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格林童話 六個仆人  
   
六個仆人

古時候,有一位女王,是一個巫婆,可她的女兒卻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姑娘.老太婆總想著坑害人,每當來了一個求婚者,她總說誰要想娶她女兒,必須先解一道難題,解不出就要他的性命.許多人迷戀姑娘的美貌,壯著膽子來求婚,卻完不成老太婆交給的任務,結果呢,只得跪在地上,被毫不留情地砍去了頭.

有一位王子,聽人說這位公主美貌絕倫,便對自己的父親講:"懇請你讓我去吧,我要向她求婚."

"休想!休想!"國王回答說,"你去了,就等于是找死啊!"

誰知,王子因此一病不起,整整躺了七年,最後奄奄一息,沒有哪個醫生能治好他.

父親眼看著他病入膏肓,才哀傷地對他說:"那你就去碰碰運氣好啦.我已經束手無策了."

兒子一聽,從病床上一躍而起,健康恢複了,高高興興地上了路.

他騎馬越過一片荒野,看見前邊地上似乎有一大堆干草,于是就走了過去,發現原來是一個肥胖的家伙仰臥在地上.

這個肥胖的家伙看見王子走了過來,就站起來說:"您要是需要傭人,就請雇我吧!"

王子問他:"我要你這樣一個笨手笨腳的人干什麼?""噢,"胖子說,"這還不算什麼,我要是好好鼓鼓氣,還會比現在胖上三千倍呐!"

"要是這樣,"王子說,"跟我走吧,也許你能幫得上忙."

說完,王子走了,胖子跟在後面.走了一會兒,他看見草地上躺著另一個人,把耳朵緊貼在地上.

王子問:"你在干什麼?"

"我在聽啊."那人回答說.

"你這樣專心致志地在聽什麼?"

"我在聽世界上正發生著的事情.我的耳朵特別靈,什麼也休想逃得過我,我甚至連草在生長都能聽得見.""那麼請告訴我,"王子說,"在王宮里,就是女兒很漂亮的那個女王的宮殿,你聽見什麼了?告訴我好嗎?"

"我聽見磨寶劍的聲音,一個求婚者就要被斬首啦."

王子說:"我用得著你,跟我走吧."

于是三個人繼續前進.

走了一會兒,遠遠地看見地上橫著一雙腳,卻怎麼也望不到身體的其余部分.他們走啊走,走了好長一段路,才看見身子和腦袋.

"天哪!"王子驚歎道,"你的個頭真夠可以的啦!""沒錯,"高個子回答道,"要是我好好伸開四肢,我還會長三千倍呐,比地球上最高的山還高!要是您願意雇用我的話,我很樂意為您效勞,."

"那麼,就跟我走吧,"王子說,"我用得著你."

接著,他們繼續往前走,看見一個人坐在路邊上,用布紮住了眼睛.王子問他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不能見亮光."沒有,"那人回答說,"我的目光太厲害了,所以我不能取下罩布,否則我眼睛望著什麼,什麼就會裂得粉碎.要是這本事對您有什麼用,就把我帶上吧."

"走吧,"王子說,"我用得著你."

他們繼續前進,又看見一個人躺在陽光下,卻渾身顫抖,像是凍壞了似的,四肢抖個不停.

"這麼大的太陽,你怎麼還發抖呀?"王子問."唉,"那人回答說,"天生我的體質就跟別人的不一樣.天越熱,我越冷,就越抖得厲害.天冷了,我就熱得受不了.坐在冰上,我准會熱得受不了;可坐在火爐里面呢,我又冷得受不了."

"你真是個怪人,"王子說,"要是你樂意為我效力,就起來吧."

他們又上了路,忽然見到一個脖子長得長長的人,正站在那兒伸著脖子四處張望,他的脖子長得能看到山的那一邊.

王子問:"你這麼起勁兒地在望什麼?"

那人回答說:"我的目光特別銳利,可以看清所有森林原野,深谷高山,可以看到整個世界."

王子于是說:"跟我走吧,我正好缺你這樣一個奇才哩."

不久,王子便領著自己六個非同尋常的仆人,來到了老女巫生活的城市.他沒有自我介紹,只是告訴女王說,她要是肯把美麗的女兒嫁給他,他就會完成交給他的任何事情.

