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 家務事  
   
家務事

這樣的事在這個世界上,或許是非常普遍的,我對於妹妹的未婚夫始終未曾有過好感,而且,我甚至覺得妹妹竟然會決心和這樣的男人結婚,實在令人感到懷疑。說得坦白一點,我覺得很失望。或許這樣的想法是我偏狹的性格所造成的。

至少妹妹是這樣認為。然我們表面上都不以此為話題,但是,我對她的未婚夫不太滿意這一點,妹妹也非常了解,對於我這樣的想法,妹妹也覺得非常不高興。

“你對事情的看法眼光太狹窄了”

妹妹對我說。

當時我們正在談論義大利面,她所說的應該是指我對義大利面的看法眼光太狹窄吧!

但是,妹妹當然不會只針對義大利面的問題,在義大利面之前還有她的未婚夫,所以,事實上妹妹所指的應該是未婚夫的問題。這種情形就是所謂的借題發揮。

事情的開端是緣於妹妹邀我一起在星期天的中午吃義大利面,因為我也有點兒想要吃義大利面,於是就隨口說:“好吧!”

於是我們就走進車站前一家新開的義大利面館,我點了茄香洋蔥義大利面,妹妹點了傳統的義大利肉醬面。

面送上來之前,我一直喝著啤酒,到此為止沒有出現任何問題。這是五月里的一個星期天,天氣非常晴朗。

問題出在送來的義大利面的味道,面表面看起來是煮熟了,其實心還是硬的,奶油好像是用煮狗食的劣等貨冒充,我勉強吃下了半盤就放棄了。

妹妹抬頭看了我一眼,不說一句話,依舊慢慢地將自己盤中的面吃完。這時候我一邊欣賞窗外的風景,一邊喝下第二罐的啤酒。

“喂!怎麼剩這麼多就吃不完了,多可惜啊!”

妹妹將她盤子里的面吃完了之後說。

“太難吃了!”我回答。

“都吃下去一大半,應該不算太難吃吧,只要稍微忍耐一下,一定可以吃完的!”

“想吃的時候吃,不想吃的時候就不吃,這是我的胃,不是你的胃!”

“這家店才剛開張不久,廚房可能還不熟練,你就稍微寬容一下,不行嗎?”

妹妹看著送上來口味清淡的附餐咖啡說。

“雖然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不好吃的食物就應該將它留下來,這也是一種常識。”

我向她說明。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偉大的呢?”妹妹說。

“你聽了不舒服是嗎?”我說“口氣這麼不好,是不是生理期?”

“討厭啦!請你不要再說些奇怪的話了!你以前不說這些的。”

“有什麼關系,我對你第一次的月事什麼時候來也都非常清楚。我記得你的第一次來得很晚,媽媽還陪你一起去看醫生呢?”

“你閉嘴不說話也沒有人當你是啞巴!”她說。

我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所以只好聽她的話閉上嘴巴。

“大概是你對事情的看法都太偏激了!”

她一邊在咖啡里水加入了一些奶精,一邊說。

一定是這杯咖啡太難喝了。

“不論什麼事情你只是將缺點找出來,大肆批判,好的地方你這看都不看。只要與你的標准不合,你一概不加以理會,這種情形以旁人的眼光來看就是神經病!”

“這是我自己的人生,與你無關!”我說。

“可是你出口傷人,故意找人麻煩!你這個只會手淫的家伙!”

“手淫!”我大吃一驚地說。“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你在念高中的時候經常喜歡手淫,每次都把內褲都髒了,你應該也很清楚,那些東西洗起來是很累人的,可是你卻一做再做,你不是故意給人添麻煩嗎?”

“我以後會小心一點!”我說“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我有我自己的人生,有我喜歡的東西,有我討厭的東西,這是這我自己都無法改變的啊!”

“但是,你不可以傷人!”妹妹說。

“為什麼你不稍微努力一下呢?為什麼你不往好的地方去看呢?為什麼你不願意多忍耐一點呢?為什麼你一直都沒有成長呢?”

“我是正在成長!”

我覺得自己已經被傷害了。

“我也要求自己要多忍耐、多往好的方面看,只是我的觀點和你不一樣罷了!”

“你這種情形只有傲慢兩個字足以形容,所以你到了二十七歲仍然找不合適的對象!”

“我有女朋友啊!”

“那些人只不過是睡睡覺罷了!”妹妹說。“不是嗎?每年更換一個睡覺的對象,這樣才感到快樂嗎?沒有快理想、沒有愛情,也不用相互體諒,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和手淫沒有兩樣吧?”

“我哪有一年換一個?”

我毫無力氣地說。

“意思是完全相同的!”妹妹說。

“你能不能稍微認真思考一下,過著認真一點的生活,稍微像個大人的模樣?”

我們的談話到此結束,從此之後,不管我說什麼,她都不願意再回答。

為什麼她會對我產生如此偏激的想法呢?我也不大清楚。大約在一年前,還和我一起生活得非常愉快,而且從來不會反駁過我的想法。她會開始批評我,是在她認識了她的未婚夫之後。

這種事情是非常不公平的,我和她已經相處了二十叁年,雖然每一件事情我們都是率直地商量,但是說起來仍是一對感情相當不錯的兄妹,幾乎從來不曾吵過架。她知道我手淫的事情,我也知道她初潮的事情;她知道我第一次買保險套的事情(在我十七歲的時候),我也知道她第一次買有蕾絲的內褲時的事情(在她十九歲的時候)。

我和她的朋友約過會(當然沒有上床睡覺),她也和我的朋友約過會(我想應該也應該沒有上床睡過覺),總之我們是在一個非常相同的環境下長大的。這樣友好的關系,在一年前開始變質,一想到這件事我就越來越生氣。

妹妹說要到車站前的百貨公司看鞋,我只好一個人回到公寓里。然後打電話給女朋友,可是她不在家,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從不在星期天下午兩點鍾突然打電話給她,約她出來見面。

我放下電話筒,翻動記事本,找到了另外一個女孩子的電話,這是一個知道哪里有狄斯可舞廳的女大學生,她在家里。

“出來喝點東西吧!”我邀她。

“才下午兩點鍾!”

