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厚黑學 全一卷 第11章 我對于聖人之懷疑  
   
全一卷 第11章 我對于聖人之懷疑


我先年對于聖人,很為懷疑,細加研究,覺得聖人內面有種種黑幕,曾做了一篇《聖人的黑幕》.民國元年本想與《厚黑學》同時發表,因為《厚黑學》還未登載完,已經眾議嘩然,說我破壞道德,煽惑人心,這篇文字,更不敢發表了,只好藉以解放自己的思想.現在國內學者,已經把聖人攻擊得身無完膚,中國的聖人,已是日暮途窮.我幼年曾受過他的教育,本不該乘聖人之危,墜井下石,但是我要表明我思想的過程,不妨把我當日懷疑之點,略說一下.

世間頂怪的東西,要算聖人,三代以上,產生最多,層見疊出,同時可以產生許多聖人.三代以下,就絕了種,並莫產出一個.秦漢而後,想學聖人的,不知有幾千百萬人,結果莫得一個成為聖人,最高的,不過到了賢人地位就止了.請問聖人這個東西,究竟學得到學不到?如說學得到,秦漢而後,有那麼多人學,至少也該再出一個聖人;如果學不到,我們何苦朝朝日日,讀他的書,拼命去學?

三代上有聖人,三代下無聖人,這是古今最大怪事,我們通常所稱的聖人,是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我們把他分析一下,只有孔子一人是平民,其余的聖人,盡是開國之君,並且是後世學派的始祖,他的破綻,就現出來了.

原來周秦諸子,各人特創一種學說,自以為尋著真理了,自信如果見諸實行,立可救國救民,無奈人微言輕,無人信從.他們心想,人類通性,都是悚幕權勢的,凡是有權勢的人說的話,人人都能夠聽從.世間權勢之大者,莫如人君,尤莫如開國之君,兼之那個時候的書,是竹簡做的,能夠得書讀的很少,所以新創一種學說的人都說道,我這種主張,是見之書上,是某個開國之君遺傳下來的.于是道家托于黃帝,墨家托于大禹,倡並耕的托于神農,著本草的也托于神農,著醫書的,著兵書的,俱托于黃帝.此外百家雜技,與夫各種發明,無不托始于開國之君.孔子生當其間,當然也不能違背這個公例.他所托的更多,堯舜禹湯文武之外,更把魯國開國的周公加入,所以他是集大成之人.

周秦諸子,個個都是這個辦法,拿些嘉言懿行,與古帝王加上去,古帝王坐享大名,無一個不成為後世學派之祖.周秦諸子,各人把各人的學說發布出來,聚徒講授,各人的門徒,都說我們的先生是個聖人.原來聖人二字,在古時並不算高貴,依《莊子·天下篇》所說,聖人之上,還有天人,神人,至人等名稱,聖人列在第四等;聖字的意思,不過是聞聲知情,事無不通罷了,只要是聰明通達的人,都可呼之為聖人,猶之古時的朕字一般,人人都稱得,後來把朕字,聖字收歸禦用,不許凡人冒稱,朕字,聖字才高貴起來.周秦諸子的門徒,尊稱自己的先生是聖人,也不為僭妄.孔子的門徒,說孔子是聖人,孟子的門徒說孟子是聖人,老莊揚墨諸人,當然也有人喊他為聖人.到了漢武帝的時候,表章六經,罷黜百家,從周秦諸子中,把孔子挑選出來,承認他一人是聖人,諸子的聖人名號,一齊削奪,孔子就成為禦賜的聖人了.孔子既成為聖人,他所尊崇的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當然也成為聖人.所以中國的聖人,只有孔子一人是平民,其余的是開國之君.

周秦諸子的學說,要依托古之人君,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這可舉例證明.南北朝有個張士簡,把他的文章拿與虞訥看,虞訥痛加詆斥.隨後張士簡把文改作,托名沈約,又拿與虞訥看,他就讀一句,稱贊一句.清朝陳修園,著了一本《醫學三字經》,其初托名葉天士,及到其書流行了,才改歸己名.有修園的自序可證.從上列兩事看來,假使周秦諸子不依托開國之君,恐怕他們的學說早已消滅,豈能傳到今日?周秦諸子,志在救世,用了這種方法,他們的學說才能推行,後人受賜不少.我們對于他們是應該感謝的,但是為研究真理起見,他們的內幕,是不能不揭穿的.