老巫婆很高興,又有一個又帥又英勇的小伙子落進她的圈套了,便說:"我要給你出三個難題,你全解決了,我就把我的女兒許配給你."

"第一個是什麼?"王子問.

"我有一枚戒指掉在紅海里了,你去幫我取回來吧."

王子回去後,就對那幾個仆人說:"第一件事很困難.必須從紅海中撈回一只戒指來,怎麼完成呢?"

這時候,那個目光銳利的仆人說:"讓我來看一看它掉在哪兒了."說著便向紅海深處望去,說戒指掛在一塊尖尖的礁石上了.

那個又高又瘦的人說:"只要你看得見,我就能輕而易舉地把它撈上來."

"要是就這麼點事兒,我來."大胖子嚷嚷著說.他趴下身子,把嘴湊近海水.只見海浪就像跌落深澗似地湧進他嘴里,一會兒他就把大海喝干了.高個子微微彎下腰,用一只手拾起了戒指.王子拿到了戒指,非常高興,把它呈給了老巫婆.老婆子很驚訝,說:"不錯,是原來那只,算你幸運,解決了第一個難題,可馬上還有第二個.你瞧我宮前的草地上,那兒放牧著三百頭肥牛,你得連皮帶毛,連骨帶角把它們通通吃掉;還有在下邊地窖里存放著三百桶酒,你也得喝光它們.要是有一根牛毛和一小滴酒剩下來,我就要你的命!""我不可以請些客人嗎?"王子問,"沒人陪著,吃喝無味啊."老婆子冷笑一聲,回答說:"我准你請一個客人,讓你有個伴,可多了不行."

王子回到他的仆人那兒,對大胖子說:"今天你做我的客人,好好飽餐一頓."胖子于是放大肚皮,吃掉了三百頭肥牛,一根毫毛也沒剩下,吃完後問早餐是否就這麼點兒東西.那酒呢,他干脆抱著桶喝,根本用不著酒杯什麼的,並且連最後一滴也用指甲刮起來吮乾淨了.吃完後,王子去見老巫婆,對她講,第二個難題也已解決.巫婆大吃一驚,說:"從來還沒誰做到這一步哩.不過還剩一個難題,"她心里嘀咕,"你逃不出我的手心,一定保不住你的腦袋!"她接著說,"今天晚上,我把我女兒領到你房里,你要用胳臂摟住她.你倆這麼坐在一塊兒,當心可別睡著啦!打十二點時我來察看,那會兒要是她已不在你的懷抱里,你就完了."王子想:"這事兒容易,我把眼睛睜得大大的就行."盡管如此,他仍舊叫來仆人,告訴他們老太婆講了什麼,並且說:"誰知道這後邊搗的什麼鬼呢!小心總是好的,你們要守著,別讓那姑娘再出我的房間."夜晚到了,老婆子果然領來自己女兒,把她送到王子懷抱里.接著,高個子卷曲起身子,把他倆團團圍住;大胖子朝門口一站,叫任何活人別想再擠進來.他倆就這麼坐著,姑娘不說一句話.這時月光透過窗戶照著她的臉龐,讓王子看清了她那仙子一般的美貌.他無所事事地一直望著她,心中充滿了愛慕和喜悅.這樣望著望著,他的眼睛慢慢疲倦起來了.快到十一點的時候,老婆子突然施出魔法,讓他們全都睡著了,就在這一瞬間,姑娘逃了出去.

他們一直沉睡到十二點差一刻,這時魔法失去效力,他們又全醒過來了."呵,真糟糕!真倒黴!"王子叫道,"這下我完啦!"忠心的仆人們開始抱怨,那耳朵特靈的一位卻說:"別吵,我想聽聽."他傾聽了一會兒,然後講:"公主坐在一個離這兒三百小時路程的岩洞里,正為自己的不幸哭泣呢.只有你一個人能幫助她,高個子.你只要伸直腿,幾步就到了那兒.""好,"高個子回答,"只是目光異常厲害的老兄得一塊兒去,好使岩石崩開."說著,高個子背起那個帶著眼罩的人,一翻掌之間就到了被施過魔法的岩洞前.高個子幫伙伴解下了遮眼布,這位只用目光一掃,山岩便崩裂成了無數小塊.高個子抱起姑娘,一眨眼送回了王子房里,隨後以同樣的速度把他的伙伴也接了回來.不等鍾敲十二點,大伙兒又像先前一樣坐好了,個個精神振作,情緒高昂.鍾敲十二點時,老巫婆偷偷來了,她面帶譏諷,好像想說:"這下他可是我的啦!"一心以為她女兒已坐在三百小時路程之外的岩洞中.可當她看見女兒仍然摟在王子懷里時,才嚇壞了,說:"這是一個比我能耐更大的人呵!"她再沒什麼可挑剔,只得把女兒許配給了王子.臨了她還咬著女兒的耳朵說:"你不能按自己心願挑選一位丈夫,必須受一個普通老百姓支配,真丟人!"

