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鸛鳥  
   
鸛鳥

在一個小城市的最末尾的一座屋子上,有一個鸛鳥窠。

鸛鳥媽媽和她的四個小孩子坐在里面。他們伸出小小的頭和小小的黑嘴——因為他們的嘴還沒有變紅。在屋脊上不遠的地方,鸛鳥爸爸在直直地站著。他把一只腳縮回去,為的是要讓自己嘗點站崗的艱苦。他站得多麼直,人們很容易以為他是木頭雕的。他想“我的太太在她的窠旁邊有一個站崗的,可有面子了。誰也不會知道,我就是她的丈夫。人們一定以為我是奉命站在這兒的。這可真是漂亮!”于是他就繼續用一只腿站下去。

在下邊的街上,有一群小孩子在玩耍。當他們一看到鸛鳥的時候,他們中間最大膽的一個孩子——不一會所有的孩子——就唱出一支關于鸛鳥的古老的歌。不過他們只唱著他們所能記得的那一點:

鸛鳥,鸛鳥,快些飛走;

去呀,今天是你待在家里的時候。

你的老婆在窠里睡覺,

懷中抱著四個小寶寶。

老大,他將會被吊死,

老二將會被打死,

老三將會被燒死,

老四將會落下來跌死!

“請聽這些孩子唱的什麼東西!”小鸛鳥們說。“他們說我們會被吊死和燒死!”

“你們不要管這些事兒!”鸛鳥媽媽說,“你們只要不理,什麼事也不會有的!”

小孩子繼續唱著,同時用手指著鸛鳥。只有一位名字叫彼得的孩子說譏笑動物是一樁罪過,因此他自己不願意參加。

鸛鳥媽媽也安慰著她的孩子。“你們不要去理會這類事兒。”她說,“你們應該看看爸爸站得多麼穩,而且他還是用一條腿站著!”

“我們非常害怕。”小鸛鳥們齊聲說,同時把頭深深地縮進窠里來。

第二天孩子們又出來玩耍,又看到了這些鸛鳥。他們開始唱道:

老大將會被吊死,

老二將會被打死——

“我們會被吊死和燒死嗎?”小鸛鳥們說。

“不會,當然不會的,”媽媽說。“你們將會學著飛;我來教你們練習吧。這樣我們就可以飛到草地上去,拜訪拜訪青蛙;他們將會在水里對我們敬禮,唱著歌:呱!——呱!呱——呱!然後我們就把他們吃掉,那才夠痛快呢!”

“那以後呢?”小鸛鳥們問。

“以後所有的鸛鳥——這國家里所有的鸛鳥——將全體集合攏來;于是秋天的大演習就開始了。這時大家就好好地飛,這是非常重要的。誰飛得不好,將軍就會用嘴把他啄死。所以演習一開始,他們就要好好地學習。”

“到那時候,像小孩子們唱的一樣,我們就會被打死了:——聽吧,他們又在唱了。”

“你們要聽我的話,不要聽他們的話,”鸛鳥媽媽說,“在這次大演習以後,我們就要飛到溫暖的國度里去,遠遠地從這兒飛走,飛過高山和樹林。我們將飛到埃及去。那兒有三角的石頭房子——這些房子的頂是尖的,高高地伸到云層里去。它們名叫金字塔,它們的年齡比鸛鳥所能想象的還要老。這個國度里有一條河。有時它溢出了河床,弄得整個國家全是泥巴。這時我們就可以在泥巴上走,找青蛙吃。”

“哦!”所有的小鸛鳥齊聲說。

“是的!那地方真舒服!人們整天什麼事情都不必做,只是吃喝。當我們在那兒享福的時候,這兒的樹上連一片綠葉子也沒有。這兒的天氣是那麼冷,連云塊都凍成了小片,落下來像些稀爛的白布片!”

她的意思是指雪,不過她沒有辦法表達清楚。

“頑皮的孩子也會凍成小片麼?”小鸛鳥們問。

“不,他們不會凍成小片的;不過他們跟那也差不多了。

他們得待在黑房間里,愁眉苦臉。相反地,你們卻飛到外國去,那兒的花香,有溫暖的太陽光!”

這次以後,有一段時間過去了。小鳥已經長得很大,可以在窠里站起來,並且遠遠地向四周眺望。鸛鳥爸爸每天飛回來時總是帶著好吃的青蛙、小蛇以及他所能尋到的鸛鳥吃的山珍海味。啊!當他在他們面前玩些小花樣的時候,他們是多麼高興啊!他把頭一直彎向尾巴上去,把嘴弄得啪啪地響,像一個小拍板。接著他就講故事給他們聽——全是關于沼澤地的故事。

“聽著,現在你們得學著飛!”有一天鸛鳥媽媽說。四只小鸛鳥也得走出窠來,到屋脊上去。啊,他們走得多麼不穩啊!他們把翅膀張開來保持平衡。雖然如此,還是幾乎摔下來了。

“請看著我!”媽媽說。“你們要這樣把頭翹起來!你們要這樣把腳伸開!一、二!一、二!你要想在這世界上活下去就得這樣!”

于是她飛行了短短的一段距離。這些小鸛鳥笨拙地跳了一下。砰!——他們落下來了。因為他們的身體太重了。

“我不要飛了!”一只小鸛鳥說,同時鑽進窠里去,“飛不到溫暖的國度里去我也不在乎!”

