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名著古典 格林童話 池中水妖  
   
池中水妖

從前,有位磨坊主和妻子生活在一塊,生活十分富足.他們有錢有地,光景一年好似一年.但不幸的事情突然來了,他的財富變得一年少似一年,最後那磨坊主連自己的磨坊幾乎都不能維持了.他悲痛萬分,每天干完活躺在床上,總是輾轉反側,夜不能寐.一天早晨,天不亮他就起床出了門,心想這樣心情可能會好些.等他跨上水壩,太陽還剛剛升上地平線,突然他聽到水中有潺潺之聲,他回頭一看,發現水中緩緩地冒出個美女.她用纖纖的玉手將一頭長長的秀發理在兩肩旁,遮住了整個身軀.磨坊主馬上意識到她就是水池中的水妖了,情急之中他不知該留還是該走了.只聽水妖柔柔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問他為何如此悶悶不樂,聲音十分悅耳.起初磨坊主給嚇怕了,但當他聽到美女說話如此溫柔可愛時,便趕緊定了定神,告訴她自己過去的生活如何富足,現在生活如何貧困潦倒,百般的無奈."別著急,"水妖說,"我會讓你過比以前更富足,更幸福的,但你必須答應把家中新降生的小東西給我.""那除了小貓小狗之類還會有什麼別的東西呢?"磨坊主心想,于是他答應了她的要求.聽完這話,水妖沉了下去,他也樂顛顛地跑回作坊,心存安慰,神情格外舒暢.但他剛跨進門就見女仆跑出房子尖叫著向他道喜,說夫人剛生下個男嬰.真是如五雷轟頂一般,磨坊主站在那兒,呆若木雞,他意識到那狡猾的水妖早就知道這一點,而且還欺騙了他.他聳拉著腦袋,走到妻子床前,妻子對他說:"給你生了個胖小子,難道你還不開心嗎?"他告訴她災難已降臨到他頭上,接著便把許諾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財富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呢?"他又說,"如果失去了孩子,我該怎麼辦?"就是那些前來道賀的親朋好友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這以後磨坊主確實時來運轉了,他所做的交易都兌了現.似乎一夜之間櫃里自行裝滿了錢幣,壁櫥里的錢也都積得滿滿的.不久他的財富就大大超過了從前.但是他卻不能高興起來,因為他和水妖之間的交易讓他傷透了腦筋.每當他走過池邊,總擔心女妖會從水中冒出來討債,他也從不讓孩子一個人走近水邊,"記住,"他告誡孩子,"如果你碰到水,水里就會伸出一只手來抓住你,把你拖下水去."但年複一年水妖沒再現身,磨坊主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放了下來.男孩長大成人了,在一名獵戶手下當徒弟.當他學會了十八般武藝,成為一名出色的獵手時,村長便讓他為村里服務.村里有位美麗的姑娘深為獵手鍾愛,村長知道這一切時便給了他一間小屋,讓兩人終于結成百年之好,他們婚後過得幸福安樂,相親也相愛.

一天獵手正追趕一只雄鹿,當雄鹿從森林處拐進一片曠野後,他迅速追了上去,射死了它.但他卻沒注意到自己竟站在了水池邊.他把鹿開膛破肚後,走到水邊想洗洗那雙沾滿鮮血的手.不料一沾水,水妖便突然從水中鑽了出來,面帶笑容,用她那濕淋淋的雙手抱住獵手,跌入水中,浪花傾刻淹沒了他.時至黃昏,獵手還沒回家,妻子焦急萬分,便出去找他.因為丈夫曾一再說過要防范水妖的誘惑,不敢斗膽到池邊去.她馬上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于是便趕緊跑到水邊.當她看到丈夫留在岸邊的獵袋時,她證實了自己的猜疑.此刻她悲痛欲絕,芳心欲碎,一遍遍呼喚著愛人的名字,但聽不到回音.她又跑到水池的對岸去叫喚,口中咒罵著水妖,但仍然沒有人應聲.水面平靜,只有初升的新月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這可憐的女人沒有離開水池,她一刻不停地圍著水池跑,跑了一圈又一圈,時而默不作聲,時而低泣.最後她筋疲力竭,倒在地上睡著了,不久便進入了夢鄉.

