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安徒生童話故事集 園丁和主人  
   
園丁和主人

離開首都十來里的地方,有一座舊的地主莊園。它的牆很厚,有塔和山牆。

不過只是夏天,這里才有一個很富有並有地位的人家到這兒居住。這是這家人擁有的所有莊園中最漂亮的一座;從外面看,它就像是新蓋起來的,里面的設備很舒適方便。門上的石頭上刻著家族的族徽,族徽和窗子的四周用美麗的玫瑰盤纏著。莊園前是一大片草坪,像地毯那樣平坦,這兒有紅山楂,有白山楂,有珍稀的花種,就連花房外面也是如此。這家人雇了一位勤勞聰穎的園丁。看管花園、果園和菜園,真是令人賞心悅目。緊挨著園子的老園子還有一部分保持著原樣,老園子里有黃楊樹籬笆,黃楊叢被修剪成冠狀或金字塔形狀。在黃楊叢後面,生長著兩棵高大的樹。樹幾乎總是光禿禿的,使人容易想到可能是一陣狂風或者是龍卷風肆虐過它們,卷起大堆垃圾甩到它們的身上。不過,這一堆堆垃圾都是鳥窩。

記不起多少年以前,這里便有一群喧鬧的白嘴鴉和烏鴉築巢。這地方簡直成了一座鳥城,鳥成了主人,是房產的所有者,是莊園最古老的家族。下面住的人不關它們的事,不過它們能容忍這些在地上行走的生靈,盡管這些家伙不時朝它們放槍,把鳥兒的背震麻,嚇得它們都飛了起來,驚慌地“呱!呱!”亂叫。

園丁經常向主人建議,把這兩棵老樹伐倒。它們看上去不雅觀。砍倒它們,大家便順理成章地擺脫了這些鳥兒的喧鬧,它們會另覓地方的。可是主人既不願意伐樹,也不願擺脫這些鳥兒。那是莊園少不了的東西,是古時遺留下來的,是絕對不能去掉的。

“這兩棵樹是鳥兒繼承下來的產業,讓它們留著吧,我的好拉森!”

園丁的名字叫拉森,不過這個名字在這個故事里並不怎麼重要。

“聽著,小拉森,您的活動場所還不夠嗎?整個花園,溫室、果園、菜地?”

他有了這些,他以很大的熱情和勤勞照料、管理、培育著這些園地,主人承認這點。但是他們卻並不對他隱諱,他們在別的人家吃到的水果、看到的花兒比自己園子里的更好。這使園丁很傷心,因為他希望他的最好,他做的事是最出色的。他心地善良,忠于職守。

一天主人把他叫去,用溫和卻是主人的口氣對他說,那天他們在朋友家吃到一種蘋果和一種梨,汁很多,味道好極了,他們和所有的客人都贊不絕口。那些水果顯然不是本國產的,但是如果我們的氣候允許的話,應該引進,在這里落戶。他們知道這些水果是從城里最大的水果商那里買來的。園丁應騎馬進城去打聽清楚,這些蘋果和梨是哪里來的,再去訂購點幼苗或者能嫁接的枝子來。

園丁很熟悉那個水果商,他代表主人把莊園里多余的水果賣給的人正是他。

園丁進了城,問那個水果商,他是從哪里進的這些備受贊揚的蘋果和梨。

“是您自己的園子里的!”水果商說道,並且把蘋果和梨拿給他看。他認出了這些水果。

啊,他,園丁,多高興呀!他匆匆回來告訴主人,蘋果和梨都是他們自己花園里產的。

主人完全不相信這話。“這是不可能的,拉森!您能讓水果商寫個書面證明嗎?”

他當然可以,他帶回來了書面證明。

“這就太值得注意了!”主人說道。

後來,每天主人的餐桌上都擺著大盤自己園子里產的蘋果和梨,他們還整桶整桶地把水果送給城里城外的朋友。是啊,甚至還送到外國去。這真是快樂的事!不過他們要補充說明一下,連續兩年的夏天,天氣都出奇的好,很適合水果的生長,全國都有好收成。

過了一些時候,有一天主人到宮里去赴宴。第二天主人把園丁叫了去,說他們在宴會上吃到了一種多汁的西瓜,是陛下溫室里種出來的。

“您得到宮廷園丁那里去一趟,好拉森,弄點這種價值昂貴的西瓜種子來!”

