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格林童話 壯士漢斯  
   
壯士漢斯

從前有一對夫婦,他們只有一個獨生兒子,這家子單獨住在一個偏僻的山谷里.一次女人帶著年僅兩歲的漢斯,到林間去拾冷杉枝.因為此時正是春暖花開的時候,他們看見五顏六色的花正高興,突然叢林中跳出了兩個強盜,擄走了母親和孩子,帶著他們朝著森林的黑暗深處走去,那兒多年沒人進去了.那可憐的女人苦苦哀求強盜放走她們母子倆,可強盜們是鐵石心腸,根本不聽她的哀求,只管用力地趕著他們往前走.大約兩小時後,他們來到了一座有門的岩壁前,強盜們敲了敲門,門就開了.他們走過一條長長的暗道,最後來到一個大洞里,那洞被爐火照得如同白晝.只見四周的牆壁上掛著刀劍和別的凶器,在爐光的照射下閃著寒光.中間擺著黑桌子,桌旁另有四個強盜坐在那兒賭博,上首那人就是他們的頭兒.他看見女人走來,便走過來和她搭話,叫她別害怕,說只管放心,他們不會傷害她,但她必須管理家務,如果她把一切都弄得有條有理,他們是不會虧待她的.隨後他給她吃一些東西,又指給她看她和孩子的床.

女人在強盜窩里一過就是許多年,漢斯現在已漸漸長大強壯了.母親給他講故事,叫他念一本在洞里找到的破舊騎士書.漢斯九歲時,他用松木枝做了根結實的棍子,把它藏在床後,然後去問母親:"娘,現在請你告訴我,誰是我的爹,我很想知道.!"母親默不作聲,不肯向他說什麼,免得他患相思病,她知道那些無法無天的強盜是決不會放走漢斯的,但想到漢斯不能回到他爹身邊去,她的心都快碎了.晚上,強盜們搶劫回來時,漢斯就拿出他的棍子,走到強盜頭兒跟前說:"現在我要知道誰是我的爹,如果不立刻告訴我,我就要把你打死."強盜頭兒一聽哈哈大笑,給了漢斯一個耳光,打得他滾到了桌子底下.漢斯爬了起來,沒有說話,心想:"我要再等一年,到時我要再試試,或許會好些."一年又過去了,他又拿出了那根棍子,抹掉上面的灰塵,仔細瞧了瞧,說:"這是根挺結實有力的棍子."晚上,強盜們回來了,一壇接一壇地喝酒,然後一個個都醉得低下了頭.這時漢斯拿出了棍子,走到強盜頭子的跟前,問他爹是誰.強盜頭兒只給他一個耳光,又打得他滾下了桌子.但沒過久,他又爬了起來,掄起棍子就給頭兒和其他的強盜一頓痛打,打得他們手腳不能動彈.母親站在角落里,看到他是這樣的勇猛強壯,滿臉驚訝.漢斯打完強盜,就走到母親跟前,說:"現在我該辦正事了,但我現在想知道,誰是我的爹.""親愛的漢斯,來,我們這就去找,一定要把他找到."她取下了頭兒開門的鑰匙,漢斯又去找了一個大面粉袋,裝了滿滿一袋金銀財寶,扛在肩上,他們便離開了山洞.漢斯從黑暗的洞中走到太陽里,展現在他眼前的是那綠色的森林,無數的鮮花和小鳥,還有天上的朝陽,他站在那兒,眼睛睜得大大的,仿佛眼前的一切是在夢中.

