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 加納格列達  
   
加納格列達

我的名字叫加納格列達,我在幫姊姊瑪爾他做事。

當然,我的本名並不叫格列達,這是我當姊姊的助手時使用的名字。換句話說,這就是工作上的化名。

平常不上班時,我都是用加納達姬的本名。我之所以取名為格列達,是因為姊姊叫瑪爾他。

我還沒有去過格列達島。

我常常從地圖上看那個島。格列達是位於非洲附近的希臘的島名,它的形狀就像被狗銜在嘴里的骨頭,硬幫幫地且細細長長的,上面有著名的遺跡——克諾蘇斯宮殿。據說古時候有位年輕勇士迷路時,曾經得到女王的幫助,因而留下一段佳話。我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要到格列達島一游。

我的工作是當姊姊聽水聲時的助手。我姊姊是以聽水音為業,也就是傾聽浸在人體里面的水聲。不用說,這種事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勝任的。從事這種行業,除了必須具備特殊的才能之外,也必須經過嚴格的訓練。在日本,大概只有姊姊擁有這項本事。姊姊是很久以前在瑪爾他島學會這項技術的。姊姊修行的地方,連亞倫金士巴克和濟斯理查都來過。瑪爾他島就是有那麼特別的地方。在那里,“水”具有很重要的意義,姊姊在那里修行了好多年。然後,她回到日本,以加納瑪爾他為名,展開了傾聽人體內的水音的工作。

我們在山中租了一間老房子,兩人相依為命。那間房子有個地下室,姊姊把從日本各地運來的各種水集中,放置於那里。她把所有的水分別擺在陶制的水里,並排放著。如同酒一般,水的保存也是以地下室最適合。我的任務是把那些水保持得很清潔,上面一有灰塵就馬上把它弄掉,冬天時則要注意不讓水結成冰。夏季時則要小心,不讓它長蟲。這些工作並不怎麼難,也花不了多少時間,所以,我經常以畫建圖來消磨每天的大部份時間。此外,如果有客人來拜訪姊姊時,我也幫她端茶奉客。

姊姊每天都一一傾聽放在地下室的每一個水,藉著它們所發出的微弱聲音來使耳朵澄淨。她每天大約花二至叁個小時在那上面。對姊姊來說,那是一種聽力的訓練。每一種水都各自發出不同的聲音,姊姊也讓我聽聽其中的差別。我閉上眼睛,把全部的精神集中於耳朵。然而,我幾乎聽不見水聲。或許是因為我缺乏姊姊那種才能吧!

“請你先聽聽水的水聲。那樣一來,不久你就可以聽到人體里的水聲了。”姊姊說。於是,我也拼命地側耳傾聽,可是卻什麼也聽不見,我只覺得聽到十分微弱的聲音。好像在十分遙遠的地方有某種東西在震動,聽起來好像是小蟲兩、叁度揮動翅膀的聲音。與其說是聽得見,倒不如說是空氣微微地震動的程度。不過,那種聲音瞬間即消失,猶如在捉迷藏一般。

姊姊說我不能聽到那種聲音實在很遺憾。“像你這種人,更是有必要仔細地聽聽體內的水音!”瑪爾他說。因為我是有問題的女人。“其實,你應該可以聽得見的。”瑪爾他說,然後搖搖頭。“如果你能聽得到水音,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她又說。姊姊是真心地關心我。

我的確有點問題。而且,那個問題,我怎麼也克服不了。男人只要一見了我,就會想侵犯我。無論是誰,只要男人一看到我,就想把我壓在地上,然後解開我褲子上的皮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自從我懂事以來,一向就是如此。

我的確認為自己是美女,身材也很棒。我的胸部很豐滿,腰卻很細。我攬鏡自照時,也覺得自己十分性感。我一走到街上,每個男人都目瞪口呆地直盯著我看。“不過,並不是世界上的美女都會一再地被強暴吧!”瑪爾他說。我想,她說的的確不錯,遇到那種事的,只有我而已。或許,我自己也有責任吧!也許,男人之所以會有那種念頭,都是由於我表現得很害怕。因此,每個人一看到對方那提心吊膽的模樣,便會變得很沖動,於是情不自禁地興起侵犯對方的念頭。

