬萬不可以去廣東了。

丁雨生筆下條理清楚而通暢,少荃求他參與幕府幫忙,他不太願意,恐怕也不能到

弟弟那邊,礙著面子不好向少荃交代。南坡才大,都樂意用他,只是年紀太大,而且廣

東,湖南交涉的事情多,也要留南翁在湖南,通一切消息,准備派鶴汀去,鶴汀素來和

勞公要好,等大江通行以後,請南翁來這里商量辦理鹽務,或者更妥當。

又接到弟弟的信,知道巢縣、含山,在一天之內克複,欣慰之至!米可以多解送些,

子彈火藥各解送三萬,只是辦事的人手,實在不可多得,允許我找到好手,派到弟弟那

里,受山不樂意在希帥那里,即日將到左帥大營,也不便挽留。(同治元年三月二十七

日)

致沅弟季弟·隨時推薦出色的人

【原文】

沅季弟左右:

輔卿而外,又薦意卿柳南二人,甚好!柳南之篤慎,余深知之,惠卿亮亦不凡。余

告筱輔觀人之法,以有操守而無官氣,多條理而少大言為主,又囑其求潤帥左郭及沅薦

人,以後兩弟如有所見,隨時推薦,將其人長處短處,一一告知阿兄,或告筱荃,尤以

司勞苦為辦事之本。引用一班能耐勞苦之正人,日久自有大效。

季弟言出色之人,斷非有心所能做得,此語確不可易。名位大小,萬般由命不由人,

特父兄之教家,將帥之訓全,不能如此立言耳。季弟天分絕高,見道甚早,可喜可愛!

然辦理營中小事,教圳弁勇,仍宜以勤率作主,不宜以命字諭眾。

潤帥撫見陳奏,以釋群疑之說,亦有函來余處矣。昨奉六月二十四日諭旨,實援兩

江總督,兼授欽差大臣,恩眷方渥①,盡可不必陳明。所慮考,蘇常淮揚,無一支勁兵

前往,位高非福,恐徒為物議之張本耳。余好出汗,似不宜過勞。(咸豐十年七月初八

日)

【注釋】

①恩謄方渥:指皇上的思典如此優厚,隆重。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除了輔卿以外,又推薦意卿,柳南兩位、很好!柳南的誠篤謹慎,我很了解。意卿

看來也不同凡響。我告訴筱輔觀察人的方法,主要是有愛憎分明操有原則而沒有官氣,

辦事有條件有理而不是口出狂言。又囑咐他求潤帥、左、郭以及沅弟薦人,以後兩位弟

弟如果有所發現,隨時推薦,把推薦人的長處短處,一五一十告訴兄長,或者告訴筱荃,

尤其是習慣于勞苦為辦事的根本。引用一班能吃苦耐勞的正人君子,日子久了自然可以

看見大的效應。

季弟說出色的人,決不是有心做得出來的,這話是至理不可更改。名位的大小,萬

般都是由于天命不由人定的,只是父兄的教育家庭,將帥的訓導士兵,不能這麼說罷了。

季弟天分很高,見道很早,可喜可愛!然而辦理軍營中小事,教訓士兵,仍然以勸導為

主,不適宜以命令口吻來訓諭大家。

潤帥幾次陳奏,以釋大家疑團的說法,也有信到我這里。昨天奉到六月二十四日的

諭旨,實授兩江總督。兼授欽差大臣,皇上的思典如此隆重,如此受到信任,盡可以不

必陳明。所憂慮,蘇、常、淮、揚,沒有一支強有力的部隊去。我喜歡出汗,弟弟也喜

歡出汗,似乎不適宜過分勞累。(咸豐十年七月初八日)

致九弟季弟·述楊光宗不馴

【原文】

沅季弟左右:

接專丁來信,下游之賊,漸漸蠢動,九月當有大仗開。此賊慣技,好于營盤遠遠包

圍。斷我糧道。弟處有水師接濟,或可無礙,不知多李二營何如?有米有柴,可濟十日

半月否?賊雖多,善戰者究不甚多,禮希或可禦之田以飯子孫耳。

楊鎮南子哨官楊光宗,頭發模而盤,吾早慮其不馴①。楊鎮南不善看人,又不善斷

事,弟若看有不妥洽之意,即飭令仍回兄處,另撥一營與弟換可耳。

吾于初十日至曆口,十一日擬行六十里,趕到祁門縣。十二日先太夫人忌辰,不欲

紛紛迎接應酬也。甯國府一軍,緊急之至,吾不能撥兵往援,而擬少濟之餉,亦地主之

道耳。(咸豐十年六月初十日)

