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鍾聲  
   
鍾聲

黃昏的時候,太陽正在下沉,煙囪上飄著的云塊泛出一片金黃的光彩;這時在一個大城市的小巷里,一忽兒這個人,一忽兒那個人全都聽到類似教堂鍾聲的奇異聲音。不過聲音每次持續的時間非常短。因為街上隆隆的車聲和嘈雜的人聲總是把它打斷了。

“暮鍾響起來了!”人們說,“太陽落下去了!”

城外的房子彼此之間的距離比較遠,而且都有花園和草坪;因此城外的人就可以看出天還是很亮的,所以也能更清楚地聽到這個鍾聲。它似乎是從一個藏在靜寂而清香的森林里的教堂里發出來的。大家朝這聲音飄來的方向望,不禁起了一種莊嚴的感覺。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人們開始互相傳說:“我不知道,樹林里會不會有一個教堂?鍾聲的調子是那麼奇怪和美麗,我們不妨去仔細瞧一瞧。”

于是富人坐著車子去,窮人步行去;不過路似乎怎樣也走不完。當他們來到森林外面的柳樹林跟前的時候,就坐下來。

他們望著長長的柳樹枝,以為真的已經走進森林里來了。城里賣糕餅的人也搬到這兒來,並且搭起了帳篷。接著又來了一個賣糖果的人,這人在自己的帳篷上掛起了一口鍾;這口鍾上還塗了一層防雨的瀝青,不過它里面卻沒有鍾舌。

大家回到家里來以後,都說這事情很新奇,比他們吃過一次茶還要新奇得多。有三個人說,他們把整個的樹林都走完了,直走到樹林的盡頭;他們老是聽到這個奇怪的鍾聲,不過那時它似乎是從城里飄來的。有一位甚至還編了一支歌,把鍾聲比成一個母親對一個親愛的好孩子唱的歌——什麼音樂也沒有這種鍾聲好聽。

這個國家的皇帝也聽到了這件事情。他下一道聖旨,說無論什麼人,只要能找出鍾聲的發源地,就可以被封為“世界的敲鍾人”——哪怕他所發現的不是鍾也沒有關系。

這麼一來,許多人為了飯碗問題,就到樹林里去尋找鍾。不過在回來的人當中只有一個人能說出一點道理,誰也沒有深入樹林,這人當然也沒有,可是他卻說聲音是住在一株空樹里的大貓頭鷹發出來的。這只貓頭鷹的腦袋里裝的全是智慧。它不停地把腦袋撞著樹。不過這聲音是從它的腦袋里發出來的呢,還是從空樹干里發出來的呢,他可沒有把握下個判斷。他總算得到了“世界的敲鍾人”這個職位,因此他每年寫一篇關于貓頭鷹的短論。不過大家並沒有因為讀了他的論文而變得比以前更聰明。

在舉行堅信禮的那一天,牧師發表了一篇漂亮而動人的演說。受堅信禮的孩子們都受到了極大的感動,因為這是他們生命中極重要的一天。他們在這一天從孩子變成了成年人。他們稚氣的靈魂也要變成更有理智的成年人的靈魂。當這些受了堅信禮的人走出城外的時候,處處照著燦爛的太陽光,樹林里那個神秘的大鍾發出非常洪亮的聲音。他們想立刻就去找這個鍾聲;因此他們全都去了,只有三個人是例外。一個要回家去試試她的參加舞會的禮服,因為她這次來受堅信禮完全是為了這件禮服和舞會,否則她就決不會來的。第二個是一個窮苦的孩子。他受堅信禮穿的衣服和靴子是從主人的少爺那兒借來的;他必須在指定的時間內歸還。第三個說,在他沒有得到父母的同意以前,決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他一直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即使受了堅信禮,仍然是如此。人們不應該笑他!——但是人們卻仍然笑他。

因此這三個人就不去了。別的人都連蹦帶跳地走了。太陽在照耀著,鳥兒在唱著,這些剛剛受了堅信禮的人也在唱著。他們彼此手挽著手,因為他們還沒得到什麼不同的職位,而且在受堅信禮的這天大家在我們的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

不過他們之中有兩個最小的孩子馬上就感到膩煩了,所以他們兩個人就回到城里去了。另外還有兩個小女孩子坐下來紮花環,也不願意去。當其余的孩子走到那個賣糕餅的人所在的柳樹林里的時候,他們說:“好,我們算是到了。鍾連影子都沒有,這完全是一個幻想!”

正在這時候,一個柔和而莊嚴的鍾聲在樹林的深處響起來;有四五個孩子決計再向樹林里走去。樹很密,葉子又多,要向前走真是不太容易。車葉草和秋牡丹長得非常高,盛開的旋花和黑莓像長花環似的從這棵樹牽到那棵樹。夜鶯在這些樹上唱歌,太陽光在這些樹上嬉戲。啊,這地方真是美麗得很,不過這條路卻不是女孩子可以走的,因為她們在這兒很容易撕破自己的衣服,這兒有長滿各色青苔的石塊,有潺潺流著的新鮮泉水,發出一種“骨碌,骨碌”的怪聲音。

“這不會是那個鍾吧?”孩子中有一個問。于是他就躺下來靜靜地聽。“我倒要研究一下!”