孔子之後,平民之中,也還出了一個聖人,此人就是人人知道的關羽.凡人死了,事業就完畢,惟有關羽死了過後,還干了許多事業,竟自掙得聖人的名號,又著有《桃園經》,《覺世真經》等書,流傳于世.孔子以前,那些聖人的事業與書籍,我想恐怕也與關羽差不多.

現在鄉僻之區偶然有一人得了小小富貴,講因果的,就說他陰功積得多,講堪輿的,就說他墳地葬得好,看相的,算命的,就說他面貌生庚與眾不同.我想古時的人心與現在差不多,大約也有講因果的人,看見那些開基立國的帝王,一定說他品行如何好,道德如何好,這些說法流傳下來,就成為周秦諸子著書的材料了.兼之,凡人皆有我見,心中有了成見,眼中所見的東西,就會改變形象.帶綠眼鏡的人,見凡物皆成綠色;帶黃眼鏡的人,見凡物皆成黃色.周秦諸人,創了一種學說,用自己的眼光去觀察古人,古人自然會改形變相,恰與他的學說符合.

我們權且把聖人中的大禹提出來研究一下.他腓無,脛無毛,憂其黔首,顏色黎墨,宛然是摩頂放踵的兼愛家.韓非子說:"禹朝諸侯于會稽,防風氏之君後至而禹斬之."他又成了執法如山的大法家.孔子說:"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儼然是恂恂儒者,又帶點棲棲不已的氣象.讀魏晉以後禪讓文,他的行徑,又與曹丕,劉裕諸人相似.宋儒說他得了危微精一的心傳,他又成了一個析義理于毫芒的理學家.雜書上說他娶塗山氏女,是個狐狸精,仿佛是《聊齋》上的公子書生;說他替塗山氏造傅面的粉,又仿佛是畫眉的風流張敞;又說他治水的時候,驅遣神怪,又有點像《西游記》上的孫行者,《封神榜》上的姜子牙.據著者的眼光看來,他始而忘親事仇,繼而奪仇人的天下,終而把仇人逼死蒼梧之野,簡直是厚黑學中重要人物.他這個人,光怪陸離,真是莫名其妙.其余的聖人,其神妙也與大禹差不多.我們略加思索,聖人的內幕,也就可以了然了.因為聖人是後人幻想結成的人物,各人的幻想不同,所以聖人的形狀,有種種不同.

我做了一本《厚黑學》,從現在逆推到秦漢是相合的,又推到春秋戰國,也是相合的,可見從春秋以至今日,一般人的心理是相同的.再追溯到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就覺得他們的心理神妙莫測,盡都是天理流行,惟精惟一,厚黑學是不適用的.大家都說三代下人心不古,仿佛三代上的人心,與三代下的人心,成為兩截了,豈不是很奇的事嗎?其實並不奇.假如文景之世,也像漢武帝的辦法,把百家罷黜了,單留老子一人,說他是個聖人,老子推崇的黃帝,當然也是聖人,于是乎平民之中,只有老子一人是聖人,開國之君,只有黃帝一人是聖人.老子的心,微妙玄通,深不可識.黃帝的心,也是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其政悶悶,其民淳淳.黃帝而後,人心就不古:堯奪哥哥的天下,舜奪婦翁的天下,禹奪仇人的天下,成湯文武以臣叛君,周公以弟弑兄.我那本《厚黑學》,直可逆推到堯舜而止,三代上的人心,三代下的人心,就融成一片了.無奈再追溯上去,黃帝時代的人心,與堯舜而後的人心,還是要成為兩截的.

假如老子果然像孔子那樣際遇,成了禦賜的聖人,我想孟軻那個亞聖名號,一定會被莊子奪去,我們讀的四子書,一定是老子,莊子,列子,關尹子,所讀的經書,一定是靈樞,素問,孔孟的書,與管商申韓的書,一齊成為異端,束諸高閣,不過遇著好奇的人,偶爾翻來看看,大學,中庸在禮記內,與王制,月令並列.人心惟危十六字,混在曰若稽古之內,也就莫得甚麼精微奧妙了.後世講道學的人,一定會向道德經中,玄牝之門,埋頭鑽研,一定又會造出天玄人玄,理牝欲牝種種名詞,互相討論.依我想,聖人的真相不過如是.