她夢見自己正在一大堆頑石間焦急地向上攀登,荊棘絆住了她的腳,雨點打在她的臉上,風把她的頭發吹得七零八落,當她到達山頂時,展現在眼前的是一副從未見過的畫面:天空碧藍,空氣新鮮,坡度平緩.一間精致小巧的農舍在一片綠草地上,周圍長滿了各色的花朵.她走上前去把門打開,發現里面坐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婆婆,正熱情地跟她打招呼.就在這時,可憐的女人醒了,天剛破曉,她馬上按昨夜夢里見到的去做,不辭辛苦地爬上山頂,果真見到了和夢中完全一樣的景色.老婆婆接待了她,給她指定一張椅子坐下."你一定是遇到了麻煩,"她說,"否則你不會找到我這偏僻寒舍來的."可憐的女人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把事情的原委都說了."開心點,"老婆婆說,"我會幫你的.這里有一把金梳.等滿月升起時,你就到池邊去,坐在池邊,用這把梳子梳理你那烏黑的秀發.梳完後再把它放在岸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女人回了家,但時間距離滿月還早得很.最後她終于等到了滿月升起,趕緊跑去池邊,坐在岸邊,用金梳梳發,然後再把它放在水邊.不久水里就翻起了萬千波濤,浪濤打到岸邊,把金梳給卷走了.還沒等金梳沉底,水面突然分開,露出了獵手的腦袋.獵手沒說話,只是憂郁地看著他的妻子.同時,又一個浪濤打過來,他的腦袋被淹沒了.傾刻一切都消失了,水面平靜如初,唯有滿月倒映在其中.

女人滿懷悲痛地走回家中,但她又夢見了那位村舍里的老婆婆.第二天早晨,她又去老婆婆那兒訴苦.老人給了她一只金笛說:"等到滿月升起時,用這只笛子吹出一曲優美的曲子,吹完後再把笛子放在沙灘上看看會怎麼樣."女人照著她說的話去做了.笛子剛放到沙地上就聽見水里有一陣響動,一個浪濤打來把笛子卷走了.水路立刻分開,露出了獵手的頭和半個身子,他伸出手臂想要擁抱她,但又一個浪頭打過來把他給淹沒了."啊,她是怎麼幫我的?"女人叫道,"為什麼讓我看到他又要失去他啊!"她又絕望了,但夢又把她引到了老婆婆的面前,這回老人給了她一只金紡輪,並安慰她說:"這一切並沒有完,等滿月升起時,拿這只紡輪坐到岸邊,把這卷線紡完,再把紡輪放在岸邊,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女人完全照著她的話去做了.當滿月升起時,她拿著紡輪坐到岸邊,一刻不停地紡啊紡,直到亞麻線用完,水池上滿是紡好的線.同樣的事情又出現了,只見一個浪頭打來,把紡輪卷走了,很快,獵手頭和整個身體都從水中脫水而出,呈現在女人面前.獵人趕緊跳到岸邊,抓起妻子的手就逃.但沒等他們走出多遠,就聽到池水一片喧嘩,池水立刻漫及整個曠野.兩人立刻意識到死亡的危險,嚇呆了的女人乞求老婆婆暗中相助.過了一會兒,他倆便變了形,一個成了蛤蟆,一個成了青蛙.洪水吞沒了他們但沒能毀滅他們,只是把他們沖散,帶到老遠的地方去了.

水退了,他們又踏上干地,重現人形,但彼此都不知對方在那里.他們發現自己身處陌生人中間,那些人都不知自己的家鄉在何方.他們面前只有高山低谷,為了活命,他們不得不去放羊.多年過後,他們仍一直趕著羊群穿行森林草地,無處可托相思,無可可托牽掛.

春天來臨了,一天他們都出去放羊,可能是命運的安排,他倆走得越來越近了,在峽谷中相遇了,但互不認識.但是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不再孤獨了.他們因此每天都把羊趕到一個地方,說話不多,但彼此心存慰藉.一天傍晚當滿月升起時,羊兒也睡著了,牧羊人從袋中抽出一支短笛,吹出一支優美而略帶傷感的曲子,等他吹完,他發現牧羊女正在悲傷地哭泣."你哭什麼?"他問."啊!"她回答說,"當我最後一次吹起這根笛子時,天空升起滿月,水中露出我愛人的腦袋."他看著她,仿佛覺得他眼睛上的一層眼罩立刻脫落,他認出了她,同時她也看了看他,月亮正照在他的臉上,她也認出了他.他們相互擁抱著,親吻著,誰都無需再問他們是否幸福了.

上篇:夏娃的孩子們     下篇:小人兒的禮物