她不耐煩地說。

“時間不是問題!出來喝點柬西,很快就天黑了。”我說。“我知道一個以看夕陽聞名的酒吧,下午叁點過後再去的話,就沒找不到好位子了。”

“你這個人真是討厭!”她說。

但是她還是出來了,大概是一個性格親切的人吧!

我將車子沿著海岸過去,一直開到橫濱附近,如約定地,到一個看得見海濱的酒吧。

我在這里喝了四杯加冰塊的I。W。哈伯酒,她則喝了兩杯香蕉水果酒,看著夕陽。

“你喝了這麼多的酒,還能夠開車嗎?”

她擔心問。

“不要擔心。”我說。“我的酒量好得很,四杯算不得什麼!”

“算了,你最愛吹牛!”她說。

然後我們又回到橫濱吃晚餐,在車子里我吻了她,邀她一起上旅館,她說:不行啦!

“月經來,還放著衛生棉條呢!”

“拿下來就可以了!”

“別開玩笑了,還有兩天呢!”

算了!我心里想著。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呢!如果早知道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我就不會找她出來了。好久不曾和妹妹一起悠閑地度過一天,我原本打算這個星期天在家里陪她的。

“對不起!但是,我絕對沒有騙你哦!”

這個女孩子說。

“沒有關系,別掛在心中,不是你不對,是我不好。”

“我的生理期和你不好有什麼關系?”

“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不應在這個時候去找你!”我說。

真的是這樣嗎?難道我真的非得對一個認識不深的女孩子的生理期了若指掌嗎?

我開車將他送回世谷田的家中,中途車子一直喀喀作響,我心里歎氣著想著:大概該將它送進修車場里整修一番了吧!

好像只要有一件事進行不順利的話,這一整天就會連鎖地不好的方向發展下去似的。

“我最近還能約你出來嗎?”我問。

“約會?或者上旅館?”

“兩個都有!”我坦自地說。“這麼說的話,比較表里一致,就像牙刷和刷牙一樣。”

“是呀!這是正確的想法!”她說。

“這麼想的話,頭腦比較不會老化。”我說。

“到你家去如何?不能去玩嗎?”

“不行,因為我和妹妹住在一起,我們早已有約定,我不可以帶女孩子回家,妹妹也不可以帶男生回來。”

“真的是妹妹嗎?”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我下次帶戶口名簿給你看!”

她笑了笑。

等到這個女孩子消失在她家的大門口里,我才重新發動引擎,回到我住的公寓。一路上耳邊不停地響著引擎所發出的喀喀聲。

房間里一車漆黑,我打開車鎖,大聲叫著妹妹的名字,但是她卻不在房間里。

我心里想著,已經十點多了,她會到哪里去呢?

接著我就去找晚報來,但是沒有找到,因為今天是星期天,不送報。

我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和杯子一起拿到客廳。打開錄放影機,看著新的連續劇。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控制聲量的開關,但是,無論如何總是聽不到聲音。這時候我才發現錄影機早在叁天前就壞掉,雖然開了電視,但是聲音仍然無法出來。

在沒有更好的方法之下,我只好看著無聲的電視畫面,喝著啤酒。

電視正在放映一部古代戰爭電影,羅馬帝國的戰車遠征非洲,炮戰車擊出無聲的大炮,自動槍也發出沈默的彈音,人們在無言中靜靜地死去。

唉!算了!我又歎了一聲氣,這大概是當天的第十六次歎息吧!

我和妹妹二個人生活在一起,大約是五年前的春天開始的吧!當時我二十二歲,妹妹十八歲;換句話說BR>A我剛從大學畢業,准備找工作,而妹妹剛高中畢業,准備去念大學。我的父母表示;如果和我住在一起的話,就允許妹妹到東京念大學。妹妹說:沒有關系。我也說:隨便。於是父母就為我們找到了一間有個房間的寬敞公寓,房租由我負擔一半。

前面已經敘述過了,我和妹妹兩個人的感情非常好,兩個人生活在一起絕對不會讓我有任何痛苦的感覺。因為我任職於電機制造公司的廣告部,早上上班的時間比較晚,晚上則比較遲回到家里;而妹妹一大早就去上學了,傍晚就回到家里。因此,經常是我醒來時,她已經出門;我回到家里時,她又已經睡著了;再加上星期六、星期天我都花費在和女孩子的約會上,所以一個星期里只有和她說兩叁句,但是,我認為這種情形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有利的,因為我們幾乎沒有吵架的時間,也沒有空閑去干涉對方的私事。

雖然我想她可能也會有很多不尋常的事發生,但是,我一點也不想說出口,她已經是超過十八歲的女孩子了,想和什麼人上床睡覺,我沒有干涉的權利。

但是,有一次半夜一點到叁點,我一直牢牢地握著他的手。我下班之後回到家里,看見她坐在廚房的餐桌前哭泣,我推測她會坐在餐桌前哭泣,大概是想要跟我要求什麼東西吧!否則她只要坐在自己的床上哭就夠了,何必讓我看見呢?雖然我確實是一個翅噶E又任性的人,但是,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可以推想得到的。

所以,我就坐在她的身邊,輕輕握住她著手。握著妹妹的手這種事情,自從小學時代一起去抓蜻蜓以來,從來未曾再發生過,妹妹的手比記憶中的-那當然是非常久遠以前的記憶-要大得非常多了。

結果她就這樣一直坐著,不說一句話地哭了兩個小時。她的身體內竟然屯積了這麼多的淚水,這實在太令我驚訝了,要是我的話,大概哭不到兩分鍾全身就乾涸了。

但是,到了叁點時我已經開始覺得有些累,再不結束的話,我也撐不下去了。在這個時候,身為兄長的我,不說句話是不行的,雖然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還是開口說話。

“我對你的生活完全不想干涉!”我說。“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就隨著自己的喜好去過吧!”

