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 羅馬帝國的崩潰  
   
羅馬帝國的崩潰

羅馬帝國的崩潰。一八八一年風起云湧的印地安。

希特勒入侵波蘭。再度進入強風世界

(1)羅馬帝國的崩潰發現開始刮起風這件事情,是在星期天的午後,准確的說,應該是午後兩點七分。當時我正如同往常一樣-換句話說是如同往常的星期日下午一樣-坐在廚房的桌子前,一邊聽著毫無妨礙的音樂,一邊記著一周的日記;我每天都將發生的事情簡單地記錄下來,等到星期天再將它寫成一篇完整的文章。

當我寫完了周二的日記,換句話說,已經完成了叁天份的日記時,突然發現窗外刮著猛烈的強風。我不由得不中斷寫日記的工作,將筆蓋套上,到陽台把曬乾的衣服收了下來。衣服隨著狂風在空中飛舞著,發出了乾裂的聲響。

風勢好像在我不知不覺間慢慢地增強了,當天早上-正確的說法是上午十點四十八分-將洗好的衣服晾到陽台上去的時候,還沒有發現有任何刮風的跡象,因為我當時心里想著:“沒有刮半點風,衣服不必用夾子吧!

我可以肯定當時的確沒有刮風。

我將曬乾的衣服整齊地摺疊起來之後,將房間里的窗戶全部緊緊地關上,關上窗戶之後,幾乎就聽不到一點點風吹的聲音了。窗戶外在一片無聲無息間,樹木-喜馬拉雅杉和栗樹-彷佛一只耐不住全身發癢的小狗,不停地翻滾著身體。云朵的碎片像一位眼神凶惡的密使,急速地穿越天空,對面公寓陽台上還掛著幾件襯衫,像被遺棄的孤兒,緊緊地纏繞在塑膠繩上。

好像是台風來了,我心里想著。

但是,打開報紙,看看氣象圖,沒有找到任何台風要來的報導,降雨量也在全年的平均標准以下,從氣象圖上顯示,當時的氣倏就像全盛時期的羅馬帝國一樣,應該是一個非和平的星期天。

我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將報紙摺好,衣服放進櫥櫃里,一邊聽著毫無妨礙的音樂,一邊喝著咖啡,而且,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寫日記。

星期四我和女友上床睡覺,她非常喜歡戴著眼罩做愛,因此她平常總是將飛機上用的眼罩隨身帶著。

雖然我對這一點並沒有特別感到興趣,但是因為她戴著眼罩的模樣實在很可愛,因此,我對她這樣的舉動也沒有任何異議。反正都是人類,每一個人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比較與眾不同的地方。

我在日記星期四那一頁上,大致就是寫著這些事情,百分之八十是事實,百分之二十是根據我的觀察所獲知的,這是我寫日記時的方針。

星期五我在銀座的書店遇到了一位老朋友,他系著一條形狀非常奇怪的領帶,條絞的花樣,上面有無數的電話號碼——。

寫到這里電話鈴響了。

(2)一八八一年風起云潛的印地安人電話鈴響時,時鍾正指在二點叁十六分的位置,大概是她打來的電話吧——那個喜歡戴眼罩的女朋友!因為她常在星期天到我家來,而且,來之前也習慣地會打電話,她應該會買晚飯的菜來,我們決定在當天吃烤牡蠣。總之,電話響起時是下午二時叁十六分,鬧鍾就放在電話的旁邊,每當電話鈴響起時,我就會看時鍾一眼,因此,對於時間我記得特別清楚。

但是,我拿起聽筒時,所聽到的只是一陣強烈的風聲而已。

只聽見‘喔喔喔喔喔哦!’的叫聲,彷佛一八八一年印地安人風起云潛時的叫聲從聽筒里傳了出來,他們瘋狂似地燒掉開拓草屋,切斷通訊線路。破壞糖的交易協約。

‘喂!喂!’

我試著出聲說話,但是我的聲音卻被吸進了壓倒性的曆史狂濤之中。

‘喂!喂!’

我大聲地叫,結果卻仍然一樣。

在風聲稍微歇的縫隙間,我覺得好像聽見了女人聲音,或許這只是我的錯覺而已。總之,風勢太強了,而且,或許野牛的數量已經過份地減少了。

我不說一句話,只是將聽筒靠在耳邊,並且仔細地聽電話線的另一端有什麼動靜,但是,同樣的狀態持續了近十秒、或二十秒之後,彷佛神經發作到了極點,生命線突然拉斷了似的,電話被掛斷了,然後留下了冰冷的沉默。

(3)希特勤入侵波蘭真是糟糕透了!我歎了一口氣。然後繼續寫著日記,這個星期的日記將要寫完了。星期六希特勒的裝甲師團入侵波蘭。蟲炸機突然降臨華爾街上空——。

不,錯了!不是這樣的!

