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格林童話 狗和麻雀  
   
狗和麻雀

一只牧羊狗的主人對它一點都不關心,經常讓狗挨餓,它無法再忍受下去了,便懷著極為傷感的心情,逃了出去.它走在路上,遇到了一只麻雀,麻雀開口問道:"我的好朋友,你為什麼這麼悲哀呢?"狗回答道:"我餓得發昏,又沒有東西吃."麻雀聽了說道:"要是這樣的話,就隨我進城去.我會給你找好多好吃的東西的."于是它們一起進了城.當經過一家肉店時,麻雀對狗說:"你在這兒等一會,我去為你啄一塊肉下來."說著,麻雀飛落到案板上,它很仔細地看了看周圍是否有人注意到它,接著啄住一塊放在案板邊上的肉又拉又扯,終于把肉拉了下來.狗馬上沖上去銜住肉跑進一個角落里,很快就把肉吃完了.麻雀說:"嗨,如果你還想吃的話,就跟著我到另一個肉店去,我再給你啄一塊肉下來吃."等狗吃完第二塊肉之後,麻雀說道:"怎麼樣?我的好朋友,你吃飽了嗎?"狗回答說:"肉是吃得不少了,但我還想吃面包.""那就跟我來吧!"麻雀說道,"你很快就有吃的."麻雀帶著狗到了面包店.它把櫥窗里的二個面包啄了一會兒,將它們拖了出來.狗吃了以後還想多吃一點,麻雀便帶著狗又到了另一間面包店,它為狗啄下了更多的面包.狗吃完了以後,麻雀問它是否吃飽了.狗拍了拍肚子,很滿足地說道:"吃飽了,我們現在走小路出城去吧."

它們兩個走出城來到馬路上,因為天氣比較暖和,風吹過來暖洋洋的,狗又吃得飽飽的,它就覺得昏昏欲睡,所以沒走多遠,就說:"我太困了,很想打個盹."麻雀很理解它,回答說:"好的,你就睡吧.我到那樹枝上息著等你."狗馬上舒展身子躺在路上,很快就睡熟了.

狗正躺著睡覺,一個車夫趕著一輛由三匹馬拉著的馬車急馳過來了,馬車上裝著兩桶酒.麻雀見那車夫並沒有撥轉缰繩要避開狗的樣子,而是直接朝狗馳過去,眼看快要壓著狗了,便大叫道:"停車!停車!車夫先生,否則你會交上厄運的."但車夫卻嘟噥著自言自語地說道:"你能讓我交上厄運!我倒要看看你怎樣讓我交上厄運!"說完"叭叭"揮動馬鞭,竟趕著馬車從那可憐的狗身上輾了過去.看著狗被車輪輾死了,麻雀哭著喊道:"你這個殘忍的家伙,你殺死了我的狗朋友,你記著我說的話,你將會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全部代價."聽了這話,那蠻橫的車夫說道:"就憑你這個樣子嗎?來,來,來!我倒想看你能對我有什麼不利!"說罷駕車而去.

麻雀等車夫走過去後,憤怒地飛上去,落在馬車後部,鑽到車篷下面,使勁地啄一個酒桶的塞子,直到把它啄松掉下來.塞子一落,酒馬上流了出來,車夫一點也沒有覺察到.等他轉過頭向車後了望時,才發現馬車嘀嘀噠噠不停地滴著酒.他停車一看,酒桶已經空了一個,叫道:"呀!我是一個多麼不幸的人啊!"麻雀說道:"你這個壞家伙,這還不夠呢!"它飛上前落在一匹馬的頭上,使勁地啄起馬來,馬痛得抬起兩條前腿,不停地亂踢.車夫看見這情形,抽出一柄小斧子,對准麻雀就是一斧子,想劈死這只麻雀,但它卻飛開了.這一來,車夫使勁劈出的一斧子,就落在了那匹可憐的馬的頭上,馬立即倒在地上死了,車夫一見叫道:"呀!我真是一個不幸的人!"麻雀說道:"你這個壞家伙,這還不夠呢!"

等車夫將另兩匹馬重新套好,麻雀又飛落在馬車後面,鑽進車篷下面,啄開了另一個酒桶的塞子,讓所有的酒都流光了.車夫發現後,又叫起來:"呀!我是一個多麼可憐的人啊!"但麻雀卻回答道:"你這個壞家伙,這還不夠呢!"說完飛到第二匹馬的頭上,對那匹馬又猛啄起來.車夫跳上前來,對著麻雀又是一斧子,麻雀又飛開了.這一斧劈在了第二匹馬的頭上,馬倒在地上又死了.他叫道:"我是一個多麼不幸的人啊!"麻雀應聲道:"你這壞家伙,這還不夠呢."說完又落到第三匹馬的頭上啄了起來.車夫狂怒之下,既沒有看仔細,也沒考慮後果,發瘋似地向麻雀劈去,第三匹馬又被他劈死了."哎呀!"他大叫道,"我是一個多麼可憐的人啊!"麻雀回答說:"你這壞家伙,這還不夠呢!"飛走的時候它又說:"我現在要鬧得你全家都不得安甯.我還要懲罰你本人."

車夫最後被迫丟下了馬車,憤恨,惱怒而又無可奈何地回到了家,進門就對他妻子叫道:"哎——,我今天是多麼的倒黴,酒漏完了,三匹馬都死了."他妻子一見他也嚷道:"哎呀,老公!一只滿懷惡意的鳥飛到我家來,把世上所有的鳥都領來了.它們飛到我們閣樓的谷倉里,正大肆啄食我們的糧食呢!"丈夫急忙沖上閣樓,看見成千上萬只鳥在樓上嘰嘰喳喳地吃著小麥,那只麻雀正站在鳥群中間.車夫看著快要吃完的谷倉,叫道:"我是一個多不幸的人啊!"麻雀說道:"這還不夠呢,你這殘忍的壞家伙,我還要你的命呢!"說完就飛走了.

車夫看到自己的家損失成這樣子,他憤怒地沖下樓跑進廚房,坐在煙囪角落里陰沉著臉想著計策,他仍然沒有就自己的行為進行自省.這時,那麻雀站在窗戶的外邊喊道:"車夫,你這殘忍的家伙,我要你的命呢!"車夫憤怒地跳起來,抓起一把鋤頭,對著麻雀扔了過去.麻雀沒打著,卻把窗子打破了.麻雀正希望他這樣,所以它又飛落在窗台上叫道:"車夫,我要你的命!"這一來,他憤怒到了極點,完全喪失了理智,對著窗台又用力打去,一下子將窗台砸成了兩塊.麻雀到處飛來飛去,車夫和他妻子發狂似的追著它打來打去,將屋子里的所有家具,玻璃,鏡子,椅子,凳子,桌子都砸爛了.最後連牆壁也砸壞了,可連麻雀的毛都沒有碰著.然而他們最終還是抓住了麻雀.

妻子說:"我馬上把它殺死嗎?"丈夫說:"不,不能這麼輕易地讓它死去,要讓它死得更慘些,我要把它吃下去."麻雀拚命地拍打著翅膀,伸著脖子叫道:"車夫,我將要你的命呢!"車夫再也等不及了,把鋤頭遞給他妻子叫道:"老婆,對著這鳥砍,把它砍死在我的手里."妻子使勁一鋤砍去,但氣憤之下她沒有砍著麻雀,卻砍在了自己丈夫的頭上,丈夫倒下去死了.麻雀趁機悄悄地飛走,回到自己的巢穴里去了.

上篇:金鳥     下篇:弗雷德里克和凱瑟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