妹妹點點頭。

“但是,我一直想給你一句忠告,最好能隨時在皮包里放一個保險套,你當然有別於那些賣春婦。”

聽我這麼一說,她隨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電話簿,突然用力地朝我丟了過來。

“你憑什麼偷看我的皮包!”

她大聲怒罵。

我知道她這個時候已經氣憤到了極點,為了不使她再受到任何刺激,我當然不能對她說我從來不曾去偷看過她的皮包。

但是,不論如可她是已經停止哭泣,而我也能夠回到自己房間,鑽進被窩里去——

妹妹大學畢業之後,任職於旅行,但是我們的生活形態仍然沒有絲毫改變。她的上班時間是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非常有規律,而我的上班時間則和一般人回異,中午才進到辦公室,然後坐在辦公桌前一邊看報紙、一邊吃中飯,下午兩點鍾左右才開始真正的工作,傍晚又得到廣告公司去談生意,飲酒應酬,每天都必須到了深夜才能回家。

在旅行社上班的第一年暑假,她和一位女朋友一起到美國西海岸觀光旅行(旅費當然是采用分期付款的)。在這趟美國之旅,她認識了一位年長他很多的電腦工程師。回到日本之後,仍然經常與他見面。雖然這種事情也是非常多見,但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因為我對這種瘋狂大采購的旅行團一點兒也不感興趣。

自從和那位電腦工程師交往以來,妹妹似乎比以後更為開朗,家事也收拾得整整齊齊,穿著打扮也與以前大不相同以前她非常喜歡穿工作服,或牛仔褲、卡其裙,現在則換上色彩鮮的裙裝,而且每件衣服都親自用手洗,仔細的熨燙,經常自己下廚、打掃房間。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徵候,如果看到了女孩子有這個徵候,男孩子通常有兩種反應,一種是立刻逃開、一種是馬上下了結婚的決定。

後來妹妹又拿了那位電腦工程師的照片給我看,這是妹妹第一次拿她男友的照片給我看,這也是一種危險的徵候。

照片有兩張,其中一張是在舊金山的海邊照的,妹妹和那位工程師兩人並肩而站,兩個人都面帶盈盈的笑意。

“好漂亮的海岸線喔!”我說。

“別開玩笑了!”妹妹說。“我是非常嚴肅的。”

“你要我說什麼好呢?”“你最好什麼也別說!”

我再仔細看一下手上這張照片,如果世界上真有那種一眼看去就令人非常討厭的的話,就是這種臉了。而且,這種電腦技師長得和我高中時代最討厭的社團前輩很像,雖然長相不差,但是故意裝出一副頭腦精明、盛氣凌人的模樣。

“你們上過幾次床了?”我問。

“你胡說些什麼?”

妹妹說著,滿臉脹紅。

“請你不要老以自己的尺度來衡量這個世界,你以為天底下所有人都和你一樣的嗎?”

第二張照片是回到日本之後才照的,照片里只有電腦工程師一個人,他穿著一件皮背心,靠在一輛大型摩托車上,座椅上永著一頂安全帽,這張臉的表情完全和在舊金山時一模一樣,大概是他再也沒有別的表情了。

“他很喜歡騎機車。”妹妹說。

“我看得出來。”我說。“不喜歡騎機車的人是不會穿這種皮背心的。”

我——大概又是因為個性偏激的緣故所造成的——於喜歡騎機車的人都不具有好感,因為這些人大多比較驕傲,喜歡裝模做樣;但是,對於照片上這個人,我不想加以批評。

我靜靜地把照片還給妹妹。

“可是……”我說。

“可是什麼?”妹妹說。

“可是,你打算怎麼辦呢?”

“不知道!或許會和他結婚吧!”

“他向你求婚了嗎?”

“嗯!”她說。“可是我還沒有給他答覆。”

“嗯!”我說。

“老實說是因為我覺得我才剛開始上班而已,還想自己一個人自由地游樂一番。當然,不同於你那種過於偏激的想法。”

“應該說是健全的想法。”

我強調地說。

“可是,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和他結婚也不錯。”妹妹說。“所以想問問你的意見。”

我拿起卓上的照片再仔細地再看一次,心里想:“還是算了吧!”

這是耶誕節前的事情。

過完年後不久,有一天一大清早九點多鍾,媽媽打電話過來,我正在聽布魯斯。史普林斯汀的“生在美國”,一邊刷著牙。

母親問我知不知道妹妹交男朋友的事情。

不知道,我說。

母親說她收到妹妹的信,信上說兩個禮拜後妹妹要帶那個男的一起回家。

“該不是想要結婚了吧!”我說。

“所以我想問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媽媽說。“我希望能在見面之前對他多了解一點。”

“這個嘛!因為我也沒有和他見過面,對這個人不怎麼清楚,我只知道是一個年齡滿大的工程師,好像是在IBM或什麼公司上班,公司的名字是叁個英文字母,要不然就是NEC、或NTT。我只看過照片,長得不是頂好的,而且又不是我要結婚,所以我對他沒什麼興趣。”

“哪一個大學畢業的?家住在哪里?”

“這件事我怎麼會知道呢?”我說。

“你不會去找他見個面,了解一下嗎?”

“我不喜歡做這種事情,我的工作太忙,你不會兩禮拜見面之後再問他嗎?”

結果,我比媽媽更早和這位電腦技師碰面。

接下來的那個星期天,妹妹說要到他家去做正式的拜訪,我只好義不容辭地答應作陪。穿妥白襯衫、系上領帶,再穿上最得意的西裝,就到他家去了。那是一棟位在古老住宅街道正中央,非常豪華的住家,院子里停放著照片上經常看得見的五百CC摩托車。

“哇塞!這麼高級的住宅!”