“當冬天來了的時候,你想在這兒凍死嗎?你想讓那些小孩子來把你吊死,燒死,烤焦嗎?我現在可要叫他們來啦!”

“哦,不要叫吧!”這只小鸛鳥說,同時像別的小鸛鳥一樣,又跳到屋頂上來了。到第三天他們能夠真正飛一點了。于是他們就以為他們可以在空中坐著,在空中休息了。他們試了一下,可是——砰!——他們翻下來了,所以他們又得趕忙拍著翅膀。現在小孩子們又走到街上來了。他們唱著歌:

鸛鳥,鸛鳥,快些飛走!

“我們飛下去把他們的眼珠啄出來好嗎?”小鸛鳥們問。

“不可以,”媽媽說,“讓他們去吧!聽我的話——這是更重要的事情!一、二、三!——現在我們可以向右飛!一、二、三!——現在我們可以向左繞著煙囪飛!看,這樣飛好多了!

你們的翅膀最後拍的那一下子非常好,非常利落,明天我可以准許你們和我一道到沼澤地去!有好幾個可愛的鸛鳥家庭帶著孩子到那兒去,讓我看看,我的孩子最漂亮。把頭昂起來,這樣才好看,這樣才得到別人欽佩!”

“不過,對那幾個頑皮的孩子,我們不報複他們一下麼?”

小鸛鳥們問。

“他們要怎樣叫就讓他們怎樣叫吧。當他們凍得發抖的時候,當他們連一片綠葉子或一個甜蘋果也沒有的時候,你們將遠走高飛,飛到金字塔的國度里去。”

“是的,我們要報複一下!”他們互相私語著,于是他們又開始練習。

在街上的這些頑皮孩子中,最糟糕的是那個最喜歡唱挖苦人的歌子的孩子。歌就是他帶頭唱起來的,而且他還是一個非常小的孩子哩。他還不到六歲。小鸛鳥們無疑地相信他有一百歲,因為他比鸛鳥爸爸和媽媽不知要大多少。事實上他們怎麼會知道小孩子和大人的歲數呢?他們要在這個孩子身上報仇,因為帶頭唱歌的就是他,而且他一直在唱。小鸛鳥們非常生氣。他們越長大,就越不能忍受這種歌。最後媽媽只好答應准許他們報仇,但是必須等到他們住在這國家的最後一天才能行動。

“我們得先看一看你們在這次大演習中的表現怎樣?如果你們的成績很壞,弄得將軍不得不用嘴啄你們的前胸,那麼那些小孩子說的話就是對的了,至少在某一方面是如此!我們看吧!”

“是的,你看吧!”小鸛鳥們齊聲說。于是他們把一切氣力都拿出來。他們每天練習,飛得那麼整齊和輕松,即使看看他們一眼都是快樂的事情。

現在秋天到來了。所有的鸛鳥開始集合,准備在我們過冬的時候,向溫暖的國度飛去。這是一次演習!他們得飛過樹林和村子,試試他們究竟能飛得多好。它們知道這是一次大規模的飛行。這些年輕的鸛鳥們做出了很好的成績,得到了“善于捉青蛙和小蛇”的評語。這要算是最高的分數了。他們可以吃掉青蛙和小蛇,實際上他們也這樣做了。

“現在我們要報仇了!”他們說。

“是的,一點也不錯!”鸛鳥媽媽說,“我現在想出了一個最好的主意!我知道有一個水池,里面睡著許多嬰孩。他們在等待鸛鳥來把他們送到他們的父母那兒去①。這些美麗的嬰孩在睡著做些甜蜜的夢——做了些他們今後不會再做到的甜蜜的夢。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能得到這樣一個孩子,而所有的孩子都希望有一個姊妹或兄弟。現在我們可以飛到那個池子里去,送給那些沒有唱過討厭的歌或譏笑過鸛鳥的孩子每人一個弟弟或妹妹。那些唱過的孩子一個也不給!”

①根據在丹麥流行的一個傳說,嬰孩都是鸛鳥在母親分娩時送來的。

“不過那個開頭唱的孩子——那個頑皮的丑孩子!”小鸛鳥們都叫出聲來,“我們應該對他怎樣辦?”

“那個池子里還有一個死孩子——一個做夢做死了的孩子。我們就把這個孩子送給他吧。那麼他就會哭,因為我們帶給他一個死了的小弟弟,不過那個好孩子——你們還沒有忘記過他吧——他說過:譏笑動物是一樁罪過!我們將特地送給他一個弟弟和妹妹。因為他的名字叫做彼得,你們大家也叫彼得吧!”

她所說的這句話大家都遵從了。所有的鸛鳥都叫彼得,他們現在還叫這個名字哩。

(1839年)

丹麥民間流行許多關于鸛鳥的故事,因為這種鳥生活在炎熱的尼羅河畔,只有夏天才飛來北歐避暑,它們在人們的屋頂上做窠,生兒育女,正如燕子在人們的屋里做窠一樣。因此,它們在北歐人中引起許多幻想,但同時也獲得了北歐人對它們的特殊好感。安徒生在這里生動地描述了丹麥人對鸛鳥的情感。

上篇:幸運的套鞋     下篇:樅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