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夏日癡  
   
夏日癡

(注:這是照原文Sommergjaekken直譯出來的。“夏日癡”是丹麥人對于雪花蓮所取的俗名。雪花蓮在冬天癡想以為夏天來了,所以在大雪天里開出花來。)

這正是冬天。天氣是寒冷的,風是銳利的;但是屋子里卻是舒適和溫暖的。花兒藏在屋子里:它藏在地里和雪下的球根里。

有一天下起雨來。雨滴滲入積雪,透進地里,接觸到花兒的球根,同時告訴它說,上面有一個光明的世界。不久一絲又細又尖的太陽光穿過積雪,射到花兒的球根上,把它撫摸了一下。

“請進來吧!”花兒說。

“這個我可做不到,”太陽光說。“我還沒有足夠的氣力把門打開。到了夏天我就會有氣力了。”

“什麼時候才是夏天呢?”花兒問。每次太陽光一射進來,它就重複地問這句話。不過夏天還早得很。地上仍然蓋著雪;每天夜里水上都結了冰。

“夏天來得多麼慢啊!夏天來得多麼慢啊!”花兒說。“我感到身上發癢,我要伸伸腰,動一動,我要開放,我要走出去,對太陽說一聲早安!那才痛快呢?”

花兒伸了伸腰,抵著薄薄的外皮掙了幾下。外皮已經被水浸得很柔軟,被雪和泥土溫暖過,被太陽光撫摸過。它從雪底下冒出來,綠梗子上結著淡綠的花苞,還長出又細又厚的葉子——它們好像是要保衛花苞似的。雪是很冷的,但是很容易被沖破。這時太陽光射進來了,它的力量比從前要強大得多。

花兒伸到雪上面來了,見到了光明的世界。“歡迎!歡迎!”每一線陽光都這樣唱著。

陽光撫摸並且吻著花兒,叫它開得更豐滿。它像雪一樣潔白,身上還飾著綠色的條紋。它懷著高興和謙虛的心情昂起頭來。

“美麗的花兒啊!”陽光歌唱著。“你是多麼新鮮和純潔啊!你是第一朵花,你是唯一的花!你是我們的寶貝!你在田野里和城里預告夏天的到來!——美麗的夏天!所有的雪都會融化!冷風將會被驅走!我們將統治著!一切將會變綠!那時你將會有朋友:紫丁香和金鏈花,最後還有玫瑰花。但是你是第一朵花——那麼細嫩,那麼可愛!”

這是最大的愉快。空氣好像是在唱著歌和奏著樂,陽光好像鑽進了它的葉子和梗子。它立在那兒,是那麼柔嫩,容易折斷,但同時在它青春的愉快中又是那麼健壯。它穿著帶有綠條紋的短外衣,它稱贊著夏天。但是夏天還早得很呢:雪塊把太陽遮住了,寒風在花兒上吹。

“你來得太早了一點,”風和天氣說。“我們仍然在統治著;你應該能感覺得到,你應該忍受!你最好還是待在家里,不要跑到外面來表現你自己吧。時間還早呀!”

天氣冷得厲害!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一直沒有一絲陽光。對于這樣一朵柔嫩的小花兒說來,這樣的天氣只會使它凍得裂開。但是它是很健壯的,雖然它自己並不知道。它從快樂中,從對夏天的信心中獲得了力量。夏天一定會到來的,它渴望的心情已經預示著這一點,溫暖的陽光也肯定了這一點。因此它滿懷信心地穿著它的白衣服,站在雪地上。當密集的雪花一層層地壓下來的時候,當刺骨的寒風在它身上掃過去的時候,它就低下頭來。

“你會裂成碎片!”它們說,“你會枯萎,會變成冰。你為什麼要跑出來呢?你為什麼要受誘惑呢?陽光騙了你呀!你這個夏日癡!”

“夏日癡!”有一個聲音在寒冷的早晨回答說。

“夏日癡!”有幾個跑到花園里來的孩子興高采烈地說。

“這朵花是多麼可愛啊,多麼美麗啊!它是唯一的頭一朵花!”