這一來,姑娘驕傲的心中充滿了怨恨,想方設法要報複.第二天早上,她叫人用車運來三百擔柴,對王子說,母親的三個難題雖然解決了,但要她做他妻子,還得先有一個人自願坐在大柴堆中,忍受烈火的焚燒.她心想,他的仆人沒誰為了他願意被燒死.他在愛情的驅使下,會自己坐在柴堆里去,這樣她不就自由了嗎?誰知仆人們卻說:"我們全都出過點力了,只有這位怕冷的老兄還什麼沒干,現在該看他的啦!"說著便把他抬到了柴堆上,點著了火.大火熊熊燃燒,燒了整整三天,才燒光所有的柴,火漸漸熄滅了.這時卻見在灰燼中間,那老兄站在那兒,凍得深身哆嗦得像白楊樹葉兒一樣,嘴里還說什麼:"我一輩子也沒忍受過這樣的嚴寒,再延長一會兒,不凍硬我才怪!"

再沒什麼辦法了,美麗的姑娘只好接受陌生青年做丈夫.可在他們乘車去教堂時,老婆子說:"我受不了這種羞辱!"于是派她的軍隊去追趕,下令見人都殺掉,一定要搶回她的女兒來.誰料聽覺靈敏的仆人豎起耳朵,聽見了她在背後說的話."咱們怎麼辦?"他問大胖子.大胖子自有辦法,他只是往車後吐了一兩口口水,他喝下去的大海的一部分便吐出來了,變成了一片大湖,老巫婆的軍隊全部困在湖中,作了淹死鬼.巫婆聽見報告,又派來鐵甲騎兵.然而耳朵靈敏的仆人聽見他們身上盔甲的撞擊聲,立刻解下他那個伙計的遮眼布.這位呢只是狠狠瞪了敵人兩眼,他們的鐵盔鐵甲都像玻璃一般粉碎了.王子一行這下才不受干擾地往前走去.等兩位新人在教堂里舉行了結婚儀式,六個仆人便向他告別說:"您的心願已得到滿足,不再需要我們.我們打算繼續漫游,碰一碰自己的運氣."

在離王子的宮殿半小時路程的地方,有一座村子,村外正好有個牧人在放一群豬.到了村中,新郎便對新娘說:"你真知道我是誰嗎?我不是什麼王子,而是一個牧豬人.那兒放豬那位是我父親,咱倆也必須干這個,必須當他的幫手."隨後,他帶她住進旅店,並悄悄吩咐店主,在夜里拿走他們王室的華麗衣服.第二天早上公主醒來,不再有衣服穿.這當兒老板娘送來一件舊長袍和幾雙舊羊毛襪,還做出一付慷慨施舍的樣子,說:"不是看在你男人份上,我才不給你呐!"這一來,她真相信丈夫是個牧豬人了,只好和他一起放牧豬群,心里想:"我以前太傲慢自大,真是活該!"這樣過了八天,她再也受不了啦,因為雙腳已經磨傷.這時走來幾個人,問她知不知道她丈夫是誰."知道,"她回答,"他是個豬倌唄,剛剛出門做帶子絲線的小買賣去了."那幾個人卻講:"跟我走吧,我們領你見他去."說罷帶她進了王宮.她一跨進大廳,便見她的丈夫渾身華服地出現在面前,她卻沒認出來,直到他摟住她,吻她,對她說:"我為你受了許多苦,所以也讓你體會體會苦的滋味."這時候,才舉行了隆重的婚禮.那位講這個童話的先生,自稱也是婚禮的佳賓.

上篇:十二個跳舞的公主     下篇:白新娘和黑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