“今天真的要拜托你,千萬別再玩笑了,正經一點可以嗎?”妹妹說。

“是的!遵命!”我說。

他的父母都是非常規矩-稍微太規矩而變得有點兒嚴肅-,而且非常厲害的人,他的父親是石油公司的重要干部,我的父親在靜岡擁有一座石油的連鎖店,所以這一方面我們之間的關系不算太遠。

他的母親母親用一個高級的盤子,端著茶出來。

我向他們規矩地打過招呼之後,遞上了了我的名片,並且向解釋,本來應該由我的父母來拜訪,但是正好他們今天有事不能來,所以就由我來代理,改天他們會正式來拜見二位。

“我聽兒子說過好幾次了,今天看見了果然不假,是一位標致的小姑娘,而且我知道一定是一位好女孩。”

他的父親說。

我心里想,他一定是調查得非常詳細了。或許連十六歲都尚未初潮,以及深受便秘所苦這種小事,都知道得一清楚呢!

等到這些客套話都結束之後,他的父親為我倒了一杯白蘭地,這種白蘭地的味道實在美極了,我們一邊喝著,一邊談著各自工作上的事情,妹妹穿著拖鞋踢了我一下,提醒我不要喝得過多。

這時候身為兒子的電腦技師一言不發,緊張地端坐在父親身旁,一眼就可以看,在這個屋簷,他完全受父親大權的支配,他身上穿著一件我以前從來不曾看過,樣式非常奇怪的毛線衣,毛線衣里面是一件顏色非常不諧調的襯衫,看起來讓人覺得這個男孩子很奇怪。

談話告一個段落之後,我看看手表,已經四點了,於是站起身來,准備告辭。

電腦技師送我們兩個人到車站。

“找個地方一起喝喝茶好嗎?”

他邀請我和妹妹。雖然我對喝茶沒興趣,也不想和穿著這麼奇怪毛線衣的男孩子同桌,但是,斷然拒絕可能會讓他覺得不好意思,只好同意叁個人一起到附近的咖啡店喝茶。

他和妹妹都點咖啡,點了啤酒,可是這里沒有賣啤酒,沒有辦法我只好也喝咖啡。

“今天真是謝謝你,幫了一大忙!”

我向我道謝。

“那里的話,這是我應該的。”

我學著大人的口吻說,因為我已經沒有一點點多餘的力氣開玩笑了。

“常常聽她提起大哥的事。”

大哥?

我用咖啡匙的柄挖挖耳朵,再把它放回桌上。然妹妹又用腳踢了我一腳,但是,我覺得電腦技師應該是不懂這個動作的意義。

“看你們兩個人感情這麼好,實在讓我非常羨慕。”他說。

“一有高興、有趣的事情,我們就互踢彼此的腳。”我說。

電腦技師一副不解的表情。

“他在開玩笑啦!”

妹妹不太高興地說。

“他講話就是這樣的!”

“我是在開玩笑的。”我也說。

“兩個人住在一起,總得彼此分擔家事,她分到的是洗衣服,我分到的是講笑話。”

這位電腦技師-正確的名字叫做渡邊升-聽了之後也稍微安心地笑了笑。

“氣氛爽朗一點不是很好嗎?我也想擁有一個這樣的家庭,氣氛爽朗是最重要的。”

“說得也是啊!”

我對著妹妹說:

“氣氛爽朗是最重要的,你太神經質了。”

“不要再開玩笑了。”妹妹說。

“我想盡可能在秋天結婚。”渡邊升說。

“結婚儀式還是在秋天舉行最好。”我說。

“還可以叫栗鼠和大熊一起來參加。”

電腦技師哈哈大笑,妹妹卻沒有笑,她好像是真的生氣了。因此,我就推說另外有事,然後起身離席。

回到公寓之後,我打電話給母親,說明了整個事件大致的情形。

“這個男孩還不怎麼壞。”

我一邊掏耳朵一邊說。

“不怎麼壞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人滿誠實的,至少和我比起來算是老實人。”

“和你當然是沒得比了。”母親說。

“真高興聽到你這麼說我,謝謝了!”

我一邊看著天花板,一邊說。

“那麼,他是哪一個大學畢業的呢?”

“大學?”

“哪一個大學畢業的呢?那個電腦工程師。”

“這種事你可以問問當事人。”

我說著就把電話掛斷。

然後就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心情非常郁悶地一個人喝著酒。

為了義大利面而和妹妹吵架的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上午八點半才起床。

和前一天一樣,天空中沒有半片烏云,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我覺得好像全完是昨天的延續似的,夜里一時中斷的人生又重新開始了。

我將汗濕了的睡袍和內褲丟道洗衣槽里,淋了浴,又剃了胡須。一邊剃的時候,一邊想著昨天晚上的那個女孩,實在非常懊惱。不過,遇到這種無可抵抗的事情也實在是莫可奈何。不過,以後還有機會,說不定下個星期天一切都會很順利。

我到廚房烤了兩片面包,燒了一壺咖啡,原本想聽聽FM播放的節目,但是想到錄影機的監聽系統已經壞,只好作罷。改為一邊看報紙的讀書欄,一邊啃著面包。讀書欄里介紹的新書沒有一本是我想要看的,那里的書不是關於“年老猶太人的空想與現實交錯所造成的性生活”,就是關於分裂症治療的曆史性考察,實在搞不懂,報社那些編輯大人為什麼要選擇這樣奇怪的書來介紹。

吃完了一片烤得焦硬的面包之後,把報紙放回桌上,這時候才發現果醬瓶子下面放著一張紙條。紙條上是妹妹一貫的字跡,她寫著:因為星期天的晚上要叫渡邊升一起來吃晚餐,所以希望我也能夠留在家里,和他們一起共進晚餐。

我吃完了早餐,撥撥掉落在襯衫在面包屑,將餐具放進了水槽,打電話到到妹妹上班的旅行社。

妹妹接到電話之後:

“現在我手邊的事情非常忙,十分鍾之後再打電話給你。”

二十分鍾之後果真打電話過來,在這二十分鍾之內,我一共做四十叁次的伏地挺身,手腳合計剪了二十根指甲,穿好襯衫、打好領帶、選好了長褲,並且刷了牙,梳了頭發,打了兩個哈欠。

“你看到我的留言了嗎?”妹妹說。

“看了!”我說“但是,這實在糟糕透,這個星期天我早就好別人約好,如果能夠早一點說的話那就好了。現在才知道實在非常可惜。”

“你不要說得那麼可憐!我想你這個約大概是和一個連名字都記不清的女孩子吧!”妹妹語氣冷淡地說。“不可以改在期六嗎?”