儒家的學說,以仁義為立足點,定下一條公例,行仁義者昌,不行仁義者亡.古今成敗,能合這個公例的,就引來做證據,不合這個公例的,就置諸不論.舉個例來說,太史公《殷本紀》說:"西伯歸,乃陰修德行善."《周本紀》說:"西伯陰行善."連下兩個陰字,其作用就可想見了.齊世家更直截了當說道:"周西伯昌之脫眹蝓k,與呂尚陰謀修德以傾商政,其事多兵權與奇計."可見文王之行仁義,明明是一種權術,何嘗是實心為民.儒家見文王成了功,就把他推尊得了不得.徐偃王行仁義,漢東諸候朝者三十六國,荊文王惡其害己也,舉兵滅之.這是行仁義失敗了的,儒者就絕口不提.他們的論調,完全與鄉間講因果報應的一樣,見人富貴,就說他積得有陰德,見人觸電器死了,就說他忤逆不孝.推其本心,固是勸人為善,其實真正的道理,並不是那麼樣.

古來的聖人,真是怪極了!虞芮質成,腳踏了聖人的土地,立即洗心革面.聖人感化人,有如此的神妙,我不解管蔡的父親是聖人,母親是聖人,哥哥弟弟是聖人,四面八方被聖人圍住了,何以中間會產生鴟.清世宗呼允堿隻顙鋮,允椄偉諞隞,翻譯出來,是豬狗二字.這個豬狗的父親也是聖人,哥哥也是聖人,鴟袙猼,會與聖人錯雜而生,聖人的價值,也就可以想見了.

李自成是個流賊,他進了北京,尋著崇禎帝後的尸,載輕宮扉,盛以柳棺,放在東華門,聽人祭奠.武王是個聖人,他走至紂死的地方,射他三箭,取黃鉞把頭斬下來,懸在太白旗上.他們爺兒,曾在紂名下稱過幾天臣,做出這宗舉動,他們的品行連流賊都不如,公然也成為惟精惟一的聖人,真是妙極了.假使莫得陳圓圓那場公案,吳三桂投降了,李自成豈不成為太祖高皇帝嗎?他自然也會成為聖人,他那闖太祖本紀,所載深仁厚澤,恐怕比周本紀要高幾倍.

太王實始翦商,王季,文王繼之,孔子稱武王纘太王,王季,文王之緒,其實與司馬炎纘懿師昭之緒何異?所異者,一個生在孔子前,得了世世聖人之名,一個生在孔子後,得了世世逆臣之名.

後人見聖人做了不道德的事,就千方百計替他開脫,到了證據確鑿,無從開脫的時候,就說書上的事跡,出于後人附會.這個例是孟子開的,他說以至仁伐至不仁,斷不會有流血的事,就斷定武成上血流漂杵那句話是假的.我們從殷民三叛,多方大誥,那些文字看來,可知伐紂之時,血流漂杵不假,只怕以至仁伐至不仁那句話有點假.

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而天下之惡皆歸焉."我也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願居上流,而天下之美皆歸焉."若把下流二字改作失敗,把上流二字改作成功,更覺確切.

古人神道設教,祭祀的時候,叫一個人當尸,向眾人指說道:"這就是所祭之神."眾人就朝著他磕頭禮拜.同時又以至道設教,對眾人說:"我的學說,是聖人遺傳下來的."有人問:"哪個是聖人?"他就順手指著堯舜禹湯文武周公說道:"這就是聖人."眾人也把你當如尸一般,朝著他磕頭禮拜.後來進化了,人民醒悟了,祭祀的時候,就把尸撤消,惟有聖人的迷夢,數千年未醒,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竟受了數千年的崇拜.

講因果的人,說有個閻王,問閻王在何處,他說在地下.講耶教的人,說有個上帝,問上帝在何處,他說在天上.講理學的人,說有許多聖人,問聖人在何處,他說在古時.這三種怪物,都是只可意中想象,不能目睹,不能證實.惟其不能證實,他的道理就越是玄妙,信從的人就越是多.在創這種議論的人,本是勸人為善,其意固可嘉,無如事實不真確,就會生出流弊.因果之弊,流為拳匪聖人之弊,使真理不能出現.

漢武帝把孔子尊為聖人過後,天下的言論,都折衷于孔子,不敢違背.孔融對于父母問題,略略討論一下,曹操就把他殺了.嵇康非薄湯武,司馬昭也就把他殺了.儒教能夠推行,全是曹操,司馬昭一般人維持之力,後來開科取士,讀書人若不讀儒家的書,就莫得進身之路.一個死孔子,他會左手拿官爵,右手拿鋼刀,哪得不成為萬世師表?宋元明清學案中人,都是孔聖人馬蹄腳下人物,他們的心坎上受了聖人的摧殘蹂躪,他們的議論,焉得不支離穿鑿?焉得不迂曲難通?