希特勒入侵波蘭是在一九叁九年九月一日的事情,不是昨天。

昨天晚上完飯之後,我走進電影院欣賞梅莉。史翠普演的‘蘇菲亞的抉擇’,希特勒入侵波蘭是電影中發生的情節。

梅莉。史翠普在電影中與達斯汀。霍夫曼離婚,然後和在火車站中認識的羅勃特。丹尼洛所扮演的士木技師結婚,是一出非常有趣的電影。

我的旁邊坐著一對高中生,彼此撫摸著對方的肚子。高中生認為能夠撫摸肚子已經很不錯了,我在念高中時也曾經做過這種事。

(4)再進入強風世界上周的日記全部寫完之後,我坐在唱片架前,挑選著適合在狂風吹襲的星期日午後的音樂。結果我選擇了休斯達哥布基的低音小提琴協奏曲,和斯拉與滾石家庭,我認為這些最適合在強風中欣賞,所以一直聽著這兩張唱片。窗外不時有東西飛來飛去,一件白色床單好像詛咒師的法術似的,從東飛向西。細長的白鐵看板左右搖晃著,彷佛是肛門性交的愛好者,挺不起孱弱的脊椎。

我一邊聽著休斯達哥布基的音樂,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這時電話鈴又響起來,話旁的鬧鍾指著叁點四十八分。

我拿起聽筒前,猜想這回大樣會聽到波音七四七飛機的引擎似的風聲吧!但是,這次卻一點風聲也聽不見。

‘喂喂!’女人的聲音。

‘喂喂!’我說。

‘我可以現在帶著晚飯的菜去你那里嗎?’我的女朋友說。

她一定會帶著豐盛的菜和眼罩來到我這里。

‘可以呀!不過——’

‘要帶鍋子嗎?’

‘不到了,我這里有。’我說。

‘但是,怎麼回事呢?沒有聽到半點風聲。’

‘嗯!風已經停了。因為中野叁點二十五分就停了,我看你那邊大概也快停了吧!’

‘大概是吧!’

我掛了電話,從廚房的餐具架子里找出大鍋子,放在流理台上洗淨。

風如她的預告在四點五分前就停了,我打開窗戶,眺望窗外的風景,窗戶下一面有一頭大黑狗,不停地聞著地面上的味道,大約聞了十五分鍾到二十分鍾左右底為什麼會這麼做,我也不太了解。

但是除了這件事情之外,整個世界的容貌和系統與起風前並沒有兩樣,喜馬拉雅杉和栗樹若無其事地站立在空地上,晾曬的衣物垂掛在塑膠上,烏鴉站在電線上不停地拍動翅膀。

這時候,女朋友也到達了我的家里,開始動手做晚飯。

她站在廚房洗鍋子,將切成細絲的白菜和豆腐放在一起。

我問她兩點叁十六分時是否曾經打過電話給我。

‘打了啊!’

她一邊在鍋子里淘米,一邊說。

‘我什麼也聽不見!’我說。

‘嗯!是的,風太強了。’

她若無其事地說。

她若無其事地說。

我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坐在餐桌的角就喝了起來。

‘可是,為什麼會突然刮起一陣風,然後又完全地靜止呢?’

我問她。

‘這個我也不知道!’

她背對著我,一邊剝著蝦殼一邊說。

‘關於風的事情,我們不知道的還屬著呢!就像關於古代史、癌症、海底、宇宙、和性一樣,我們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嗯!’我說。

除此之外,她再也回答什麼,不過我知道這個話題事實上是無法再深入發展下去的,以我只好死心地看著她做菜。

‘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嗎?’

我問她。

‘待會兒吧!’她說。

在飯做好之前,我為了下周的日記,先簡單地整理一下今發生的事情。

(1)羅馬帝國的崩潰(2)一八八一年風起云湧的印地安人(3)希特勒入侵波蘭

如此一來,即使是下個星期也能正確地想起今底發生了那些事情,能夠如此有系統的記錄一天之內所發生的事情,這是因為我二十二年來成從不間斷的寫日記習慣。不論刮風、或是刮風,我都能將一天描述得栩栩如生。

上篇:雙胞胎與沉沒的陸地     下篇:家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