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厚黑學 全一卷 第47章 厚黑教主傳(全書完)  
   
全一卷 第47章 厚黑教主傳(全書完)


大概在南宋年間,廣東嘉應州長樂縣崛起一個姓李的人家,家長李子敏和他的兒子李上達,創家立業,慢慢家道興旺,子孫繁衍,就成了一個有名的氏族.後來代代相傳,傳到第十世上,有位名叫季潤唐的,于清代雍正三年,攜眷到四川來,先住隆昌蕭家橋,後遷富順自流井,遂在那里落籍了.四川自明末張獻忠大屠殺以後,地廣人稀,湖廣一帶的人民,都紛紛遷來居住,這個李姓人家的遷居,當亦不外此種原因.自李潤唐入川以來,家道又慢慢興旺,子孫繁衍,

傳到第八代上,出了一顆思想界的慧星,讀書窮理,好立異說,那便是以"面厚心黑"創立的李宗吾氏,這人自民國以來,已成四川的名人了.

我因避寇入川,得讀李氏的許多著作,由彼此通信,而得相晤識,而結為好友,始盡知他的生平行事和言論思想,他並不是象外間所傳的虛妄怪誕,立意在驚世駭俗的人,他的為人,既不面厚,也不心黑;但他偏偏提倡"厚黑學",偏偏自稱為"厚黑教主",這種"反話正說"的作風,究竟是為何而來?世人不必笑他罵他,應當先加以深切的反省才是.釋迦並不應該入地獄,耶穌並不應該釘十字架,但釋迦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耶穌偏說:"凡不背十字架走的人,不配做我們的門徒."這又是所為何來?我們同樣應該加以反省的.至手李氏的談教育,談政治,談學術思想等,都是一本正經的立論;不過他的思想有些奇僻,往往發前人之未發,言近人之未言,于是一般傳統的學者,就罵他是旁門外道罷了.如今李氏已作古人,再不怕他放言高論了,可是他一生的行事,尚為世人所不盡知,生前的言論思想,也有許多是被忽視的.我為紀念這位亡友起見,不惜筆墨,作此厚黑教主傳,好教世人藉以評定他的功罪.

李宗吾氏,生于光緒五年正月十三日."宗吾"二宇,不是他的原名,這是他後來一再改定的.他的名號幾經改變,當他幼年的時候,脾氣非常蠻橫,毫不依理,見者呼為"人王";他的父親就把"人王"二字,合為"全"字,加上輩"世"字,名為世全.算命先生說他命中少"金",就加上金旁,成為世銓,後來私塾先生又說他命中少"木",並不少金,他也正嫌父親為他命的名不好,便自己改名世階字宗儒,這是表示信從孔子的意思.二十五歲,思想大變,對于儒教頗不滿意,心想與其宗法孔子,不如宗法自己,因改名為宗吾.他常說:"這宗吾二字,是我思想獨立的旗幟."以後宗吾,字行,而世階的名字,就幾乎無人知道了.

宗吾兄弟七人,姊妹二人,在兄弟中,他是行六,三哥早死,其余六房均得成立,他的父親命名為"六謙堂".除他一人外,兄弟皆務農,惟他的七弟後來開機房,略具商業性質.宗吾是相信遺傳和胎教的,他說他之好讀書,是決定在先天的,因為生他的那幾年,正懸他父親閉門讀書的時候.並且他還引蘇氏父子為證,他說:"世稱蘇老泉二十七歲,才發奮讀書.考老泉生于宋真宗祥符二年乙酉,仁宗明道二年乙亥滿二十七歲.蘇東坡生于丙子年十二月十九日,蘇子由生于已卯年二月二十日,他們兄弟二人,正是老泉發奮讀書時代生的.曆史上二十七歲才發奮讀書的,只有老泉一人,生出二位文豪;四十歲才發奮讀書的,只有我父親一人,生出一位教主,豈非奇事.東坡才氣縱橫,文章豪邁;子由則人甚沉靜,好黃老之學,所注老子解,推之古今傑作.大約老泉發奮讀書,初時奮發踔厲,後則入理漸深,漸為沉靜,故東坡子由二人,稟賦不同.我生于我父親發奮讀書的末年,故我性沉靜,喜老子,頗類子由;惜我生于農家,為學不得門徑,未免有愧子由了."他說他的奇怪思想,也是稟自他父親,實則他家一連幾代,性格都有點特殊.我們先追溯到他的曾祖說起,來剖視一下他的血統看看.