中國的聖人,是專橫極了,他莫有說過的話,後人就不敢說,如果說出來,眾人就說他是異端,就要攻擊他.朱子發明了一種學說,不敢說是自己發明的只好把孔門的"格物致知"加一番解釋,說他的學說,是孔子嫡傳,然後才有人信從.王陽明發明一種學說,也只好把"格物致知"加一番新解釋,以附會己說,說朱子講錯了,他的學說才是孔子嫡傳.本來朱,王二人的學說,都可以獨樹一幟,無須依附孔子,無如處于孔子勢力范圍之內,不依附孔子,他們的學說萬萬不能推行.他二人費盡心力去依附當時的人,還說是偽學,受重大的攻擊.聖人專橫到了這個田地,怎麼能把真理搜尋得出來.

韓非子說得有個笑話,郢人致書于燕相國,寫書的時候,天黑了,喊"舉燭",寫書的人,就寫上"舉燭"二字,把書送去.燕相得書,想了許久,說道,舉燭是尚明,尚明是任用賢人的意思,就對燕王說了.燕王聽他的話,國遂大治.雖是收了效,卻非原書本意,所以韓非說:"先王有郢書,後世多燕說."究竟"格物致知"四字,作何解釋,恐怕只有手著《大學》的人才明白,朱,王二人中,至少有一人免不脫郢書燕說的批評,豈但"格物致知"四字,恐怕十三經注疏,皇清經解,宋元明清學案內面,許多妙論也逃不脫郢書燕說的批評.

學術上的黑幕,與政治上的黑幕,是一樣的.聖人與君主,是一胎雙生的,處處狼狽相依.聖人不仰仗君主的威力,聖人就莫得那麼尊崇;君主不仰仗聖人的學說,君主也莫得那麼猖獗.于是君主把他的名號分給聖人,聖人就稱起王來了;聖人把他的名號分給君主,君主也稱起聖來了.君主鉗制人民的行動,聖人鉗制人民的思想.君主任便下一道命令,人民都要遵從;如果有人違背了,就算是大逆不道,為法律所不容.聖人任便發一種議論,學者都要信從;如果有人批駁了,就算是非聖無法,為清議所不容.中國的人民,受了數千年君主的摧殘壓迫,民意不能出現,無怪乎政治紊亂;中國的學者,受了數千年聖人的摧殘壓迫,思想不能獨立,無怪乎學術銷沉.因為學說有差誤,政治才會黑暗,所以君主之命該革,聖人之命尤其該革.

我不敢說孔子的人格不高,也不敢說孔子的學說不好,我只說除了孔子,也還有人格,也還有學說.孔子並莫有壓制我們,也未嘗禁止我們別創異說,無如後來的人,偏要抬出孔子,壓倒一切,使學者的思想不敢出孔子的范圍之外.學者心坎上被孔子盤踞久了,理應把他推開,思想才能獨立,宇宙真理才研究得出來.前幾年,有人把孔子推開了,同時杜威,羅素就闖進來,盤踞學者心坎上,天下的言論,又熱衷于杜威,羅素,成一個變形的孔子,有人違反了他的學說,又算是大逆不道,就要被報章雜志罵個不休.如果杜威,羅素去了,又會有人出來,執行孔子的任務.他的學說,也是不許人違反的.依我想,學術是天下公物,應該聽人攻擊,如果說錯了,改從他人之說,于己也無傷,何必取軍閥態度,禁人批評.

凡事以平為本.君主對于人民不平等,故政治上生糾葛;聖人對于學者不平等,故學術上生糾葛.我主張把孔子降下來,與周秦諸子平列,我與閱者諸君一齊參加進去,與他們平坐一排,把杜威,羅素諸人歡迎進來,分庭抗禮,發表意見,大家磋商,不許孔子,杜威,羅素高踞我們之上,我們也不高踞孔子,杜威,羅素之上,人人思想獨立,才能把真理研究得出來.

我對于眾人既已懷疑,所以每讀古人之書,無在不疑,因定下讀書三訣,為自己用功步驟.茲附尋于下.

上篇:全一卷 第10章 我對于聖人之懷疑(自序)     下篇:全一卷 第12章 讀書三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