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厚黑學 全一卷 第39章 厚黑原理(心理與力學)之五 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  
   
全一卷 第39章 厚黑原理(心理與力學)之五 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


宇宙之內,由離心向心兩力互相作用,才生出萬有不齊之事事物物,表面上看去,似乎參差錯亂,其實有一定不移之軌道.人與物,造物是用一種大力,同樣鼓鑄之,故人事與物理相通.離心力與向心力,二者互相為變,所以世上有許多事,我們強之使合,他反轉相離,有時縱之使離,他雙自行結合了.瘋狂的人,想逃走的心,與禁錮的力成正比例,越禁錮得嚴,越是想逃走,有時不禁錮他,他反不想逃走了.父兄約束子弟,要明白這個道理,官吏約束百姓,也要明白這個道理.

秦政苛虐,群盜蜂起,文景寬大,民風反轉渾樸起來,其間確有規律可尋,並非無因而至.我們手搓泥丸,是增加向心力,越搓越緊,若是緊到極點,即是向心力到了極點,再用大力搓之,泥丸立即破裂,呈一種離現象.水遇冷則收縮,是向心現象,越冷越收縮,到了攝氏四度,再加冷也呈離心現象,越冷越膨脹,可知離心向心,本是一力之變.比方我們持一針向紙刺去,愈前進距紙愈近,這是向心現象,刺破了紙,仍前進不止,即愈前進距紙愈遠,變為離心現象,此針進行之方向,並未改變,卻會生出兩種現象.因為凡物都有極限,水以攝氏四度為極限,紙以紙面為極限,過了極限,就會生反對的現象,父兄約束子弟,官吏約束百姓,須察知極限點之所在.

由上面之理推去,地球之成毀,也就可知了,地球越冷越收縮,到了極限點,呈反對現象,自行破裂,散為飛灰,迷漫太空,現在的地球,于是告終.又由引力的作用,曆若干年,又生出新地球.我們身體上之物質,將業是要由現在這個地球介紹到新地球去的.人身體的物質,世世生生,隨力學規律旋轉,所以往古來今的人的心理,都是隨力學規律旋轉.

萬物有引力,萬物有離力,引力勝過離力,則其物存,離力勝過引力,則其物毀.目前存在之物,都是引力勝過離力的,故有萬有引力之說,其離力勝過引力之物,早已消滅,無人看見,所以萬有離力一層,無人注意.

地球是現存之物,故把地面外的東西向內部牽引,心是現存之物,故把六塵緣影向內部牽引,小兒是求生存之物,故看見外面的東西,即取來放入自己口中.人類是求生存之物,故見有利己之事,即牽引到自己身上去.天然的現象,無一不向內部牽引,地球也,心也,小兒也,人類也,將來本是要由萬有離力作用,消歸烏有的,但是未到消滅的時候,他那向內部牽引之力,無論如何,是不能除去的,宋儒去私之說,怎能辦得到?

人心之私,既不能除去,我們只好承認其私,把人類畫為一大圈,使之各遂其私,人人能夠生存,世界才能太平.我們人類,當同心協力,把圈外之禽獸草木地球(如本書第三章丙圈)當作敵人,搜取他的寶物,與人類平分,這才是公到極點.也可以說是私到極點.如其不然,徒向人類奪取財貨,世界是永不得太平的.

心理之變化,等于水之變化,水可以為云雨,為霜露,為冰雪,為江湖,為河海,時而浪靜波恬,時而崩騰澎湃,變化無方,幾于不可思議,而科學家以力學規律繩之,無不一一有軌道可循.

人的心理,不外相推相引兩種作用,自己覺得有利的事,就引之使近,自己覺得有害的事,就推之使遠.人類因為有此心理,所以能夠相親相愛,生出種種福利;又因為有此心理,所以會相爭相奪,生出種種慘禍.主持政教的人,當用治水之法,疏鑿與堤防二者並用.得其法,則行船舟,灌田畝,其利無窮,不得其法,則漂房舍,殺人畜,其害也無窮.宋儒不明此理,強分義理之性,氣質之性,創出天理人欲種種說法,無異于說,行船舟,灌田畝之水,其源出于天,出于理,漂房舍殺人畜之水,出于人,出于氣.我不知一部宋元明清學案中,天人理氣等字,究竟是什麼東西,只好說他迂曲難通.

我們細察己心,種種變化,都是依著力學規律走的,狂喜的時候,力線向外發展,恐懼的時候,力線向內收縮.遇意外事變,欲朝東,東方有阻,欲朝西,西方有礙,力線轉折無定,心中就呈慌亂之狀.對于某種學說,如果承認他,自必引而受之,如果否認他,自必推而去之,遇一種學說,似有理,似無理,引受不可,推去不能,就成孤疑態度.