宗吾的曾祖,名求枋,性格異常嚴肅,雖是一個開染店的老板,可是道貌岸然,無人不敬畏他.凡族親子弟,應衣冠不整者,酒醉者,如果走到他的店門,立即屏氣斂容,不敢徑過.但他對人並無疾言厲色,仍是具有一副慈祥溫和的態度.生平從未作過虧心事,享壽七十歲.臨死之前,命家人捧手進巾,自浴其面,帽微不正,手自整理,然後憑幾而卒.

宗吾的祖父,名樂山,一生務農,曾耘小菜出售;暇時販油燭及草鞋,沿街叫賣.身形魁偉,性情樸素.上街擔糞,有人和他說話,他必站立對答,糞擔在肩上,不知放下.遇狡猾的人,就故意拿他開心,久談不止,他便左肩換右肩,右肩換左肩,引得滿街人捧腹大笑.他于晚飯後便睡,及至家人就寢時,他已睡醒了,以後即不再睡.睡熟時,呼亦不醒,如呼"強盜來了!"即驚然而起.他于晚睡之後,即整理明日應賣小菜,整理完了,便手持一杆,往守菜圃.菜圃臨近大路,賊人偷東西從此經過的,往往被他奪下,交還失主,所以賊人非常怕他,常常繞道而行.家中平日是舍不得吃肉的,到了年終,他才割肉十斤,准備醃起.自己持刀修削邊角,削下來的約有半斤,便命他的妻子拔蘿蔔作湯,並切切囑他:"大的留著出售,小的留著長成,須擇一窩雙生和破裂不能賣的,才撥來."他的妻子找遍了圃中,不得一棵,他才忍痛允許拔來使用了.湯熱,他親自持勺,盛入碗內,又倒入鍋中,再盛再倒,再倒再盛.他的妻子問道:"你這是干什麼呢?"他說:"我想分給家人和工人,苦于不能公平和普遍啊!"這事過于不久,便一病而死.他的妻子割肉一方,獻于靈前,一見即痛哭,自語"淚比肉多"!又因痛惜不已,即取他生前所用扁擔珍藏起來,並且說:"後世子孫如昌達,常用紅綾包裹,懸掛在正堂梁上,永留紀念!"據說這條扁擔經他的子孫保留到民國九年,竟被賊人毀了.他的妻子曾氏,是高山寨富家的女兒,出嫁以後,終年陪著丈夫操作,挑水擔糞,從無勞怨.有時歸甯,看見貓犬剩余的食物,即暗暗想到,我家怎能得到這樣的剩飯的食物?宗吾幼時,聽到他的父母屢次述及此事,告誡他們兄弟說:"先人這時窮困,這般勤苦,一食之難,竟到如此地步,做兒孫的千萬不可忘記啊!"

宗吾的父親,名高仁,宇靜安.他原是在外學生意的自父親去世後,便為家農,與他的妻子共同操作,終日勤勞的情形,一如他的父母.常常取出他的父親遺留的扁擔,以作警戒,因而家道漸裕,得以購置田產.不幸在四十歲上,因勞致疾,醫生警告他說:"趕緊把家務丟了,安心靜養,否則非死不可!"他便把家務完全交付給妻子,自己專心養病.三年之後,始得生愈.他在養病期間,才得到看書的機會,先尋到三國演義,列國演義等書來看,以後就看起四書講章來,他一看再看,于是從中就看出道理來,便是"書即世事,世事即書."

他後來只看三本書,其他各書全不看了.哪三本書呢?一是《聖諭廣訓》,這書是乾隆所頒行天下的,後附朱伯盧的治家格言.二是《劌心要覽》,還只是看全書中的一本,中載司馬光及唐翼修等名言,他呼之為格言書.三是楊繼盛參嚴嵩十惡五好的奏折,後附遺囑(是椒山赴義前夕,書以訓子的,所言皆居家處事之道).此外還有一本三字經注解,信不常看.就是那三本大書中,還只有前二書是他手不釋卷的.臨死前數日,猶閱讀不忍放下.他常說:"書讀那麼多干什麼.每一書中,自己覺得那一章好,即把他死死記下,照著去行;其余不合心意的,就不必看了."

他最愛高聲朗讀的,在《聖渝廣訓》中,有這兩句:"人不知孝父母,獨不思父母愛子之心乎?"在《劌心要覽》中,有這幾句:"貧賤生勤儉,勤儉生富貴,富貴生驕奢,驕奢生淫俠,淫佚又生貧賤."