“可是宮廷園丁是從我們這里弄去的種子呀!”花園匠說道,他很高興。

“那麼,那人一定精心培育並改良了這種水果了!”主人回答道。“那瓜的味道好極了!”

“是的,我感到驕傲!”園丁說道。“我要對高貴的主人說,宮廷園丁今年種的西瓜收成不好。他看到了我們的西瓜長得好,嘗了嘗,于是便定了三個,帶進宮里去了。”

“拉森!別以為那些西瓜是我們園子里的!”

“我相信!”園丁說道。他到宮廷園丁那里,向他要來書面證明,說皇室宴會餐桌上的西瓜就是這個莊園里產的。這使主人大吃一驚。他沒有保密,而是把證明拿出來給人看。是啊!他們西瓜種送給了遠近各地,就像以前送枝子送苗一樣。

關于那些枝苗,他們聽說長得很好,結出的果子很鮮美,而且用他們莊園的名字命名,所以,這個名字可以在英文、德文和法文里讀到。

這是誰也沒有料到的事。

“但願園丁別太認為自己了不起了!”主人說道。

園丁的態度大不相同:他正在為使自己揚名成為全國最好的園丁而奮斗。每年他都嘗試著培育出新的園藝品種,他做到了。然而他常常聽別人說,他最早培育出來的那兩種水果,蘋果和梨是真正好的品種。後來培育出來的都差遠了。西瓜的確很不錯,但那是完全不同的一類。草莓也可以說是還不錯,但是卻不見得比其他人培育的好。有一年他的水蘿蔔沒有成功,于是人人只談論他的水蘿蔔,再不談他培育的其他的好東西。

主人在說這話的時候似乎松了一口氣:

“今年不行了,小拉森!”他們很高興說一句,“今年不行了。”

每個星期拉森都要到廳里去送一兩次鮮花。每次都布置得極有品味,顏色搭配得十分和諧,顯得格外典雅豔麗。“您很有品味,拉森!”主人說,“這是上帝賜給您的一件禮物,不是您本身具有的!”

有一天,園丁拿進來一個很大的水晶盆,里面放有一片睡蓮葉子,葉子上有一朵像向日葵花那樣鮮亮的大藍花,長長的粗梗浸在水里。

“印度斯坦的蓮花!”主人叫了起來。

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花。白天它被放在陽光中,晚上則放在燈光之下。看到它的人都覺得它出奇的可愛和珍貴。是的,甚至這個國家年輕婦女中最高貴的那位——公主,都這麼說。她非常聰慧和善良。

主人榮幸地把花送給了她,花便隨著公主來到宮里。于是主人去花園親自摘一朵同樣的花,要是那樣的花還可以找到的話。可是那花卻找不到了。所以他們叫來了園丁,問他這朵藍花是從哪里來的:

“我們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們說道。“我們到溫室去過,到花園里四處都去過了!”

“的確,花不在那兒!”園丁說道。“那只是菜園子里的一種不值一提的花!可是它是多麼漂亮啊,是不是?它看去就像是一朵仙人掌的藍花,然而它只是一種類似豆莢子的蝶形花罷了。”

“您本該早對我們講的!”主人說道。“我們以為那是一種外來的珍奇花。您讓我們在年輕的公主面前出了丑!她在我們這兒看到了那朵花,覺得它很美,卻不認識它。她的植物知識很豐富,可是那門科學和菜園子里長的菜卻不相干。您怎麼想得出在廳里擺上這種花!這讓我們出了丑。”

于是這朵從菜園子里摘來的藍色的美麗的花便被請出了主人的客廳①,那不是它呆的地方。是啊,主人還對公主道了歉,說那只是一種菜花,是園丁一時興起擺出來的。不過,已經狠狠地教訓過他了。