母親帶著他尋找回家的路,幾小時後,他們終于平平安安地來到了一片寂寞的山谷中,他們的小屋就在眼前.父親正坐在門前,當他認出了自己的妻子,並聽說漢斯就是自己的兒子時,歡喜得哭了起來,他以為他們母子早死了.漢斯雖說只有十二歲,卻比父親高一個頭.他們一齊回到屋里,漢斯剛把口袋放在爐邊的長凳上,屋子就吱嘎搖晃起來了,凳也斷裂了.父親叫道:"天啊!這是怎麼回事,現在你把我的屋子給打破了.""別擔心,爹,"漢斯說,"這袋子里裝的東西,比造一座新屋子需要的錢還多呢!"父子倆立刻動手建新房,還買來了牲口和土地,開始經營農莊.漢斯犁地,他走在犁頭後面,把犁深深地按在了土里,前面的牛兒幾乎都不必拉了.

第二年春天,漢斯對父親說:"爹,這些錢你留著.請給我做根百斤重的旅行杖,我要出遠門了."手杖做好後,漢斯便離開了家,他走呀走,來到了一座深深的黑森林.他在那里聽到有什麼東西在喀嚓作響,便向周圍看,看見一棵松樹,從下到上像一根繩子一樣擰在一起.他再抬頭往上瞧,看見一個大漢正抓住樹干,把它扭來扭去,好像那根本不是棵大樹,而是根柳條."喂!你在上面干什麼?"那漢子說:"我昨天打了捆柴,想搓根繩子去捆柴."漢斯心想:"他力氣倒挺大的."于是他對漢子喊道:"別干這個了,跟我走吧."那漢子從樹上爬了下來,個兒比漢斯還高出整整一個頭."你就叫'扭樹者'好了."漢斯對他說.他們繼續往前走,聽見什麼東西在敲打,每打一下,大地都要抖幾抖.不久,他們來到一坐岩壁前,只見一個巨人站在那里,正用拳頭把崖石大塊大塊地打下來.漢斯問他做什麼,巨人回答說:"我晚上睡覺時,熊,狼和其它的猛獸老在我身邊嗅來嗅去,叫我不能入睡,所以我想建造間房子,晚上睡在里面,這樣才能安甯些."漢斯心想:"唉,是的,這人你也用得著."于是他說:"別造啦,和我們一道走吧.你就叫'劈石人'好了."巨人答應了,便和他們一起走過森林,凡是他們走到的地方,野獸全被嚇住,然後從他們身邊跑開了.晚上,他們來到一座古老的無人居住的宮殿前,走進去睡在了大廳里.第二天早上,漢斯走進宮前的花園里,發現那兒全荒蕪了,長滿了荊棘叢.他正走來走去時,一頭野豬猛地朝他沖來,他用手杖只打了它一下,它就馬上倒下了.于是他把野豬扛在肩上,帶了上去,大伙兒把野豬叉在鐵杆上烤著吃,吃得高興極了.他們每天輪留去打獵,留一人看家做飯,每人每天可以吃九磅肉.第一天扭樹者留在家中,漢斯和劈石人去打獵,當扭樹者忙著做飯時,一個滿臉皺紋的小老頭走進宮殿,向他要肉吃."可惡的家伙,走開,你還想吃什麼肉!"他回答說.但使他驚訝的是,那很不起眼的小人兒,跳到了扭樹者的身上,用拳頭亂打他,他竟不能抵抗,最後倒在上直喘氣.小老頭直到完全解了恨,方才離去.另外兩個人打獵回來,扭樹者只字不提那個老頭和挨打的事.他心想:"等他倆呆在家里的時候,也嘗嘗那個好斗的小老頭的厲害吧."僅僅是這想法已經夠他樂一陣子的了.

第二天劈石人留在家里,他的遭遇跟扭樹者一模一樣,因為他不肯拿肉給他吃,結果也被小老頭好好地揍了一頓.當他們回來時,扭樹者當然知道他出了事,但他倆都不做聲,心想:"讓漢斯也嘗嘗這滋味吧."

