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厚黑學 全一卷 第29章 厚黑叢話卷六(1)  
   
全一卷 第29章 厚黑叢話卷六(1)


成都《華西日報》二十五年三月四月

我是八股學校的修業生,中國的八股,博大精深,真所謂宗廟之美,百官之富.我寢饋數十年,只能說是修業.不敢言畢業.我作八股有兩個秘訣:一曰:抄襲古本;二曰:作翻案文字.先生出了一道題,尋一篇類似的題文,略略改換數字,沐手敬書的寫去,是曰抄襲古本.我主張弱小民族聯盟,這是抄襲管仲,蘇秦和諸葛亮三位的古本.人說冬瓜做不得甑子,我說,冬瓜做得甑子並且冬瓜做的甑子,比世界上任何甑子還要好些.何以故呢?世界上的甑子,只有里面蒸的東西吃得,甑子吃不得,惟有冬瓜做的甑子,連甑子都可以當飯吃.此種說法,即所謂翻案文字也.我說:厚黑可以救國,等于說冬瓜可以做甑子,所以我的學說最切實用,是可以當飯吃的.

剿襲陳言,為作文之大忌,俾斯麥唱了一出鐵血主義的戲,全場喝采,德皇維廉第二,重演一出,一敗塗地,日本接著再演,將來決定一敗塗地.諸君不信,請拭目以觀其後.

抄襲古本,總要來得高明,諸葛武侯,治國師法申韓,外交師法蘇秦,明明是縱橫雜霸之學,反人反說他有儒者氣象,明明是霸佐之才,反說他是王佐之才.此公可算是抄襲古本的聖手.

剿寫文字的人,每喜歡剿寫中式之文,殊不知應當剿寫落卷,鐵血主義四字,俾斯麥中式之文也,我們萬不可剿寫,民族自決四字,是威爾遜的落卷,人種平等四字,是日本的落卷,如果沐手敬書出來,一定高高中式.九一八這類事,與其訴諸國聯,訴諸英美,無甯訴諸非洲澳洲那些野蠻人,訴諸高麗,台灣那些亡國民,表面看去,似是做翻案文字,實在是抄寫威爾遜的落卷,抄寫日本的落卷.

川省未修馬路以前,我每次走路,見著推車的,抬轎的,邀馱馬的,挑擔子的,來來往往,如螞蟻一般,寬坦的地方,安然過去,一到窄路,就彼此大罵,你怪我走得不對,我怪你走得不對.我心中暗暗想道:何嘗是走得不對,無非是路窄了的關系.我國組織,政權集中在上面,任你有何種抱負,非握得政權施展不出來,于是你說我不對,我說你不對.其實非不對也,政治舞台,地位有限,容不了許多人,等于走入窄路一般.無怪乎全國中志士和志士,吵鬧不休.

以外交言之,我們當辟一條極寬的路來走,不能把責任屬諸當局的幾個人.甚麼是寬路呢?提出組織弱小民族聯盟的主張,這個路子就極寬了,舞台就極大了,任有若干人,俱容得下.在國外的商人,留學生和游曆家,可以直接向弱小民族運動;在國內的,無論在朝在野,無論哪一界,都可擔任種種工作.四萬萬人的目標,集中于弱小民族聯盟之一點,根根力線,不相沖突,不言合作,而合作自在其中.有了這種寬坦的大路可走,政治舞台,只算一小部分,不須取得政權,救國的工作,也可表現出來,在野黨,在朝黨,也就無須吵吵鬧鬧的了.

民主國人民是皇帝,無奈我國四萬萬人,不想當英明的皇帝,大家都以阿斗自居,希望出一個諸葛亮,把日本打倒,把列強打倒,四萬萬阿斗,好坐享其成.我不禁大呼道:陛下誤矣!阿斗者,亡國之主也!有阿斗就有黃皓,諸葛亮千載不一出,且必三顧而後出,黃皓則遍地皆是,不請而自來.我國之所以瀕于危亡者,正由全國人以阿斗自居所致.我只好照抄一句《出師表》曰:"陛下不宜妄自菲薄."我們何妨自己就當一個諸葛亮,自己就當一個劉先帝.我這個厚黑教主,不揣冒昧,自己就當起諸葛亮來,我寫的《厚黑叢話》,即是我的"隆中對"我希望讀者諸君,大家都來當諸葛亮,各人提出一種主張,四萬萬人就有四萬萬篇"隆中對".同時我們又化身為劉先帝,成了四萬萬劉先帝,把四萬萬篇"隆中對".加意選擇.假令把李厚黑的"弱小民族聯盟"選上了,我們四萬萬劉先帝,就親動聖駕,做聯吳伐魏的工作,想出種種法子,去把非洲澳洲那些野蠻國,與夫高麗,台灣,安南,緬甸那些亡國民聯為一氣,向世界列強進攻.