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幾乎被各種不同類型的男人強暴過。而且全部都是充滿暴力的強暴。那些侵犯我的人包括學校的老師、同學、家庭老師、舅舅、收瓦斯費的,甚至連到隔壁滅火的消防員也一樣不放過我。不管我如何費盡心思,還是逃不過他們的魔掌。我曾經被那些暴徒用刀子殺傷、被毆打臉部、也被用水管勒過脖子。每次都是在類似那樣的強烈暴力之下受到凌辱。

於是,我從很久以前就不敢再出門。因為,如果再繼續發生那種事,我想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被殺掉。因此,我才和姊姊瑪爾他遠離塵世,避居於人煙罕至的山上,為姊姊照顧地下室的水。

不過,我曾經殺過一個意圖侵犯我的人。不,正確地說,殺人的是姊姊。那個男人還是想占我便宜,就在這個地下室。那個男人是個警官,他為了調查某件案子而來到這里,可是,他一打開門的那一刹那,就變得迫不及待地,當場把我壓倒。接著“唰唰”地撕破我的衣服,然後把自己的褲子褪到膝蓋處。他的配槍發出“喀茲喀茲”的聲音。我膽戰心驚地說:請不要殺我!我一切都聽你的,那名警官撫摸著我的臉。可是,就在那個時候,姊姊瑪爾他正好回來了。她聽到有怪異的聲音,就順手拿了一根大鐵棒。然後,出其不意地舉起鐵棒朝那名警官的後腦猛打一頓。一直打到聽到東西凹下去的聲音,他也斷了氣。接著,姊姊又從廚房拿來一把菜刀,用菜刀像剖開鮪魚的腹部般地割破警官的喉嚨。她的手法十分俐落,連一點聲音也沒有。姊姊最會磨菜刀了,她磨過的菜刀總是利得令人難以置信。我只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為什麼要那麼做?為什麼要把他的喉嚨割破?”我問姊姊。

“還是把它割破比較好,免得引來後患。畢竟對方是一名警官嘛!這樣一來他就無法作祟了!”

瑪爾他說。姊姊處理事情的作風一向很實際。

他流了好多血,姊姊把那些血裝入一個水里。“最好能把他的血全部放完。”瑪爾他說。“經過這樣的處理,才能永絕後患。”我們一直抓住警官穿著靴子的雙腿,讓他倒立著,直到身上的血全部流完為止。他是個體格魁梧的男人,抓住他的腿以支持身體的重量,實在是太重了。要不是瑪爾他的力氣很大,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做到。她有著農夫般的高大身材。力氣也十分驚人。“男人之所以會襲擊你,並不是因為你的緣故。”瑪爾他抓住體的腿說。“那是因為你體內的水的緣故,你的身體和那些水不合,所以每個人都被那些水吸引過來,每個人都變得很沖動。”

“那麼要怎麼樣才能把那些水驅出體外呢?”我問。“我總不能永遠像這樣地避開人群吧!我也不想就這樣過一輩子。”我真的很想到外面的世界生活。我擁有一級建師的資格,我是透過函授教育而取得那項資格的。而且,取得該資格後,我曾經參加過各種繪圖比賽,也曾得過幾次獎。我的專長是火力發電廠的設計。

“這是急不得的!你一定要先側耳傾聽。然後,不久就能聽到答案。”瑪爾他說。說完,她搖了搖警官的腳,直到最後一滴血滴到水為止。

“可是,我們殺了一名警官耶!到底該怎麼辦呢?萬一事情漏出去,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我說。殺害警官是重罪,很可能被判死刑。

“把他埋在後面吧!”瑪爾他說。

於是,我們把被割破喉嚨的警官埋在後院,連手槍、手銬、紙夾、靴子都一起埋起來。挖洞穴,搬運體、埋體等粗活都是瑪爾他做的。瑪爾他模仿著美洲豹的聲音,一邊唱著“進去吧!阿哥哥!”一邊處理善後。我們兩人把埋好的土踏平,然後在上面撒些枯葉。

當然,當地的警察也經過一番徹底的調查。他們仔細地找尋失蹤的警官,也有刑警來過我家,他們問了許多問題。可是,他們並未發現任何線索。“放心吧!事情不會漏的!”瑪爾他說。“他的喉嚨被割破了血也被放光了。而且還被埋在那麼深的洞里。”於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氣。

