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格林童話 弗雷德里克和凱瑟琳  
   
弗雷德里克和凱瑟琳

弗雷德里克的妻子叫凱瑟琳,他倆剛結婚沒多久.有一天,弗雷德里克對妻子說:"凱!我要到地里干活去了,我走後你給我准備一些好菜,來點好啤酒,當我餓了的時候,我就可以回來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了."凱瑟琳說:"好的,你就放心地去吧!"快到吃午餐的時候,凱瑟琳從貯存的食物中拿出一塊上好的牛排,放到鍋里用油來炸.牛排很快炸黃了,發出了噼啪的響聲,凱瑟琳站在邊上不停地用鍋鏟翻動著.這時,她自言自語地說:"牛排快熟了,我可以到地窖里去倒些啤酒來."她把鍋留在火上,拿了一個大壺,來到地窖里,擰開啤酒桶,讓啤酒流進壺里,凱瑟琳站在旁邊守候著.突然她又閃過一個念頭:"狗沒有套好,它會把牛排叼走的,幸虧我想到了."想到這里她馬上跑出地窖,來到廚房.那可惡的狗正好用嘴咬住牛排,銜著要往外跑.

凱瑟琳追了上去,跟著狗趕過農田,但狗跑得比她快,不肯放下牛排.她只得說道:"算了,算了,收不回來就算了."說著,轉過身來繞過農田,上路往回走.她跑累了,又有點發熱,所以慢慢悠悠地一邊走,一邊讓自己涼快涼快.

凱瑟琳走的時候沒有關上啤酒桶的塞子,啤酒也就一直不停地往外流,壺裝滿後溢了出來,流得滿地都是,結果整桶啤酒都流完了.當她回到地窖樓梯時,看到這幅景象,叫道:"我的天哪!我怎樣才能瞞過弗雷德里克,使他看不到這些情況呢?"她想了一會兒,終于想起上次趕集時買過一袋精面粉,如果把這袋面粉撒到地上就會把啤酒全部吸干的."真是一個絕妙的辦法."她說道,"現在正好用上,此時不用,留待什麼時候去用呢?"想到這里,她馬上把那袋面粉取來,順勢往地上一扔,正好扔到那個裝滿啤酒的大壺上,一下子就把壺砸翻了,僅有的一壺啤酒也流到了地上."哎喲!這下可好,"她又叫了起來,"倒楣的事怎麼一件接一件呢!"她只得把面粉到處撒在地上.撒完她舒了一口氣,自以為這事做得很聰明,高興地說道:"看起來這兒是多麼的乾淨,整潔呀!"

中午,弗雷德里克回來了,他喊道:"太太,你午餐准備了一些什麼呀?"凱瑟琳回答說:"唉!弗雷德里克,我做牛排時,去倒啤酒,狗趁機把牛排銜跑了,我去追狗時,啤酒卻流光了,我用我們在集市買的那袋面粉來吸干啤酒時,又把啤酒壺打翻了,不過現在地窖里已經弄干了,看起來還很整潔呢!"弗雷德里克聽了,說道:"我說凱呀,你怎麼能這樣干呢?你怎麼會在離開時把牛排留在火上炸呢?結果啤酒也流光了,最後又為什麼把面粉也撒光呢?"她回答說:"哎喲,弗雷德里克,我做的時候並不知道呀,你本來應該早點告訴我的."

丈夫暗想:如果我的妻子做事是這樣的話,我得多一些心眼.現在家里放有一大筆金幣,應該留點神.所以他把金幣拿出來對妻子說:"這些黃鈕扣是多麼的漂亮啊!我要把它們放進一個箱子內,埋在花園里.你千萬別到那兒去,也不要閑著沒事去動它們."妻子回答說:"不會的,弗雷德里克,我決不會去動它們的."

弗雷德里克一走,來了一些賣瓦盆瓦碟子的小商販,他們問她要不要買一些,她說道:"哎呀,我非常想買,但我沒有錢,如果你們同意用黃鈕扣換的話,我可以拿好多和你們換.""黃鈕扣?"他們說道,"讓我們看看.""你們到花園來,按我指給你們的地點去挖,你們就能找到黃鈕扣,我自己可不敢去."這些流浪漢去挖了.當他們挖出來發現那些黃鈕扣是什麼東西後,就把黃鈕扣全拿走了,留給她許多盆子,碟子,她把它們全擺放在屋子里,擺得到處都是.

弗雷德里克回來一看,喊道:"凱瑟琳,你這是做什麼?"她說:"你看,這些都是我用你的黃鈕扣買來的,不過我沒有碰那些黃鈕扣,是小商販自己去挖的."弗雷德里克一聽,跺著腳叫道:"太太,太太!你做的好事!那些黃鈕扣都是我的金幣呀,你怎麼能做這種事呢?"她也大吃了一驚回答道:

"哎喲!我不知道呀,你應該告訴我的!"

凱瑟琳站著驚愕了一會兒,最後對她的丈夫說:"弗雷德里克,你聽著,我們很快就可以把金子要回來,只要我們追上這幫賊人就成.""好吧,我們要試一試,"他回答說,"但你要帶上一些奶油和干酪,我們好在路上吃."她說了一聲"對,對!"就准備去了.