欲求我國獨立?必先求四萬萬人能獨立,四萬萬根力線挺然特立,根根力線,直射列強,欲求國之不獨立,不可得已.問:四萬萬力線何以能獨立?曰:先求思想獨立.能獨立乃能合作,我國四萬萬人不能合作者,由于四萬萬人不能獨立之故.不獨立則為奴隸,奴隸者,受驅使而已,獨立何有!合作何有!

野心家辦事,包攬把持,視眾人如奴隸,彼所謂抗日者,率奴隸以抗日以謂也.日本在東亞,包攬把持,視中國人如奴隸,彼所謂抗俄者,率奴隸以抗俄之謂也.既無獨立的能力,哪有抵抗的能力,所以我們要想抵抗日本,抵抗列強,當培植人民的獨立性,不當加重其奴隸性.我寫這部《厚黑叢話》,千言萬話,無非教人思想獨立而已.故厚黑國的外交,是獨立外交,厚黑國的政策,是合力政策.軍商政學各界的厚黑家,把平日的本事直接向列強行使,是之謂厚黑救國.

孔子謂子夏曰:"汝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我教門弟子曰:"汝為大厚黑,無為小厚黑."請問大小厚黑,如何分別?張儀教唆六國互相攻打,是小厚黑.孫權和劉備,互爭奪荊州,是小厚黑.要管仲和蘇秦的法子,才算大厚黑.日本占據東北四省,占據平津,是小厚黑.歐美列強,掠奪殖民地,是小厚黑.鄙人主張運動全世界弱小民族,反抗日本和列強,才算大厚黑.孟子曰:"小固不可以敵大."我們的大厚黑成功,日本和列強的小厚黑,當然失敗.

我國只要把弱小民族聯盟明定為外交政策,政府與人民打成一片,全國總動員,一致去做這種工作,全國目光,注射國外,成了方向相同的合力線,不但內爭消滅,並且抵抗日本和列強,也就綽綽然有余裕了,開戰也可,不開戰也可.惜乎諸葛武侯死了,恨不得起斯人于地下,而與之細細商榷.

我們一談及弱小民族聯盟,反抗列強,聞者必疑道:列強有那樣的武力,弱小民族如何敵得過?殊不知戰爭的方式最多,武力只占很小一部分.以戰爭之進化言之,最初只有戈矛弓矢,後來進化,才有槍彈,這是舊式戰爭.再進化有飛機炸彈,這是日本在淞滬之役用以取勝的,是墨索里尼在阿比西尼亞用以取勝的.再進化則為化學戰爭,有毒瓦斯,毒菌,死光等等,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般人所凜凜畏懼的.再進化則為經濟戰爭,英國對意制裁,即算是用這種戰術.人問:經濟戰爭之上,還有戰術莫得?我答道:還有,再進化則為心理戰爭.三國時馬謖曾說:"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這即是心理戰爭.心理戰爭的學說我國發明最早.戰國時,孟子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此心理戰爭之說也.又云:"……則鄰國之民,仰之若父母矣,率其子弟,攻其父母,自生民以來,未有能濟者也,如此則無敵于天下."此心理戰爭之說也.我們從表面上看去,這種說法,豈非極迂腐的怪話嗎?而不知這是戰術中最精深的學說,一般人特未之思耳.

現在列強峙立的情形,很像春秋戰國時代.春秋戰國,為我國學術最發達時代,賢人才士最多.一般學者所倡的學說,都是適應環境生出來的,都是經過苦心研究,想實際的解決時局,並不是徒托空談,所以他們的學說很可供我們今日之參考.即以兵爭一端而論,春秋時戰爭劇烈,于是孫子的學說應運而生,他手著的十三篇,所談的是軍事上最高深的學理.這是中外軍事家所公認的.到了戰國時代,競爭更激烈,孫子的學說已經成了普通常識.于是孟子的學說,又應運而生,發明了心理戰爭的原則,說道:"可使制挺,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無奈這種理論太高深了,一般人都不了解,以為世間哪有這類的事!哪知孟子死後,未及百年,陳涉揭竿而起,立把強秦推倒,孟子的說法居然實現,豈非很奇的事嗎?

