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襯衫領子  
   
襯衫領子

從前有一位漂亮的紳士;他所有的動產只是一個脫靴器和一把梳子。但他有一個世界上最好的襯衫領子。

我們現在所要聽到的就是關于這個領子的故事。

襯衫領子的年紀已經很大,足夠考慮結婚的問題。事又湊巧,他和襪帶在一塊兒混在水里洗。

“我的天!”襯衫領子說,“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苗條和細嫩、這麼迷人和溫柔的人兒。請問你尊姓大名?”

“這個我可不能告訴你!”襪帶說。

“你府上在什麼地方?”襯衫領子問。

不過襪帶是非常害羞的。要回答這樣一個問題,她覺得非常困難。

“我想你是一根腰帶吧?”襯衫領子說——“一種內衣的腰帶!親愛的小姐,我可以看出,你既有用,又可以做裝飾品!”

“你不應該跟我講話!”襪帶說。“我想,我沒有給你任何理由這樣做!”

“咳,一個長得像你這樣美麗的人兒,”襯衫領子說,“就是足夠的理由了。”

“請不要走得離我太近!”襪帶說,“你很像一個男人!”

“我還是一個漂亮的紳士呢!”襯衫領子說。“我有一個脫靴器和一把梳子!”

這完全不是真話,因為這兩件東西是屬于他的主人的。他不過是在吹牛罷了。

“請不要走得離我太近!”襪帶說,“我不習慣于這種行為。”

“這簡直是在裝腔作勢!”襯衫領子說。這時他們就從水里被取出來,上了漿,掛在一張椅子上曬,最後就被拿到一個熨斗板上。現在一個滾熱的熨斗來了。

“太太!”襯衫領子說,“親愛的寡婦太太,我現在頗感到有些熱了。我現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的皺紋全沒有了。你燙穿了我的身體,噢,我要向你求婚!”

“你這個老破爛!”熨斗說,同時很驕傲地在襯衫領子上走過去,因為她想象自己是一架火車頭,拖著一長串列車,在鐵軌上馳過去“你這個老破爛!”

襯衫領子的邊緣上有些破損。因此有一把剪紙的剪刀就來把這些破損的地方剪平。

“哎喲!”襯衫領子說,“你一定是一個芭蕾舞舞蹈家!你的腿子伸得那麼直啊!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美麗的姿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能模仿你!”

“這一點我知道!”剪刀說。

“你配得上做一個伯爵夫人!”襯衫領子說。“我全部的財產是一位漂亮紳士,一個脫靴器和一把梳子。我只是希望再有一個伯爵的頭銜!”

“難道他還想求婚不成?”剪刀說。她生氣起來,結結實實地把他剪了一下,弄得他一直複元不了。

“我還是向梳子求婚的好!”襯衫領子說。“親愛的姑娘!你看你把牙齒(注:即梳子齒。)保護得多麼好,這真了不起。你從來沒有想過訂婚的問題嗎?”

“當然想到過,你已經知道,”梳子說,“我已經跟脫靴器訂婚了!”

“訂婚了!”襯衫領子說。

現在他再也沒有求婚的機會了。因此他瞧不起愛情這種東西。

很久一段時間過去了。襯衫領子來到一個造紙廠的箱子里。周圍是一堆爛布朋友:細致的跟細致的人在一起,粗魯的跟粗魯的人在一起,真是物以類聚。他們要講的事情可真多,但是襯衫領子要講的事情最多,因為他是一個可怕的牛皮大王。

“我曾經有過一大堆情人!”襯衫領子說。“我連半點鍾的安靜都沒有!我又是一個漂亮紳士,一個上了漿的人。我既有脫靴器,又有梳子,但是我從來不用!你們應該看看我那時的樣子,看看我那時不理人的神情!我永遠也不能忘記我的初戀——那是一根腰帶。她是那麼細嫩,那麼溫柔,那麼迷人!她為了我,自己投到一個水盆里去!後來又有一個寡婦,她變得火熱起來,不過我沒有理她,直到她變得滿臉青黑為止!接著來了芭蕾舞舞蹈家。她給了我一個創傷,至今還沒有好——她的脾氣真壞!我的那把梳子倒是鍾情于我,她因為失戀把牙齒都弄得脫落了。是的,像這類的事兒,我真是一個過來人!不過那根襪帶子使我感到最難過——我的意思是說那根腰帶,她為我跳進水盆里去,我的良心上感到非常不安。我情願變成一張白紙!”

事實也是如此,所有的爛布都變成了白紙,而襯衫領子卻成了我們所看到的這張紙——這個故事就是在這張紙上——被印出來的。事情要這麼辦,完全是因為他喜歡把從來沒有過的事情瞎吹一通的緣故。這一點我們必須記清楚,免得我們干出同樣的事情,因為我們不知道,有一天我們也會來到一個爛布箱里,被制成白紙,在這紙上,我們全部的曆史,甚至最秘密的事情也會被印出來,結果我們就不得不像這襯衫領子一樣,到處講這個故事。

(1848年)

這篇故事發表于1848年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話》里。它是根據現實生活寫成的,安徒生說,一位朋友和他談起一位破落的紳士。此人所有的財產只剩下一個擦鞋器和一把梳子,但是他的架子卻還放不下來,一直吹噓自己過去的“光榮”。事實上,在一個階級社會里,沒有了財產就沒有了特權,何況襯衫領子本身已經破爛了。最後它只有“來到一個造紙廠的箱子里。周圍是一堆破爛的朋友:細致的跟細致的人在一起,粗魯的跟粗魯的人在一起,真是物以類聚。”“它已經成了造紙的原料了,最後變成紙,這個故事就是在這張紙上被印出來的。”這是一起含蓄的諷刺小品。

上篇:紅鞋     下篇:一個豆莢里的五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