他一個人留下來,讓別的孩子向前走。

他們找到一座用樹皮和樹枝蓋的房子。房子上有一棵結滿了蘋果的大樹。看樣子它好像是把所有的幸福都搖到這個開滿玫瑰花的屋頂上似的。它的長枝子盤在房子的三角牆上,而這牆上正掛著一口小小的鍾。難道大家聽到的鍾聲就是從這里發出來的嗎?是的,他們都有這種看法,只有一個人是例外。這人說,這口鍾太小,太精致,決不會叫他們在很遠的地方就聽得見!此外,他們聽到過的鍾聲跟這鍾聲完全不同,因為它能打動人的心。說這話的人是國王的兒子。因此別的人都說:“這種人總是想裝得比別人聰明一點。”

這樣,大家就讓他一個人向前走。他越向前走,他的心里就越充滿了一種森林中特有的靜寂之感。不過他仍聽見大家所欣賞的那陣小小的鍾聲。有時風把那個糕餅店里的聲音吹來,于是他就聽到大家在一面吃茶,一面唱歌。不過洪亮的鍾聲比這些聲音還要大,好像有風琴在伴奏似的。這聲音是從左邊來的——從心所在的那一邊來的。

有一個沙沙的響聲從一個灌木叢中飄出來。王子面前出現了一個男孩子。這孩子穿著一雙木鞋和一件非常短的上衣——短得連他的手肘也蓋不住。他們彼此都認識,因為這個孩子也是在這天參加過堅信禮的。他沒有能跟大家一起來,因為他得回去把衣服和靴子還給老板的少爺。他辦完了這件事以後,就穿著木鞋和寒磣的上衣獨自一人走來,因為鍾聲是那麼洪亮和深沉,他非來不可。

“我們一塊兒走吧!”王子說。

這個穿著木鞋的孩子感到非常尷尬。他把上衣的短袖子拉了一下,說他恐怕不能走得像王子那樣快;此外,他認為鍾聲一定是從右邊來的,因為右邊的景象很莊嚴和美麗。

“這樣一來,我們就碰不到頭了!”王子說,對這窮苦的孩子點了點頭。孩子向這樹林最深最密的地方走去。荊棘把他寒磣的衣服鉤破了,把他的臉、手和腳劃得流出血來。王子身上也有好幾處傷痕,不過他所走的路卻充滿了太陽光。我們現在就要注意他的行程,因為他是一個聰明的孩子。

“即使我走到世界的盡頭,”他說,“我也要找到這口鍾!”

難看的猢猻高高地坐在樹上做怪臉,露出牙齒。“我們往他身上扔些東西吧!”它們說,“我們打他吧,因為他是一個國王的兒子!”

不過他不怕困難,他一步一步地向樹林的深處走。那兒長著許多奇異的花:含有紅蕊的、像星星一樣的百合花,在微風中射出光彩的、天藍色的郁金香,結著像大肥皂泡一樣發亮的果實的蘋果樹。你想想看,這些樹在太陽光中該是多麼光彩奪目啊。

四周是一片非常美麗的綠草原。草上有公鹿和母鹿在嬉戲,而且還有茂盛的櫟樹和山毛櫸。草和藤本植物從樹縫里長出來。這一大片林木中還有靜靜的湖,湖里還有游泳著的白天鵝,它們在拍著翅膀。王子站著靜靜地聽。他常常覺得鍾聲是從深沉的湖里飄上來的;不過他馬上就注意到,鍾聲並不是從湖里來的,而是從森林的深處來的。

太陽現在下沉了,天空像火一樣地發紅,森林里是一片靜寂。這時他就跪下來,唱了黃昏的贊美歌,于是他說:

“我將永遠看不到我所追尋的東西!現在太陽已經下沉了,夜——漆黑的夜——已經到來了。也許在圓圓的紅太陽沒有消逝以前,我還能夠看到它一眼吧。我要爬到崖石上去,因為它比最高的樹還要高!”他攀著樹根和藤蔓在潮濕的石壁上爬。壁上盤著水蛇,有些癩蛤蟆也似乎在對他狂叫。不過,在太陽沒有落下去以前,他已經爬上去了。他在這塊高處仍然可以看見太陽。啊,這是多麼美麗的景象啊!海,他的眼前展開一片美麗的茫茫大海,洶湧的海濤向岸上襲來。太陽懸在海天相連的那條線上,像一座發光的大祭壇。一切融化成為一片鮮紅的色彩。樹林在唱著歌,大海在唱著歌,他的心也跟它們一起在唱著歌。整個大自然成了一個偉大的、神聖的教堂:樹木和浮云就是它的圓柱,花朵和綠葉就是它的柔軟的地氈,天空就是它的廣闊的圓頂。正在這時候,那個穿著短袖上衣和木鞋的窮苦孩子從右邊走來了。他是沿著他自己的道路,在同一個時候到來的。他們急忙走到一起,在這大自然和詩的教堂中緊緊地握著雙手。那口看不見的、神聖的鍾在他們的上空發出聲音。幸福的精靈在教堂的周圍跳舞,唱著歡樂的頌歌!

(1845年)

這是一篇具有象征性的童話,最初發表在《兒童月刊》1845年5月號上。“鍾聲”究竟代表什麼,居然能吸引那麼多人?王子和貧民都去追尋它。“那個穿著短袖上衣和木鞋的窮苦孩子從右邊走來了,他是沿著自己的道路,在同一個時候到來的。他們急忙走到一起,在這大自然和詩的教堂中緊緊地握著雙手。那口看不見的、神聖的鍾在他們的上空發出聲音。”這“聲音”也許就是象征“文學創作”吧。它有同樣感召王子和貧民的靈魂。安徒生在他的手記中說:“鍾聲這個故事,實際上像我以後寫的一些故事一樣,完全是我自己的創造。它們像種子似的潛藏在我的思想中。只需一陣雨,一片陽光和一點土壤就可以開出花來。我越來越清楚地感覺到什麼都可以通過童話表現出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更清楚地認識到了我的筆力,但同時也理解到了自己的局限。”這是安徒生的一段創作自白。

上篇:藏著並不等于遺忘     下篇:頑皮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