第三天,輪到漢斯留在家中做飯,他正在廚房里認真干活,站在上面打鍋里的泡沫,小人兒來了,毫不客氣地要肉吃.漢斯想:"這是個可憐的小老頭,我願意從我的那份中分些給他,這樣也不叫別人吃虧."于是他遞給了他一塊肉.那矮子吃完後,又要了一塊,好心的漢斯又給了他,並告訴他這塊肉很好,他該滿意了.沒想到小矮子又第三次開口要,"你臉皮真厚."漢斯說,就不再給他肉了.那惡矮子就要跳到漢斯的身上,像對待扭樹者和劈石人一樣待他,但是他找錯人了.漢斯毫不費力地給了他幾個耳光,打得他滾下了台級,漢斯去追他,因為人高腿長的緣故,反而讓他給拌倒了,當他爬起來時,矮子在他的前面直樂.漢斯一直追到森林里,看到他溜進了一個洞里.漢斯只好回家了,不過記住了那個地方.那兩人回來時,看見漢斯安然無恙,都很驚訝,漢斯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們,于是他們不再隱瞞他們的遭遇.漢斯笑道:"都怪你們,誰叫你們要如此吝嗇你們的肉,你們這麼大的個兒,卻被小人兒打了一頓,可真是丟人."于是他們三人帶上籮筐和繩子,朝小矮子溜進去的地洞走去.他們讓漢斯坐在籮筐里,隨身帶著棍子,然後把他放進洞口.漢斯下到底後,尋著了一道門,他打開了門,發現那里坐著位美麗如畫的少女,簡直美得無法形容.少女旁邊坐著那個小矮子,正冷冷地瞪著漢斯,那樣子就像一只野貓.少女被鎖鏈拴著,可憐巴巴地望著漢斯,這引起了漢斯的巨大同情心.漢斯想:"我得把她從這惡矮子手上救出來."于是他用棍子打了他一下,他就倒在地上死了.少女身上的鎖鏈也立刻松脫了,她告訴漢斯,她本是位公主,被一個野蠻的公爵掠了來,關在這里.因為她不答應嫁給他,公爵讓矮子作看守人看著她,她可受夠了他的折磨.隨後漢斯把少女放進籮筐,讓那兩個把他拉了上去.籮筐又放了下來,但漢斯已不相信那兩位同伴了,心想:"他們已經表現得不老實了,沒有把小矮子的事情告訴我,誰知他們安什麼心?"于是他只把自己的棍子放進去.幸虧如此,因為籮筐才吊到了半空中,他們又把它松下來了,如果漢斯真的坐在了里面,就會摔個必死無疑了.漢斯被困在洞中,不知怎樣才能從那里爬出去,他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個好辦法.他于是就走來走去,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少女曾經呆過的小屋,發現那小矮人的指頭上套著枚戒指,閃閃發光,于是他便褪了下來,戴在自己的手上,他然後把戒指轉動了一下,突然聽到有什麼東西在頭頂作響,他抬頭一看,原來空中有幾位神仙在翱翔,他們說,他是他們的主子,問他要干什麼?漢斯起先還不作聲,但很快便吩咐他們把自己抬上去.他們照辦了,他覺得自己仿佛飛了起來.但等他到了上面時,已不見他們的影兒了.他又走到宮殿里,也找不著個人,扭樹者和劈石人都跑了,還帶走了那位美麗的公主.漢斯于是又轉動戒指,神仙又來了,說那兩個人在海上.漢斯便不停地跑,一直追到了海邊.他在那里朝遠望去,發現離岸邊很遠的海面上有條小船,他的不忠實的伙伴正坐在里面.漢斯氣極了,不加思索地帶著他的棍子,跳下水中,向前方游去.哪知棍子實在太重,拖著他直往下沉,幾乎把他淹死了.于是他趕緊轉動戒指,眨眼間神仙又來了,帶著他像閃電般地靠近了小船.漢斯揮動棍子,把他們倆都打落在水里,給了那兩個家伙應有的懲罰.美麗的公主剛才給嚇怕了,漢斯再一次救了她,搖著櫓把她送回了她父母家,後來和她結了婚,一切皆大歡喜.

上篇:怪鳥格萊弗     下篇:天堂里的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