“星期六一整天都必須待在錄影室里,因為現在正在制作電動抹布,所以那一天會非常的忙。”

“那麼就跟她取消好!”

“那麼你來付取消費吧!”我說。“現在是一種非常微妙的階段。”

“沒有那麼微妙吧!”

“雖然不應該是這樣…”我坐在椅子上一邊整理襯衫和領帶,一邊說。“我們不是早就約定好不侵彼此的生活嗎?你和你的未婚夫共進晚餐-我和我的女朋友約會,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好,你一直都沒有和他好好聊過吧,從我們認識以來,你只和他見過一次面,而且那是四個月的事情,不是這樣嗎?雖然你們也有好幾次見面的機會,可是你每一次都故意逃開,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很不禮貌嗎?他是你妹妹的未婚夫,我求你和他一起吃頓飯,好嗎?”

因為妹妹說話也有她的道理,所以我也只好默默的無以言對。確實我總是用最自然的方法來逃避和渡邊升見面,而且渡邊升和我之間實在沒有任何共通的話題,我講的笑話他也聽不懂。

“拜托你啦!只要這一天就好了,從此以後,到這個夏天為止,我不會再去打擾你的性生活了。”妹妹說。

“我的性生活不算什麼啦!”我說。“或許到這個夏天結束之前都不會再發生。”

“不管怎麼樣,請你星期天一定要待在家里。”“我無能為力!”我斷然地回絕她。

“說不定他會幫你修理錄影機,那個人在這個方面非常擅長。”

“還有這點好處呢!”

“你不要老想那些奇怪的事!”

妹妹說著就掛斷電話。

我系好領帶就出門上班去了。

這個禮拜一直都是晴朗的好天氣,好像是每天都是每天的延續似的,星期叁的晚上,我打電話給我的女友,告訴她為工作忙碌,這個周末不要見面。因為我已經叁個禮拜不曾和她見面了,所以她當然不太高興。接著我沒有放下話筒,繼續撥電話給那個女大學生,但是她不在家,星期四、星期五她都沒有在家里。

星期天早上,我八點就被妹妹叫起來了。

“我要洗床單,你不能再睡那麼晚。”她說。

然後就拆下枕頭套和床單,也叫我脫下睡衣,我沒有地方去,只好進浴室洗個澡,順便刮刮胡須。我覺得這個家伙愈來愈像媽媽了,原來女人也和魚一樣,無論過程如何,最後總會回到相同的場所。

洗完澡之後,我穿上一件短褲,套上一件胸前的字幾乎都已褪盡了的T恤,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然後開始喝柳橙汁。覺得體內還留存著昨夜的酒精,連報紙也不想看了。桌子上有一個蘇打餅乾的盒,於是我就拿了叁、四片來吃,代替早餐。

妹妹將被單放到洗衣機里,然後就不停地收拾整理我的房間和她自己的房間,整理完了之後,又用洗潔劑擦洗著客廳和廚房的牆壁和地板。

我一直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翻開美國朋友送我的裸女照片,仔細觀察研究一番之後才發現,女性性器事實上也有大小不同之別,和身高、以及智商是完全一樣的。

“嘿!看你在這里閑著無聊,不如幫我買東西吧!”

妹妹說著,就硬塞給我一張寫滿采購物品名單的紙條。

“請你不要在這里看這種書,這個人對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我把裸照放在桌子上面,瞪著紙條。萵苣、蕃茄、芹菜、沙拉醬、熏魚、洋蔥、濃湯包、馬鈴薯、洋芹菜、牛排肉叁片……。

“牛排肉?”我說。“我昨天才吃了牛排,我不想再吃牛排,吃炸肉餅比較好!”

“或許你昨天真的吃了牛排,但是我們沒有吃啊,請你不要那麼自以為是,而且,沒有人會用炸肉餅來招待客人的吧!”

“如果有女孩子請我到她家里去吃炸肉餅的話,我一定會非常感動,再端出一盤切得細細長長的白甘籃菜、香濃的味噌湯……這種吃法多麼生活化啊!”

“不管怎麼樣,今天已經決定吃牛排了,殺了我也不願意做炸肉餅你吃,今天你就不要再自以為是,和我們一起吃牛排吧!求求你。”

“好吧!”我說。

雖然有時候我的怨言似乎多了一些,但是歸根究底我還是一個非常親切的人。

我到鄰近的超級市場照著菜單購物,然後又到附近的酒店買了一瓶四千五百圓的香檳,打算以這瓶香檳作為送給他們兩個人的訂婚禮物。我想大概只有非常親切的人才會為他們設想得如此周到。

回到家之後,看到我的床上端放著一件摺疊整齊的馬球襯衫,和一件沒有一點點縐紋的棉質長褲。

“換上這套衣服!”妹妹說。

算了!換就換吧!我心里想著,不說半怨言就把衣服換了下來。不論我還有什麼意見,今天還是順著她的意思,這樣會覺得氣氛和平些。

渡邊升在下午叁點准時出現,當然是騎著摩托車來的。他那輛五百CC機車的排氣聲,遠在五百公尺遠的地方就聽得一清二楚。從陽台探頭出去往下看,看見他將摩托車停靠在公寓玄關旁,然後脫下了安全帽。非常值得慶幸的是,他在脫下安全帽之後,身上所穿的服裝還算正常。一件花格子衫,配一件白色長褲,再加上一雙咖啡色的鞋,唯一顯得唐突的是鞋子和皮帶的顏色不搭調。

“好像是我們家大小姐的朋友來了!”

我對著正在流理台削馬鈴薯皮的妹妹說。

“能不請你先招呼他一下,我現在得忙著廚房的事情。”妹妹說。

“這樣不太好吧!他是為你而來的,更何況我和他也沒有什麼話講,還是讓我來煮飯,你們兩個人去聊天。”

“別胡鬧了!你會煮飯嗎?快去招呼客人吧!”