我心推究事理,依直線進行之例,一直前進,推至甲處,理不可通,即折向乙處,又不可通,即折向丙處,此心之曲折,與流水之迂回相似.水本是以直線進行的,雖是迂回百折,仍不外力學規律.我們的心,也是如此.此外尚有種種現象,細究之,終不外推之引之兩種作用.有時潛心靜坐,萬緣寂滅,無推引者,亦無被推引者,如萬頃深潭,水波不興,即呈一種恬靜空明之象.此時之心,雖不顯何作用,其實千百種作用,都蘊藏在內.人之心理,與磁電相通,電氣中和的時候,毫無作用,一作用起來,其變態即不可思議.我們明白磁電的理,人的心理,就可了然了.

水雖是以直線進行,但把他放在器中,它就隨器異形,器方則方,器圓則圓,人的心理,也是如此.人有各種嗜欲,其所以不任意發露者,實由于有一種拘束力,把他制住.拘束力各人不同,有受法律的拘束,有受清議的拘束,有受金錢的拘束,有受父兄師長朋友的拘束,有受因果報應及聖賢學說的拘束,種種不同,只要把他心中的拘束力除去,他的嗜欲,立時呈露,如貯水之器,有了罅漏,即向外流出一般.

貪財好色之人,身臨巨禍,旁人看得清清楚楚,而本人則茫然不知.因為他的思想感情,依直線進行公例,直線在目的物上,兩旁的事物,全不能見.譬如寒士想做官,做了官還嫌小,要做大官,做了大官,還是向前不止;袁世凱做了大總統,還想做皇帝.秦皇漢武,做了皇帝,在中國稱尊,還嫌不足,要起兵征伐四夷,四夷平服了,又要想做神仙.這就是人類嗜欲依直線進行的明證.

耶教志在救人,以博愛為主旨,其教條是:"有人批我左頰者,並以右頰獻上."乃新舊教之爭,釀成血戰慘禍,處置異教徒,有焚燒酷刑,竟與教旨顯背,請問這是甚麼道理?法國革命,以自由平等博愛相號召,乃竟殺人如麻,稍有反對的或形跡可疑的,即加誅戮,與所標主旨全然違反,這又是甚麼道理?我們要解釋這個理由,只好求之力學規律.耶穌,盧梭的信徒,只知追求他心中之目的物,熱情剛烈,猶如火車開足了馬力向前奔走一般,途中人畜無不被其碾斃.凡信各種主義的人,都可本此公例求之.

凡事即都有變例,如本書乙甲兩圖,是指常例而言,是指靜的現象而言,是指未加外力而言,若以變例言之,則有幫助外人攻擊其兄者,則有愛花,愛石,愛山水,而忘其身命者.語云:"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嫁二夫."心中加了一個忠字,烈字,往往自甘殺身而不悔.又云:"慷慨赴死易,從容就義難."慷慨者,動的現象也,從容者,靜的現象也.中日戰爭,我國許多無名戰士,身懷炸彈,見日本坦克車來,即奔臥道上,己身與敵人同盡,彼其人既不為利,複不為名,而有此等舉動,其故何哉?孟子曰:"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惡有甚于死者."蓋我之外,另有一物,為其視線所注也.耶穌,盧梭信徒,求達目的,忘卻信條,吾國志士,求達目的,忘卻己身,此其間確有一定的軌道,故老子曰:"民不畏死,奈可以死懼之."目的可以隨時轉變,其表現出來者,遂有形形色色之不同,然而終不外力學規律.我們悟得此理,才可以處理事變,才可以教育民眾.

人的思想感情,本是以直線進行,便表現出來,卻有許多彎彎曲曲,奇奇怪怪的狀態,其原因出于人群眾多,力線交互錯綜,相推相引,又加以境地時時變遷,各人立足點不同,觀察點不同,所以明明是直線,轉變成曲線.例如:我們取一塊直線板,就在黑板上,用白墨順著直線板畫一線,此線當然是直線,假使畫直線之時,黑板任意移動,結果所畫之線,就成為曲線了.我們如把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運用到人事上,就可把這個道理解釋明白.