他讀書固然是如此之少,而平生從未寫過一個字,尤其稀奇.當宗吾七八歲時,發生一件急事,他父親叫他拿筆墨來,等他拿來了他父親又說不寫了.但是宗吾偏說:"我的奇怪思想是發源于我父,讀書的方式,也取法于我父."這事,久後當加以證明.

宗吾的父親自大病之後,即不敢再作笨重的工作,不過偶爾扯扯甘蔗葉,或種胡豆時蓋蓋灰罷了.但有暇即看書,自然是他心愛的那幾本書,每當工人到田里工作時,他便攜著煙竿,或火籠(一種烤火爐),挾著書,坐在田邊,時而同工人淡天,時而自己看書.他對于農事,異常內行,每晨必巡視壟—次,常說:"我睡在家中,工人在田間工作的情形,我都知道."當家人從田間歸來,他常問:"工作人到何處了?"如果因末留心,對答得不確實,他便笑著道:"不要瞎說!"

他一生注重早起,他說曾讀過三個人的治家格言,都是主張早起的.朱伯盧云:"黎明即起";唐翼修云:"早眠早起,勤理家務";韓魏公云:"治家早起,百務自然舒展,縱樂夜為,凡事恐有疏虞."因此,他雖不象他父親那樣早起,但他總是雞鳴而起,無一日獨斷,就是隆冬大雪,亦無不如此.

那時還沒有火柴,他每晨起來,便用火鏈敲火石,將燈點燃,遂以木炭生著火籠,溫酒獨酌,然後口含葉煙,一直坐到天明,這時,便將工人應做的工作,及自己應辦的事,一一規劃妥當了.所以他處理家務,都是有理有條;工人作工,時間也無片刻浪費.他怕工人起晚了,耽誤工作,而每晨呼喊他們,又覺得討厭;于是他把堂門做得很緊,一見窗上發白色,即把堂門砰一聲打開,工人自然也就驚醒了.

他因為愛早起,好思考,所以生平與人交涉,無一次失敗.他常說:"凡與人交涉,必須將他如何來,我如何應,四面八方都想過,臨到交涉時,任他從哪面來,我都可以應付."

當他病愈之後,鄰近有一宅院想賣給他,他也很想要,但是苦于索價太高,就故意對賣主說:"價錢太高,我買不起."可是彼此勾心斗角,牽牽連連,總不肯把事放過.鄰人怨他當買不買,聲言要到官府控告,他也不理;甚至把他家的出路掘了,他就由屋盾繞道而行,也不與人計較.結果,那庭宅院,還是賣绐與他,這時又生種種糾葛,他仍得到最後的勝利.

宗吾對我說,他的七弟世本,便是他父親與鄰人勾心斗角時生的.果然世本為人處世,精干機警,後來他的父母死,哥嫂死,喪事都由他一人包辦,辦得條條有理.世本還對人說:"我無事,坐起來就打瞌睡;有事辦,則精神百倍.這幾年,幸而家中死了幾個人,還算有事可辦,不然這日子就真難過!"于是宗吾又據以證明他的遺傳及胎教說,他希望科學研究一下.他的父親死時,享壽六十九歲,那時已成小康之家了.

廣東人的祖宗紀念,鄉土觀念,以及團結的精神,是很強的.李家自到蜀以來,對于原籍的先人墳墓,和同族的安全,仍是深深地紀念著的.所以他們還派人赴粵掃墓,並慰問同族的父老子弟.在四川更是設有宗祠.宗祠的設立,據說是外省人來川,常被本地人欺凌,于是他們相約,凡廣東姓李的人家,成立一會,叫做,"捧捧會",有來欺凌的,就一齊同他們拚命.以後有人說"捧捧會"是違法的,:才改立宗祠.

廣東人入川的,嫁女娶媳,必擇廣東人,偶爾破例娶本地女子,入門也必須學說廣東話.家庭及親戚往來,更要說廣東話,否則說叫賣祖宗.李家自潤唐到宗吾一輩,算來已有八世了;但他兄弟姐妹九人,都是和廣東人結親的.有這強烈的民族性格,再加以代代相傳的個性血統,假如我們相信遺傳學的話,則產生出一位賦有奇怪思想的李宗吾,這是不足為奇的事.

上篇:全一卷 第46章 怕老婆的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