現在全世界兵爭不已,識者都認為非到世界大同,人民是不能安定的.戰國時情形也是這樣,所以梁襄王問:"天下惡乎定?"孟子對曰:"定于一."也認為:非統一是不能安定的.然則用何種方法來統一呢?現今的人,總是主張武力統一,而孟子的學說則恰恰相反.梁襄王問:"孰能一之?"孟子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主張武力統一者,正是用殺字來統一,孟子的學說,豈非又是極迂腐的怪話嗎?後來秦始皇並吞六國,算是用武力把天下統一了,迨至漢高入關,除秦苛政,約法三章,從"不嗜殺"三字做去,竟把秦的天下奪了.孟子的學說,又居然實現,豈不更奇嗎?楚項羽坑秦降卒二十余萬人于新安城南,又屠咸陽,燒秦宮室,火三月不絕,其手段之殘酷,豈不等于墨索里尼在阿比西尼亞種種暴行嗎?然而項羽武力統一的迷夢,終歸失敗,死在漢高祖手里.這是甚麼道理呢?因為高祖的謀臣,是張良,陳平,他二人是精研厚黑學的,懂得心理戰爭的學理,應用最高等戰術,故把項羽殺死.這是曆史上的事實,很可供我們的研究.

秦始皇和楚項羽,純恃武力,是用一個殺字來統一;漢高祖不嗜殺人,是用一個生字來統一.生與殺二者,極端相反,然而俱有統一之可能,這是甚麼道理呢?因為凡人皆怕死,你不服從我,我要殺死你,所以殺字可以統一;凡人皆貪生,你如果擁護我,我可以替你謀生路,所以生字也可以統一.孟子說的:"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完全是從利害二字立論,律以我的厚黑學,是講得通的,所以他的學說,能夠生效.

當舉世戰云密布的時候,各弱小國的人民,正在走投無路,不知死所,忽然有一個國家,定出一種大政方針,循著這個方針走去,是惟一的生路,這個國家,豈不等于父母替子弟謀生路嗎?難道不受弱小國的人民熱烈擁戴嗎?孟子說:"鄰國之民,仰之若父母,率其子弟,攻其父母,自生民以來,未有能濟者也."就是基于這種原則生出來的.不過我這種說法,道學先生不承認的,他們認為:"孟子的學說,純是道德化人,若參有利害二字,未免有損孟子學說的價值."這種說法,我也不敢深辯,只好同我的及門弟子和私淑弟子研究研究!

秦始皇,楚項羽,用殺字鎮懾人民,漢高祖用生字歆動人民,人之天性,好生而惡死,故秦皇,項羽為人民所厭棄,漢高祖為人民所樂戴.秦項敗,而漢獨成功,都是勢所必至,理有固然.由此知殺字政策,敵不過生字政策.日本及列強,極力擴張軍備,用武力鎮壓殖民地,是走的秦皇,項羽的途徑.大戰爆發在即,全世界弱小民族,正在走投無路,我們趁此時機,提倡弱小民族聯盟,向他們說道:"這是惟一的生路,所謂民族自決也,人種平等也,掃滅帝國主義也,惟有走這條路,才能實現.你們如果跟著列強走,將來大戰爆發,還不是第一次大戰一樣,只有越是增加你們的痛苦的."我們倡出這種論調,弱小民族還有不歡迎的嗎?我們獲得弱小民族的同情,把弱聯會組織起,以後的辦法就很多很多,外交方面,就進退裕如了.

楚漢相爭,項羽百戰百勝,其力最強,高祖百戰百敗,其力最弱,而高祖卒把項羽打敗者,他有句名言:"吾甯斗智不斗力."這即是楚漢成敗的關鍵.漢高祖是厚黑界的聖人,他的聖訓,我們應該細細研究.日本和歐美列強,極力擴張軍備,是為斗力,我們組織世界弱小民族聯盟,采用經濟戰爭和心理戰爭,是為斗智.我們也不是廢去武力不用,只是專門研究經濟和心理兩種戰爭的方術,輔之以微弱的武力,就足以打倒帝國主義而有余了.

請問:漢高祖斗智,究竟用的甚麼法子呢?他從彭城大敗而回,問群臣有甚麼策略,張良勸他把關以東之地捐與韓信,彭越,黥布三人,信為齊王,越為梁王,黥布為九江王.高祖聯合他們,仍是一種聯軍方式.高祖用主力兵,在滎陽成,與項羽相持,而使信,越等三人,從他方面進攻,項羽遂大困.鴻溝議和後,項羽引兵東還,高祖追之,項羽還擊,高祖大敗,乃用張良之計,把睢陽以北之地劃歸彭越,陳以東之地劃歸韓信,于是諸侯之師,會于垓下,才把項羽殺死.由是知:漢高祖所謂斗智者,還不是襲用管厚黑,蘇厚黑的故智,起一種聯軍罷了.

上篇:全一卷 第28章 厚黑叢話卷五(3)     下篇:全一卷 第30章 厚黑叢話卷六(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