這幾句話使這朵花兒感到真舒服;這幾句話簡直就像溫暖的陽光。在快樂之中,這朵花兒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已經被人摘下來了。它躺在一個孩子的手里,孩子的小嘴吻著,帶它到一個溫暖的房間里去,用溫柔的眼睛觀看,並浸在水里——因此它獲得了更強大的力量和生命。這朵花兒以為它已經進入夏天了。

這一家的女兒——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剛剛受過堅信禮。她有一個親愛的朋友;他也是剛剛受過堅信禮的。“他將是我的夏日癡!”她說。她拿起這朵柔嫩的小花,把它放在一張芬芳的紙上,紙上寫著詩——關于這朵花的詩。這首詩是以“夏日癡”開頭,也以“夏日癡”結尾的。“我的小朋友,就作一個冬天的癡人吧!”她用夏天來跟它開玩笑。是的,它的周圍全是詩。它被裝進一個信封。這朵花兒躺在里面,四周是漆黑一團,它正如躺在花球根里的時候一樣。這朵花兒開始在一個郵袋里旅行,它被擠著,壓著。這都是很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任何旅程總是有一個結束的。

旅程完了以後,信就被拆開了,被那位親愛的朋友讀著。他是那麼高興,他吻著這朵花兒;把花兒跟詩一起放在一個抽屜里。抽屜里裝著許多可愛的信,但就是缺少一朵花。它正像太陽光所說的,那唯一的、第一朵花。它一想起這事情就感到非常愉快。

它可以有許多時間來想這件事情。它想了一整個夏天。漫長的冬天過去了,現在又是夏天。這時它被取出來了。不過這一次那個年輕人並不是十分快樂的。他一把抓著那張信紙,連詩一道扔到一邊,弄得這朵花兒也落到地上了。它已經變得扁平了,枯萎了,但是它不應該因此就被扔到地上呀。不過比起被火燒掉,躺在地上還算是很不壞的。那些詩和信就是被火燒掉的。究竟為了什麼事情呢?嗨,就是平時常有的那種事情。這朵花兒曾經愚弄過他——這是一個玩笑。她在六月間愛上了另一位男朋友了。

太陽在早晨照著這朵壓迫了的“夏日癡”。這朵花兒看起來好像是被繪在地板上似的。掃地的女傭人把它撿起來,把它夾在桌上的一本書里。她以為它是在她收拾東西的時候落下來的。這樣,這朵花兒就又回到詩——印好的詩——中間去了。這些詩比那些手寫的要偉大得多——最低限度,它們是花了更多的錢買來的。

許多年過去了。那本書立在書架上。最後它被取下來,翻開,讀著。這是一本好書:里面全是丹麥詩人安卜洛休斯·斯杜卜(注:安卜洛休斯·斯杜卜(Ambrosiub,1705-1758)是一個傑出的抒情詩人。他的作品一直被人忽視,直到1850年才引起大家重視。)所寫的詩和歌。這個詩人是值得認識的。讀這書的人翻著書頁。

“哎呀,這里有一朵花!”他說,“一朵夏日癡!它躺在這兒決不是沒有什麼用意的。可憐的安卜洛休斯·斯杜卜!他也是一朵夏日癡,一個癡詩人!他出現得太早了,所以就碰上了冰雹和刺骨的寒風。他在富恩島上的一些大人先生們中間只不過像是瓶里的一朵花,詩句中的一朵花。他是一個夏日癡,一個冬日癡,一個笑柄和傻瓜;然而他仍然是唯一的,第一個年輕而有生氣的丹麥詩人。是的,小小的夏日癡,你就躺在這書里作為一個書簽吧!把你放在這里面是有用意的。”

這朵“夏日癡”于是便又被放到書里去了。它感到很榮幸和愉快。因為它知道,它是一本美麗的詩集里的一個書簽,而當初歌唱和寫出這些詩的人也是一個“夏日癡”,一個在冬天里被愚弄的人。這朵花兒懂得這一點,正如我們也懂得我們的事情一樣。

這就是“夏日癡”的故事。

(1863年)

這是一首散文詩,發表在1863年哥本哈根出版的《丹麥大眾曆書》上。關于這篇作品安徒生說:“這是按照我的朋友國務委員德魯生的要求而寫的。他酷愛丹麥的掌故和正確的丹麥語言。有一天他發牢騷,說許多可愛的老名詞常常被人歪曲,濫用。我們小時喜歡叫的夏日癡的花——因為它幻想春天到來了,花圃的老板們在報紙上登廣告時卻把它稱為冬日癡。他請我寫一起童話,把這花兒原來的名稱恢複過來,因此我就寫了這篇《夏日癡》”。在這里安徒生也不過只恢複了花名,但內容卻完全是安徒生的創造。它說明了花與詩的關系及創造詩的人的際遇。這同時說明安徒生可以從任何東西獲得寫童話的靈感。

上篇:一本不說話的書     下篇:筆和墨水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