出發後,弗雷德里克走的很快,他把妻子拉在了後面,而她卻想:"這無所謂,待我們回轉時,我離家就會比他近得多了."

不久,她翻過了一座小山,山的另一邊有一條路.大概是由于路太窄,馬車經過這條路時,車輪總是擦著兩邊的樹,以致樹皮都擦破了.看到這情況,她說道:"唉,看看吧!這些可憐的樹被擦破受傷了,人們怎麼老是這樣呢?如此下去,這些樹的傷永遠也不會好的."她對這些樹很同情,給它們那些被擦破的地方都塗上了奶油,認為這樣一來,馬車的輪子就可以不再把樹擦傷了.就在她做這一善舉時,一塊干酪從籃子里掉出來滾下了小山,凱瑟琳向下一看,沒有看到干酪到底滾到了哪里,于是她說道:"唉,看來得要另一塊干酪從這兒下去找你這塊干酪了,它比我的腿要靈活些."說完,她滾下了另一塊干酪,干酪滾下山去,天知道它滾到哪兒去了,可她卻認為這兩塊干酪知道路,一定會跟著她來的,她可不能整天待在這兒等它們上來再走.

很快,她趕上了弗雷德里克.他肚子餓了,要吃東西,所以在那兒等著她.凱瑟琳把干面包拿給了他,他見沒有奶油和干酪,于是問道:"奶油和干酪呢?"她回答說:"我把奶油塗在了那些可憐的樹上,它們被車輪擦傷了.有一塊干酪掉下跑了,我派另一塊去找它,我想它們兩個正在路上吧."

"這種蠢事你也干得出來,你看你有多笨啊!"丈夫無可奈何地說道.妻子一聽則說:"你怎麼能這樣說呢?你又沒告訴過我呀!"

他們只能一起啃干面包.弗雷德里克說:"凱,你來的時候把門都鎖了吧."凱瑟琳說:"沒有啊,你又沒告訴我."丈夫只得歎道,"唉——,趕快回去,去把門鎖好,再帶點吃的來吧."

凱瑟琳按照他的吩咐去了,她邊走邊想:弗雷德里克要我再帶一些吃的東西,可我認為他不喜歡吃奶油和干酪,我經常看到他吃核桃和醋,就給他帶一袋核桃和一些醋去.

回到家後,她把後門閂上,把前門卻卸了下來,說道:"弗雷德里克要我鎖好門,可再怎麼說也沒有我把門帶在身邊安全."一路上,她走一段,歇一會兒,花了老半天時間才趕上弗雷德里克,她叫道:"弗雷德里克,我把門帶來了,現在你可以放心地看守它了."

"啊!我的老天爺!"他說道,"我竟有這樣一個聰明的太太!我要你把房子鎖好,你卻把門卸了下來.任何人隨時都可以進屋去了.哎——,你既然把門扛來了,那就再辛苦點帶著它一起趕路吧."她答道:"好的,我就扛著門,不過我不想拿核桃和醋瓶子,東西這麼多,太重了,就請你把它們拴在門上吧."對這一建議,弗雷德里克當然不會反對.

來到森林里,他們開始搜尋那些竊賊,但根本就不可能找著.天黑了,他倆只好爬上一棵樹去過夜.而他們剛爬上去,那伙他們要找的無賴出現了.這是一伙真正的流氓,他們到處騙別人的東西,大概是太疲勞了,所以他們一來就坐了下來,又生了一大堆火.巧就巧在他們正好坐在弗雷德里克和凱瑟琳所呆的那棵樹的下面.弗雷德里克從樹的另一邊滑了下去,撿了一些石頭,然後又爬上樹去,他試著用這些石頭去打竊賊的頭.但賊卻不以為然,只是說:"一定是快天亮了,風把冷杉樹的球果都刮落了."

凱瑟琳一直都把門扛在肩上.現在她覺得累得夠嗆,認為一定是核桃拴在上面太重了,所以她輕輕喊道:"弗雷德里克,我得把核桃扔下去."弗雷德里克馬上回答說:"不行,現在不行,否則他們會發現我們的.""我扛不住了,我不行了,必須把它們丟掉才行.""那好吧,如果你要扔,就快一點扔下去."核桃沿著大樹枝"卡嗒,卡嗒"地響著落下去了,一個竊賊喊道:"我的天呀,下起冰雹來了."

過了一會兒,凱瑟琳認為門還是太重,她又悄悄地對弗雷德里克說:"我得把醋扔下去.""請別扔,"他急忙說,"那樣他們會發現我們的."她說道:"我扛不住了,一定得丟了."說完,她把醋也全部倒下去了,竊賊們說:"露水真多啊!"

醋倒下去不久,凱瑟琳仍然被壓得受不住,到這時她才意識到是門太重,所以她悄悄地對弗雷德里克說:"我要把門扔下去了."他一聽,馬上懇求她不要扔,他認為這一扔肯定會暴露他們自己.凱瑟琳實在扛不住了,說道:"我放下去了."門隨著一陣"咔嚓,嘩啦"的聲音向竊賊們落去,他們大叫道:"魔鬼來了!"還沒弄清是什麼東西,就拼命地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所有的金子都留在了地上.弗雷德里克和凱瑟琳爬下樹來,完好無損地找回了他們全部的金子.

上篇:狗和麻雀     下篇:兩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