電鈴一響,打開大門,渡邊升就站在門口。我帶他到客廳,讓他坐在沙發上。他帶了一盒特大號的冰淇淋來當做禮物,但是,我們家的冰箱冷凍庫太小,根本裝不下這麼大盒的冰淇淋。我覺得他像一個還需要照顧的大男孩,到女友的家做客竟然還帶著冰淇淋。

接著我問他想不想喝啤酒,他回答不喝。

“體質不適合喝酒。”他說。“不知道為什麼,喝一大杯啤酒下肚就覺得很惡心。”

“我在學生時代曾和朋友打賭,喝了一打啤酒,結果購了不少錢。”我說。

“喝完了有什麼感覺呢?”渡邊升問。

“整整兩天小便里都有啤酒的臭味。”我說。“而且,不停地放屁……”

“喂!請你幫忙看看錄影機吧!”

妹妹好像看見了不吉的煙幕,端了兩杯柳橙汁在桌上說。

“好啊!”他說。

“聽說你很能干?”我問。

“還好啦!”

他沒有絲毫不高興的回答。

“以前我非常喜歡組合型玩具、或收音機,家里有什麼電器壞了,都是由我來修理。錄影機什麼地方壞掉了呢?”

“沒有聲音!”

我拿起遙控器,按下電源讓他了解聲音出不來的情形。

他坐在電視機前,一一地去按電視機上的按鈕。

“安培系統壞掉,里面沒有什麼問題。”

“你怎麼知道的?”

“用歸納法。”他說。

歸納法?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於是他將所的線路全部拆了下來,一個一個仔細檢查。這時候我從冰箱里拿出一瓶易開罐的啤酒來,坐在一旁一個人喝。

“喝酒好像是一件滿有趣的事情?”

他一邊用螺絲起子轉著螺絲,一邊對我說。

“還好啦!”我說。

“我喝了這麼多的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我來不去比較。”

“我也該練一下了!”

“喝酒也需要練習?”

“嗯!當然啦!”渡邊升說。“很奇怪嗎?”

“一點也不奇怪!先從白酒開始,在一個大玻璃杯里放進白葡萄酒和冰塊,如果你覺得味道還是太強的話。就再放一點檸檬片,要不然也可以加果汁下去調配成雞尾酒。”

“我會試試。”他說。

“啊!果然毛病出在這里。”

“那里?”

“前置安培和電源之間的連結線,連結線的左右各有一個固定的安定栓,這個安全栓很容易上下搖動,但是,電視機這麼龐大,應該不會任意搬動的。”

“大是我要打掃時將它移動了。”妹妹說。

“也很有可能!”他說。

“這也是你們公司的產品吧!”妹妹對著我說。“竟然生產出這麼粗糙的產品!”

“又不是我制造的,我只不過負責廣告而已。”

我小聲地說。

“如果有十字型的起子的話就可以很快地修理好了。”渡邊升說。“有嗎?”

“沒有!”我說。

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會有。

“那麼我騎車出去買吧!只要有一支十字型起子,家里要修理什麼都會很方便的。”

“大概是吧!”

我已經全身都毫無力氣了。

“但是,你知道五金行在那里嗎?”

“知道!”前面不遠就有一家。”

渡邊升說。

我又從陽台探出頭去,看著渡邊升戴上安全帽,騎上摩托車。

“這個人不錯吧!”

妹妹說。

“心太軟了!”我說。

電視修理好了之後鄉,已經將近五點鍾了,因為他說想要聽點音樂,於是妹妹就放了胡立歐的唱片。胡立歐!天哪!我心里想,算了!反正今天窩囊事已經全都讓我盡了!

“大哥喜歡聽什麼音樂?”渡邊升問。

“我非常喜歡聽這個!”我在說謊。

“除此之外,我還喜歡聽魯斯。史普林斯汀,或者傑夫見克!”

“那些我都沒聽過!”他說。“也是這類的音樂嗎?”

“差不多。”

接著他就開始述說他現在所屬的設計團,正在開發新的電腦,這個系統可以計算出鐵軌上發生事故時,為了有效的回轉駕駛,最精確的時間。聽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個方法確實很方便,但是,這個原理對我而言簡直就像法語的動詞變化一樣難懂。

他熱心地為我解釋時,我一邊適切地點頭,腦海里一直想著女人的事。今天到底要和誰一起喝酒,到什麼地方去吃飯,該進那一家旅館?我一定是天生就對這方面的情有偏好,有人喜歡玩汽車模型,有人喜歡研究電腦程式設計,而我則喜歡和女人上床。這一定有一種超越人力的宿命。

我喝完了第四瓶啤酒時,晚餐才准備好,烤魚配濃湯、牛排配沙拉、炸薯條,妹妹的手藝一直不壞。

我開了香檳獨飲起來。

“大哥為什麼會到電機工廠上班呢?聽你的談話,似乎對電器的事情不怎麼喜歡。”

渡邊升一邊切著牛排,一邊問。

“這個人上班才不管公司在做些什麼呢!”妹妹說。“只要是工作輕松,又有吃有玩的,他就會去了。”

“對!說得有理!”

我非常同意她的看法。

“腦子里只有玩樂的事情,什麼認真工作、努力向上,完全不在他的思考范圍內。”

“和夏天的蟋蟀一樣!”我說。

“但是你喜歡和認真、勤快的人在一起。”

“話不能這麼說。”我說。

“別人的事情和我是不相干的兩回事,我只考慮到我自己,別人的事和我完全沒有關系。雖然我確實是一個很下流的人,但是,我絕對不會去干擾到別人的生活或生活。”

“你絕對不是一個下流的人!”

渡邊升反射性地說了出來。這個家伙的家教一定不壞。

“謝謝!”

我說著舉起了酒杯。

“祝你們訂婚愉快!雖然只有我一個人喝酒好像不太夠意思。”

“婚禮准備在十月舉行。”渡邊升說。

“不過不打算請栗鼠和大熊。”

“沒有關系。”我說。

天哪!這家伙竟然也會和我開玩笑!