“真遺憾,不該訓斥他!”公主說道。“他打開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見識了根本不注意的、漂亮的花。他給我們展示了一種美,那是我們沒有找到的!只要這種類似豆莢子的蝶形花還在開,宮廷的園丁必須每天給我的屋子里送一朵這樣的花來。”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主人對園丁說,他又可以每天送一朵這樣的花進去了。“實話說它們是漂亮的!”他們說道:“非常奇特!”園丁受到稱贊。

“拉森很喜歡這一套!”主人說,“他被寵壞了!”秋天,刮起了暴風。夜里,風更猛烈了,樹林邊上的許多大樹都被連根拔起。這對主人最不幸——他們是這麼說的,而讓園丁最高興的是,暴風把那兩棵大樹連同鳥窩一起都掀倒了。在暴風中可以聽到白嘴鴉和烏鴉的哀叫,它們用翅膀擊打著玻璃窗,莊園里的人都這麼說。

“現在您高興了,拉森!”主人說道;“暴風把樹吹倒了,鳥都飛進樹林里去了。這里一切舊景都沒有了,任何痕跡也都沒有了!我們覺得悲傷!”

園丁沒有說什麼。但是他心里盤算著他一直想做的事;很好地利用這塊他以前不能掌握的美麗的、陽光充沛的土地,他要把它建成花園的驕傲和主人的歡樂。

被刮倒的大樹砸毀了那些老黃楊樹籬笆,毀掉了修剪出來的圖飾。他在這里種上了一大片植物,都是本國的,是從田野和樹林里移來的植物。

任何一位園丁都沒有想到要在富有的莊園里種那麼多的植物,他卻種下了。他依照它們喜陽或是喜陰的習性,分別栽種在不同的地方。他以極大的愛心照料著它們,它們因此長得很繁茂。

日德蘭荒野上的刺柏叢的形狀、顏色和意大利柏樹的一樣,光亮多刺、無論冬夏總是碧綠的冬青,長得很美觀。前面種的是各種蕨類,有的看去像棕櫚的孩子;有的像我們稱之為“維納斯女神的秀發”的那種美麗纖秀的鐵線蕨的父母。這里有人們不屑一顧的牛蒡,新鮮的牛蒡很美麗,簡直可以紮在花束里。牛蒡是種在旱地上的,在低窪潮濕的地方則種上酸模,這也是一種不被人看重的植物,然而它的纖秀的梗子和寬大的葉子卻美得像一幅畫似的。有一人多高,上面開著一朵又一朵的花,像一座有許多分叉的大燭台一樣的毛蕊花也從田野里移來了。這里還有車前草、報春花、鈴蘭花、野馬蹄蓮和秀麗的三瓣酢漿草,這兒真是一片勝景。

在前面,用鐵絲架子支撐著種了一排從法國移植來的梨樹苗。它們得到充分的陽光和精心的照料,不久便可以結出味美汁多的大果實,就像在它們的本土上一樣。

豎起一根高大的旗杆代替那兩棵光禿禿的老樹,上面飄著紅底白十字丹麥國旗。緊靠著旗杆還有另一根杆,夏天和收獲季節,葎草藤開著芬芳的花纏繞在上面。但是在冬天,卻按著古老的風俗習慣在上面系上一束燕麥,好讓天空中的小鳥能在歡快的聖誕節飽餐一頓。

“好拉森越老越多愁善感了!”主人說道。“不過他對我們很忠實、很真誠!”

新年的時候,首都的一家畫刊登了一張關于這個古莊園的畫片。從畫上可以看到旗杆和為小鳥過歡快的聖誕節而系上的燕麥束。刊物說,古老習俗在這里得到保護和繼承,是一個很好的作法,和這個古老莊園非常相稱。

“拉森所作的一切,”主人說道,“都受到了人們的贊揚。他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們用了他,幾乎也感到驕傲!”但是,他們一點兒也不為此而驕傲!他們覺得自己是主人,他們可以辭掉拉森。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他們都是好心腸的人。像他們這類人,好心腸的也不少,這對每個拉森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是啊,這就是“園丁和主人”的故事。

現在你可以琢磨琢磨它了。

①安徒生顯然忘記,那花此前已經送給年輕的公主了。

上篇:大海蟒     下篇:老約翰妮講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