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隱存著並不就是被忘卻  
   
隱存著並不就是被忘卻

有一座古老的莊園。莊園外面有一條泥濘的護莊溝,上面有一座吊橋。吊橋吊起的時候比放下的時候多,來訪的人並不都是好人。屋簷下面有許多洞眼,可以朝外放槍。要是敵人靠得太近,還可以從這些洞里往外潑開水,是啊,甚至倒融化了的鉛。屋里木頂很高,這對于因壁爐燒大塊的濕木頭而冒出的那些煙是很好的出路。牆上掛著身穿鎧甲的男人和衣著臃腫、傲氣十足的婦人的畫像。這些女人中最高貴的一位現在還活著,住在這里,她的名字叫麥特·莫恩斯。她是這座莊園的主人。

一天傍晚,強盜來了。他們殺死了她家的三口人,連看莊園的狗也被殺了。接著他們用拴狗的鏈子把麥特夫人拴在狗窩里,他們自己則坐在大廳里,喝著從她的地窖里搬來的葡萄酒和上等啤酒。

麥特夫人被狗鏈子拴著,她連像狗那樣吠也不行。接著強盜里的一個小孩子來了,他躡手躡腳一點聲音都沒有。他不能讓人察覺,一被發覺他們便會殺死他。

“麥特·莫恩斯夫人!”小男孩說道,“你記得你丈夫在世的時候,我的父親被捆在木馬①上嗎?那時你為他求情,但是沒有用;他必須騎在上面,騎成殘廢。但是你悄悄地走來,就像我現在悄悄地溜來一樣;你親手在他的腳下擺上了一小塊石頭,讓他能夠休息。沒有人看見,或者他們裝作沒看見。你是那位年輕仁慈的夫人。我父親對我說過,我把這事隱存著,但並不曾忘卻!現在我來解救你,麥特·莫恩斯夫人!”接著他們從馬廄牽來馬,在風雨中騎馬跑了,他們得到了人們友好的幫助。

“我對那位老人做的一點善事卻得到了這樣好的回報!”麥特·莫恩斯夫人說道。

“隱存不是被遺忘!”男孩說道。

強盜後來被處以絞刑。

有一座古老的莊園,它也還在那里。它不是麥特·莫恩斯夫人的。它屬于另外一個高貴的家族。

這是我們的時代。太陽照在金光閃閃的塔尖上,一座座郁郁蔥蔥的小島像花環似地浮在水上,小島的四周有野天鵝在游弋。園子里生長著玫瑰,莊園的女主人便是最美的玫瑰花;她在歡樂中,在善行的歡樂中閃閃發光,不是在廣闊的世界里,而是在心中。它隱存在那里,但不等于被忘卻。現在她從莊園走向田野里一所孤單的小房子。房里住著一個可憐的、癱瘓的女孩子。她房間里的窗是朝北面開的,陽光不能射進來,她只能看到被那條很高的溝堤隔斷的一小片田野。但是今天屋子里有陽光了,上帝那溫暖可愛的陽光射進來了。這陽光是從南牆上新開的窗子里射進來的。以前那邊只是一道牆。

癱瘓的姑娘坐在溫暖的陽光里,看著樹林和海灘。世界變得寬闊起來,十分可愛,這一切都是莊園里的那位夫人的一句話帶來的。

“講一句話是輕而易舉的,做的事是那麼微不足道!”她說道。“我得到的快樂卻無邊無垠,十分幸福。”

因為如此,她作了許多許多的善事,她心中裝著貧寒家庭和有痛苦的富裕家庭的每一個人。善行隱存著,但是沒有被上帝忘卻。

有一座古老的宅子,它在那座熱鬧的大城市里。宅子里有廳有堂。我們不進廳堂去,我們留在廚房里。那兒暖和、明亮,清潔而整齊;銅器都閃閃發光,桌子就像是打了蠟一樣亮,洗碗盆就像是剛刨光的砧板。這都是一個女傭收拾的,她甚至還有時間將自己打扮整齊,就像要去教堂一般。她的帽子上打了一個蝴蝶結——一個黑色的結子,這是表示哀悼的。可是並沒有要她照顧的人,她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沒有親戚也沒有戀人。她是一個貧苦的女孩子。她曾經訂過婚,是和一個貧苦的男傭;他們真誠地相愛著。有一天他來找她。“我們兩人什麼東西都沒有!”他說道。“那邊那個住在地下室的有錢的寡婦對我說了許多熱情的話,她將讓我富裕起來。但是只有你在我的心中。你說我該怎麼辦?”

“你所相信的,便是你的幸福!”姑娘說道。“和善地、親切地對待她。可是請記住,從我們分手的那一刻起,我們就不能常見面了。”

——兩年過去了。一天她在街上遇見了昔日的朋友和戀人,他看上去一副可憐的病態。于是她不得不管,必須問一句:“你到底怎麼了?”

“怎麼說都算得上很富裕很好!”他說道。“那婦人很能干很善良,但你在我的心中。我斗爭得很厲害,一切很快便會結束!我們去上帝那兒之前,再也見不到了。”

過了一個星期。晨報上說他去世了。所以姑娘便戴上了表示哀悼的結子。她從報紙上讀到,他死後留下了那位妻子和前夫的三個孩子。鍾聲渾濁不清,可是鑄鍾的銅是很純淨的。

她的黑蝴蝶結表示哀悼。姑娘的臉顯得更加哀傷。“它隱存在心中,永不被忘卻!”

是啊,瞧,這里有三個故事,一根稈上的三片花瓣。你還希望有更多的花瓣嗎?心的書里有許多;它們被隱藏起來,並不是被遺忘。

①安徒生在童話故事中多次講到這種刑罰。這是地主、爵府懲罰奴仆的手段之一。被懲的奴仆被捆在一只高木馬上,雙腳被吊上重物,不得著地。奴仆往往因此而殘廢甚至死亡。

上篇:貝得、彼得和皮爾     下篇:看門人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