“那麼,要到什麼地方度蜜月呢?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嗎?”

“夏威夷。”

妹妹簡潔地回答。

於是我們就談起飛機的事情,因為我看了幾本飛機失事相關的書,因此在這方面可以向他們長篇大論一番。

“飛機破片上的人肉經過太陽烘烤之後,幾乎熟得可以吃呢!”我說。

“喂!吃飯時不要講這種惡心的話!”

妹妹舉起手來,瞪了我一眼說。

“這些話可以去向別的女孩子吹牛,不要拿到飯桌上說。”

“大哥還不打算結婚嗎?”

渡邊升插嘴地說。

“沒有機會啊!”

我一邊放了一根炸薯條進去嘴里,一邊說。

“必須照顧年幼的妹妹,還必須應付一段很長的戰爭。”

“戰爭?”

渡邊升大吃一驚地問:

“什麼戰爭呢?”

“無聊的笑話,別理他!”

妹妹擺擺手,不耐煩地說。

“是無聊的笑話!”

我也說。

“但是,沒有機會這是事實。因為我性格太偏激,不喜歡自己洗襪子,所以一直找不到一個能容忍我這個缺點的女孩。這點和你大大地不同了。”

“為什麼不喜歡洗襪子呢?”

渡邊升問。

“別再開玩笑了!”

妹妹用疲憊的聲音加以說明。

“襪子我每天都有洗啊!”

渡邊升點點頭,大約笑了一秒半左右。我決定下次讓他笑叁秒鍾。

“但是她不會一輩子和你生活在一起的呀!”

他指的是我妹妹。

“妹妹和哥哥住在一起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我說。

“什麼話都是你說的,我可是半句話都沒說!”

妹妹說。

“但是,這不是真實的生活,真正大人的生活。真正的生活應該是人與人之相誠懇的相處。這五年來確實是和你相處得很和樂、很自由,但是,最近我覺得這不是真正的生活,因為我根本感覺不到生活的本質,你老是想著你自己的事情,想要和你談點正經的事時,你卻老是開玩笑!”

“因為我個性內向。”我說。

“是傲慢!”妹妹說。

“內向又傲慢!”我一邊倒著香檳,一邊向渡邊升說明。

“我是一個內向加傲慢的綜合體。”

“我懂你的意思。”

渡邊升點點頭說。

“但是,如果只剩下你一個人的話——換句話說,如果她和我結婚了的話——大哥你還是不想找一個人結婚嗎?”

“大概是吧!”我說。

“真的?”妹妹問我說。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的話,我的朋友中有一個相當不錯的女孩子,可以介紹給你。”

“到時候再說吧!現在仍然太危險了。”飯後我們全部轉移陣地,到客廳喝咖啡。妹妹這次放的是威利內遜的唱片。幸好胡立歐的音樂只放一點點而已。

“我原本也是和你一樣,打算叁十歲後再結婚。”

妹妹在廚房洗碗里,渡邊升對我說。

“但是,遇到她之後,我就立刻想要結婚了。”

“她是一個好孩子!”我說。“雖然因為個性倔強,所以偶而會有便秘的情形,不過,大體上說來,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但是,說到結婚還是覺得很恐怖的。”

“如果只看好的一面,或者只想好的一面,就不會覺得有什麼恐怖了。萬一真的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也只好等發生後再說。”

“大概是吧!”

“總之,放輕松一點就沒事了。”

我說著就往廚房走去,告訴妹妹我想到附近散步一下。

“十點過後才會回來,你們兩個人好好玩一玩吧!床單是不是換上新的了呢?”

“你這個人怎麼老是想一些奇怪的事!”

妹妹心灰意冷似地說著,對於我想出去這件事也毫不加以反對。

我走向渡邊升這里,告訴他附近有點事,必須出去一下,可能會很晚才回來。

“能夠和你聊天真好,我覺得非常有趣。”

渡邊升說。

“結婚之後歡迎你常到我家里來玩。”

“謝謝!”

我的想像力突然失靈了!

“不要開車,你己經喝了不少酒了!”

妹妹出聲地說。

“我用走路的。”我說。

走到附近的酒吧,已經將近八點了,我坐到櫃台點了一杯加冰塊的I。W。白蘭地,櫃台上的電視正在放著巨人對養樂多的比賽。

因為電視的音量被關掉了,所以只能看到畫面。投手是西本和尾花,得分是叁比二,養樂多勝。看無聲的電視也不壞,我心里想。

我一邊看著棒球比賽,不知不覺間,己經喝了叁杯酒。九點時,以叁比叁結束了第七回合的比賽,電視台的開關就被切掉了。

我的旁邊坐著一位經常出現在這家酒吧里,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少女,剛才她也是一直看著電視,比賽結束之後,我就和她聊起棒球。她說她是巨人迷,問我喜歡那一個球隊,我說每一球隊一樣,我只不過是喜歡看比賽而已。

“這樣有什麼樂趣的呢?”她問。“這樣的話看球就不會入迷吧?”

“不入迷也無所謂!”我說。“反正打球的是別人。”

然後我又喝了兩杯白蘭地,她也喝了兩杯水果酒。

因為她在美大專攻商業設計,於是我們就開始聊起廣告美術的話題。

十點過後,我和她一起離開這個酒吧,換一家座位比較多的店。我在這里繼續喝著威士忌,她也叫了水果酒,她已經醉爛如泥,而我也有一點點醉了。十一點時,我送她回去,當然也在她家做了愛,這和拿出坐墊、泡上茶來是相同的道理。

“關燈!”