人人有一心,即人人有一力線,各力線俱向外發展,宜乎處處沖突,何以平常時,沖突之事不多見?因為力線有種種不同:有力與力不相交的,此人做甲事,彼人做乙事,各不相涉.有力與力相消的,例如有人起心,想害某人,旋想他的本事也大,我怕敵他不過,因而中止.有力與力相合的,例如抬轎的人,舉步快慢,自然一致.有力與力相需的,例如賣布的和縫衣匠,有布無人縫,有人縫無布賣,都是不行,相需為用,自然彼此相安.又有大力制止了小力的,例如小孩玩得正高興的時候,父母命他作某事,他心中雖是不願,仍不能不作,是父母之力把他的反對力制服了.又如交情深厚的朋友,小有違忤,能夠容忍,因為彼此間的凝結力很大,小小沖突之力,不能表現.諸如此類,我們下細考察,即知人與人相接,力線交互錯綜,如網一般,有許多線,不惟不沖突,反是相需相成,人類能夠維系,以生存于世界,就是這個原因.

通常的人,彼此之力相等,個個獨立,大本事人,其力大,能夠把他前後左右幾個人吸引來成一個團體,成了團體以後,由合力作用,其力更大,又向外面吸引,越吸引越大,其勢力就遍于天下.東漢黨人,明季黨人,就是這種現象.如果同時有一人,力量也大,不受他的吸引,並且把自己前後左右幾個人吸引成一團體,也是越吸引越大,就成了對峙的兩黨.宋朝王安石派的新黨,司馬光派的舊黨,是這種現象,程伊川統率的洛黨,蘇東坡統率的蜀黨,也是這種現象,現在各黨之對峙,也是這種現象.兩黨相遇,其力線之軌道,與兩人相遇一樣.凡當首領的人,貴在把內部沖突之力取消,一致對外,如其不然,他那團體,就會自行解散.有些團體,越受外界壓迫,越是堅固,有些一受壓迫,即行解體,其原因即在那當首領的人,能否統一內部力線,不關乎外力之大小.

有人說:群眾心理,與個人心理不同,個人獨居的時候,常有明了的意識,正當的情感,一遇群眾動作,身入其中,此種意識情感,即完全消失,隨眾人之動作為動作.往往有平日溫良謙讓的人,一入群眾之中,忽變而為獷厲囂張,橫不依理的暴徒.又有平日柔懦卑鄙的人,一入群眾之中,忽變而為熱心公義,犧牲身命的志士.法人黎朋著《群眾心理》一書,曆舉事實,認為群眾心理,不能以個人心理解釋之,其實不然,我們如果應用力學規律,就可把這個道理說明.

人人有一心,即人人有一力,一人之力,不敵眾人之力,群眾動作,身入其中,我一己之力,被眾人之大力相推相蕩,不知不覺,隨同動作,以眾人的意識為意識,眾人的情感為情感,自己的腦筋,就完全失去自主的能力了.因為有這個道理,所以當主帥的人,才能驅千千萬萬的平民效命疆場,當首領的人,才能指揮許多黨徒為殺人放火的暴行.

個人獨居的時候,以自己之腦筋為腦筋,群眾動作,是以首領之腦筋為腦筋.當首領的人,只要意志堅強,就可指揮如意.史稱:"李光弼入軍,號令一施,旌旗變色."欲語說:"強將手下無弱兵",就是這個道理.

水之變化,依力學規律而變化,吾人心理之變化,也是依力學規律而變化,每每會議場中,平靜無事,忽有一人登台演說,慷慨激昂,激情立即奮發,釀成重大事變,此會議場中的眾人,猶如深潭的水一般,堤岸一崩,水即洶湧而出,漂房舍,殺人畜,勢所不免.所以我們應付群眾暴動的方法,要取治水的方法,其法有三:(1)如系堰塘之水,則登高以避之,等他流干了,自然無事;(2)如系有來源之水,則設法截堵,免其橫流;(3)或疏通下游,使之向下流去.水之動作,即是力之動作,我們取治水之法,應付群眾,斷不會錯.

兩力平衡,才能穩定,萬事萬物以平為歸,水不平則流,物不平則鳴,資本家之對于勞工,帝國主義之對于弱小民族,不平太甚,可斷定他終歸失敗.處順利之境,心要變危,處憂危之境,又要有一種邁往之氣,使發散收縮二力保其平衡,才不失敗.達而在上的人,態度要謙遜,窮而在下的人,志氣要高亢,不如此則不平.倘若在上又高亢,我們必說他驕傲,在下又謙遜,我們必說他卑鄙.此由我們的心,是一種力結成的,力以平為歸,所以我們的心中,藏得有一個平字,為衡量萬事萬物的標准,不過自己習而不察罷了.心中之力,與宇宙之力,是相通的,故我之一心,可以衡量萬物,王陽明的學說,就是從這個地方生出的.

上篇:全一卷 第38章 厚黑原理(心理與力學)之四 告子言性正確     下篇:全一卷 第40章 厚黑原理(心理與力學)之六 人事變化之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