【注釋】

①馴:馴服。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接到專人送來的信,下游的敵人,慢慢又在蠢蠢欲動,九月份會有大仗打。這是敵

人的慣技,喜歡在營盤遠遠包圍。切斷我軍糧道。弟弟那里有水師接濟,或者可以沒有

妨礙,不知多、李兩營如何?有米有柴可以對付十天半月不?敵人雖多,會打仗的畢竟

不太多,禮希或者可以抵禦。

楊鎮南的哨官楊光完,頭發又橫又盤,我早就料到他不馴服。楊鎮南不會看人,又

不會決斷,弟弟如果看到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馬上叫他仍舊回到我這里,我另外撥一

個營給弟弟交換。

我在初十日到曆口,十一日准備走六十里,趕到祁門縣。十二日,先太夫人忌辰,

不想紛紛迎接應酬。甯國府一軍,非常緊急,我不能調兵去救援,准備稍微接濟他一點

軍切,也是盡地主之誼吧。(咸豐十年六月初十日)

致沅弟季弟·囑文輔卿二語

【原文】

季沅弟左右:

探報閱悉,此路並無步撥①,即由東流建德驛夫送祁;建德令已死,代理者新到,

故文遞遲延。弟以後要事,項專勇送來,三日可到,或逢三八專人來一次,每月六次。

其不要緊者,仍由驛發來,則兄弟之消息常通矣。

文輔卿辦理厘金甚好,現在江西厘務,經手者皆不免官氣太重。此外則不知誰何之

人?如輔卿者,能多得幾人,則厘務必有起色。吾批二李詳文云:“須冗員少而能事者

多,入款多而坐支者少。”又批云:“力除官氣,嚴裁浮費。”弟須囑輔卿二語,無官

氣,有條理,守此行之,雖至封疆不可改也。有似輔卿其人者,弟多薦幾人更好。甲三

起行時,溫弟婦甚好,此後來之變態也。(咸豐十年六月廿八日)

【注釋】

①步撥;指送信的人。

【譯文】

沅弟、季弟左右:

探報已看過了。這一路沒有送信的人,馬上由東流、建德驛站的驛夫送祁門。建德

縣令已死了,代理的人新來,所以文件專遞遲延了,弟弟以後有要事,要派專門的人送

來,三天可以到,或者逢三八派來一次,一個月六次。其中不要緊的文書,仍然由驛站

發來,那麼我們兄弟之間便常消息了。

文輔卿辦理厘金很好。現在江西厘務,經手的人都不免官氣太重了。除此以外不知

還有何人?像輔卿這樣的人,能夠多幾個,那厘務一定有起色,我批的關于二李的申詳

文字中說:“要多余的官員減少,能干的官員增多;要收入的錢多,坐著支取錢款的人

少。”又說:“要努力戒除官氣,嚴格裁削不應開支的費用。”弟弟要囑咐輔卿兩句:

沒有官氣,卻有條理。遵這條執行,雖然當了封疆大吏也不能改變。如有類似輔卿這樣

的人才,弟弟多推薦幾個更好。甲三起程時,溫弟媳婦很好,這是後來的變態了。(咸

豐十年六月二十八日)

致九弟·宜多選好替手

【原文】

沅弟左右:水師攻打金柱關時,若有陸兵千在彼,當易得手。保①內參吉南,系為

弟處分統一軍起見,弟軍萬八千人。總須另有二堪為②統帶者,每人統五六千,弟自統

七八千,然後可分可合。

杏市而外,尚有何人可以分統?亦須早早提撥。辦大事者以多多選替手為第一義,

滿意之選不可得,姑節取其次,以待徐徐教育可也。(同治元年四月十二日)

【注釋】

①保:保舉,薦舉。

②堪為:勝任。

【譯文】

沅弟左右:

水師攻打金柱關的時候,如果有陸軍三千人在那里,會容易得手。保舉彭杏南,是

為弟弟那里統一起見,弟弟一軍共一萬八千人,總要另外有兩人可以勝任統帶的,每人

統五、六千人,弟弟自己統帶七、八千人,然後可以分可以合。

杏南以外,還有誰可以分統?也要早早的提拔。辦大事的人以多選接替人手為第-要

義。滿意的人選不到,可以姑且選其次,慢慢的教育培養。(同治元年四月十二日)

上篇:六 為政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