她說著,我就把電燈關掉。

從窗口可以看見佳能高聳的廣告塔,隔壁房間的電視大聲地傳來職棒的新聞,在一片黑暗,我早已醉得不醒人事,所以連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自己也完全毫無知覺。這種事情並不可以稱作做愛,只是扭動臀部、放出精液而已。

適度簡略化的行為結束後,她立刻就累得睡著了,我連精液也懶得擦,就穿上衣服走出這個房間。在黑暗中找到我的馬球襯衫、褲子、和內褲,這的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走出戶外,醉意就像一輛載貨列車,從我的身上疾駛而過。醉醺醺地在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瓶果汁,喝完之後,果汁和胃里的東西全部都吐到路上去了,全是牛排、熏魚、萵苣、番茄的殘骸。

真是糟糕透了!我心里想著,我已經有好幾年不曾因醉酒而嘔吐了,最近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這時候我突然毫無緣由的想起渡邊升和他買的那把十字型起子。

“有一把十字型起子非常方便。”

渡邊升說。

這是健全的想法,我用手帕擦擦嘴,一邊心里想著。真感謝你,今後我家又多了一把十字型起,但是,除了這把起子之外,我看他還是覺得非常不順眼。

大概是因為我個性太偏激的緣故吧!

我回到家里己經是深夜凌晨了,玄關旁的摩托車當然已經不見了,我搭電梯上了四樓,打開門鎖,除了廚房流理台有一盞小燈之外,一片黑暗,妹妹應該已經先睡了,因為她已經累了一天。

我倒了一杯柳橙汁,一口氣喝乾。然後去洗了澡,用香皂洗淨滿身的汗臭味,再仔細地刷刷牙,走出浴室,照照鏡,發現自己原來還有一張俊美的臉。有時候,從電車的車窗中看來,我這張臉像是一個爛醉、肮髒的中年男子,皮膚粗糙、眼睛凹陷、頭發也不光潤。

我搖搖頭,關掉浴室的電燈,將一條浴巾纏在腰際,就回到廚房,喝了一口水龍頭里流出來的。心里想著明天該怎麼辦呢?人一遇到不如意時,才會想到明天,可是明天並不能保證一定會更好。

“你回來得太遲了吧!”

黑暗中聽見妹妹的說話聲,她一個人獨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著啤酒。

“你也喝酒了!”

“你喝得實在太多了!”

“我知道。”我說。

然後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來,坐在妹妹的對面喝著。

好一陣子我們一句話也不說,靜靜地喝著啤酒,微風吹動著陽台上盆裁的葉,往窗口望去,可以看見一輪模糊的半圓形月亮。

“說了也是白費力氣。”妹妹說。

“什麼事?”

“每一件事都是啊!你沒有察覺到嗎?”

“哦!”

我說,對著這輪半月,我莫名地無言起來。

“你不問我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嗎?”妹妹說。

“你覺得什麼地方不妥呢?”

“這間房子,我不想再繼續住在這間房子了。”

“唉!”我說。

“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我太累了!”我說。

妹妹靜靜地看著我,我喝完最後一口啤酒,將身體靠在椅背上,閉起眼睛。

“是因為我的緣故而感到疲倦的嗎?”

妹妹問。

“不是!”

我閉著眼睛回答。

“是因為話說得太多而疲倦的嗎?”

妹妹小聲地問。

我站起身來,看著她,然後搖搖頭。

“那麼,是因為我對你說了什麼重話了嗎?對你的生活,或者是對你的本身……?”

“不是!”我說。

“真的?”

“這些都是你以前常常對我說的,所以我一點也不會在意,但是,你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那些的呢?”

“他回去之後,我一直坐在這里等你回來,突然就想到我會不會把你說得太嚴重了。”

我從冰箱里拿出兩罐啤酒,打開電唱機,里奇拜拉克的歌聲輕輕地流出。深夜喝醉酒回家時,我一直都聽這一張唱片。

“大概是稍微混亂了些。”我說。

“生活的變化就像氣壓變化一樣,使我整個人都變得混亂極了。”

她點點頭。

“我的選擇正確嗎?”

“只要有選擇就有可能正確、也有可能錯誤,所以不要把事情掛在心上。”

“有時候想起來,還是覺得非常恐怖。”

“如果只看好的一面,只想好的一面,就不會覺得那麼恐怖了。等到不如意的事情發生時再來想就夠了!”

我將對渡邊升說的話重複一次。

“真的會如同你所說的順利嗎?”

“如果不順利的話,也只好等到時候再說了。”

妹妹就竊竊地笑了起來。

“你和以前一直都沒有變!”她說。

“我想要問你一件事情?”我拉開啤酒的拉環說。

“你問吧!”

“在他之前,你和幾個人上過床?”

她先楞了一楞,然後伸出兩只手指來說:

“兩個人!”

“一個是和你同年齡的,一個是比你年紀大的?”我說。

“你怎麼會知道?”

“這是標准型式。”

我說著又喝了一口啤酒。

“你以為我玩了那麼多都是玩假的嗎?連這種事情也會不知道。”

“是標准嗎?”

“至少是健全的!”

“那你和多少個女孩子睡過呢?”

“二十六個。”我說。“最近才算過,記得來的有二十六個,記不起來的大概有十來個吧!因為我沒有記日記的習慣,所以確切幾個人也無從查起了。”

“為麼要和這麼多的女孩子上床呢?”

“不知道!”

老實地說。

“雖然我也覺得這樣不太好,但是,自己卻始終無法克制自己。”

我們兩人又沈默了一會,各自想著自己應該想的問題,遠處傳來摩托車的排氣聲,我想應該不是渡邊升又回來了,因為現在已經晨一點了。

“你認為他如何呢?”

妹妹問。

“你是說渡邊升?”

“是的。”

“不是個壞男人,不過我不怎麼喜歡他,對他的服裝品味也不敢苟同。”

稍微思考過後,我坦白地說。

“但是,一個家里有個讓你討厭的人也不錯吧!”

“我也是這麼想。雖然我喜歡你,但是,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變得和你一樣,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意思。”

“大概是吧!”我說。

於是我將啤酒一飲而盡,然後回到各自的房間,床上的床罩是全新、而且乾淨的,沒有一點縐褶。我躺在床上,從窗的縫隙中看著月亮,心里想著,人最後會到什麼地方去呢?想著想著倦意不知不覺就襲上心頭,閉上眼睛時,睡眠就像一張黑暗的網,無聲無息地自我的頭頂上飛舞而下。

上篇:羅馬帝國的崩潰     下篇:掐脖子鳥與星期二的女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