可是,從接下來的一個禮拜開始,那名被殺的警官的鬼魂開始在家里出現。警官的鬼魂,仍然把長褲褪到膝蓋處,在地下室走來走去。他的配槍也發出“喀茲喀茲”的聲音。盡管他的樣子很不像樣,不過不管是什麼樣子,鬼魂畢竟是鬼魂。

“真奇怪,我聽說喉嚨被割破,就無法化作鬼魂了!”瑪爾他說。剛開始時,我很怕那個鬼魂,因為殺害他的是我們。於是我躲到姊姊床上,渾身發抖地進入夢鄉。“不用害怕!他什麼也不能做!不管怎麼說他的喉嚨已經被割破,身上的血也流光了。他連陰莖都無法勃起了!”瑪爾他說。

於是,不久連我也習慣了那個鬼魂的存在。警官的幽靈帶著他那咧開的喉嚨來回走動著,他什麼也沒有做,只是來回走著。一旦看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怕,因為他已經無法再侵犯我了。他已經失去所有的血所以連侵犯我的力氣也消失了。就算他想說什麼,空氣也會從他喉嚨的洞“咻咻”地漏出去,根本無法說話果然正如姊姊所說的,一旦把他的喉嚨割開,就能永絕後患。我時常故意赤裸著身體並不斷地扭動身軀,挑逗那個警官的鬼魂。我也會叉開雙腿,做出種種撩人的姿態。有時甚至會做出一些連自己也想不到的猥褻的動作,那都是些相當大膽的動作。然而,鬼魂卻似乎一點也沒有感覺。

對於那件事,我擁有相當的自信。

我再也不會提心吊膽了。

“我再也不會提心吊膽了!我再也不怕任何人了!我再也不會讓別人占便宜了!”我對瑪爾他說。

“或許是吧!”瑪爾他說。“不過,你還是必須傾聽自己體內的聲音,因為那是十分重要的。”

有一天,來了一通電話。對方說有一座新建的大型火力發電廠,問我願不願意嘗試該廠的設計工作。那個消息令我雀躍不已,我試著在腦海中畫了好幾張新發電廠的藍圖,我好想走到外面的世界,盡情地設計無數座火力發電廠。

“可是,萬一你到了外面又遭遇什麼意外呢?”瑪爾他說。

“不過,我還是想試試看。”我說。“我想重新再開始,我想這一次一定會很順利的。因為我已經不再畏懼了,我也不再輕易讓人占便宜了!”

瑪爾他搖搖頭,說:“我真拿你沒辦法!那麼你自己要小心哦!千萬別再粗心大意了!”

我走出外面的世界。然後,設計了幾座火力發電廠。轉瞬之間,我便成為那一行中的佼佼者。

我的才華洋溢,我所設計的火力發電廠頗富創意,堅固耐用,而且是零故障。連在里面工作的人,也給予極高的評價。因而,每當有人想建設火力發電廠時,一定會來找我商量。不久,我就累積了可觀的財富。

我把市區地點最好的大樓整棟買下來,獨自住在最上層。我在居處安裝了各種警報裝置,並加裝了電子鎖,同時還雇了一個壯如大猩猩的警衛。

就這樣地,我每天過著優雅而幸福的生活,直到這個男人出現為止。

他是個相當高大的男人,有著一對燃燒般的綠色眼珠。他破壞了所有的警報系統,摧毀了電子鎖,打倒了警衛,然後一腳踢破了我的房門。盡管我毫不畏懼地站在他面前,他卻毫不在意。他“唰唰”地撕破我的衣服,而且把我的褲子拉到膝蓋處。然後,他使盡力氣凌辱我之後,就用刀子把我的喉嚨割破。

那是一把十分銳利的刀,那把刀簡直像切溫奶油一般輕易地把我的喉嚨劃破一個大洞。那把刀實在太利了,甚至連我都感覺不出自己被殺了。於是,黑暗逐漸逼近,在一片黑暗中,我看到那個警官在踱步。他似乎想說什麼,可是由於喉嚨被割開,只有其中的空氣發出“咻咻”聲。接下來,我聽到浸在自己體內的水所發出的水聲。對!我真的聽到了。聲音雖然很小,可是我確實聽見了。我沉入自己的身體里面,輕輕地把耳朵貼在那面壁上,傾聽著微弱的水滴聲。啵……啵……啵……

啵……啵……啵啵……

我的、名字叫做、加納格列達。

上篇:電視國民     下篇:出擊面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